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1节 定生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1节 定生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下众人皆静,唯闻火把“噼啪”响动。

荀奇听曹洪所言,初始只以为曹洪是对旁人言语,等见到曹洪只是冷望着他再不说话,荀奇霍然握紧拳头,满脸红赤。

许久的功夫,荀奇道:“曹将军可是对卑职说话?”

曹洪轻描淡写道:“不错。”

荀奇心中狂炸,若不是深切的顾忌,说不定早扑上去一拳揍在曹洪脸上。深吸一口气,荀奇理智还是压住了冲动。

他不敢。

荀奇在曹营算是响当当的一号,可比起曹洪的老资格、在曹操眼中的分量,还是差得太远。他若敢对曹洪不敬,就算荀、荀攸被曹操如何器重,一样无法保住他荀奇。

暗自咬牙,荀奇故作不解道:“曹将军这话儿可让卑职不解,‘围而后降者不赦’的军规本是司空定下。”

曹洪瞥了城道上的单飞一眼,不耐道:“老夫做事还要你来指点?”

荀奇被叱的脸色红了又青,无论如何都是难咽这口怨气,故作不在意道:“既然曹将军不听卑职所言,看来只有等到于将军进城后再说了。卑职这就开城请于将军进城。”

曹洪又看了单飞一眼,漠然道:“于将军也不用进城了。”

“什么?”荀奇失声道。

曹洪冷漠道:“你来得正好,出城去告诉于将军,司空有令,袁尚领军正在赶来,让于将军立即赶赴阳平亭阻击,不得有误。”

单飞微怔。

张飞燕众人多少知道单飞和于禁的赌局,也知道于禁输了后若是在三军面前认错,那比杀了于禁还要让他难受,如此一来,曹操让于禁奉令率兵前往阳平亭,看似拦截袁尚,可说不定亦是曹操避免于禁和单飞的冲突之策。

单飞亦是明白这点,不过他虽忿然于禁所为。终究没有到追着曹操让于禁实现赌约的地步,那样两相无趣。曹操或许在入城东时,故意在众人面前说出单飞的功劳、又主动赦免邺城的百姓,亦是在安抚单飞的情绪。

曹操自然看得出单飞不是那种自讨没趣之人。

众人心中感慨。唯独荀奇不怕事大,暗想于禁和单飞的赌局输赢关他屁事,嘿然道:“曹将军,我觉得于将军肯定会见过司空再做打算。”

“是吗?”

曹洪一扬手,向单飞道:“金箭拿来。”

单飞从怀中取出金箭递上。曹洪持金箭在手,轻淡道;“金箭在手,本如司空亲临。本将军代司空军令已下,荀奇你不听军令,很好、很好。”

曹洪眼中寒光闪现。

荀奇额头冒汗,只怕曹洪下一句就是将他推出城门斩了,忙躬身道;“荀奇怎敢不听军令?只是怕于将军质疑罢了。”见曹洪只是冷望他不语,荀奇再不敢废话,急声道:“卑职这就去传令。”

他不等城开,早跃上城楼。顺云梯而下,转瞬消失在城头之上。

曹洪这才揣回金箭,目光落在被五花大绑的审配身上,讥诮道:“审大人,久仰了。”

审配被单飞一耳光扇掉了最少四五颗牙齿,再从城头滚落撞得头破血流,方才早昏了过去。这刻悠悠醒转后,审配抬头时满脸鲜血,还能啐出口中的鲜血道:“曹洪?”

曹洪微微点头。

审配冷笑道:“我以为曹操那逆贼会亲来城南,没想到把妙计用在你这个奴才身上。”

他说的用计自然是说设弩伏杀曹军来攻一事。

单飞心中凛然。暗想好在曹操急着赶赴城北,若真的被审配得计,那天下恐怕会是另外一种模样。

曹洪见惯这种场面,并不动怒道:“你这种逆贼。何须曹司空亲来?一个摸金校尉统领前来,也是能轻易将你拿下。”

审配怒视单飞,却不知道这人究竟哪个,重重又唾了口。

曹洪摆手道:“将城南降卒暂且收押,听司空吩咐后再做决定。单飞,张飞燕。你等跟我来。”

