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3节 反复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3节 反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侃侃而谈,声音激荡在堂中,更显堂中的静寂。

他知道审配很可能听不进这些话语,改变一个人本是千难万难,郭嘉早知道,他单飞亦知道,似审配这种人,你若想让他认错改变,那比于禁认错改变都难。

人贵有自知自明,但这世上有多少人会有自知?

不过单飞根本没有想让审配认错,他这番话是说给曹操听的,只要曹操明白他单飞所言无错,足矣!

辛毗本是心痛如裂,生怕单飞会为审配求情,但这会儿听单飞痛斥审配,更是说出他想说却难说的话,忍不住眼中有泪,倒对单飞另眼看待。

他从未想到单飞会是这种人。

审荣亦是如此,见审配冷然无语,终于叫道:“审正南,我求求你……”

“住口1审配回头怒喝,眼中却闪过丝诡异之意,“审荣,你不配和我说话1

审荣终于有了愤怒之意,嘶声道:“审正南,难道你真要害死审家上下才会善罢甘休?”他霍然冲入堂中。

许褚上前一步,却被曹操摆手止祝

审配对这个侄子自然没有客气,冷冷道:“审荣你这个奴才,害死审家的是你。若不是你开城放进曹贼,哪里会有今日的局面?”

审荣望见审配森冷的目光,竟不敢上前半步。他平日多在审配积威之下,这时亦是有些畏惧,听审配呵斥,审荣额头满是冷汗,喃喃道:“不是的,不是我害的,不是我的缘故。”

辛毗见审配如此执迷不悟,再也按捺不住,霍然从靴筒拔出把短稻空大人,辛毗不再求司空什么,只求一命换一命。”

他挺刀就要向审配刺去。就听曹操突道:“且祝”

辛毗心中一颤,终究没有再刺下去。

他虽说宁愿一命换一命杀了审配,可他知道若是忤逆曹操,后果堪忧。

当初他和兄长辛评一起投靠了袁绍。知袁绍“外宽内忌,好谋无决”,始终难成大器,他曾劝大哥辛评另谋高就,辛评却是感激袁绍知遇留下。辛毗知道不妥。等不得已投靠曹操时,早悄然将子女带出了邺城。

如今邺城的亲人尽丧,他的子女却在许都,如果杀了审配,他辛毗送命无所谓,但儿女如何处理?

心中痛楚,辛毗看向了单飞,他方才听单飞怒叱审配,知道如今的希望只在单飞的身上。

单飞心中却有几分困惑。

他知道要让审配低头根本不可能,这就是个神经病!从审配杀了辛毗在邺城的家人又焚尸一事就知道审配这人和杀人狂魔没什么两样。在单飞看来。这种人的心理可说是极度扭曲,佛祖都无法纠正,他也不想纠正。

曹操是个聪明人,听他单飞所言怎会对审配没有猜忌?但曹操直到如今,仍未表明用意,却是因为哪般?

许久的功夫,审配放声笑了起来,满是轻蔑的看着辛毗和单飞道:“我早就说过,你们决定不了我审正南的生死。”

单飞心中微震,才知道审配不是忠义。而是狡诈,可审配究竟为何这般说?他判断的底气何来?瞥向曹操,单飞暗自困惑。

良久,曹操轻声问道:“为什么?”

审配眼中有精光闪过。悠悠道:“如今司空大人已克邺城,看起来收复冀州指日可待。”

他蓦地说了这么一句,单飞、辛毗等人真的不明所以,只觉得这个疯子那一刻不但多了分自信,对曹操的称呼亦是有了改变。

曹操竟还能平静道:“那又如何?”

“司空收复冀州,天下已有三分落入司空手上。”审配满是鲜血的脸上居然露出点儿笑容道:“以司空之能。平定天下不是难事,甚至废了天子登基又有何难?”

众人神色诧异。

在场众人均难算汉室臣子,也知道如今天下本是有权者得之,董卓可废帝另立,曹操如今权势更胜,不但可扶植傀儡天子,甚至自己当皇帝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听审配开门见山的揭穿最后一层羞答答的面纱,众人还是有些意外,不解审配真正的用意。

审配露出丝诡异的笑意,“司空若坐上天子之位,却不知还有什么追求?”

曹操看了审配良久,喃喃道:“你果然知晓。”他说得奇怪,审配却没有半丝意外,大笑道:“不错,司空若想知道长生香的秘密,无论如何都不会杀了审配1

×××

堂外月斜,堂中烛烁。

单飞一听“长生香”三字时,脑海轰隆巨响,终于明白曹操破城后急来袁府的目的,袁府竟然和三香之秘有关?

巫灵儿和甄宓前往邺城……途中偶遇曹丕,巫灵儿和三香有很大的关系。

甄宓不是嫁给了袁家?甄宓如今在袁家!

