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30节 到此一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0节 到此一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后天也行的。

单飞心中嘀咕,他才到这个世界时,一心想到邺城,顺便看看能不能见到女修之棺,但经历了这些波折,对见女修之棺的心思淡得不能再淡。

但望见晨雨眼中的光采,似期盼、似等待……

晨雨想去见女修之棺?她这般柔声和他商量是为了什么?单飞心中担忧,还能笑道:“你喜欢做什么,我都会陪你。”

晨雨并未转眸,低声道:“真的?”

单飞毫不犹枣的1

他一直以为这种承诺不过是小儿女的情怀,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说出这种话来,如此的渴望晨雨深信他的心意。

晨雨嘴角微翘,露出了好看的弧线,低声道:“好,那我们明天去见女修之棺。”她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休息吧。”

轻斜螓首,靠在单飞肩头,晨雨缓缓闭上了眼眸,却主动伸纤手握住了单飞的手掌。

伊人巧手仍凉。

单飞手心满是汗水。

晨雨并未介意,紧紧抓牢单飞的手掌后,感觉到安全的模样,嘴角微抿,伊人呼吸渐细。

单飞被抓的那只手不敢用力,但亦不敢松开,就那么的坐在那里,感受伊人的发香和轻柔的呼吸,内心却是激荡起伏的难以自己。

许久的功夫,感觉到晨雨进入了梦乡,单飞坐在那里却是一直没有合眼。想了许久,他用左手拔下根自己的头发,轻轻系在晨雨和自己的手腕上,这才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如今的体力早胜当初,但一夜的惊心动魄、劳心劳力亦让他很是疲惫,等再睁开眼时,单飞低头望去,发现腕子上的发丝竟然不见。

这地方有鬼!

怎么什么东西都会不见?

单飞微惊,却发现自己还是握着晨雨的手,扭头望去。就见晨雨不知何时醒来,正静静的望着他,眸光如同星闪。

“我睡了多久?”单飞问道。

“天应该亮了。”晨雨站起来拉着单飞道:“你昨天说过,我做什么。你都会陪我?”

单飞想起昨晚所言,确定的点点头。他突然想到这些日子来,一直是晨雨陪他奔波,他倒真没陪晨雨做过什么。

晨雨似乎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的模样,拉着单飞的手。一直走到藏库铁门前,这才松开手,推开铁门。

有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晨曦微明。

石来最先出现在门前,先向单飞望来,单飞摇摇头示意无事,石来搔搔头,见单飞、晨雨二人并肩出了院门,微皱下眉头。

鸟儿鸣破了清晨的萧条,长街宽敞,但行人却是绝迹。

单飞心中暗想。邺城才被攻破,城中无论权贵百姓,虽得曹操通告全城秋毫无犯,不过邺城百姓肯定还是惴惴难安,这时候没谁会在长街游荡,除了……

有马蹄声响,一将带领着十数骑兵从前方策马而来。那将神色儒雅,不过略有疲惫之意,见到单飞后,来将精神微振道:“单统领。有事吗?”

那将正是张。

单飞见张望来时很是亲热,虽然忧愁满怀,单飞还是笑道:“我只是随意走走,张将军在巡城吗?”

张翻身下马。看了晨雨一眼,点头微微示意,暗想单飞和晨雨看起来倒是天作之合,极为般配。

晨雨突道:“张将军,我和单飞可以去邺城西北吗?”

单飞和张均是怔祝

张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早见过晨雨。不过和曹操的一帮手下般、都是习惯了晨雨的冷淡。

这是个连司空都敢得罪的女子,对旁人哪怕高傲些,也让人难以说些什么。

张在疆场虽是冷酷,为人在平日却是儒雅随和。晨雨对人冷淡,他还是以礼相待,这刻从未想到晨雨居然会和他说话,还是柔声询问的口气。

很快回过神来,张笑道:“邺城眼下为防变数,倒是不让闲杂人等出没,可单统领和晨雨姑娘要去哪里,都是没有问题。要不要……我派人护送你们?”

他不知晨雨和单飞去邺城西北做什么,不过晨雨不说,他也知趣不问。

晨雨嫣然一笑,“不用了,巡城一晚,倒是辛苦你们了。”

佳人轻笑,没有了纱巾的遮挡,给晨曦带来明亮的感觉,单飞心事满怀,这时才留意晨雨今天没有如以往般戴上纱巾。

众军士不知晨雨怎会知道他们忙碌一晚,但听见晨雨问候,均是精神振作,纷纷还以微笑。

张一夜未眠。

邺城新破,若是以往的惯例,哪有这么安宁的时候?只是邺城如此安静,隐忧亦有,张身经百战,知道如今正是人心最为浮动之时,稍有变故,说不定就会引发难以估量的恶果。

曹军大半数仍在邺城外安扎,入城的曹兵扼住关要,他张和徐晃等将均是一夜未眠,一方面防邺城内军民的变故,一方面却是训诫不守规矩的曹军,着实辛苦。

听晨雨这般说,张笑道:“本分之事而已。若不是晨雨姑娘和单统领巧计破城,我等如今说不定喋血城头,哪来今日的轻松?”

