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3节 城东校尉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3节 城东校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在单飞想来,城东虽然没有开战,但城东守军显然亦是戒备着曹兵来攻。曹军来攻,邺城守军绝对不会束手待毙,不过曹军若是一直没有动静,肯定会让邺城守军狐疑不定。

守军眼下划分几种,为自己性命担忧的、为家人性命担忧的,亦有为审配卖命之人。

单飞希望晨雨能够分辨这些人的动静,找出最可能投靠曹军的人加以分化!

这对旁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单飞却知道晨雨很可能做到,他习武后虽是颇为领悟,但自比晨雨还是欠缺了灵性!

晨雨能一眼看出别人说话的真伪,能让山魈畏惧,更能和老鼠交流,对旁人来说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对晨雨来说却是自然而然。

单飞相信晨雨,晨雨亦早明白单飞的意图。

许久的功夫,晨雨仍是一动不动。

夜风冷,相合金鼓战声,吹碎金戈幽梦。单飞被夜风吹拂,一直保持着清醒。

城南鼓声终歇,厮杀声也是停了下来。

石来、张飞燕见单飞、晨雨如此,多少明白二人的意思,但难信隔着这高的城墙,晨雨还能分辨出城头上守军的动静。

晨雨突然睁开了眼睛,向单飞打了个手势,闪身入了洞口。

单飞跟下地道合上入口,多少有些紧张道:“怎样?”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的一个不伤兵士,还能进入邺城的好方法,他不想伤害曹军,可亦是不想伤害邺城的守军。

如果晨雨没有收获,那他胜算绝对不大,但他还是想试试,他不仅要向于禁证明,还要告诉曹操,很多事情本有别的可能。

晨雨眸光闪亮,“城头有个人叫做审荣,那是谁?”

石来先是愕然,随即失声道:“你真的……听到了?”他骇异之情难以遮掩,实在是因为他久在曹营,对邺城形势要比单飞、晨雨清楚很多。

方才见单飞让晨雨倾听城中动静,石来心中很是不以为然。

城墙巍峨,除非城头上的***声叫喊,城下的人才可能听得清楚。在石来想来,城南交战时,这里的城头根本静的没有声息,但晨雨不但听得到,居然还听得清楚别人口中的名姓?

这女子恁地这般神通?

虽是诧异,石来还是很快道:“审荣是审配兄子,城东校尉。”

这些消息在曹营内部知道的人都不多,晨雨能说出审荣之名,除了真切的听到外,再无别的可能。

晨雨略有沉吟,“可他好像对审配很不满呢,跟随他的兵士说话间亦满是幽怨。”

“这个……”石来一怔,暗想审荣既得审配之命镇守城东,按理说应得审配的信任才对,审荣为何会对审配不满?

早在太行山时,张飞燕已见到晨雨震慑山魈的灵性,这会儿见其说得煞有其事,张飞燕再无怀疑,沉吟道:“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缺口。”

众人均是点头。

石来思索道:“***查下情况,明天再来看看。巴梓,你抓紧再开些出口。”

众人均有赞同,悄然从地道退出。

一日转瞬就过,将夜晚时,几人再次聚拢在一起,石来道:“我找郭祭酒问过,他说审荣的确是得审配的信任,不过审荣对辛毗家人素来如自家人看待,审荣如对审配不满,多半是因为审配杀了辛毗全家的缘故。”

单飞心中感慨,沉声道:“如果连审配的亲人审荣都对其不满,城中军民对审配之怨可想而知,他们还在死守邺城,绝对是因为没有活路的缘故。”

“正是如此1石来、张飞燕异口同声道。

“今日若有机会,找审荣谈谈。”单飞决定道。

“怎么谈?”

张飞燕对这个提议大为头疼,暗想要说话就要喊上去,谁知道审荣能不能镇得住城东?如果消息泄漏出去,被审配知道,那不是功败垂成?

石来却道:“飞箭传书?”

单飞点头道:“不错,做几枝竹箭射到城楼上去。”

石来、张飞燕互望一眼,都感觉若是不知城楼的动静,此计很是冒险,不过他们有晨雨在辨别,情况却是大不一样。

众人动作麻利,很快准备了硬弓竹箭,再次钻入地道,等到了城下时,城南又是战鼓响声遽起。

石来记得一事,低声道:“单统领,昨日于***似急攻,不过并没有真正开始攻城。”

单飞皱了下眉头,“那他这般……难道用得是疲兵之计?”

