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7节 城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7节 城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纪的目光早落在城道散落的弩箭上面。》,

那些弩箭正是城东守兵方才射击单飞时留下,审荣虽然让单飞藏起,却忘记了收拾这些弩箭。

众守军有的已经垂下头来。

审荣还能一笑道:“最近兄弟们都很是紧张,搞不懂为何城南、西、北三地都有曹军攻打,唯独城东这面却没什么动静。方才有人打盹醒来,眼花说有曹军上了城头,引发另外几人惊慌射出弩箭,我已经重责他们了。毕福,你下次守城时再打盹儿说梦话,莫怪我以军法处置。”

方才质疑单飞那兵士垂头道:“审校尉,卑职知道错了。”

审荣见毕福亦是平静下来,背心虽满是冷汗,可还能镇静道:“烦劳冯将军回转告诉审大人,这里没什么事情。”

冯纪略有狐疑的看了眼守城的那些兵士,缓缓道:“曹贼老奸巨猾,急攻邺城三面,唯独留城东不攻,审大人感觉必有蹊跷。”

投石车后的单飞心中微沉,没想到审配仔细如斯。

审荣故作皱眉道:“我也的确有些困惑,可让人倾听地下的动静,并没有发现他们在挖地道。”

“说不定他们会用收买人心的手段。”冯纪忽然道。

审荣心口剧烈一跳,强笑道:“他们怎么收买?众目睽睽下,城头守军谁敢和曹贼联系呢?难道不怕我砍了他的脑袋?”

“审校尉说的也是。”

冯纪点点头道:“不过审大人还是请审校尉去城南一趟。”

“做什么?这城东谁来镇守?”审荣竭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些,心中却叫糟糕,暗想若是审配起了疑心,采用调兵换防的方法,只要他审荣到了别处,那这些日子的盘算尽数付之东流。

“审大人说了。我可以暂替审校尉……”

冯纪说话间上前一步,不等说完时蓦地出手。

他一出手已然钳住审荣的手腕,转瞬单刀拔出,就要架在审荣的脖颈之上……

审荣虽有防范,可冯纪出手太快。低喝声中,审荣甩手没有挣脱冯纪的纠缠。但他毕竟是城东校尉,很有点本事,方才没对单飞动手是心有顾忌,这刻生死攸关却是毫不犹豫的出刀。

当!

双刀相交,火花都闪。

那一点火花从二人眸中闪过,耀得二人一冷然、一怒然。

两刀抵住时发出让人牙酸的磨砺声响,冯纪、审荣手下的兵士见首领动手,纷纷挺***、拔刀上前!只是有士兵了然、有士兵茫然……

“冯纪,你做什么?要谋反吗?”审荣额头上青筋都冒。冯纪本是他叔父审配手下的骁将,若是动手,审荣自认没四成胜算。

冯纪冷笑道:“要谋反的恐怕是审校尉吧?曹军三面攻城,唯独不攻东面,若不是和审校尉互有通信,怎会这般?”

单飞心中微凛,他不让曹洪进攻城东,是向城东释放善意。倒没想到落在审配眼中,大有可疑之处。

审配如今早就丧心病狂。守城中对各种疑点都是不肯放过,如此一猜,倒是阴差阳错的猜中。

“你若是心无愧意,就跟***见审大人1

冯纪为人不但勇猛、亦是仔细,方才见城头弩箭散落时已心中起疑,扫见守城兵士神色的不自然。更是疑心大增。不过审荣为审配子侄,冯纪虽有疑心,却还不会痛下***,暗想就算有问题,到审大人面前弄清楚然后再决定也是不迟。

如今审荣镇守城东。只要制住审荣,余众慑服审配的威严,大多亲人更在审配手上,本不足为惧。

审荣低喝道:“好,我随你去见审大人1

冯纪闻言心中一松,才收了劲道,审荣闷哼声中,却是一刀压来道:“动手1

形势陡变!

审荣才说动手,一刀就将冯纪逼得退避半步,审荣的那些手下却是拔刀就向冯纪的手下砍去。

众人转念不过瞬间。

方才单飞说服他们,审荣的手下还是诸多犹豫,只想着如何让单飞信守承诺,但冯纪突来,要审荣前往城南换防,却让众人不得不痛下决心。

审配此举是小心从事以确保邺城安全,城东守军却知道审荣只要一去,眼下这个机会此生恐怕再也不见。

听审荣喝令,他的手下兵士几乎没有思考的杀去,当求先将城头的冯纪等人斩杀再论旁事。

冯纪又惊又怒,没想到审荣居然敢公然***。挡住审荣一刀,冯纪心中发狠,反手一刀劈去,同时喝道:“审大人有令,审荣***,诛杀无赦。若有附逆,皆诛九族1

他这招本是极具震慑,暗想有辛毗家人送命在前,城东士兵怎不心存忌惮?只是仓促之间,忘记了审荣、审配本是一家,诛杀九族不是连审配也要陪葬?

他话音未落,有刀横来,正架在他的单刀之上,转瞬有一股怪力绞出,冯纪单刀虽是紧握,但刀尖早刺向半空。

冯纪大惊,见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个瘦弱少年,虽不知情,但早有猜测,喝道:“审荣,你果然……”

这个少年肯定是曹营中人,审荣果然在勾结曹贼!

