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8节 奇镜奇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8节 奇镜奇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见状心中大骇,一个健步窜到晨雨身旁,搂住她后仰的娇躯,见伊人双眸紧闭,焦灼道:“晨雨,你怎么样”

晨雨呼吸微弱,那一刻竟是昏迷不醒

单飞心中大痛,不停道:“晨雨,晨雨你怎么样”

他唤了几声,终于回过神来,伸手掀开晨雨的面纱,就见伊人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单飞搞不懂为何会变成这般,还是尝试掐掐晨雨的人中穴,心中急切祷告老天,晨雨若无事,你让我做什么都好

石室星暗,镜子的光芒亦是收敛。

郭嘉、石来不想有此变化,亦是顾不得再研究秦皇镜,均是快步过来,石来急问:“晨雨怎么了”郭嘉虽是不语,但眼中亦露出关切之意。

二人和晨雨其实都没说过几句话,但和单飞是兄弟,亦知道晨雨心地善良,早当她是亲人一样。

郭嘉方才见晨雨不安甚至想要离去,知道她极具灵性,只以为晨雨察觉镜子会有问题,郭嘉这才亲身试镜。他本不想别人冒险,哪里想到自己无事,晨雨竟然晕了过去,饶是郭嘉极具智慧,一时间也想不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知是单飞的急救方法有用,还是他的祝祷有效,不多时,晨雨脸上苍白之意不减,但眼帘微动了下。

单飞大喜若狂,眼中竟有泪下,急声道:“晨雨,你醒醒,你醒醒”

泪水顺着他眼角落下,滴在晨雨的眼帘上,又顺着晨雨的眼角缓缓流淌而下,过了那苍白的脸颊

半晌的功夫,晨雨这才睁开眼眸,眼中有层雾气朦胧,迷离的星光下,伊人眼眸中有些惘然。

她只是凝视着单飞。那一刻再无言语。

伊人虽醒,可目光前所未有的难懂,单飞见了心中害怕,轻声道:“晨雨。我是单飞,我是单飞,你你”

他望见晨雨前所未有的虚弱模样,想询问究竟,但又不想耗费晨雨的精神。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抱起了晨雨,快步的向外走去道:“石来,郭大哥,我带晨雨出去透透气。”

晨雨是在秦皇镜出现异样的时候有事,这镜子难道对晨雨有克

单飞想到这个念头时,自己都感觉有些荒唐,但这刻无论和秦皇镜有没有关系,他都不想晨雨留在此地。

曹操要看镜子,自己来看好了。他单飞没空理会。

石来见晨雨如此,亦是慌了神,急急开了铁门,带单飞、晨雨到了藏库外的墙角,示意守兵散开,这才低声道:“单统领,如果晨雨没事的话”

他看晨雨一直沉默无语,但到了藏库之外,晨雨脸上渐渐有分血色,似无大碍。

单飞知道石来关心晨雨的问题。可也放不下密室中的郭嘉。见晨雨恢复一些的模样,单飞点头道:“你去看看郭大哥,找人将镜子带给司空就好。”

曹操是不是心中有鬼,这才没有亲自前来照镜

单飞思绪如麻。但将困惑尽数抛在脑后,只牵挂晨雨的事情。见石来离去后,单飞转望晨雨道:“晨雨,你如今、感觉如何”

有泪滴顺晨雨眼角流淌而下,点滴不绝。

单飞只在绝境时见到晨雨有过一次软弱,这次见晨雨这般模样。心中发痛,一把抓住伊人的纤纤玉手,紧紧的握在手上

他手心全是冷汗,晨雨的手居然也是凉得如冰。

那本来是紧张害怕才会有的现象。

晨雨为什么会如此害怕

单飞不解。他认识晨雨后,从未见到她害怕过,哪怕是面对生死选择、晨雨亦是坦然面对,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那她又会畏惧什么

晨雨不答,单飞也未追问,他心中不知为何,竟也前所未有的畏惧,可他只是告诉自己两个字冷静。

冲动只能让事情变得糟糕,冷静才能解决问题。晨雨这样,就一定要等她心情平复后,他再来考虑解决接下来的事情。

许久的时光,晨雨眼泪终停,凝望向单飞,忽然道:“我明白***为何要离开曹棺了。”

单飞一呆。

晨雨望向了单飞,眸子中带着雾一般水气,虽未再有泪,可单飞却看到那眼中的伤悲。

“为什么”单飞问道。

晨雨反手紧紧握住单飞的手掌,似带分焦灼道:“单飞,我不想离开你。”

单飞心中一沉,见到晨雨从未有过的哀婉目光,凝声道:“你放心,只要你不想离开,单飞保证,没有任何人能让你离开。而且晨雨、我告诉你,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和你携手面对。”

