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33节 门前是非多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3节 门前是非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风之舞者5638盟主的再次飘红打赏!老墨谢谢你了,欠几个盟主的加更,会慢慢补上的,呵呵。,也感谢诸位订阅投票打赏∧书友们,《偷香》能有如今的成绩,离不开你们的支持,拜谢!

吴质举止斯文,单飞见了,只是坐地拱手道:“阁下若是无事的话……”他心情不佳,不想被外人打扰,见吴质虽然文质彬彬的不惹人讨厌,但逐客之意不言而喻。

“不才有事。”吴质感觉单飞显然不知道他是哪个,亮出丧统领,如今吴质在世子手下做事。”

单飞微怔。

他满怀心事,对吴质自我介绍并没认真去听,但闻吴质重申一遍,突然想起吴质是哪个了,这是曹丕的“四友”之一。

曹丕眼下只算个有见识、有脾气的少年,日后能在夺嫡之中击败曹植,除本人有心开始运作外,有四人功不可没,这四人就是司马懿、陈群、朱铄还有吴质。

司马懿自然不用说了,演义把这人当作是诸葛亮的最大敌手来描述,虽然这两人根据史载,军事威风不及演义中的两分,不过若论***能力,这两人肯定是出类拔萃、少逢敌手的。

有司马懿等人帮助曹丕运筹,曹植身边就有个好高骛远的杨修和什么丁家兄弟,结果可料。

不过据单飞所知,和诸葛亮仿佛,司马懿可能还要过几年才和曹丕搭上关系,因为司马懿虽有才名,不过一直对曹操很有点忌讳,对曹操的征调都是推病不来。

这个吴质投靠曹操的时间倒早。但声名不显,只是和曹丕交情极好才让他被后人所知。据史***载,曹丕有段时间没见此人,还写了篇《与吴质书》,这篇文章文采很是不差,顺便将吴质的名声传了下来。

这人能得曹丕如此信任。想必在曹丕眼中,很有可取之处。

吴质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功夫,单飞在脑海中翻了他的履历、顺便研究下他的为人,可见单飞对世子也不感冒的样子,吴质更有些难堪。

他和曹丕交情素好,依仗世子威风,为人多少倨傲,不过这次前来是奉曹丕之令,又知道单飞才掀翻了于禁。在许都城时又对夏侯衡、荀恽这帮人打脸“啪啪”作响,着实是个异数。

吴质自忖还没有夏侯衡、荀恽这帮人的资格,因此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单统领着实有几分忌惮。见单飞沉默,吴质礼数益发的恭敬道:“世子吩咐不才务必请单统领前往一叙,还望单统领赏脸。”

曹丕最近对单飞很是友善,单飞却知道曹丕不会有什么重要之事,才要推托,就听晨雨道:“那我可以去吗?”

吴质一怔。

他早就留意到晨雨。虽惊艳晨雨的明丽,不过也早知道晨雨的冷淡。暗想单飞犹犹豫豫,多半是儿女情长的缘故,正想如何说服,难得晨雨主动提及,吴质犹豫下,故作惊喜道:“世子倒没提及晨雨姑娘。不过晨雨姑娘若是赏脸,世子恐怕会喜上加喜。”

晨雨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转望单飞,反正无事,我和你同去。”

单飞暗自皱眉。他了解晨雨的习性,知道她不是喜欢寒暄热闹的女子,但这几天晨雨却换个人的模样,什么热闹都要凑一下。

心中奇怪,单飞望见晨雨的期盼之意,终于道:“那有劳吴兄带路了。”

吴质大喜,内心虽知道有些不妥,但也顾不上许多。

他来时想的倒是周到,竟然牵来三匹马。

三人上马后,吴质当先领路,有搭没搭的说着闲话,日过三竿时,吴质带单飞、晨雨到了一座府邸前。

府邸高墙漆门,虽不比袁府,但在邺城也算颇有规模,应是大户人家。

单飞一见到门匾上的“甄府”二字,皱了下眉头。

谁都喜欢将他和甄柔扯在一起,这曹丕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才见了甄宓,难道就准备将小姨子介绍给他单飞?

除了这个理由,单飞实在想不出曹丕还有什么缘由在甄府见他,本要拨转马头离去,可见晨雨饶有兴趣的模样,单飞心思转动,暗想既然来了,总要做个了断。

他对甄家没什么感觉,更不知道以前的是非,但他知道这件事一定要解决,只要甄家不触碰到他的底线,大家哼哼哈哈就好。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用不着说的那么明显。

吴质下马后犹豫下,低声道:“单统领,麻烦你稍等片刻,我先去向世子禀告。”他说完后,急急奔入府中。

单飞、晨雨相视一笑,晨雨道:“是甄府呢,和你定亲的女人是不是就在这里住呢?”她说罢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掩嘴含笑,很是欢快的模样。

单飞见晨雨如此,倒是略有尴尬,低声道:“你也知道,订亲和我无关的。”

晨雨点点头道:“我知道。不然我怎么会来这里?”

单飞一怔,琢磨晨雨言下之意,暗想若是有关的话,晨雨就不会来了?她也会……吃醋吗?

虽知道晨雨喜欢自己,但他和晨雨素来顺其自然,少说情话,只感觉这么平淡相处就是最大的快乐,听晨雨这般讲话,单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二人谈话间,一***步走出甄府,着实趾高气扬的模样,见到单飞、晨雨二人门前立着,喝道:“你们走远点,这是甄家,也是你们这些闲人出没的地方?”