他怒然呵斥,却不想审荣二话不说的单刀直入。

冯纪单刀向天,胸前空门大开,见审荣毫不留情的出刀,恨不得将他扎个透心的样子,冯纪一个倒翻就到了空中。

砰!

单飞出手,一出手就击中了冯纪的胸口。

冯纪怒喝声中,就感觉对方那少年一只手看起来纤弱,但击在胸口,竟如瀑布洪流一般冲来。

这本是水中急涡练出来的掌力,或许威猛不显,但其中蕴含的力道暗合自然之道,着实沛然。

冯纪不等落地就被单飞再次击飞,才要扬刀抵抗对手的进攻时。陡然怪叫一声,从城头跌落下去。

城道虽宽,冯纪退步后翻又加上单飞的一掌相送,身形早到了城外。

砰!

有闷响随即从城下传来,冯纪没有单飞半空腾挪的本事,重重的摔落在城下。筋骨都断,早就不能活了。

冯纪手下那十数兵士有的见状,舍弃了城东的守军,挺***向单飞刺来。

单飞手一探,早过了锐利的***尖,抓住一士兵刺来的***杆,再一格挡。

嘣嘣嘣!

数声急响后,那些士兵长***纷纷冲天而飞,人亦被单飞随手抓起抛出。重重撞在城垛之上,痛哼声中,那些士兵已不能起身。

片刻后,城头战乱已平,只余冯纪的手下痛苦哼叫,还有那些目瞪口呆的守城兵士。

方才单飞制住毕福和审荣是近似偷袭,众人并不觉得单飞武功如何,但这刻见他一掌击飞冯纪。转瞬控制住冯纪的十数个手下,都是心中骇然。不解此人年纪轻轻,恁地会有这么高明的武功?

单飞方才本有些犹豫,可见审荣动手,知道时机终到。决定本需审荣自己来下才会全无阻力,更会为邺城军民争取更大的机会。

他一出手就击杀了冯纪,只因看出冯纪对审配极为忠心。这时候这种阻力既然无法动口说服,那就只能动手铲除。

但对冯纪的那帮手下,他多少还留了情面,见审荣惊错不安的模样,单飞道:“绑住这些人。开了城门,我会向司空为你请功1

在城东守军面前,他说话本分量不重,但众人见他处理老辣,决断如斯,终产生信服之感。

审荣喝令兵士捆住冯纪的那些手下,同时又让人去开城门,解释道:“单统领,审配让人拿大石堵死了城东大门,只留小门入口,搬开石头迎司空大军要些时候,不过我会尽快做到。”

他知道既然决定归降就要做得彻底,眼下做的任何事情都有讨好单飞之意。

“司空大军何时会到?”审荣问道。

“很快。”单飞话才落地,众人就听远方有马蹄声响,城东曹军竟然开始出动。

审荣等人骇异这些人怎么和单飞配合得如此默契,单飞才解决城东的问题,那些人竟然就开始出兵?

怎么没听到单飞传出消息?

单飞心中却明,他知道晨雨一直在城下倾听着城楼的动静,以晨雨的聪明,自然能知道机不可失。

机会就在今晚!

石来得晨雨通知,怎会不尽快通知曹洪,让其准备?

“放绳索下城,接应我的兄弟上来。”单飞再次命令道。

审荣早对单飞言听计从,这时一条路走下去,再没别的选择,遂让士兵放下十数条绳索。这些绳索本是为了防止闭死城门后,迎城外援军通信所用,哪想到今日会派上这般用场?

绳索才下就开始动荡不停。

不多时,张飞燕第一个登上城头,欣喜道:“恭喜单兄弟再立大功。”转望审荣道:“在下张飞燕。”

晨雨随即上城,妙眸转动,却不多言。

众人早知道黑山军宗主张飞燕归顺了曹营,见其威风凛凛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畏惧,可见晨雨柔弱如斯,暗自又是奇怪,不知道这女人为何也会到了城上?

赵一羽、孙轻等人转瞬也上,石来却是好一会儿才爬上了城头,紧接着就是摸金校尉和黑山军一帮高手登城。

正如单飞所料,晨雨察觉城中的机会后又告诉了石来,有石来调度,黑山军、摸金校尉众人憋了多日,得令后如飞而至,同时石来亦通知了曹洪,攻城时机已至!

城东守军见登城之人或萧冷、或龙精虎猛,各个身手不凡的模样,心中均有畏惧之意。

单飞看出邺城守军的担心,安慰道:“你等放心,我必保尔等性命1

审荣喝道:“抓紧搬运大石,大开城门,迎曹司空进城。”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这里是城东,曹操主营在城西,恐怕一时半会还是见不到曹操。他转念之间,就听蹄声雷动,早有骑兵分成数列,如箭般分射城下,随即汇成洪流一道。

在城头举目望去,单飞发现冲来的骑兵萧杀齐整,铁骨雄风的模样,眉头一动,是虎豹骑——曹操的虎豹骑!

难道说曹操到了城东?

ps:看书的亲,老墨请您帮忙投几张推荐票.拜谢!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