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4节 不明缘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4节 不明缘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中倏静,唯有烛火跳动,闪闪的带着迷离之意。众人脸上均有些愕然,他们听得懂曹操的意思,可又不确定曹操的决定。

曹操是让审配去死?

审配听曹操所言,先是错愕、后是不解,过了片刻后,审配眼中终于露出惊惧之意,可他很快掩饰了惊惧,故作皱眉道:“司空大人,我跟随袁本初多年,对长生香一事了解甚详……”

见曹操并不询问长生香一事,审配神色闪过几分慌乱,终于道:“原来司空大人对此没有兴趣,那审配也不用多言了。”

曹操点头道:“孤如今对长生香颇有兴趣。”

审配精神再次振作,听曹操又道:“不过孤对你这个人更有兴趣。”

众人困惑。

方才审配突然提及长生香一事,堂上之人茫然不解,如今曹操这般话语,更是让众人如坠雾里。

脸上的鲜血早已凝固,审配的表情亦有些凝固,谨慎道:“审配真的不明白司空大人的用意。”

“你不是本来就不准备明白的样子?”曹操淡然道:“你一进堂中的时候,就很是大义凛然,呵斥辛毗不明大义,痛斥审荣数典忘祖,对黑山军也是满是不屑之意,对孤嘛……也很不客气。”

审配见到曹操淡漠的表情,身躯颤了下。

“这等死节忠义之臣,本让孤欣赏。”

曹操轻叹一口气道:“孤算不上君子,但亦盼见贤思齐。孤见到贤人后,还是希望从贤人口中讨教些治理天下的道理。”

看着审配沉默不语,眼珠子却在转个不停,曹操道:“审配,你真是个聪明人。”

审配听曹操赞许,笑容却是僵硬。

“可你实在太聪明了。”曹操喃喃道:“你早猜到孤有这种想法,因此始终装作忠义之士,当年孤既然可不恼关羽的忤逆,自然也可能对你网开一面。这比苦苦哀求,却不见得活命不是好了许多?”

辛毗又惊又喜,握紧了刀,焦虑之意却减。

曹操见审配额头似有细微的汗珠涌现。缓缓又道:“可你没想到单飞竟会将你所谓的忠义驳的一文不值。”

顿了片刻,曹操看了单飞一眼,微微点头道:“忠义本是内心坚持的仁义所在。单飞说得不错,你和袁绍所作所为和‘仁义’二字南辕北辙,这样的人。谈何忠义?更何况、孤只听说忠义之人锐身赴难义不容辞,却没听说忠义之人需要让别人去送死才能成全自己的忠义。”

审配的喉结错动,艰难的咽下口唾沫。

“你若是一直坚持下去,孤或许还会成全你的‘忠义’,可你真的太聪明了。”

曹操说的不紧不慢,但细长的双眼中带分淡淡的讥诮,“你听单飞揭穿你忠义的外表、骨子里的自私,就知道大事不妙,你不想死的,是不是?”

审配汗珠子顺着脸颊流淌而下。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发出极为轻微的声响。众人见其神色,却仿佛听到审配一颗心擂鼓般的跳动。

“于是你很快转变了策略。你见孤找了刘夫人,以你的聪明,当然知道孤是在探寻袁府秘事,也对那镜子很有兴趣。你希望用长生香来勾起孤的兴趣,长生有谁不想?孤要想得到长生香,肯定不会对你怎样?那时候你不但可以活下去,还能想想别的主意。”

曹操目光如针,刺穿审配内心一样。“可你突然如此,倒让孤看穿你的皮,看到你的骨。欺世盗名之辈,孤见得多了。你是人是鬼,孤一眼也能看得明白。”

审配大汗淋漓,嗄声道:“司空大人真的不想要长生香了?”

“你说孤杀了你,就得不到长生香吗?”曹操缓缓道。

审配来了底气,昂首道:“袁本初的身边之人,还有谁会比审配更知晓长生香的内情?”

辛毗大急。

他对审配、曹操谈的并不了然。对于什么镜子一事更是茫然,什么长生香对他而言亦是虚妄,但他终于知道曹操留下审配不是为了审配的“气节”,而是因为长生秘事。如果曹操真因为这件事饶了审配,他辛毗又该如何打算?

曹操淡淡道:“袁本初还是死了。镜子留在袁府这久,也没见到袁绍看出什么门道。”

审配神色大变,他知道这本是个致命的问题!曹操不认为他审配能找到长生香,不然袁绍也不会死了。无论那镜子如何的神秘诡异,袁绍***不了的秘密,他审配也很难做到。

曹操又道:“或许你还知道点事情,但你算错了一点。”

“什么?”审配急声道。

“孤从不喜欢在别人的要挟下做事。”

曹操神色中有分萧肃之意,“更何况、孤实在不想让旁人失望。”转过头去,曹操道:“辛毗,审配不是说过,你不能左右他的生死?”