早有兵士捆住降兵,然后镇守住城南城楼。

曹洪并没解释要去哪里,更没有开城放于禁进来的打算,带兵押着审配亦是向北行去。

月色淡漠,竭力的冲刷着邺城内的血腥之气,却是徒劳无功。长街上满是征伐的气息,街旁无论哪户人家均是门窗紧闭。

单飞本是愤怒的心境慢慢平复,望着那紧闭的门窗,知道每扇门窗之后均有忐忑不安的人儿提心吊胆的窥视,只怕曹军冲进来掳掠烧杀。

曹洪应该是去见曹操。

单飞一念及此,陡然振作了精神,暗想夜漫漫,这些百姓的长夜更是难熬,他单飞还有太多事情可做。

转望晨雨,见她亦是一霎不霎的望着自己,单飞微笑示意,晨雨眼中又有了清澈之意。

厮杀声慢慢停了下来,无论城北、城东。单飞知道有张、徐晃、曹纯等人出马,再加上审荣的劝说,收复城北城西并不困难。

等月过中天时,众人到了间大宅前。

正夜,众人对大宅看不分明,但都察觉那大宅极为宽敞,伫立在长街尽头,很是气势恢宏。借月色望去,众人依稀见宅院之内屋脊鳞次栉比,想必占地广阔。

这多半就是袁府,众人心中猜测。

府邸周围满是兵士守卫,如今当然都是曹操的手下。那些兵士一部分绕院墙林立,另有兵士顺着长街延展开去,极为戒备的模样,若是不经许可,端是飞鸟也不让路过。

等众人到了府门前下马,曹洪伸手指点单飞、张飞燕道:“你们两个跟着我来。”

单飞向晨雨望了眼,就见她摇摇头,似是无意进入的模样,倒没勉强。

曹洪大踏步的进入宅院,张飞燕虽是黑山军宗主,不过乍见院中水榭楼阁金碧辉煌的模样,也是略有拘束。

单飞却是不以为意,袁氏府邸建造着实气魄,可他见过更壮阔的建筑,并没有什么讶异。只是感觉若论奢华,曹操远不及袁绍罢了。

众人在虎卫军带领下,穿院过廊,很快到了堂前。

大堂分前后两堂,其中有锦绣屏风隔挡,众人只见到堂前有郭嘉、辛毗两人落座,却是不见曹操,均是有些不解。

辛毗一直在堂中翘首张望,见到曹洪、单飞等人押着审配前来,双眸红赤的冲了出来,他手中握着马鞭,二话不说,先是一鞭子向审配兜头抽来,咬牙切齿道:“审配,你也有今日?”

啪!

鞭子重重抽在审配的脸上,血痕立加。

审配知道辛毗为何这般恨他,竟不知痛的模样,仰天笑道:“若不是你们这些狗东西,冀州何至被曹军蹂躏?辛毗,我杀***仍有不满,却恨不得手刃你1

辛毗怒不可遏,挥鞭还待再抽,却被单飞一把抓祝

“你……”辛毗认得单飞,记得当初就是他对自己大加呵斥,今日见其再次阻拦,忍不住怒火攻心道:“你要做什么?”

“他要死了。”单飞只说了这四个字。

辛毗见单飞如此,不解其意,握紧鞭子道:“不错,他要死了,我今日就要亲手杀了他,谁拦我……”

盯着单飞,辛毗满目血丝,咬牙道:“我和谁势不两立!做鬼也不会饶了他1他知道若论武功,怎么也不是单飞对手。于禁不在,单飞又是极得曹操信任,辛毗知道若有单飞阻挠,他很难报仇雪恨,内心***一般。

单飞紧握辛毗的手掌,许久才道:“我不想拦你。”他说话间终于松开了手。

辛毗微怔,不懂眼前这少年究竟何意,但第二鞭终于没有再抽下去。

审配一旁哈哈笑了起来,“拦或不拦,你们难道可定我的生死?曹操不杀我,只是将我带来,你们觉得曹操是要杀我?”

辛毗急怒攻心。

他知道审配的意思审配对袁家死节,誓死不降,这虽让两军损失惨重,但当权者却多少喜欢这种忠义的性格。

在许多人看来,这种对旁人忠义之人,若是能说服投靠过来,自然可成为可信的帮手。如今曹操没让曹洪当场杀了审配,却擒其到了袁府亲见,莫非也怀着这个念头?

堂中只余审配放肆的笑声。

单飞微微吸气,嘴角带了几分微笑,望向审配道:“你错了。”

审配笑声倏止。

单飞虽然擒下他,但他显然从未看得起单飞,闻言冷笑道:“我错在哪里?”

单飞凝望着审配狰狞中带着不屑的眼眸,一字字道:“我可以定你生死。”顿了片刻,见审配只是嘲弄的神色,单飞一字字道:“我想让你死,你就一定会死1

一旁的辛毗怔祝

堂内堂外的众人听到单飞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后,不知为何,心中均是发寒。

张飞燕和单飞交往多日,只见其对人谦和、对敌强悍,但知道其素来放手留一线,从不斩尽杀绝。见单飞今日决然如此,张飞燕忍不住内心震颤。

审配大笑,“真的?”

单飞亦笑:“真的。”

他们二人笑着对答,似朋友相见般融洽,可众人望见,却只感觉其中冷意盈满。

.

Ps:捧钱场的朋友您就订阅或者投张月票,捧人场的朋友您就投几张推荐票,老墨感谢诸位朋友的捧场!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