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40节 别样的婚嫁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0节 别样的婚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北的场面着实热烈,热闹的情形不但远超单飞的期望,还让张飞燕都没有想到。_suimеng.

张飞燕暗想单飞吩咐的这件事情太多仓促,以后若是有机会,多找些黑山军众来捧场,肯定热闹。眼下自己却不过算个撑场子的,这些贵人能来,那可是看在单飞的面子上。

不过台下的众人并非全是黑山军、邺城守军的家眷,还有许多邺城世族的子弟。

审荣得张飞燕所托,当然要尽力而为,不但立即告诉了家祖,还和以前的城东守军提及了此事,众守军都是感激单飞的救命之恩,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了出去。

如今邺城人人都立着耳朵,听到这事儿的人有的不知道单飞是哪个,但略一打探,也是知晓个七七八八。

众人都不解单飞要做什么,但感觉这是个查看风头的机会。邺城世族对此更是极为关切,早派子弟混进来看看形式。

见单飞在城北这般张扬,除城东守军的家眷和黑山军这帮人是真心叫好外,不少世族之人都是连连摇头,暗想这少年倒是胆大妄为,行事肆无忌惮,也不知道他怎么能坐到摸金校尉统领的位置?

这位置不是沉稳老辣之人才能坐得上吗?

单飞为了个女人如此张扬,作风放浪实在让很多自诩风流的人都是嗔目结舌,自愧不如。

有老成持重的世族之人更是想到若是曹操知道此事,肯定会极为不满,叱责单飞胡闹也是大有可能,见田元凯、逄原等人祝贺,那些人暗自犹豫,一时不敢跟风。

但听到曹操居然派辛毗前来道贺时,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暗想就算皇帝老子大婚,曹操也是不过如此。

这个单飞究竟有何本事,让曹操都派人捧场?

众人心情复杂的扭头望去,就见辛毗分开人群走过来。审老丈霍然站起,神色又惊又吓但还有些接近之意。

迟疑只是片刻,审老丈终于鼓起勇气上前道:“辛大人。”

辛毗不理审老丈,走上台将托盘递给单飞,单飞接过谢道:“烦劳辛大人转达单飞对司空的感谢之意。”

辛毗看了单飞半晌,伸手入怀掏出一小块金子道:“辛佐治亦有贺礼,小小心意,望单统领不要嫌弃。”

单飞有些意外,忙道:“辛大人客气了。”

辛毗微笑道:“辛毗祝单统领、晨雨姑娘携手同心,百年好合1他只说了一句,拱手再礼,缓步下台。

众人窃窃私语,很多世族子弟再望单飞的表情已和方才大不相同。

审老丈见辛毗路过,鼓起了勇气拦在辛毗身前,就要跪倒赔罪。

他知道辛毗饶了审家后,当夜就是登门表示歉意,这种怨恨都是越早解决越好,拖得久了,让人积怨加深,另起波折也是有的。

辛毗对审老丈避而不见,审老丈当夜无奈而退,没想到今日能够重逢,审老丈怎肯错过?一把扶住审老丈,辛毗神色复杂。

他是受司空所托前来,自身对单飞亦是有些好感,可没想到贺客这多,更没想到审老丈也在。见审老丈如此,辛毗心中微软,暗想审老丈眼看半截入土,这种人如今这般模样,无非是为了家族的命运。

辛毗虽忿然审配杀其邺城的家人,可审配一死,见审老丈又是如此,只觉得人生无奈,辛毗缓缓道:“审老丈,辛毗不敢当此大礼。今日辛毗还有他事,若是有暇,辛毗再来拜会老丈。”

审老丈目露喜悦,连声道:“不敢当,不敢当。佐治若来寒舍,老夫感激不荆”

辛毗点点头,终于消失在人群之中。

审老丈又惊又喜,围观的世族子弟却是心中大悔。他们听家主嘱托前来查看风头,当初还觉得单飞这小子过于嚣张,有持重之人甚至认为田元凯、逄原过于鲁莽的表明态度。

但如今曹操派人送来贺礼,在场众人如何不知其中的含义?十金不多,但曹操是在表明一个态度——单飞是他曹操器重之人!

邺城世族在曹操破城后,自感对曹军破城无功。邺城百姓日子不受影响,但世族大家都知道,对于当权者来说,你无功本是有过。

关键时刻你不表明态度,在曹操眼中,已经列入可有可无的行列。

如今曹操再次出手,众人见状,虽知晚了,但总比再不表态要强,纷纷叫了起来。

“高家有贺礼百金。”

“何家礼金百金,贺单统领、晨雨姑娘大喜。”

“赵家……”

“王家……”

登台之人络绎不绝,纷纷上台恭贺,一时间和单飞满是亲热,见单飞嗔目结舌的模样,只觉得单飞心中不满,转向晨雨恭贺。

晨雨含笑点头,安抚了众人忐忑的心情,众人都想,这女子虽不知来头,但又温柔又美丽的,真是不可多得,比冷脸的单飞强上许多。

张飞燕见台上摆起了乌龙阵,暗想这要搞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单兄弟喜不喜欢,向赵一羽使个眼色。

赵一羽会意,高声喊道:“贺礼不急于送了,眼下吉时将到,先让单统领和晨雨姑娘拜下天地。”

这帮汉子其实不懂什么礼仪时辰,只求热闹就好,见晨雨、单飞对这种情况都没有不满,索性更进一步。

众人一阵大笑。

就听四周突然几声轰响,声音虽是不大,但着实让众人吃了一惊。

转瞬有人叫道:“看天上,天上是什么?”

