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8节 垂死反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8节 垂死反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风之舞者5638’盟主的低调飘红打赏,你那么耀眼,低调行事也隐藏不了光芒,哈哈哈。八风盟又在红包区拉票了,老墨感谢。也谢谢众多打赏投票给老墨的书友们。谢谢大家的支持。

夜已深,谁都不知离黎明还有几许,或许有人已经再也见不到黎明。可单飞清楚明白,城破时,对城东守军而言,战役或已结束,可对审配、曹操这些人来说,真正的肉搏战才是将将开始。

审配不会投降!只要审配还在抵抗,这场战役就没有结束。

“咯吱吱”的声响从城门洞中传了出来,城门终开。

有虎豹骑最先冲入,为首那人正是虎豹骑统领曹纯。虎豹骑之后,赫然就是红袍丝甲在身的曹操。

曹操身后,跟着的是如影子般的许褚。

许褚之旁的战将,自然就是曹洪,曹洪这种时候,没有道理不抢先进城。曹操身侧,却是曹丕。

众人神色萧肃,唯独曹丕精神振奋,勒马不前,但频频向北方顾望。

石来见曹操等人进城后,突然向单统领,我等还有秘事,要先一步去办。”

单飞不解石来的用意,暗想自己虽是摸金校尉的统领,不过还不如石来知道得多。但他心中并没有什么不悦的感觉,一来因为石来跟随曹棺、曹操多年,知晓的秘事自多,有石来处理,省了他单飞很多事情;二来单飞一直觉得自己这个统领多少有点赶鸭子上架,若是石来能承得起更多事情,自己若是时机到了,甚至可以退位让贤。

“小心。”单飞嘱咐道。

石来心中感动。暗想像卢洪那种人,一朝不把权利抓在手上就全身不自在,相比而言。单统领可要大度得多。

他的确隐瞒单飞不少事情,但那是因为不得已的缘由。只想这次过后,シ山蹈銮宄靼住?script>CNZZ_SLOT_RENDER("62154");

一抱拳,石来带摸金校尉急急离去,甚至不和曹操打招呼,应该是和曹操早有默契。

单飞见曹丕之后又跟着郭嘉、还有数员战将,他虽多是不识。但见曹操这排场,几乎将亲信什么的均带到城东。老曹是凑巧到此?还是早留意他的举动,更认为他单飞能最先入城?

大军鱼贯而入。有条不紊。

曹操人在马上,望着躬身的审荣道:“你就是审荣?”

审荣早在城头上见过曹操,如今看曹操近在眼前,见曹军雄壮威武的模样,更被曹操威势所迫,颤声道:“在下审荣,还请司空大人恕罪。”

曹操点点头道:“早听单统领说你有意归附,孤甚期盼。今夜得你深明大义开城,孤甚欣慰。城东守军均加饷一年,以示嘉许。尔等亦不用为家眷安危烦忧。孤绝不加害。”

众***喜。

城东本是审荣镇守,邺城守军对其多有信服,但审荣对投靠一事还是谨守秘密。只对最信任之人商谈,城东守军不知者亦是不少。

事发突然,不知情者见审荣蓦地开城请降,担忧者有、不满者有、暗自另有打算的亦有……只是冯纪身死后,又有审荣镇场,很多人不敢多言。

冯纪乃审配手下的高手,众兵士自知不如,你说什么精忠报袁,那是扯蛋。大伙更多是在混口饭吃。

等到曹军进城,很多兵士更是早早的放下兵刃。反求审荣和曹军谈好条件,饶得性命就好。不过他们被审荣如此定夺。不言不代表没有怨言,这刻听曹操许诺,投降兵士都是心中大定,不但对曹操、更对审荣感谢,呼啦啦的跪倒一片,参差不齐道:“谢司空大人。”

能负责还给手下好待遇的官员,在很多人心中,那就是好官员。

有些人知道更多的内情,难免向单飞望去,暗想以后还要谢谢这个单统领。

单飞知道曹操征战多年,对招降纳降收买人心一套运用的熟练,见其公然允诺,倒为邺城百姓稍放下心事,可听曹操寥寥数语,自己又遭到了表扬,却是暗自皱了下眉头。

审荣跪倒“怦怦”叩首道:“审荣不求司空大人赏赐,只求司空大人饶了审氏一家大校”他当初听审配杀了辛毗一家,心中不但愤怒同情更多的还有害怕。

审配为袁氏尽忠,可审荣却感觉如果城破后,审氏甚至有灭顶之灾你审配杀了辛毗全家,辛毗得曹操信任,不要杀***?

做事要考虑报应的!

审荣就是因此才有意归降,这时只求保审家上下的性命,他磕得用力,等抬头时,额头已见鲜血。

曹操淡淡道:“此事日后定夺。”

审荣心中一凛,知道曹操没有当场表明态度,就是意味着其中肯定会有问题。

曹操再不废话道:“子和,你和公明带着审荣,去城北劝降,迎入城,然后转战城西。”

曹纯和一手擎长斧之人同声领命。

单飞听曹操所言,向那持长斧之人望去,暗想字“公明”的人恐怕就是徐晃,这也是五子良将中的一个!

