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5节 金箭vs弩箭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5节 金箭vs弩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看着冷漠的曹洪,突然有几分陌生的感觉。他从未想到看似贪婪的曹洪,对一切看得竟如此透彻。

“只可惜你把好处归给我,也把司空承诺的条件给了我。”曹洪缓缓道:“但你要进城,偏偏急需这个承诺。”

默然许久,曹洪冷冷道:“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或可骗审荣相信,等骗开城门后,对其余的事情哪想那多?偏偏你单飞不行,你若是这么做,你赢了于禁,却输了你做赌的真正用意,亦败给了自己的良心。”

灯烛下,单飞望着那鬓角有些斑白的老者,一时无言。他发现他还是不了解曹洪,可曹洪对很多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了解!

“向司空提要求的人本应是我。”曹洪嘲讽道:“老夫没什么良心,也不用考虑那多。”

单飞缓缓点头,神色没有愤怒,只有了悲哀之意,“不错。”

他转身就要出帐,不想听曹洪在他背后一字字道:“不过老夫可以替你向司空提出这个要求1

单飞霍然转身,只是他脸上不解多过惊喜,不明白曹洪为何要这般做?

曹洪又道:“不过老夫没道理平白损失一个这么优厚的条件。”

单飞沉默。

曹洪透过烛光看着单飞,一伸手,“当”的声响,有支令箭落在了单飞的脚旁。

单飞缓缓蹲下来捡起令箭,发现箭头居然是黄金打造,上面烙着一个“曹”字。

“这是司空赐给最亲信之人的金箭,持此箭者可替司空发令1

曹洪未看单飞,只是看着帐中的烛火道:“你拿着这金箭可取信审荣,亦可保住你想保之人的性命。你让审荣开城,老夫和司空进城的那一刻,就会向司空提出不屠邺城军民的条件,司空不会不允。”

单飞没想到最困难的问题反倒就这么轻易解决,一时错愕。不过他并没有急于感谢。只是静静的等在那里。

半晌的功夫,曹洪才道:“你当然知道老夫能出让这条件,并非大发善心?”见单飞不语,曹洪一字字道:“你记转你欠我一次。总有一日,我会让你如数的还上1

单飞心中微沉,不等再说什么,曹洪已经摆手道:“好了,你出去吧。记得入城时通知老夫。”

单飞手持金箭出了中军帐。没走几步,张飞燕迎了上来,低声道:“如何?”

“曹将军答应向司空求情,饶了邺城的军民。”单飞握紧金箭道。

张飞燕大喜道:“如此来看,曹将军也不像传说中那么……那么……”他那么了半晌,终于就没有说出下文,见单飞如斯模样,不由道:“可单兄弟好像有更为难的事情?”

单飞未答,只是扭头望向不远处。

晨雨正移开了眸子,望向天上的明月。

月色撒下来。如银河清浅,有牛郎织女隔河相望,却无喜鹊。

×××

单飞得曹洪金箭后,并不着急去联系审荣。

隔几天的光景,石来悄来,拉单飞到没人的地方,低声道:“郭祭酒说了,的确有曹将军说的那种金箭。你入城后持金箭可暂替司空发令,就算于禁都不能违背。”

单飞知道疆场形势瞬息万变,曹操知时机稍纵即逝。有时候还是要靠最亲信之人控制局面,曹洪无疑是绝佳的人眩

石来有分迟疑,见单飞望过来,犹豫道:“曹将军居然将金箭给你。对你也是颇为信任,却不知道他想让你做些什么?”

他当然了解曹洪,曹洪给你一个蛋,肯定要收回十只母鸡才觉得划算。

单飞亦早想过这个问题,不过终究摇头道:“不管如何,总要抓紧行事才行。”

“不错。”张飞燕凑来道:“最近于禁白日也开始攻城。而且是强攻1

“效果如何?”单飞关心道。

张飞燕叹口气,石来脸上有些不忍,“死伤很大,不过始终没办法破了城头的硬弩。审配在每面城头配置的硬弩只怕不下千余,再夹杂弓箭和投石的手段,我军甚至连城腰都登不到。”

单飞当初见硬弩的杀伤力时,心中就知道会这样。

如果做个比喻的话,曹军眼下攻城就像满清那些八旗军对八国联军的洋***一样,那硬弩和洋***杀伤力仿佛,只要不射光,任凭你如何会调兵遣将,一样没辙。

“不过城西的司空大人,城北的张将军亦在出兵攻城,想是为了分担于将军的压力。”石来透漏道。

单飞知道石来的意思,无论城东是否有动作,但于禁攻城,曹操、张不能不有所表示。

“张将军一直使用诱敌之法,尝试消耗城中的弩矢数量,可惜效果亦是不佳,眼下最要命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审配究竟还有多少弩箭。”

石来忧心忡忡道:“弩箭多呢,我等不想。弩箭少了呢,我们还是不想。”

