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5节 死亡之镜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5节 死亡之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人能够回答审荣的问题。

堂中只余审荣撕心裂肺的哀求,还有烛火轻燃,伴着辛毗手中短刀上的鲜血点点滴落。

滴答滴答!

堂中满是惊心动魄之意。

审荣哀求半晌,仍不见辛毗的反应,心中惊惧不已,不为自身,却为审家上下老少,突然一把抓住辛毗的手腕,审荣决然道:“辛大人,我知道你恨我当辛亮是兄弟,却无能救他。你气我,我不会怪你。你要是气不消,就杀了我!只要你杀了我后能饶了审家大小,审荣绝无怨言1

他一咬牙,紧握辛毗满是鲜血那只手,用力将那短刀向自己胸口插去。

短刀凝立。

离审荣胸口还有尺许的距离就已顿祝

审荣感觉辛毗握刀的那只手上青筋都起,抬头望上去,就见辛毗不知何时,早就涕泪横流。

一振腕,摆脱审荣的束缚,辛毗未将短刀刺向审荣,反倒将刀扔在了地上。

“当啷”声响。

众人看着地上的短刀,亦看着泪流满面的辛毗,许久的功夫,就见辛毗缓缓走到曹操身前,跪倒道:“多谢司空大人为辛毗报仇雪恨,只是自此后,辛毗……不想再提及此事。”

曹操望了辛毗许久,这才点头道:“好1

辛毗缓缓站起,看了眼脸上写满哀求的审荣,良久终道:“辛家和审家的恩怨,在审配死时,已然一笔勾销。”

审荣听出辛毗的宽恕之意,大喜叩头道:“多谢辛大人,多谢司空大人。多谢诸位大人……审荣此生不敢忘记你们的恩德。”他血泪满面,但那一刻知道终于保住了审家上下的性命,早已激动得不知所言。

辛毗眼中的泪水虽干。但心伤并未因为审配之死稍减。不过他终究平复了激荡的心情,缓步向堂外走去,经过单飞身边时,辛毗顿了下,似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默然离去。

堂外有月,却照不在那苍凉的身影之上,任由那身影融入了冷黑的夜,带分伤悲。

许久的时光。

堂内的血腥气浓烈,众人却未去看审配的尸体。均是沉默无语,不知想着什么。

有脚步声响。

石来缓步走进堂内,四下望了眼,目光落在张飞燕的身上,欲言又止。

审荣早已退下,张飞燕见石来望来,见堂中只有自己这个外人,明白石来的用意,向曹操拱手施礼道:“多谢司空大人。若无旁事。张飞燕暂先告退。”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谢,但见曹操处事手段,感慨中多少还带点儿敬畏之意。他始终不知道曹操其貌不扬,如何能到了今日的成就。但今日见到曹操的手段,总算有些明了。

曹操只是摆摆手。

张飞燕向单飞点头示意,退出大堂。

堂中只剩下曹操、曹洪、郭嘉、单飞还有一个石来,许褚自然也在。可众人很多时候,根本感觉不到这人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堂中众人均算是曹操身边最亲密之人。

单飞想到这里。心中有分古怪,对自己能在这短时间混成这样都很有些不解。他和张飞燕一样,今日见到曹操的手段,亦是暗自心惊。

他看到了曹操的另外一面。

这样的一个曹操,为何始终对他单飞器重、拉拢、少有猜忌之意?

曹操望向石来道:“如何?”

他开门见山的询问,石来清楚曹操的用意,虽知堂中再无外人,仍旧低声道:“镜子果然在袁府宝库内,而且神奇的难以想象。”

单飞几次听到镜子一事,暗自琢磨。

当初审配和曹操对答很是简略,单飞一旁听到后不停的脑补,多少有点儿眉目。

原来袁府宝库内有面镜子,袁家认定这镜子和长生香有关,巫灵儿也是在那面镜子前失踪的。

袁绍一直秘密的让审配通过镜子寻找长生香,不过不等寻到长生香,袁绍自己官渡败北憋屈而死。

不过袁家还是没有放弃寻找长生香的念头。

袁谭忿然袁尚以幼废长的继承袁绍的权利,取走了和镜子有关的一个东西,让袁尚没得玩。而袁尚和袁谭不和,不但因为性格使然、彼此猜忌,还是因为这件事情。

不过袁绍当年应该拥有镜子和袁谭取走之物,为何还是找不到长生香?听审配和曹操对话的意思,袁尚肯定认为只要取回袁谭拿走的那东西就能找到长生香,这才如此不知死活的在大敌当前还在进攻自己的兄弟。

曹操一来邺城,就以安慰刘夫人之名,从刘夫人口中套取更多的秘密。刘夫人为求取悦曹操,能说的恐怕都说了。至于曹操都知道些什么,估计除了刘夫人和老曹自己外,只有许褚知道。

许褚显然不准备告诉他单飞。

单飞看了许褚一眼,不知道二人天生八字不合还是怎地,反正许褚就没和他说过什么话。

如今石来一到邺城就秘密行事,看来也是为了这面镜子,镜子居然还在。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单飞对镜子满是好奇,却仍能忍住不问,只从旁人口中琢磨着线索。

曹操听石来回复,反问道:“镜子真的和传说中那样?”