见徐晃手擎长斧、威风凛凛的样子,单飞心中暗赞。

审荣知道曹操的用意,暗想能不能顺利劝降守军关系到一家大小的性命,再不多言,跟随曹纯、徐晃离去。

曹操令下不停道:“子廉,城南有审配坐镇,只怕劝降不易,你和单统领带本部和张飞燕部同往城南,和于禁内外共击审配。审配知我等入城,恐怕仍要负隅顽抗,你等小心。”

转望单飞,曹操缓缓道:“单统领,孤听子廉、奉孝所言,已传令三军,若有降者,多加宽免,可若有抵抗,一律格杀1

他说完后催动战马,在虎卫兵的护送下,和曹丕、郭嘉向城北奔去。

单飞见郭嘉望来笑笑,心中微暖,暗想郭嘉看似诸事少插手,实则正如曹洪所说,郭嘉在曹操身边没事和个唐僧一样,虽未完全左右曹操的决定,但还是能影响曹操的决定。

只是这些人急着去城北做什么?

单飞见曹操调度妥当,直奔城北,又见曹丕振奋之意,暗想曹操难道是为曹丕说亲去了?可见郭嘉亦是跟随,单飞感觉又有点不像。

就算当初宛城那役,曹操也是等张绣归降、安置妥当一切后才看上张绣的婶母,胡天黑地。如今邺城离平定尚远,除城东外,众人还在鏖战,曹操又怎是这般不知轻重之人?

联想到石来方才所言,单飞觉得曹操关心的事情恐怕和石来要做的事情有关?

这时有大军源源不绝的进城,转瞬替了守城东的邺城兵士,扼住城道。

单飞顾不得别的,就听曹洪喝道:“审配在城南肯定已看到了城东的动静。如今早一刻前去,更有把握能打他个措手不及1

说话间,曹洪看了单飞一眼,“旁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

单飞暗想曹洪跟随曹操征战多年,若论交战判断绝不是盖的。他点点头示意赞同,早有兵士送马前来。

张飞燕等人纷纷上马,沿靠城长街直扑城南。

众人马快,不到盏茶功夫已近城南。虽说城东有城道可通城南城墙,但城道上对行军来说绝不宽敞,又是弩箭遍布。

虽说审荣有心投靠,早派亲信守住通往城东的道路,务求将消息能捂一刻是一刻,可正如曹操、曹洪判断,审配不可能不知道城东的事情。不过审配就算知道,城南攻得急,于禁不知道正在帮单飞一个大忙,牢牢帮单飞拖住审配的兵力,让审配眼下实在有心无力。

历来城楼的防守设计都是针对外敌,对内***的防备肯定差了很多。

曹洪、曹纯、徐晃这些人均是身经百战,对如今局面清楚明白,他们不取城道之路,***邺城守军腹背。当是避实就虚,以长克短,务求一鼓而胜。

明月照长街,有马蹄飞落,踏乱地上如霜的月色。

单飞、晨雨并辔而行,虽未交谈一言,但时不时的互望一眼,都明白彼此的关切之意。

已近城南。

前方长街竟是颇静,远方有战鼓声酣畅,厮杀声狰狞,诸多声响遥空而至,却更衬托此间独静。

单飞心中突然有了不安之意,他虽未见过审配,但这段日子里,却对其了解深刻。这人可谓是袁家的死臣,做事狠辣又是谨慎。

若论守城的本事,审配着实强悍,但真论疆场鏖战领军的能力,审配如何都比不上五子良将、曹洪这批人的头脑!

如今审配无力回天,但以审配的狠辣,又绝不是束手待毙之辈。

审配是安心在城南等曹军从腹背杀来的人?

前方长街高树上寒鸦蓦地点点飞起,黯淡了树那头明月的光晕。

曹洪勒马,凝声道:“停!有埋伏1他是行军老手,见前方树上的寒鸦无故夜起,又见长街两侧屋脊栉比,如两山夹谷的地势,立即想到恐怕是有人埋伏在屋脊上,不经意的惊飞了寒鸦。

骑兵勒马的刹那,“嗡”的声响后,有遮挡住月色的寒影破空而来,直射入曹军阵中!

曹洪大寒。

他亦想到审配绝不会坐以待毙,更想到城南于禁攻得紧,审配首尾难顾,可能会分兵守在城南下,要和曹军肉搏相见、死战到底。

可他根本没想到,审配竟这么快分出兵力带着弩箭埋伏在他们前往城南的必经之路……

审配要死也要拉人垫背,这一招,就是要打曹军个措手不及!

ps:月中了,估计很多朋友都消费出月票了,支持老墨,喜欢∧就请投几票,老墨拜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