众人抬头望去,就见天空流光,有七彩斑斓齐冲到木台的上空,后不知道有多少银屑从天空纷纷散落了下来,染亮了天空的颜色,煞是美丽。众人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感觉很是好看,均是拍手叫好起来。

单飞举目望去,见到远远一人向他招招手,那人正是石来。单飞好笑中又有着感谢,没想到这个兄弟平时沉默,这时候闹起来也是不下旁人。

他身为摸金校尉统领,一帮手下若是知情,自然会过来捧场!

方才那彩炮银花也就只有石来这些人才能弄得出来。

陡然又有人叫道:“看城上,看城上1

众人扭头又望,只见一人从城头飞身纵起,径直扑到城旁高高耸立的旗杆之上,那人将手中的红色横幅的绳索一绕,将其缠在旗头,再次跃到另外一杆旗杆上,将横幅系得牢固。横幅上写着赫然是“恭贺单飞、晨雨百年好合”几个大字。

飞出那人正是孙轻,他将横幅绑在两杆旗杆上后飘然而下,干净利索的不染尘埃。众人称赞道好时不由均想,这个单飞人面倒广,手下能人亦多。

“看树上1又有人叫了起来。

有风吹过,无数花瓣从树上飞落,旋转轻忽,阳光照耀下,五颜六色的极为绚丽多姿。

众人多是讶然,暗想这树没到开花的季节,怎么会有花瓣落下?

等看到树上数人各拿一个花篮,正挥手撒着花瓣,而张火凤赫然在列时,众人这才恍然,感觉这帮人心思百出,倒是别出心裁。

众人有老成之人暗自摇头,心道这种嫁娶方式从未见过,简直不成体统。男婚女嫁本来要约定六礼的,规规矩矩,如今又算什么?

田元凯却是摸须微笑,暗自点头,心道单飞非常之人,行的亦是非常之事,这种方式很是新鲜热闹,老夫堡中若是再有亲事的话,不妨请他帮忙操办一下。

单飞从未想到自己便一句的请兄弟帮忙,竟让兄弟们这般费尽心思,内心着实感动。他眼帘微润,转望向晨雨,见其秀眸中亦是有晶莹闪烁。

伊人见花瓣纷飞,容光无比娇艳,伸手去接那漫天飞舞的花瓣时,笑容比春光还要明丽。

她平日看似淡漠,实则是不拘世俗,此情此景中,并不如旁的女子还有些羞涩,只是觉得高兴,亦无遮的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单大哥,接住1张火凤低呼中,早有一束鲜花破空而来。

有火树银花,衬祝福当空,舞动着漫天花瓣雨落……

单飞将花束轻盈接过,见伊人转望过来,似在期待!

上前两步,单飞递过那不知道多少种鲜花拼成的花束,沉声道:“晨雨,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面对的是什么,我都会和你携手并肩。我的心意,此生不变1

他双手将花束送上,目光一霎不霎,只是看着晨雨的眼眸。他没有世俗的繁文缛节,但一字字说的斩钉截铁,让任何人听了,都是相信他所言的情真意切。

花雨中,伊人眼眸清澈明亮,再没有半分彷徨之意。

“接花,嫁给他1赵一羽怪叫一声。

“接花,嫁给他1张火凤在树上亦叫道,不忘记向台下黑山军一挥手。

“嫁给他1黑山军众人齐声喊道。

众人呼喝声先是齐整,后是嘹亮的传了开去,城北转瞬被排山倒海般的声浪充斥不休。

那些世族豪门本对这种礼仪嗤之以鼻,但在这些人众志成城的呼喝声中,却感觉一切世俗之礼在这种心意下,都显得那么的黯然失色。

礼本在心,若是心无诚意,不过是繁文缛节的规矩,让人厌倦疲惫。

礼本在心,若是心有诚意,哪怕是简简单单的话语,亦是能让人心中满是暖意。

那些世族之人见过太多豪奢的婚嫁之礼,却从未见过迎亲众人如此的齐心一致,亦骇然单飞年纪轻轻,如何会有这般的威信感召。众人被黑山军所带,有些人已忍不住跟着喊了起来。

“嫁给他!嫁给他1

声浪一**传了开来,许久的功夫,喊声稍歇,就在众人紧张的有些失望之际……

晨雨伸手接过那束鲜花,容光流彩,那一刻的笑容远比花儿要鲜艳美丽。

单飞轻轻拥晨雨入怀。

有欢呼声排山倒海,所有人无论识或不识,那一刻只感觉喜悦之情充斥了胸膛,跟着众人不由自主的欢呼开来!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