单飞暗自苦笑,知道石来一方面担心曹军的伤亡,一方面也担心他单飞输了这场要命的赌局。

张飞燕叹道:“若只是困而不攻,邺城粮尽,只怕坚持不到年余,可看眼下这情况,谁都不想等到那时。”

单飞向城南望去,就见尘土高扬,有烽烟、亦有火光;有杀声、更有鼓响。

城头和城下都是拼得如火如荼,聚烽火益热,散兵戈寒光。战尘时不时的激扬冲起,凝在半空却不散去,阴沉沉的遮挡住灼烧的骄阳。

正夏日。

士兵挥洒的不但是汗水,还有一身的热血,就算不远处的漳水,恐怕都被血水洗刷的黯淡冷凉。

单飞收回了目光,平静道:“今晚去见审荣。”

很多事情,既然无法阻挡,他就不再费心思去想。他能做的事情,就是早一日破了城东,让更多的兵士还能去见期盼的爹娘。

等到夜幕再降的时候,单飞和众人入了地道,直到城下,见晨雨就要跃到地上。单飞伸手抓住了晨雨的袖口。

伊人似有不解,秋波漫来。

“晨雨……我……”单飞只感觉这些日子来,离晨雨在桃花林前开包子铺的理想益发有些遥远。

他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晨雨突然摘了面巾,本是幽幽的夜明珠似被晨雨的容光点亮。

除单飞外。众人均是没有见过晨雨的真容,陡见伊人清容明光,一时赞叹,他们见晨雨整日蒙着脸,只以为她剑法高明。容颜说不定遗憾,却没想到晨雨花容露出后,甚至比伊人出剑还要让人感觉惊艳。

“单飞,你看着我。”晨雨轻声道。

单飞有些不解,但还是依晨雨所言望过去。

晨雨嘴角微翘,有笑容清浅,暖了地下的寒色,“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我知道你做的没错就好1

她笑得有如桃花盛开的灿烂。

单飞见到伊人自信无悔的笑容,精神陡震。心中亦有了无边的勇气,用力点头道:“好。”

晨雨又是嫣然巧笑,知道不用再说什么,蒙了面巾跳到了地上,静听片刻,缓缓点头。

单飞知道晨雨是说审荣还在城头,早将刻好的竹箭交给张飞燕。

张飞燕接过竹箭看了眼,脸色微改。

竹箭上刻着几个字放竹篮,我上去向你保证。

单飞竟然要上城头去见审荣?

张飞燕一时犹豫,都说知人知面难知心。单飞不过和城头以竹箭传信数次,就要上去和对方谈判?

如果这是个***,审荣要杀单飞,只需在将单飞吊到近城头时。一阵乱弩,单飞武功虽高,要活命的机会也绝不算大。

就算到了城头,那里都是邺城的守军,一言不合,单飞如何应付过来?若是动手。单飞怎么逃命?就算能逃命,事情败露,单飞还有什么机会再入邺城?

张飞燕心乱如麻,头一次发现当初郭嘉、单飞几人进入黑山军和他们谈判需要多大的决心和善心!

想到这里,张飞燕再望眼前那略显瘦弱的执着少年,眼中不由露出钦佩之意。

竹箭射到城头半晌,城头上并无竹箭返回。

张飞燕心中忐忑,单飞何尝不是如此?他如今可说没有半分把握,但除此之外,他实在没有其它的选择。

唯一能让单飞安心的是晨雨闭目倾听,并无半分异样。

晨雨如若听到城头异常的情况,不会不提醒他。

就在城下众人以为今日无望的时候,晨雨突然向城头望过去。

单飞、张飞燕不约而同的抬头,就见城头有人影出现,不多时,竟有个不小的竹篮从城头垂了下来。

众人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单飞看了晨雨一眼,见她眼中满是期待的模样,勇气大涨。等竹篮垂到离地面半丈的高度,单飞飞身入内,扯动下系着竹篮的绳索。

竹篮缓缓向上。

远方战鼓又响,这次战鼓声隐有暗哑之意,似乎攻城的兵士不堪疲惫,单飞一颗心却是抽紧。

只几日的光景,他就知道于禁用兵的确很有门道,于禁擂鼓震天响的时候,是在消耗守军的精神,那战鼓声显得疲敝之时,于禁反其道而行,说不定就会更加猛烈的进攻。

不过这时候由不得他多想,看着竹篮渐渐近了城头,单飞气转周身。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怎能无?

他虽决意要说服城头审荣,坚定其信心,但绝不能不防这些人突改决定。

竹篮到了墙头。

单飞一伸手攀上城砖,踩在城垛之上,倏然止步。

有寒光闪烁。

那一刻他未见到城头守兵,只见无数硬弩就在他身前丈许,弩箭上弦,点点寒光闪闪,有如漫天冰冷的星光!

.

ps:求点推荐票月票,有的话,请支援些,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