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6节 破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6节 破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八风皆动’盟主的飘红,谢谢。也谢谢诸位书友的投票支持*—

单飞早见过这些硬弩的威力,知道自己下了城垛后,对方只要一声令下,他再没什么躲避的机会。

哪怕他轻功高明。

这些弩箭蓦地射出,可说是三百六十度的没死角,就算鬼丰那种人物,当初在小白马寺面对破天矢的时候,还要拿寺庙的门板抗一下。

他单飞不是鬼丰,眼前硬弩的灵活性虽远不如破天矢,但若论威力,更在破天矢之上。

犹豫不过刹那,单飞还是伸手撑住城垛,慢慢跳下来。立在城垛旁,面对着前方难数的上弦硬弩,单飞沉声道:“在下单飞,曹司空手下的摸金校尉统领。”

“你如何知道我在城头?”有声音从弩箭后传过来,略有紧张的样子。

我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单飞早在上城头前就在回忆和人谈判的场面,知道这时候想“静静”的重要,摊手示意并没带任何兵刃,回道:“我有个朋友耳力极好,听到你们在城楼上谈论。”顿了片刻,单飞补充道:“审校尉是不是说过……你若有心,就再来一箭?”

弩箭后的众人窃窃私语。

审荣吃惊道:“你们真能听得到我的许愿?”

他实在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他知道那时候说的声音很是细微,就算城头稍远的人都是听不分明,城下的人怎会听到?

偏偏就有人听到他在城头的话语,第一根竹箭射来时,好像就知道他是审荣。

这对审荣这帮人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骇异对方的神通,他们颤栗中才回了第一枝竹箭。

单飞微笑道:“不错,有人听得见。”一想到晨雨这时肯定在城下静心倾听他的动静,单飞补充道:“她也一直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更希望你们平安。”

晨雨没说这些,不过单飞知道晨雨的确这般想。

没人能勉强晨雨做什么,单飞也不能。晨雨做的事情,素来都是她认为应该去做的。

城头守军低声议论,有些不信单飞所言,但除此之外,他们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

单飞这时已看清城头的布置城头过道颇为宽敞,有三排硬弩交叉布置在城道,粗略估算数量,不下千具之多。

石来估算的不错,审配亦是考虑的极为周到,城道布置千具硬弩,夹杂投石车后仍旧还很是宽敞,其中还留有供兵士射箭的地方。

城道之后,有十数条通道斜斜向下。硬弩后有约莫近百人,若是战时,绝不止这些。

单飞转念一想就已明了,更多的兵士应该是在城楼下的空地休憩,一等战时,立即交叉援助上得城楼,抵抗曹军的进攻。

审配的确聪明,这种调度方法可说是劳逸结合,最大限度的发挥了守军的能力,这种防御,就算在平地都是少人能破,更不要说他们依仗城墙这个极占优势的地利。不过审配万万没想到的是邺城的防御再是强悍,也一定要人来发挥作用,若人心离散,再强大的防御又有何用?

站在硬弩之前,随时可能送命,单飞却没有太过紧张城头不过百来人,自然都是审荣信得过的手下。若是骗他上来,审荣不用这多废话,只要审荣肯谈,他单飞就有信心说服他们。

“你说如何保证我等的性命?”审荣弩箭后问道。

“我怀中有曹司空亲赐金箭,金箭在手,可替曹司空暂发号令。”单飞开门见山道:“我已和城东曹洪将军商量过,他许诺在审校尉开城时,就会向曹司空请求,不但饶了城东守军的性命,甚至可为全城百姓求情。”

弩箭后的审荣沉默下来,显然是在思考单飞承诺的可信与否。

咚咚咚……

陡然有金鼓声大作,撕碎暗夜的安宁。

众人均是一震,不由自主向城南的方向望过去。

于禁在攻城!

不但金鼓震天响,厮杀声亦是前所未有的惨烈。单飞心中微惊,这次连他都感觉城南鏖战的激烈。

于禁动真格的了?

“你撒谎1审荣旁有兵士低喝道:“你们若真的有心饶了邺城的百姓,为何这些日子还在拼命的攻城?”

弩箭后守城士兵微哗。

单飞额头微热,暗想这种复杂的局面一时半会儿怎么解释得清?有人认定个理儿,根本就和蛮牛般硬犟,若是平日,他当一笑了之,但这时候他却只能耐着性子道:“于禁本要屠城,我和曹洪将军却一直为尔等求生……这支金箭……”

他缓缓伸手入怀,掏出金箭道:“绝不会有假。你们早一日开城,司空怒火稍平,我等能挽救的人就会更多,若等于禁破城后,只怕后果堪忧……”

“把箭抛过来。”审荣声音中带着几分犹豫。

单飞没什么犹豫,轻抛金箭到了审荣面前,审荣弯腰捡起看了半晌,犹豫不决,金箭在曹营中才有作用,他们邺城的守军并不明白金箭真正的威力。

方才那呵斥的兵士道:“审校尉,我知道你是为兄弟和家人着想,可这城门还是不能开。这人信不得!我认为他和攻城的于禁一样狠毒,只不过于禁毒在明面,他毒在心里,只想骗得我等开城,再任由他们鱼肉!他有什么道理为我等考虑?我杀了他,我们就不用费力再去选择什么……”

那人说话间,手按硬弩。

众兵士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有人暗想杀了单飞的确不用再费尽心思的选择、更不用猜测未知的命数,有人却想这样如何了得?杀了单飞,虽然不用选择,但那不是彻底断了众人的生路?

