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9节 隐忧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9节 隐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皇镜高有九尺,宽足四尺,若是青铜打造,那分量很是不轻。

单飞感觉要搬走这玩意着实需要花费点气力,蓦地见到秦皇镜消失,他第一个念头就是石来已将这镜子带出藏库,送给了曹操。不过他随即就知道不会,他不记得藏库门前有什么动静。

可石来若没有将镜子运走,那镜子会去那里

难道有人在郭嘉的眼皮子底下将镜子夺走

这根本不可能

先不说郭嘉武功绝高,只说这里如此安静,藏库内亦没什么异样,就不像有打斗过的迹象,藏库外也没有示警,种种迹象都表明不会有外敌来夺。

那镜子呢究竟去了哪里

单飞心中困惑,只感觉头大如斗,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嘉立在那里,神色也有了凛然之意。良久,他才扭头过来,见到晨雨跟单飞回转,郭嘉有些讶异,但还是道:“单兄弟,你带晨雨离开后,我一直守在这里。”

单飞用力点头。

郭嘉缓缓道:“然后石来进来告诉我,说你让我们将秦皇镜运给司空。”

单飞知道郭嘉不是说废话的人,但实在不解他这么详细说这个过程的缘故。

郭嘉仍旧缓声道:“我仔细观察了镜子,发现镜子后有个凹槽。”神色有分苦涩,郭嘉用手比划下大小,“在镜子背后的下方,有个半尺的凹槽,宽有一掌。看起来应该是放东西的地方,不过如今空空如也,我想袁谭拿走的东西多半就是这个。”

单飞皱眉。

这些日子来,单飞除了想着如何攻城,就是在想最近发生的稀奇古怪的事情。

他发现如果往古代来想,很难解释这些问题,但若是参照现代的思路。很多事情往往霍然而通。

秦王镜的确不可思议,但他在那之前就见到了流年、见到了无间,就算很多现代人都是难以想象的东西,他居然在这个年代见到。

他不知道郭嘉如何解释这些东西。但若按照他现代的解释,所有的一切就没什么玄奇的了。

流年不是仙物,更像是个机器他见到秦皇镜的时候,联想到流年和无间,暗想秦皇镜这东西看起来是个镜子。但肯定不是镜子,也像是个机器

他是个现代人,不但对古代发生的事情有预见,对将来发生的事情总算也有想象。

这世上既然出现了x光机,一种能看到人体内部的机器,那以后自然会有更高明的机器出现,这面镜子的功能看似神奇,但单飞能够理解。

这不过是个他那个年代都不存在的机器,但却不能说是不会出现的机器,这更像是未来的一种机器

想到“机器”二字。听着郭嘉比较费力的描述,单飞倒是很快猜想到郭嘉描述的是什么东西。

那东西在秦皇镜背后下方,听起来好像很神秘,但你若想想如今的石英钟,立即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那地方装着和电池仿佛的能量体

很多机器是需要能量来支持运作,如同马未来的流年一样,这镜子要照人,当然也需要能量

单飞认为自己这个猜想脑洞是大,但极有可能,不过他还是无法向郭嘉解释。

郭嘉皱着眉头道:“之后石来就带人赶来。”

那几个摸金校尉脸色发灰。见郭嘉望来,均是点头。

“然后呢”单飞看了眼空空的地面道。

“随后我就离开镜子,吩咐他们小心些搬走这面镜子。”郭嘉叹口气道:“辛手,你来说。”

那几个摸金校尉中站出个脸色黑的如泥的人来。涩然道:“我一碰那镜子,镜子就化了。”

化了这是什么意思

铜镜是灰做的就算是灰做的,地面也得留点痕迹是不是

单飞虽知道镜子肯定不见了,但听辛手这般解释,还是有些发怔。

辛手有些苦恼,似是不知如何形容道:“就是一碰它。就如化作灰一样,消失在半空中”

除单飞、晨雨外,众人均是用力的点头,生怕单飞不信的样子,竭力的确认此事。

蹬得看起来能吞下个鸡蛋了。

这究竟是什么鬼

巫灵儿曾在这面镜子前消失了,单飞听说此事后,还感觉可以理解他毕竟亲眼目睹曹棺消失了,巫灵儿蓦地消失,说不定也是在动用无间的缘故。

可他没想到让巫灵儿消失的镜子居然也消失了

镜子自己也会动用无间

这如何解释

单飞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有如做梦,这才明白郭嘉方才为何说的那般详细。郭嘉想必也是感觉此事太过离奇,生怕他不信,这才不厌其烦的将原委详细说了一遍。

众人见单飞立在那里虽是错愕,却远不如他们当时那么惊诧,也没有当下驳斥他们荒谬,暗想单统领就是单统领,别看年纪轻轻,但若论见识,远胜常人

“我等都是不信所见。”辛手道:“郭祭酒封住入口,肯定无人经过,我等立即搜查这里,确信并没有暗道机关和第二条出口。”

