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20节 你算什么东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0节 你算什么东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无数枝火箭在墨青的夜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充斥着热烈光亮,射上了墙头后开始点燃了死亡的颜色。

城楼浓烟滚动,城道内守军的身影在烈焰浓烟中很是有些黯淡。

单飞见状,知道于禁为了破城亦是动用了千般手段。以于禁不惜代价的手法,若不是他单飞成功的离间了城东的守军,说不定真的会让于禁抢先登城。

邺城守军虽惊不乱,仍在死死抗着曹军的奋勇攻城。

大火益发的炽热,但守城军士的血液多少有些发冷,他们到如今还能坚守城池,只因为还有个审配。

单飞那一刻不知道心中究竟是何种滋味,暗想若非审配如此抵抗,他单飞不会如此迅疾的进入城中,若不是于禁如此猛攻,他单飞也不会这么快的到了城南。

这两人对他单飞破城有功,虽然审配、于禁二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这种功劳、也不会认领。

他单飞也不想领功。

邺城的守军终于有了几分慌乱,因为他们发现不但城下进攻的更加猛烈,他们身后亦冲来了曹军。

他们已处于腹背受敌的绝境!

“竖盾,弩攻1曹洪神色冷然,近城南一箭之地时,厉声喝道。

邺城的守军本来四面受敌,如今更是被破了一面,审配抽掉人手伏击来城南的曹军,还要硬抗于禁的猛攻,他再是调度有方,如今也是捉襟见肘。

曹洪这次如平地用兵般稳妥,一声令下后,骑兵纷纷飞身下马,列盾前行。他们手上的盾牌虽不如步兵的硬盾,但审配能从城头调回射来的硬弩绝对不会再多,这种盾牌兵进攻邺城的城南守军绰绰有余。

有弩箭、弓箭从城楼射来,已是稀稀落落不成规模。

曹军在盾牌手的掩护下,用从袁家军手中抢来的弩箭一排射出去。分兵拒挡的袁家军顿时倒下一片。

浓烟滚滚,遮月蔽空。

城南守军乱了阵脚……

单飞眼中有些无奈之意,向晨雨望了眼,见她本是清澈的眼眸亦蒙了分烟雾。二人都不愿意见到这种局面,但又不得不正视这个残忍的局面。

有人在城头厉喝道:“退者死!养兵千日,今日是报效袁公知遇之日,就算死,也是不能退缩1那人呼喝声中。挥刀砍了两个从城下退到城楼上的兵士。

守城的兵士眼中满满的畏惧之意,烟熏火燎的脸上不但有冷汗、还有绝望之意。有人叫道:“审大人,投降吧。”他喊声才起,就被那持刀之人砍中了喉咙。

喊“投降”那人一头栽下了城楼。

城头静了片刻。

×××

单飞再起。

他身形一起,就如鹰击长空般到了上城的斜道,再一奋力,不走台阶,如飞般顺着斜道急奔而上。

众***呼。邺城守军看得呆住,不想单飞那一刻全不似尘世的人物。

砍杀邺城有降意守军之人正是审配。他见单飞突来,知道单飞的用意。几乎毫不犹豫的一转城头的硬弩,扣动了弩机。

砰的声响。

弩箭击中盾牌后斜落,单飞反而更快的逼近了城头一步。众人惊呼声中,审配眼中亦闪过惊骇之意,不想威慑曹军的硬弩在单飞面前竟然儿戏一般,但审配有远超旁人的冷静,在那片刻竟然能接连倒转硬弩向单飞射去。

嗤嗤嗤!

弩箭破空急飞,连中单飞的铁盾之上,只是非但没有击伤单飞,反倒将他推得高飞而起。更近城楼。

明月当空,照单飞如振翅孤鸿。

众人惊诧莫名,实在不知单飞怎么做到的这点?

张飞燕、赵一羽等人自诩轻功,当初在破弩阵时全力以赴。没有留意单飞的动静,这刻见单飞如此,亦是自叹不如。

审配惊错万分,感觉面对这人的武功简直匪夷所思到了极点,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再去转城头的第五具硬弩。

明月黯。

单飞如飞将军般半空落到。

审配按机括不及。一刀向单飞砍去。他终究还是有些武功,不然方才也不能连砍三人,却不想单飞抬盾格飞他的单刀,随即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啪!

一声大响后,城头陡静。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平日威严无限、掌控城中所有人生死的审配被单飞重重击在脸颊!审配亦怔,随即一口血夹杂牙齿吐了出来。

单飞伸手抓住审配衣襟,眼冒怒火道:“审配,你算是人吗?在你心中,究竟要死多少人才能让你满意?”