那人而立之年,一肩高一肩低,浑身上下有虱子的模样,总要抖抖才显威风。

单飞虽然没有曹操、郭嘉那种看到人骨子里的能力,但见到这人的模样,也知道这是个得志猖狂的主儿。

要是昨天的话,甄府只会低头做人。和袁氏扯上关系的人,人人自危。更何况是甄宓嫁给了袁熙?但只是一天的功夫,这人头抬得比下蛋的母鸡还要得意,看来曹丕和甄宓的事情,早被这些人知晓。

能得世子的垂青,这种人哪管远在幽州的袁熙,恨不得甄宓今天就改嫁的模样。那时候一人得道,这些人也能跟着***了。

微微笑笑,单飞拉晨雨移开几步。

那人居然还是感觉不爽,喝道:“和你说了,滚喳上前一步,一把就向晨雨推去。

单飞眉头动了下,倏然抓住那人的手腕。

他本来不爽,不过还能忍住不发,见那人毛手毛脚。很有点占晨雨便宜的模样,又如何忍得住?

单飞一手抓住那人的手腕,微一用力。

那人惨叫声中,膝盖发软,已经向地下慢慢跪去,疼哼道:“你敢……你敢……”本来还想逞逞威风,但感觉手腕被铁钳子夹住般,怕手腕子下一刻就要断裂。那人慌忙道:“阁下……要做什么?”

单飞淡淡道:“我就是想问问,我要是不会滚怎么办?要不你教我?”

那人一只膝盖已经着地。疼得额头冒汗,哀求道:“我……也……不会……”

“那我教你1

单飞腕子抖动间,那人叽里咕噜的滚了出去,“梆”的声响,脑袋撞在台阶上,立即红肿一块。

有两个家奴正出了甄府。见状慌忙冲过来道:“甄少爷,你怎么了?”

甄少爷被单飞扔的和真孙子一样,站起来给了两个下人一记耳光,“我怎么了你们看不到?打死这家伙,出了人命算我的。”

他平日就是这德行。近来邺城被围,他虽是忐忑不安,但危机一去,蓦地感觉再次得势,眼比天高。这会儿被单飞摔得滚出去,甄少爷只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那两个下人也不犹豫,撸起袖子就向单飞冲去。

甄少爷正在盘算是否再叫几个人的时候,就见单飞手一拨,那两个下人额头对撞在一起,软软倒了下去。

下一刻的功夫,单飞又站在了甄少爷的面前。

甄少爷脚后跟都在冒着凉气,倏然跪下来道:“这位爷,饶命。”他再是嚣张,可见到单飞一只手就放倒两个家丁的样子,也终于知道这位年纪不大,功夫可是和妖精一样。

看着单飞不语,甄少爷才待再说什么,突然诧异道:“你、你不是……单……你是单飞?”他那一刻见鬼般的错愕。

单飞暗想这位恐怕也是认得自己,他毕竟在甄府呆过一段日子。

甄少爷话音才落,吴质有些诧异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单飞不理甄少爷,抬头望去,见到台阶前立着两人,正是曹丕和吴质。二人身后又跟着数个精壮的曹兵,双眸炯炯,一看就知道功夫非凡。

单飞见状,暗想老曹顾惜性命,什么时候都让许褚贴身保护,每到一处都是虎卫相随,这个曹丕总算长点心眼,带着亲卫跟随,应该也是怕有意外。

吴质见到府前鸡飞狗跳的样子,满是诧异。曹丕看了甄少爷一样,暗想这还没过年呢,你怎么这般大礼?

不过曹丕见到这局面,不用问都知道怎么回事。当初单飞敢呵斥他这个世子,对甄少爷这个傻子如何会客气?

快步走过来,曹丕伸手拉起甄少爷笑道:“甄尧,你这是做什么?虽说你和单飞早就认识,可如此大礼,实在说不过去。”

甄尧脸色发白,吃吃道:“世子,他真的是单飞?”见曹丕点头,甄尧失声道:“他就是世子今天要请的贵客?”

“不错。”曹丕含笑道:“他就是令妹请我邀请的贵客——单飞单统领,按理说,你应该认识他才对。”

甄尧摸着额头也挡不住脸上的畏惧,连连后退几步。

曹丕不再理会甄尧,挽住单飞的手,很是亲热道:“单飞,来,来,来……里面请。”

他看了晨雨一眼,微皱下眉头,没打招呼,只是拉着单飞入了府。

径直到了甄府的迎客堂,曹丕如同主人般笑道:“单统领,多亏你巧计进入邺城,最难得的是少伤兵士的性命,还能保全邺城百姓的性命。甄宓听说此事,很是喜欢,让我请你前来叙旧。”

一指堂中端坐的那个女子,曹丕道:“单飞,想必不用我来介绍了。”

那女子轻盈站起,颇是端庄娴淑的模样,望向单飞一礼道:“妾身见过单公子。”

单飞见那女子肩若削成,腰身不过一束,修颈白皙凝脂,云髻峨峨的模样,暗想这位定然就是甄宓,看其颇为美貌明艳,怪不得曹丕对其神魂颠倒。

ps:有月票推荐票的朋友还请给老墨些支持。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