刘氏是袁绍的后妻,极得袁绍的宠爱,袁绍也知道三香一事?袁绍怎么可能不知!董卓、曹操都知道的事情,袁绍曾为天下的顶尖人物,对这种消息当然不会不知。

袁绍若知道三香之秘,就不会不告诉刘氏,毕竟刘氏是最近袁绍之人。这也是曹操急急来找刘氏的真正用意?

见审配信誓旦旦的样子,难道他真的知道长生香的秘密?

单飞脸色改变,当初他跟曹棺去寻三香,本以为要寻长生香,哪里想到会找到无间,更想不到无间玄奇如斯。

如果无间、长生香都是女修所传,却不知道长生香会有什么匪夷所思的效果。

真能让人长生?

辛毗脸色亦变,叫道:“司空,莫听审配一派胡言,这世上哪有什么长生香?”

审配笑道:“你辛毗在袁家屁也不算,自然无法知晓袁家的秘密。司空大人一到邺城,就来找刘夫人,自然是询问长生香的事情,司空岂能和你一样愚蠢无知?”

辛毗牙关紧咬,可知道审配没有说错。

曹操嘴角浮出丝微笑,“审配,你真的是个聪明人。”

“司空大人过奖。”审配称呼益发的客气。

曹操缓缓道:“我听说当年巫灵儿入邺城后,就是在袁府秘库失踪不见?”

单飞心头一震。

审配点头道:“不错。她就是在那面……”他突然住口,并没再说下去。没想到曹操居然接了下去,“她就是在那面镜子前消失的,是不是?”

镜子?什么镜子?

单飞心中诧异,可见曹操淡然的样子,心中带分惊凛,曹操看似万事浑不在意的样子,没想到对这些事情竟也清楚如斯?

审配也很是意外,他本想卖个关子,不想被曹操开口揭穿,强笑道:“看来司空大人倒是无所不知。”

曹操微微一笑,“那也不是,孤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你恐怕也不知道一点。”

审配眼露警觉之意,“不知道司空所言何事?”

“将你擒下的人本是巫灵儿之子。”曹操缓缓道。

审配霍然直起身子,向单飞望去,失声道:“你就是单飞?”他本来对单飞从未在意,暗想曹操手下高手如云,既然被擒,何必管是哪个。

方才他被单飞呵斥的哑口无言,心中亦对单飞痛恨,但从未想过会认识单飞。这会儿听曹操所言,盯着单飞看了半晌,审配面色如土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1

单飞不解曹操何意,更不知道以前的单飞何时离开的河北,但见审配的样子,终究能认出他来,看来以前的单飞离开河北应是近***情。

“审配,你这么聪明的人。想必知道孤的用意?”曹操缓缓道。

审配不知为何,额头竟有汗水流淌,沉默片刻才道:“司空,袁尚一直在进攻袁谭,实际上是袁谭拿走了和那镜子有关的一个东西。”

顿了片刻,审配见曹操不语,终于又道:“袁尚说若从袁谭手中取回那东西,就可寻出长生香的下落。”

曹操沉吟道:“你死守邺城,就是等袁尚取那东西回转?”

审配缓缓点头。

曹操又道:“袁尚若得长生香,许诺会和你分享,因此你才会这般死忠?”

审配犹豫片刻,终道:“不错。”

“那镜子还在?”曹操又问。

审配这时不知什么原因,少了很多傲气,忙道:“镜子藏在袁氏宝库之内,如果司空喜欢,审配愿为司空大人亲自取来。”

众人相顾愕然,就感觉审配前倨后恭,变化极大,不解怎会如此。

曹操淡淡道:“那怎敢当?方才我还听正南说,只恨城中***尚少,不能尽杀我等1

审配满脸是血,但也能看出尴尬之色,“司空,审正南方才是不知轻重。”

“你不是不知轻重。”

曹操摇摇头,见审配盯着他不语,很是紧张的模样,曹操问道:“你如今知道错了?”

审配一滞,见曹操笑容满面、很是和善的样子,终于道:“审正南被单大人正义所感,才知以往尽数做错。如今更有司空不计前嫌,审正南若再执迷不悟,岂不有负司空厚望?有关长生香一事……”

辛毗听审配居然向曹操示好,而曹操更是和蔼的模样,不由双眸充血,握刀之手震颤。

见审配欲言又止,提及长生香却不说下去,曹操只是笑笑,却不追问,只是叹口气道:“你知道错就好。”

审配眨眨眼睛,一时不解曹操的用意,就见曹操笑容慢慢转淡道:“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你既然知道道之真意,就可以去死了1

.

Ps:求些月票推荐票助力,还请诸位书友支援几张,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