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11节 地道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1节 地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刹那间,单飞从曹丕的直言联想到太多。

曹丕见过巫灵儿!

甄宓回转河北时带批人手,其中竟然有从前的那个单飞,那批人中应该还有巫灵儿?不然曹丕怎么会见过巫灵儿?

巫灵儿是在邺城失踪的,甄宓如今在邺城……

曹丕是在河南左近见到的甄宓、巫灵儿一行人,或者她们也是路过河南?不过巫灵儿和甄宓在一起为了什么?

巫潜对甄氏有恩,巫灵儿若是有需求,甄氏无有不从。巫灵儿、甄宓等人在遇到曹丕后前往邺城。后来甄宓并没对曹丕的承诺在意,或许根本就将曹丕看作不懂事的孩子,甄宓选择嫁给了镇守邺城的袁绍之子袁熙,巫灵儿却在邺城失踪。

那时候的单飞应该和曹丕相若的年纪。

之后的数年,从前的单飞似对甄氏不满,甄氏对单飞很是冷漠,单飞这才离开邺城去找曹棺,途遇涉县县令梁歧。然后从前的单飞入曹府为奴,没能拜曹棺为师,却被人在许都城外打得死去,这才轮到他这个单飞登常

邺城有女修之棺,听鬼丰说,无间香是女修传下来的,对于这点,得很有可能,因为女修之棺和无间均有逆转时空的功能。

鬼丰又说巫灵儿是为了改正无间香的缺陷在邺城失踪!

单飞本以为巫灵儿失踪,再没有谁知道当初的一切,如今看来,甄宓反倒是最有可能知道***的一个?

心中微有激动,单飞回过神来。见曹丕困惑的样子,单飞知道曹丕不是对他身份产生怀疑,而是奇怪为何说出往事,单飞竟然全然没有印象的样子。

曹丕当初不过十岁,最初只记得一个貌美的成熟姐姐甄宓,对巫灵儿、单飞都是印象淡保但曹丕对往事印象深刻,回忆得多了,想得多了,或许才慢慢发现竟然认识单飞?

果不其然。曹丕见单飞仍旧沉默,解释道:“当初我和单统领因小事冲突,听如仙提及甄宓一事,才想起单飞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苦笑一声,曹丕道:“后来我终于想起当初跟随甄宓的一行人中有个极为神秘的女子。虽然让人看不到面容,但甄宓那些人对其显然极为尊重。那女子身旁有个和我年纪相若的孩子,我当初曾经想要和那孩子搭话,那孩子却是不理我。只是个偶然的机会,我才听到甄宓叫那孩子一声单飞。”

缓缓摇头,曹丕又道:“当初我并未在意,直到在许都城和单统领认识一段日子后,我这才想到,那叫单飞的孩子会不会就是单统领?”

单飞不能不感慨情之魔力,竟然让曹丕开始变得有柯南的潜质。

露出分得意的笑容。曹丕道:“我越想越觉得大有可能,事情如此巧合必有缘由!单统领只有是那个孩子,才会和甄家有关,才会和甄柔订亲,如仙才可能对单统领那么留意。既然如此,甄宓等人极为敬重的那个神秘女子自然就是令堂巫灵儿了。”

单飞笑笑,什么都没说,他知道这时候最聪明的方法当然就是保持沉默。

曹丕望着沉默的单飞,不由赞道:“我不能不佩服单统领的……本事,单统领想必早就认出我曹丕。却能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如今对单飞很是信服,全然不知道单飞沉默是因为不知,只以为单飞是莫测高深,为拉近和单飞关系。倒将所猜的一切说得清楚明白。

“当初令堂高傲如斯,单统领也是继承了令堂的高傲,而鬼丰无视我曹丕,独要你一个来换曹丕和曹宁儿,显然是因为你是巫灵儿之子的缘故。”

单飞心中微动,倒觉得曹丕这个猜测大有可能。

“单统领不计前嫌的救下我。我曹丕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曹丕认真道:“以往的些许私怨,如今就此一笔勾销。而日后单统领若有什么需要帮手的地方,曹丕绝不会袖手。”

单飞见曹丕屡次表明态度,只是笑笑道:“世子当初买包子捧场,我已很感激世子了。”

曹丕亦笑,“你放心,若荀恽、夏侯衡找你的麻烦,你尽管提我就好。”他一番心事从未对旁人吐露,今日蓦地说出,着实有着说不出的痛快,又因有求单飞,难免亲切非常。

“那倒是多谢世子了。”单飞客气道,心中却想这两人若再敢找我的麻烦,我一只手就将他们扔阴沟里面去。

他其实早将和荀恽、夏侯衡这帮人的恩怨丢到了脑后。

这些人根本不值得他计较什么,除了乌青挨的那顿打,若是乌青有意,他一定会让乌青找回来。

他本是性格如此,更何况和曹丕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恩怨,见曹丕如斯热情,单飞倒不好卷他面子,沉吟道:“世子只对我提起过……甄宓这件事?”