生死关头,本是清醒的人少,愚昧的人多,一句传言就让人群中践踏事情发生,可见人的盲目。

事情转折往往发生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

城头守兵很多人缺乏应变之才,审荣却是知道不妥,低叱道:“等等。”

那人一只手已要按下!

单飞突动,他不动则已,乍一窜出,似比硬矢都要快了几分。不过他这次并未腾空,而是平平的擦地飞了出去。

“不好1有人低喝中扣动硬弩,“怦怦”射在了城头,有几枝弩箭甚至飞出城垛,破空而去。

单飞早在这之前就到了弩箭之后,伸手抓住了审荣。

若等弩箭射来,他绝难躲开,但这次他却是抢在众人按动弩机的机括之前。

审荣一怔,他见单飞瘦弱的模样,下城头时亦是慢吞吞的不像会什么武功,哪想到此人蓦然而动,快如箭、疾如风,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竟如铁箍一样。

“你……”审荣神色微变,手按刀柄却未拔出。

一直质疑单飞的那个士兵叱道:“你果然不怀好意1他弩箭发不出去,早抽刀向单飞砍来,本以为这一刀不让单飞毙命,也能让单飞离开审荣,不想一刀劈出,就见单飞伸手一托,他单刀把握不住,早到了单飞手上。

刀光一闪,随即到了那士兵的脖颈,陡停!

城头又惊。

众兵士从未想到单飞会有这般高明的武功,一不留神就被他制住审校尉和一个兄弟,众人均是怒容满面,只以为单飞使诈,纷纷上前。

单飞刀指那兵士,低喝道:“是啊,你杀了我,就不用头疼选择了!可你没有亲人子女?你没有兄弟朋友?你杀了我,除了让亲人等死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你告诉我!若是有的话,单飞还拦着你,天诛地灭1

众兵士本待上前,见单飞说的真诚中带分痛心,均是面面相觑,感觉其说的很有道理。那兵士满脸涨得通红,“可谁知道你们能不能信守承诺?”

“我不知道旁人如何,但我当会信守承诺。”

单飞手中单刀掷出,回到那士兵的刀鞘,缓缓松开审荣的手腕,取回审荣手中的金箭。

众人本满是敌意,见状都是松开了刀柄。

单飞这时才看清审荣的长相,见其近而立之年,脸上却是皱纹深刻,知道他的忧心,微笑道:“看来你等还没有真正的决定,我先下城,等你等决定时,再来通知我。”

他以退为进,知道这时候一定要让审荣他们自己决定,不然突生激变,结果就会变得极为血腥。

众人均想,单飞虽然制住审校尉,却没有趁机逼审校尉开城,如此看来,他倒真的有些诚意。

审荣见单飞要向城头走去,暗自咬牙道:“单大人稍等。”

他毕竟也有见识,知道单飞说得没错,这种时候,本来就是早决定的人才会多几分把握。

雪中送炭才让人惦念,若等到锦上添花时,很多人已是可有可无,要是等旁人历尽艰难、怒火滔天的破城后,你这帮降卒哪怕说破嘴皮来表示早有投降之意,决定你命运的只能看老天的喜欢。

单飞止住脚步,知道审荣决心已下,不等再坚定审荣信心时,城下突然奔上来一个兵士,急急道:“校尉,审大人派部将冯纪来了。”

城上众人都是一惊。

审荣转念间早有了决定,低声道:“单统领,烦劳你躲在投石车后。”

单飞心中微动,闪身到了投石车的后面。审荣一摆手,早有兵士到了投石车之前挡住单飞的身形。

这片刻的功夫,登城道已有脚步声响起,一人带着十数兵士大踏步的上了城头。

那人盔甲在身,凸显身材魁梧威风,见到审荣后,突然道:“审校尉,城东有什么动静?”

审荣知道最近于禁在城南攻得紧,审配日夜镇守城南,几乎是睡在城楼。审配小心谨慎非常,也常派手下巡查别处城墙的动静。见冯纪来得快,很有些戒备的模样,审荣故作镇静道:“没什么动静。”

冯纪目光迥然,盯着审荣道:“若没动静,城头怎么会多出几枝弩箭呢?”.

ps:经过管理员的表决,以下是本次书评区活动书友获奖名单:惜缘£天涯、风玄空、净萍、中文hhh、白色旗帜。恭喜五位获奖,奖品将由管理员云风随心联系发放,以后还会陆续评出优秀帖子奖励,欢迎书友们多在书评区留言,谢谢。另:明天周一了,还请多帮老墨投点,书评区精华数量起点是用计算的,越多,我们获得的精华数量越多,到时候对大家的优秀帖子加精也宽松些。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