辛毗一怔。

审配大惊失色。

曹操凝声道:“如今孤将审配交到你的手上,如何处置,任凭你的心意。”

辛毗很是意外的表情,不过他心中不喜反悲,一想到当初城下亲人的尸身,辛毗泪水盈眶,毫不犹豫的向审配大踏步走去。

审配见辛毗杀机满怀,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恐惧。他被缚住了手脚,无法躲避,只能***左扭右转,拼命向后挪去,等靠在墙壁时,审配这才发现无路可退,嘶声道:“辛毗,等等1

他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曹操如此明睿,将他的所为看得一清二楚。他更没想到自己还是落在辛毗手上,如今知道大势已去,堂中不会有人为他求情,但他终究不想坐以待毙。

辛毗眼中有泪,神色萧杀,一字字道:“等什么?”

“只要你不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审配乱了分寸,想不出救命的主意,还是尝试着最后的努力,“你知道我为袁家尽忠多年,积累了不少、是积累很多珠宝,几辈子都花不完。你不杀我,我全给你,我会偿还你。”

“我要什么,你真的都能给我?”辛毗似笑,但比哭还要难看。

审配连连点头,迭声道:“不错,不错。”

“我要的是我家人八十余口的性命,你能不能还给我?”辛毗怒喊道。

审配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不等再说什么,有刀光闪烁,然后一抹鲜血溅到墙壁之上!

烛光闪烁,照着审配充满不信的双眼。

嘴唇动动,审配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鲜血不停的从他被割断的咽喉喷了出来,喷到辛毗身上、地上,满是鲜艳的颜色。

缓缓向地上倒去,审配腿脚抽动两下后,再没了声息。只是他一双眼睛还是圆睁看着辛毗,但这会儿的眼中没了忠义和狡诈,唯有空洞。

辛毗动也不动,握着短刀的手鲜血淋漓,站在那里望着死去的审配,眼中亦有了空洞之意。

众人默然不语。

单飞见审配身死,不知为何,并没什么振奋之意,反倒有些悲哀。

许久的功夫,曹操沉吟道:“如今首恶已诛,至于审家上下大协…”他沉吟未语。

张飞燕眼中露出不忍之意,众人亦是看向审荣。

审荣见辛毗一刀杀了审配,虽对这结果并不意外,但还是寒意大冒,听曹操如此说,审荣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跪着上前道:“司空大人,审荣开城投降,不为功禄,只求司空大人能饶了审家大校审正南是罪有应得,可审家上下无辜,就算有错,还请司空大人看在审荣些许功劳的份上,求司空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他跪地磕头如同捣蒜,额头瞬间青肿,鲜血淋漓。

曹操默然望向手持短刀的辛毗,缓缓道:“孤已让辛毗决定此事1

审荣惊凛,爬过去拉住辛毗血淋淋的手叫道:“辛大人,司空大人说你可以饶了审家,求你说句话……”

见辛毗只是茫然不语,手中的短刀还有鲜血一滴滴的滴下,审荣心中恐惧,嗄声道:“辛大人,你知道我和辛亮很好。”

辛毗缓缓望来,心中痛楚。

辛亮是他大哥亲子,他也一直视之如子,听辛亮之名,想到如今和亲人已是阴阳永隔,辛毗忍不住心中酸楚。

审荣哀声道:“当初辛家都在大狱,***看望辛亮,曾向他信誓旦旦保证,我一定会救出辛家。我真的很想救出辛大人的家人,你知道,我对你家人一直和对亲人一样,对辛亮也一直当作兄弟。辛大人,求你信我,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1

辛毗握紧短刀,身躯剧烈颤抖不已。

审荣泣声道:“辛亮当初对我说,他不想死,他那时候的表情,我死都记得,他真的不想死。”

辛毗拳头握紧。

审荣脸上血水合着泪水,愧疚道:“可我也救不了辛亮,我没用,我什么都做不了,可我真的尽了力,辛大人,我没有骗你。辛亮不想死,所有人都不想死,审家老少也不想死。”

见辛毗还是冷然不语,审荣绝望叫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不想变成这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辛大人,也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求你相信我,我从来对你家没有任何恶意,除审正南外,审家老少也对你家没有恶意,求求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就一次也好1

他只是抱着辛毗,绝望的哀求声音回荡在堂中。有泪水混着血水从他脸上肆意流淌,如同红烛清泪般熠熠闪光,痛楚中带着血一样的苍凉。

.

Ps:唠叨句,有月票的书友还请支援几票,谢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