见晨雨只是痴痴的望着他,单飞很是心慌,但还是坚决补充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

晨雨望着单飞的眼睛,许久终道:“我知道你没有撒谎。”

单飞故作轻松道:“自从知道你能看出别人说谎与否后,我倒真的不敢轻易撒谎了。”

没有感觉晨雨手中的半分暖意,单飞思索道;“对了,你***离开曹棺难道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情”

他一直这么觉得诗言喜欢的是年轻时候的曹棺,后来的曹棺虽然权势益重,但诗言并不喜欢,又不想勉强双方改变,这才选择离开。

今日蓦地听晨雨重提旧事,单飞竭力思索其中是否还有别的可能。

“我们没做错什么吧”晨雨喃喃念了句,并没有回答单飞的问题。

单飞坚决道:“我不知道你我是否做错了什么,但我们没有害人,亦想办法让人过得更好。我们帮了田家坞、帮了黑山军,如今更帮了邺城百姓,甚至让很多曹军还能回转家乡,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做得更好。”

他已经尽力去做,无论别人如何来看,但他一直问心无愧。

晨雨眼中泪光隐去,虽还蒙着一层雾气,终于轻声道:“单飞,我知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不然”

她没说下去。

单飞却接下去道:“不然你也不会帮我。”

他知道晨雨和诗言一样,看似柔弱,实则都有极为坚决的主见,在她们心中。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根本不会受旁人影响。

晨雨嘴角露出丝浅淡的微笑,“这段日子,我很开心。可是”望着单飞满是紧张的神色。晨雨道:“你让我再想一想,好不好”

她少有恳求的口气,那一刻的表情让单飞望了心痛。

单飞内心不安,还能笑道:“当然好。不过我们以后还要在桃花林前开个包子铺,你想到什么好处,千万第一个告诉我。”

晨雨螓首缓缓点了下。

单飞虽未催促,但心中着实焦灼,总感觉晨雨有着极为担忧的心事。

以往的时候,他或多或少能明白晨雨的用意,唯独这一次。他却发现根本全无头绪。

晨雨相信他,晨雨喜欢他,他就算对感情再是麻木,对这点也是确信无疑,可晨雨有个极大的难题,为何却不告诉他晨雨不信他能解决这个问题

单飞一阵心悸。

“我还是要和你去见女修之棺。”晨雨低声道。

单飞不等开口时,石来疾步走过来,急声道:“单统领,郭祭酒说晨雨姑娘若是无恙的话,就让你过去看看。”

单飞全部心思都放在晨雨的身上。摇头道:“你等等。”突然察觉石来有些异样,单飞回头望了眼,骇了一跳。

他不是容易吃惊的人,石来也不是。可单飞见到石来的表情时。还是心头震骇。

石来脸色发灰,竟如同见鬼一样。他额头的汗水顺着抽搐的眼角、灰败的脸颊点滴流淌下来,擦也不擦一下。

“你怎么了”单飞吃惊道。

“你去看看,郭祭酒让你去看看。”石来看了眼晨雨,见其望过来,不知为何。突然打个冷颤。

单飞只感觉石来满是古怪,更知道地下一定有了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然石来不会这样,但石来所言,郭嘉又没有什么意外。

那究竟是什么问题

心中为难,单飞不等说什么,就听晨雨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单飞怔祝

他总感觉地下的秦皇镜对晨雨有克,想去地下,他又放心不下晨雨。闻晨雨要同行,单飞并未如释重负,反倒皱眉道:“你可以”

晨雨缓缓站起,握住单飞的手道;“我正要下去再看看。”

石来立即点头,当先带路向藏库走去。铁门数道,石来居然都没再关,单飞不知道是何缘故。石来走的匆忙,脚步踉跄,更是差点撞翻个架子。

伸手扶住石来,单飞皱眉道:“究竟出现了什么情况”

石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他少有这么解释的时候,单飞听了暗自皱眉,等和晨雨、石来到了星图所在的地下,单飞才进入密室,不由抬头向头顶看了眼。

二十八星宿怎么黯淡了很多

他记得第一次进入此间时,星光可说是璀璨,但这会儿的功夫,星光黯淡许多,石室内甚至需要点燃油灯才能照明。

黯淡的星光、昏黄的灯光,照石室内的人影绰绰。

单飞暗想秦王镜不小,要搬那面镜子去见曹操,恐怕很费气力,石来想必找了几个摸金校尉前来。

扭头向东方望去,单飞见郭嘉孤零零的负手立在那里,只看背影就有异常萧冷之意,才待开口询问,单飞心头狂震,一步就到了郭嘉的身旁,抓住郭嘉的衣袖。

望向秦皇镜的方向,单飞眼角也是不由抽搐下,失声道:“秦王镜呢”

郭嘉前方本应有个灰蒙蒙的秦皇镜,但在单飞问话前,早已消失不见

.

ps:求几张月票保榜,还请诸位多多支持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