石来肯定的点头。

烛光下,曹操脸上没什么表情,沉吟片刻才道:“那你和单飞再去宝库,取镜子回转给孤一观,一定要秘密行事。”

单飞暗自舒了口气,暗想老曹就是老曹,做事很是敞亮,这般秘密的事情,曹操居然让单飞参与,对他的信任不言而喻。

石来脸上却露出为难之意。

曹操见状,皱眉道:“怎地?”

“那镜子不小,搬来倒不是问题,可那镜子是在一个奇怪的布局中。”

石来知道自己说的奇怪,苦涩道:“司空大人,卑职听说那镜子到了袁府宝库后就一直布置在那里,就算审配都不能挪移。”

曹操望了审配的尸体一眼。暗想若不是为了安抚辛毗,倒可以晚会儿杀了审配这个“忠义”之人,不过他知道木已成舟,多想无用,沉吟道:“移动镜子会有什么问题?”

他说话的时候,看的是郭嘉。

郭嘉凝眉思索半晌,摇头道:“奉孝倒没有听说过什么忌讳。这镜子不是经过多次转手?”见曹操沉吟不语,郭嘉起删空若是不便,奉孝倒可以和单飞他们一块去看看。”

曹操缓缓点头,“你们三人看过后。若无问题,将镜子带来这里。”

郭嘉点头,和单飞、石来出了大堂。

单飞见再无外人,迫不及待道:“究竟是什么镜子?”

“秦皇镜。”石来回道。

单飞一呆,半晌才道:“那又是什么镜子?”他知道这年代的镜子多是铜镜,品种繁多,镜名也是繁多,听石来所言,他倒真不知道这镜子的来历。

石来低声道:“这镜子的来历古怪。都说是秦始皇宫中的一面藏镜1

单飞心中微震。

这时三人已到了袁府之外,郭嘉见晨雨立在府门外正抬头看着繁星点点,主动邀请道:“晨雨姑娘,我等有事去做。你同来如何?”

晨雨看了郭嘉一眼,并未多说什么,点头同意。

郭嘉微微一笑,亦低声道:“我们要看的那镜子真的古怪。说不定晨雨姑娘见到,会有点独到的见解。”

石来当先领路右转,顺着曹军卫护的长街走下去。

士兵都认识石来等人。守在街边沉默无言。

单飞走在长街上,感觉如同走在兵马俑坑一样,心中凛然还带些振奋,用仅仅几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石来,那镜子有何作用?”

石来苦涩道:“单统领,你还记得当初曹洪将军问我,有没有在邺城安插细作?”

你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单飞心中奇怪,还能耐着性子道:“记得。你说不知道审配用了什么方法将他们囚禁。对了……”单飞皱眉道:“他们没事吧?”

石来一入城就急急前往宝库,不知道有没有找到那些手下。

“他们都死了。”石来黯然道。

单飞心中一沉,石来的手下,也就是他的手下,这些人虽然和他从未照面,但蓦地听到手下死亡,单飞还是难以释怀。

“他们是被审配杀的?”单飞问道。

石来点点头。

单飞心中有些不解,暗想如果石来派去的人,绝对不是寻常之辈,怎么会被审配轻易的杀掉?

审配如何会有这般本事?

单飞虽然很想审配早死,但感觉这人死了也有点遗憾,最少很多秘密就此无从得知。不过曹操既然不留审配,应该自信比审配知道得更多了。

石来似看出单飞的困惑,叹息道:“本来那些细作乔装不差,就算不传出消息,也不至于殒命,可他们竟死在那面镜子之下。”

旁人若是听到石来所言,肯定认为石来胡说八道。

什么叫死在镜子之下?镜子能杀人吗?

单飞一直想着秦王镜的事情,闻言却是心头一震,失声道:“难道那镜子真能照出人心的好坏?”

郭嘉、石来脚步均停,转望单飞异口同声道:“你也知道这面镜子?”

单飞半晌才道:“偶然听过。”他那一刻心头剧烈跳动不停,终于知道石来说的镜子是哪块!

《西京杂记》有载,秦一统天下后,建阿房宫,网络天下奇珍异宝,其中有面镜子极具特异功能。

那镜子高九尺左右、宽四尺,说是表里透明,人若照之,竟能见五脏、辨奸邪!

石来说的一定就是这面镜子!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