曹丕点头道:“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跟谁来说。”顿了下,曹丕苦恼道:“这些话若是向家父说了,他肯定会对我大加喝斥。”

那是自然!

如今曹操********想着攻克邺城,你小子还有心情想这个,曹操不悦也是正常。

单飞心中琢磨,听曹丕又道:“若是和于将军说,他铁面无私,更是没有商量,说不定还会当甄宓是红颜祸水,斩了甄宓。”

这个倒是大有可能。单飞知道很多人不找自身的原因,总习惯将过错归在女人的身上,像于禁这样的人,男人女人都有错,唯独他于禁不会错的。

“我要是和张将军提及此事,他或许会帮手……”曹丕叹口气道:“但他肯定也是心中不满,不会如单统领一般尽心。这些话,我只有和单统领来说。单统领,你一定会帮我实现心愿的,是不是?”

单飞笑笑道:“世子如此看得起我,我尽力而为好了。”

曹丕知道单飞不轻易锈般说话已有帮他的意思,心中喜悦道:“那我私下让家父给你们这面增派些精锐兵马?不过……也不知道能不能成行。”

单飞看出曹丕的犹豫,暗想曹操若听你的建议,那就不是曹****。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自有主意。”

曹丕对单飞更抱有信心,再谈了片刻后终于欢快离去。

单飞望着曹丕背影摇摇头,没想到他和曹丕和好竟然是因为甄宓。

转瞬将一切暂时放下,等回转营帐后。单飞见曹洪闭着眼睛和睡着了一样,石来、张飞燕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显然无计可施。

听单飞走进来,曹洪睁开眼睛,装作不经意道:“世子找你做什么?”

单飞说:“我听世子说过,将军早在我等来之前,曾在邺城四周挖过地道。”

曹洪斜睨单飞道:“那又如何?”

他不知道单飞擅长转移话题,把曹丕曾经说过的事情拿过来搪塞,只以为曹丕又拿他攻城不利说事,暗自皱眉。

“如今地道还在吗?”单飞早在和于禁打赌时就有了计较和实施的方案。他有时是会冲动,但他亦能最快的开始考虑解决问题的方法。

曹洪嘲讽道:“我以为你自信满满,会有什么妙计!你难道还想借地道攻入城中?”

“审配应该毁了城中地道的出口。”单飞沉吟道。

“那谁知道?或许你能去看看?”曹洪讽刺道。

石来见状圆场道:“单统领,你准备利用以前开挖的地道进城?那恐怕很有难度。”

单飞摇头道:“不用进城。石兄,你有多少人手?”

“几十个,若还需要人手,军中也可以出人。”石来立即道。

“当初的地道图纸还在吗?”单飞询问道。

石来看向曹洪,见其不耐烦的摆摆手,石来迅速出帐,不一会儿的功夫带进来一人。那人五短的身材。看起来极为普通,不过两只手倒是奇特,双手的十指竟然类似长短,上面满是重茧。

单飞一见。暗想专业小偷食指中指一般长短,这人十指如此,倒是天生异相,绝对是扒土的好手。

“单统领,他叫巴梓,擅长掘土。”石来介绍道:“攻城的地道就是在他带领下挖的。”

巴梓憨憨笑道:“单统领。你叫我耙子就好。我听石来哥提过你。”

单飞见巴梓的真诚和曹丕又是不同,憨厚中带着质朴,心生好感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耙子,地道图纸呢?”

巴梓伸手从怀中掏出卷毛糙的草纸铺在几案上,见单飞凝视着图纸,巴梓又拿出根木炭递给单统领,你有什么好的方法?”

他带人挖地道入城,却被审配识破,心中着实沮丧,见单飞似要改进地道的样子,知道单飞是行家里手,不免精神振作,倒是真心请教。

古今地图的制式差别极大,但单飞和石来磨合近月,对这种地图倒是一眼看懂。

地图中比例准确,将邺城画的微而精细,城池四面有四条地道通向城中。图纸上对土层、地下水,地表水、城墙、深度等关键因素均是标注的清楚明白,单飞大略看了眼,心中有谱,指着城东的那条地道道,“耙子,这条地道现在还能用吗?”

巴梓咧嘴苦笑道:“审配心狠手辣,想到我们要挖地道,在靠城墙的地方挖了条极深的壕沟,每日派人倾听动静。我等才一出头就被他们察觉,一阵乱弩加上火烧害死了我们不少人。眼下四个口子都被审配弄塌了,城东这条地道和旁的地方一样,眼下只能通到城下。”

单飞点点头,“到城下就好。”

见石来、耙子不解,单飞用炭笔在近城墙的地道之上画了数笔道:“耙子,麻烦你稍扩地道,在城墙下多开十来个出口,开得多些也好,出口稍加设计,要能抵抗住对方的硬弩投石1

.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