他话未落,手臂挥出,审配亦跟着飞出。

众人惊呼声中,审配早沿着上城道滚了下去。无人去拦,任由审配滚到城下后,有长***利刀交叉,早架在审配的身前。

单飞少有的愤怒。

他只以为自己到这个世界后能够做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成功人士,但见审配连砍三人后,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飞身跃起时,只有一个念头,擒下审配,才能解决这个丑陋的局面。将审配丢下城墙后,单飞怒火稍降,警觉突升,回盾一磕,击飞射向他背心的一箭。

扭头望去,单飞就见城下的火箭仍是不停的射来,有云梯纷纷搭上墙头。

审配被单飞摔落城下,城上的守军群龙无首,立即乱成一团,再也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再加上攻城的是曹兵,城内的仍旧是曹兵,两面夹击下,不少人终感绝望,纷纷跪下叫道:“饶命饶命1

曹军终于登上城头,城下欢呼雷动,还不知道城头发生的一切,为首那人一刀砍翻个下跪的城兵,才要再次挥刀时,陡然见到单飞冷冷望来,失声道:“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荀奇!

他近来一直跟随于禁出战,只想着卢洪死在绝境,曹棺失踪,摸金校尉不成器。竟然让单飞当上统领,不过发丘中郎将统领位置还在空悬,因此荀奇一心想立功得封统领发丘中郎将。

荀奇够资格,因为他身后有诺大的荀氏家族撑着。但他没资历。

这次见于禁和单飞做赌,荀奇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痛快。当初在许都时,若不是荀氏双龙皆传令下来,让荀家人莫再和单飞冲突,他说不定早代荀恽教训单飞。

但这次荀奇再没有任何顾忌。因为和单飞冲突的是于禁。

他十分怕于禁不赌,也怕单飞退缩,听到单飞公然和于禁叫板的时候,荀奇暗中差点笑破肚皮。

他知道机会来了,他若下注,自然会压在于禁那面,单飞认个兔子还有点门道,但这可是攻城,一个家奴如何比得过征战疆场多年的老将?

荀奇认为单飞必败,败虽不见得死。但单飞肯定也是无颜再做摸金校尉的统领。他荀奇眼下不用考虑太多,只要想在于禁将军的带领下,怎么最先攻上城头。

破邺城第一勇士荀奇是也!这句话若从曹司空口中说出,那他荀奇日后前途一片光明。

可荀奇想过自己会在城南最先登上城头,可做梦也没想到单飞居然会在城内等着他。

这怎么可能?

幻觉,一定是幻觉!

一刀又砍杀个跪下的守城士兵,荀奇大踏步向单飞冲去,确信这不是在做梦,一刀又向个兵士砍去。

当!

单飞架住荀奇那刀,手已有些颤抖。

那士兵不想竟能逃得性命。连滚带爬的向城下冲去。

“单飞,你要***吗?”荀奇只感觉单飞这一刀的力道不强,又见他手有些发抖,暗想这小子不知怎么侥幸到了这里。救下士兵要装仁义,可又怕他荀奇动手反击,这才如此害怕的模样。

一念及此,荀奇上前一步,目露凶光。

这时候若杀了单飞,烟雾缭绕的。应该没人看到?

单飞缓缓吸气道:“荀奇,够了。这些人已降,你何必一个不留?”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么和我说话?”荀奇目露杀机,向城下瞥了眼,突然愣祝

他逮住城头上硬弩守势突弱的机会,持硬盾上了墙头后,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单飞身上,却没想到城里广场火把照黑夜如昼,更照曹军中曹洪冷然的神色。

曹洪和单飞一块进城的?

荀奇背刀身后,收敛了杀意,见城头的袁家军纷纷逃下城头,和跪在城下广场上的袁家军聚在一起。

那些士兵自然是看出留在城头死路一条,城下或许还有点生机。

荀奇不再理会单飞,大踏步的到了城下。

躬身施礼后,荀奇一指跪在空地上的守城残卒道:“曹将军,这些兵士不但围而不降,甚至死抗到底。如今见大势已去这才求饶,卑职认为,这些兵士不但该死,家眷亦应被斩,这才能震慑敌手,让其下次不敢如此抵抗。”

张飞燕等人脸上均露出不忍之意,他们知道这些人不过是被审配支配的兵卒,本没太多选择余地,不抵抗曹军会被审配先灭族人,抵抗曹军又会被曹军所杀,如此看来,这些人实在比黑山军还要可怜。

那些降兵只是叩首哀求道;“曹将军饶命1他们看出荀奇杀意已决,最后的求生机会只在曹洪那里。

城头大火渐渐熄灭,城下火把却是益发的明耀,照得曹洪脸色阴晴不定。

荀奇见状喝道;“不敢有劳曹将军动手,不如让荀奇代劳。来人1他一声断喝,城头上的曹军涌下,就要向降兵杀去。

单飞握盾之手抽紧,正要上前时,就听曹洪冷漠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老夫这么说话?”

.

ps:月中了,求些月票!拜托诸位了,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