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9节 双飞破阵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9节 双飞破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弩箭破空,有大半向曹洪射来,敌人显然认定曹洪是曹军的重要将领,若能射杀,比杀伤寻常曹兵要有用得多!

曹洪眼中终有了些无奈之意,他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他还是低估了审配。在冷血的疆场上,很多时候,误判就是代表着死亡!

单飞正在曹洪身边,见状虽惊不乱,他在弩箭射出时就纵起飞扑到曹洪的身边。伸手只是一抱,单飞就将曹洪拖到马下,落地时带着曹洪急滚,转瞬到了一棵大树后。

若论领军,单飞是不如曹洪,但若论生死前的反应,他能甩开曹洪一条街!

有嗤嗤急响。

曹洪那匹马儿转瞬被射成了刺猬,“咕咚”倒地,同时曹军骑兵阵中有闷哼声惨哼声不绝于耳,战马长嘶,有血色染月。

众人惊觉得早,并没有进入对手的埋伏圈。埋伏在屋脊两侧的敌人亦知道被曹洪一帮人发觉踪迹,提早射弩。

饶是这般,敌人手上的硬弩本是守城之用,射程极远,对曹军的威胁也是恐怖。有警觉的兵士还能摘盾防御,但被犀利的弩箭击中后,整个人还是被硬生生的射落在马下,更有兵士闪避不及,活生生被硬弩击杀!

最前的马儿更是悲嘶连连,纷纷倒地。

曹军退缩,有数道黑影却是不退反进,避开弩箭后,竟还敢飞身向一侧的屋脊冲了过去。

是黑山军!

黑山军以张飞燕、赵一羽、孙轻三人为首,其余十数好手不等张飞燕吩咐,早随其前冲。

这些汉子素来硬朗,遇强更强,遇难反上,知道这是生死关头,若是让对方再上弩箭,只怕己方损伤更大。

嗡!

又有弩箭从屋脊上射出!

敌手极为擅长用弩,仍旧和在城楼上使弩拒敌般,分批来射。克服弩箭上铁矢费力的特点。这次弩箭射来虽不是伊始铺天盖地的模样,可仍旧威不可挡。

有数个汉子闷哼声中,身上带血坠落,赵一羽、孙轻二人却是飞身急落。可硬弩还是擦孙轻脸颊而过,有血痕划出。

张飞燕身形却是翩迁,半空才落避开弩箭后,不等落地时竟真如燕子般空中灵巧转折,倏然钻入屋脊之下。

单飞在张飞燕冲锋时已知道张飞燕的用意。

形势险恶。这时候若是明智,本是应该稍守再谋应对的策略。

但张飞燕他们顶着硬弩而上,不为立功,但求为黑山军百姓默默出分气力,讨得以后立足邺城的筹码。

张飞燕他们没别的本事,但有一腔热血。

单飞热血亦涌!

他不是眼睁睁看着兄弟朋友送命之人,他或许做不了太多,但知道某些时候,他只要和兄弟并肩前行就已足矣!

身形滚动间,单飞早从地上拾起一面盾牌。向另一侧的屋脊飞去。

人高飞。

月下只影。

众人望见那一飞冲天的单飞,眼中均是露出骇异之意,从未想到这个摸金校尉的统领,或许没有曹棺的老辣,但在生死时刻,却有远胜旁人的热血。

明月飞华,单飞脚尖只在树枝上一点,就要扑上屋顶。

嗤嗤!

有两声大响破空而至,单飞所扑的这侧屋脊上的第二轮弩箭不如另一侧要多,但犀利依旧。

敌人显然是准备留着更多弩箭对待曹军下一轮的冲击。虽见单飞冲来,却不认为他值得用更多的弩箭。

弩箭飞来,重重击在单飞身上。

树后的曹洪只感觉心中一沉。方才单飞飞身扑来救得他性命时,他虽未语。可许久麻木的一颗心突然有了丝颤动。

他和单飞联手,可对单飞并没有好感。

这是个和他格格不入的少年。

单飞为黑山军奔走,曹洪不屑中有着冷然;单飞将功劳让给他时,曹洪嘲讽中带着戏弄。他知道单飞这般作为是为了什么,可他认为这股热血迟早会冷。

谁没有热血?可谁的热血不会冷却?冷却后再看看当年的举动,有时候或许有分冷漠麻木。嘲笑自己为何会有那么天真的热血?

可若没有热血的单飞,冷血的曹洪说不定已然送命;若没有热血的黑山军,今日的曹军倒下的只有更多!

见到弩箭射到单飞身上时,曹洪血未热,但拳头悄然握起。

当当!

两声大响后,单飞已近屋顶。

众人嗔目结舌,虽知在生死关头、单飞及时用拾起的盾牌挡住了硬弩的爆射,可谁都没想到那两支弩箭非但没将单飞击退,反将其击得高飞。

两支弩箭没有阻挡单飞的前行,更像是送了单飞一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砰”的声响。

有屋瓦齐飞。

那侧的张飞燕从屋下冲出,伸手早抓住个弩手抡了出去。那帮弩手伏在屋脊之上,击落赵一羽、孙轻等人,却被张飞燕冲进屋下,一时意外。他们不知道张飞燕落脚何处,更没想到此人行事亦是不拘一格,破屋顶而出后再对他们进行攻击。

这正是弩手的死角所在。

张飞燕抡出那个弩手后,再不容情。这时候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