石来一挑大拇指,赞道:“单统领虽说不会领军,可对这些门道倒是精得很。”

单飞暗想,我不会领兵,但在我那个年代,三十六计、各种计策广为流传,用心想想也多少能知道点疆场的门道,你要让我和张辽那样指挥士兵绝对难以实施,但如赵括般纸上谈兵还是可以的,

“那于禁今夜也可能一般模样。”单飞沉吟道:“只要等城头守军疲惫大意的时候,那就是于禁猛攻邺城之时。”

石来有些忧虑的点点头。

单飞心道,如果这样,这面倒是要抓紧,于禁攻得狠,我等要尽快联系上审荣,打消审荣的后顾之忧才行,不然让于禁破城而入,老子***开花事小,一城百姓的性命可是堪忧。

他见过郭嘉说服黑山军的做法,知道其中的关键。等到了城下,晨雨不等单飞吩咐,早到了地上,闭目倾听。

单飞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在想怎么交流,交流会有什么可能,先用小刀在竹箭上刻下几字审荣、有活路,盼回。

他不会像现在某些人聊天那样,没事就发个“在吗”什么的废话,让很多人除了想一耳光打过去外没别的想法。如今时间紧迫,他当径直表明善意和用意,又让这箭就算落在旁人手上也要斟酌再三。

不过……一切都要趁审配不在才行。

审荣既为城东校尉,在城东应有不小的话语权,只要审配不在,审荣接箭,大家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来沟通。

准备妥当后,单飞突然想起一事,皱眉道:“你们谁会射箭?”

张飞燕立即站出来道:“我可以。”

单飞舒了口气,暗想张飞燕为人低调,说可以,那应该就没问题。这时候务求把握,单飞武功强悍,但对射箭精准还是没有什么把握,万一不走运射瞎个士兵的眼睛,大伙也不用交流下去了。

“不射人,只要传到晨雨所指的方向就好。”单飞吩咐道。

张飞燕点点头,手握劲弓和单飞上了地面,虽然很有把握,但额头微有发热。

好一会儿的功夫,晨雨突然睁眼,伸手向头顶偏左的方向一指,张飞燕几乎同时挽弓搭箭,一箭正中晨雨指的城垛。

竹箭“啪”的声响,半空翻了下,掉入城楼之内。

单飞暗赞张飞燕力道运用的巧妙,可几乎同时一拉张飞燕和晨雨,三人***燕投林般钻入洞口,就听城楼有低呼声传来,随即“嗤嗤”数响,有硬弩就射在他们方才所立的地方不远。

石来、巴梓迅速合上出口。

好险!

不过也正常。

单飞暗想邺城守军绷紧神经,时刻防着曹军攻城,突然有箭、就算是竹箭射入城楼内,难免让他们惊惶紧张。

如今最关键的地方就是等这箭有没有下文。

众人均是精神紧张,晨雨却坐在洞中又闭起眼眸。

良久的功夫,在张飞燕、石来均有些绝望的时候,晨雨霍然睁开眼睛,低声道:“应该有回信。”

单飞早拉开出口,闪身到了洞外,抬头向城楼上望去,就见城垛旁有黑影一闪而逝,极为戒备的模样。

淡淡的月色下,方才张飞燕射出的竹箭,赫然插在地上。

城楼那人在观察城下的动静?

这人倒是有点脑袋,知道箭不会凭空射来,最有可能来自城下。

单飞一边留神城头的动静,只怕会有弩箭射来,一边伸手取了竹箭,迅疾回到洞中。

众人均是探头过来,就算晨雨都有几分紧张之意。借夜明珠照耀,众人就望见单飞刻字的下面居然又刻了一个字谁?

大伙儿低声欢呼,都看出彼此的喜悦之意。

单飞知道这个字看起来不起眼,但说明城头上有人看到这个消息,而且有意交谈。

这就是个好消息!

那人还很谨慎,将字刻在竹箭上抛下,自然是不想留下和外人勾结的蛛丝马迹。

如此一来,反倒让单飞更加的放心。

“审荣在城头?”单飞望向晨雨,见晨雨点头,单飞暗想,如果审荣在城头,还有人拾到竹箭刻字丢下来,除了审荣外,恐怕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一念及此,单飞随即换了枝竹箭,趁热打铁刻道:“配决意赴死,尔等如不愿,可立功免罪。”

他知道眼下最要紧的是说明情形,***审荣和审配的关系。

对审配行事,单飞并无好感,暗想这种人求死得死好了,但别人肯定不会心甘情愿。

张飞燕、晨雨再上地面,这次二人倒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儿的功夫,晨雨就伸手一指,张飞燕一箭射出。

二人飞身回转。

竹箭入了城楼,不过这次并没有弩箭射回。

众人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振奋之意,审荣并没让手下回射,就代表他真的想谈。

晨雨亦道:“我听审荣在城头反复嘟囔道你若有心,就再来一箭。”

众人振奋中带着好笑,没想到单飞的方法居然行得通,更没想到审荣投靠之心听起来颇为迫切。

张飞燕低声赞道:“单统领,晨雨姑娘的耳力、张某实在佩服。”他心中亦佩服单飞的变通和好意。

单飞这般辛苦,为的并非自己,而是曹军和邺城的守军,遥想当初单飞和郭嘉为黑山军操劳的情形,张飞燕着实感动。

晨雨眼中有了光辉,但依旧坐下来倾听上面的动静。

不多时,晨雨点头,单飞上了地面取回了竹箭,就见竹箭上多了几字如何免罪?.

Ps:今晚八点,v群聊会,欢迎你到时候出现。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