他身后众骑兵均是点头,倒对张所言没有异议。

晨雨又是一笑,点头示意后,举步向城西北的方向行去。

张眉头微扬,想起什么道:“晨雨姑娘,我向你借用单统领片刻,说句话行不行?”

晨雨没想到张说的有趣,轻笑点下头。

张拉着单飞走开两步,低声道:“单统领,昨日我等已派人将甄府守好,旁人不得骚扰。”

单飞微怔,随即明白张的意思。他单飞和甄柔的事情,看起来张也是略有所闻,只是张和他单独说这件事情,又是所为何来?

“我感觉晨雨姑娘很是不错。”张笑道,随即轻拍下单飞的肩头,翻身上楼统领。你要好好打算一下。”

单飞见张挤眉弄眼的,多少有些捉狭之意,不等说什么,张早就摆手去得远了。

等纵马到了另外一条长街。张这才招来个手下吩咐道:“你先去和西北的兵士招呼下,说单统领、晨雨姑娘要去,让他们不要再打扰了。”那手下点头应令,调转马头离去。

张做事周到贴切,又是不留痕迹。暗想军中还有不识单飞之人,莫要不识趣的打扰了单飞和晨雨早游的雅兴。

他被晨雨鼓励一句,只感觉清晨的空气都是新鲜很多,暗想这女子倒是极大的魅力,怪不得单飞喜欢,只是甄柔呢?单飞决定如何处理?

晨雨这样的女子,性格独立,恐怕难容旁的女子……

笑着摇头,张暗道自己杞人忧天,振作了精神。继续沿长街巡行而去。

××

单飞和晨雨漫步长街,一路倒再没什么人干扰,兵士远远见到二人,有的肃然而立,有的斗胆打声招呼,却不上前。

单飞只怕晨雨不耐烦,没想到她竟然一路笑着回应,让众兵士振奋不已,直到驻足漳水之畔时,晨雨才轻声道:“早上人好少呢。”

有红日升高。照漳水粼粼。

古代城池选址最重水源,多会利用天然河流为城池提供用水的便利。邺城初建就是伴漳水而生,等引入城中更是曲曲折折,多有分支。

晨风扑面。有水气清新。

红日彤彤,小半的光芒照在水面,大半数的光华倒是落在晨雨身上,给她窈窕的身影反带来些朦胧之意,单飞闻言微笑道:“我记得……你好像不太喜欢人多呢。”

晨雨望着河水上粼光闪烁,眼中亦带了些光彩道:“单飞。这条河不会枯竭吧?”

单飞不明白晨雨这句话的意思。

到他那时,历经近两千年的光阴,山川河流多有变化。他到邺城考证,知道漳水河道几经变迁,乍听晨雨这么一问,半晌才道:“这个很难说。”

“那前面那些树呢?”

邺城西北角除了高耸的城楼,还有绿树成荫,夹杂灌木点缀,城楼不远处又有高墙飞檐,不似宅院,倒像是储备兵器的仓库。

单飞略一回忆,终于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司空很快就会重建邺城,这里也会新建不少东西……”

他知晓历史,知道曹操会在这里建冰井、铜雀、金虎三台,肯定会大动土木。

“那这些树肯定不在了?”晨雨有些失落道。

单飞望见晨雨的失落,心中担心,总感觉伊人今天很有些古怪。

“那这邺城内、有什么不会变的?”晨雨期待的问道。

单飞倒真的有些茫然,暗想两千年后,邺城剩下的只有地下的些许城基和女修之棺……

不听单飞回答,晨雨突然拉着单飞的手沿河边走下去,到了一棵茂盛的榆树前,“单飞,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你说。”单飞没有任何犹豫。

“你和别人去哪里游玩,总会留下点纪念吧?”晨雨问道:“我以前总是走到哪里算哪里,从未想到过这点。”

单飞吃吃道:“有人会留下‘到此一游’几个字。”他对这种现象并不赞同,不过实在感觉屡次辜负伊人的期待,终于把这个幼稚的方法说了出来。

“好主意。”晨雨拍手笑道:“那我……”她从地上捡起块尖锐的石头,似要在树上刻划什么,但还是将石头轻轻放在单飞手上道:“请你帮我在这棵树上刻上几个字……就是‘单飞、晨雨到此一游’好不好?”

.

Ps:到此一游,留下票票再走,老墨需要些月票推荐票,还请诸位书友多多帮忙,谢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