见单飞不语,辛手忐忑道:“单统领,这件事并非我捏造,在场众人均有所见。”单飞不认识他,他却认识单飞,这些日子或多或少知道单飞的事迹,感觉此人虽年轻,但若论做事风格,实在让人敬佩。

单飞从众人脸上望过去,见众人均是点头,叹口气道:“郭大哥,那你把我找来做什么”

郭嘉期待道:“你难道没有什么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单飞苦笑道。如果是平时,若不是面对的是郭嘉和石来,他会猜测这件事是否还有别的可能。

大伙都在撒谎,郭嘉吞了镜子

单飞不认为有这种可能可若是没有这可能,那就只能承认郭嘉、辛手、石来他们说的是事实。

镜子消失了就消失了,他单飞不是魔术师,难道还能变回来

单飞竟没来由的感觉到有点轻松,回头向晨雨望去,见她脸色亦好了些,但只是呆呆的看着镜子消失的地方不语。不知在想着什么。

见郭嘉望着他不语,似不太满意他的***,单飞解释道:“镜子玄奇,自然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司空既然能接受曹棺不见的事情。在场这么多人亲眼目睹,司空没道理不相信此事。司空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应该不会太过见怪我等。”

单飞说的倒是自然而然,转瞬见到郭嘉神色有分古怪,却没在意。他那刻只在想着晨雨方才为何会那么惊骇。

良久,郭嘉像是接受了单飞的解释,点头道:“单兄弟说的不错”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终于只是扭过头去面向众人吩咐道:“我亲自去向司空解释,你们都辛苦了,先歇着了。”

他吩咐完,缓步走了出去,几个摸金校尉先后退出。

石来见单飞、晨雨仍立在那里,低声道:“单统领,这里很是古怪。要不我们出去歇着”

“我留在这里一会儿。”晨雨突道。

石来一怔,看向单飞。单飞亦是不明白晨雨为何留在此地,还是商量道:“石兄,我和晨雨留在这一会儿行不行”

这里是藏宝库,他单飞虽是摸金校尉统领,不过未得曹操允许留在这里,在外人眼中也难免有中饱私囊的嫌疑。

石来却是毫不犹豫道:“没问题。我会向郭祭酒、曹司空提及此事,他们不应觉得有问题。”顿了下,石来道:“不过这里很有些诡异,我带人守在外边。若有事情,你们招呼我们就好。”

“会有什么问题你总不是怕我也和镜子一样化掉。”单飞自嘲道。

石来眼角跳动下,苦笑道:“这个玩笑开不得。”望向晨雨,见其脸色苍白。石来道:“晨雨姑娘不需要找个太医看看”

晨雨摇头。

石来四下望了眼,不解晨雨为何要留在这种鬼地方,嘱咐了几句终退了出去。

晨雨靠在东方的墙壁缓缓盘坐下来,闭上了眼眸。

单飞知道晨雨这样的时候就是不想说话的意思,挨着晨雨坐下。他不想打扰晨雨,但不时的偷看晨雨一眼。就见她眼睫轻抖,似乎也没静下心来。

许久的光景,晨雨突然睁开眼眸道:“我们还要去见女修之棺。”

单飞没想到晨雨开口就是这句,还是回道:“不错,我们要去见女修之棺。”顿了会儿,单飞微笑补充道:“这可是你***的命令,我们先想办法将此事完成。”

女修之棺埋在邺城西北角。

单飞当然知道女修之棺的方位,他亲手挖过。不过他却奇怪自己为何到了邺城后,若不是晨雨提醒,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

“不过究竟要如何才能见到女修之棺倒是个麻烦的问题,邺城这么大”单飞故作沉吟道,这次并没有去看晨雨的眼眸。

晨雨究竟担忧什么

如果***修之棺能让晨雨忘记担忧,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单飞想着心事。

晨雨眼中有晶莹光闪,移开目光轻声道:“女修之棺就在邺城的西北角。”

单飞一颗心微微颤了下。

他对晨雨知道这点并不奇怪,晨雨毕竟是女修的传人,但他亲眼见过女修之棺埋在极深的地下,以这个时代的手段,要挖到女修之棺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

“西北角那地方也不校”单飞皱眉道:“我们可能需要向在那住的邺城百姓打听一下”

“不用打听的,我带你去,你就一定能见到。”晨雨低声道。

单飞虽困惑晨雨如何能够做到这点,可他没心思去想太多,强笑道:“那什么时候去呢”

他只感觉自己不想见什么女修之棺,更怕见到女修之棺后会有更怪异的事情发生,只觉得能拖一时就拖一时。

晨雨轻声道:“明天去好不好”

单飞扭头望向晨雨。

漫天星斗黯淡,伊人抱膝看着穹顶的漫天星斗,虽看不到银河、看不到织女牛郎,眸光中却依旧有分期盼的光彩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