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5节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5节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炽缘rush盟主的再次飘红打赏,老墨感谢了。?.也谢谢诸位书友的打赏投票支持!

曹洪脸色微变,皱眉道:“夏侯渊也知道此事?”

郭嘉微笑道:“夏侯将军虽暂未至邺城和司空合兵一处,不过对邺城的‘关心’绝不下将军。如今他听到煤矿一事,更是感觉大有可为。”

曹洪知道郭嘉所言的“关心”是什么意思。

曹操虽说以天子旨意征战天下,更是说为了天下百姓太平,可曹洪、夏侯渊这帮人眼下对这个目标兴趣不大。

在他们看来,为谁不如为了自己,在邺城被克后怎么捞最多的好处才是最大的实惠。曹洪在许都时,见酒楼生意火爆,早想办法怎么划出一块地来,他虽然没有炒地产的打算,可历代豪强哪个不大肆兼并土地,对曹洪来说,在邺城的这块地自然越大越好。

夏侯渊关心的亦不会和他有什么差别。

郭嘉似不经意道:“这件事当然要先禀告司空,没有司空的允许,日后后患无穷。”

曹洪知道郭嘉所言是实情,曹操虽不太禁他们做生意,但这种事情总要知会曹操,这才能有备无患。

“司空怎么说?”曹洪问道。

“司空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说尽量肥水少流外人田。”郭嘉虽对单飞说不会做关系,但这刻说起这些关系来比谁都透彻,“我想司空说的自家田地,恐怕就是司空的兄弟、还有和司空有着过命交情的夏侯氏了。”

顿了下,郭嘉看着曹洪的脸色,屈指盘算道:“夏侯将军还不如将军大方……”

“你说什么?”曹洪眼珠子瞪起。

郭嘉忙道:“是夏侯将军比将军还要吝啬。”

曹洪怎么听都是别扭。但关心下文,催促道:“他难道也让出两成收益?”

郭嘉笑道:“他本来准备出两成的,但听将军有意。说以将军的性格……”见曹洪握紧双拳,郭嘉小心道:“他说将军能让出两成利益都是剥皮抽筋的事情。夏侯将军说准备让黑山军占四成的收益。”

曹洪冷哼一声,“郭嘉,你不要以为我现在见不到夏侯渊,就随你瞎编,等我见到夏侯渊后,若知道没有这回事儿,你知道结果怎样。”

郭嘉以手一抹脖子道:“郭嘉怎敢欺骗将军?我准备和单飞一样再等等,等夏侯将军到了邺城……”

“你等个屁?”曹洪立即道:“本将军也出四成。”

郭嘉摇头笑道:“将军真的不出夏侯将军所料。”

“此话怎讲?”曹洪不解道。

郭嘉道:“夏侯将军当初千叮万嘱让郭嘉绝不能将他有意煤矿一事告诉将军。他说若让将军知道此事,肯定会加码。不过他随后又笑道,以将军的性格……”

“啪”的一声大响。

曹洪怒拍几案,抓住郭嘉的衣领喝道:“他又说老夫什么坏话?”

“他说将军绝不会让出多于四成的收益。夏侯将军说他最多会让出五成收益给黑山军,必能压过将军,还让郭嘉保守秘密。”郭嘉被抓的喘不过气来,艰难道:“将军松手,这些都是夏侯将军所言,你何必对郭嘉发火?”

“郭嘉,你真当本将军是个棒槌?”曹洪冷笑道:“夏侯渊真敢这么说老夫的坏话?”

郭嘉终于从曹洪手下挣脱出来。叹息道:“将军若是不信,大可找夏侯将军询问好了。郭嘉只以为单飞和将军交好,郭嘉又是单飞的大哥。这才冒着危险说给将军听。哪想到……”

长叹一声,郭嘉满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棒槌”的模样,转身又要离去,又被曹洪一把抓祝

曹洪虽对郭嘉所言将信将疑,可感觉此事也是大有可能。他本来最多准备让出四成收益,夏侯渊这老小子和他兄弟多年,猜中这点不足为奇。

当初在许都城,他和夏侯渊虽看在曹操的面子上庭外和解。但这大半年来许都城内曹氏酒楼生意蒸蒸日上,蒸得夏侯渊火气又上。

兄弟归兄弟。可兄弟也好脸不是?就像那些总说孩子不争气的爹娘,若是孩子光宗耀祖。口中说没什么,骄傲的和斗鸡一样谁又看不到?

夏侯渊若有高过他曹洪一头的机会,岂会错过?

想到这里,曹洪虽对单飞怒气不减,但想在商言商,眼下是和郭嘉交道,就算还价也是正常,咬牙切齿道:“煤矿黑山军占五成收益,老夫占五成,今日敲定。郭嘉,你莫要再使花招,不然你信不信老子一刀砍了你?”

郭嘉出了曹洪军帐的时候,挥一挥衣袖,倒没带走一片云彩,不过摸了下脖子,感觉老命差点留下。

举目望去,郭嘉目光微闪,缓步走到壕沟之旁,见张飞燕忧虑的神色,郭嘉笑道:“曹洪将军答应将收益减到五成,和黑山军对半分配。”

张飞燕又惊又喜。

他见单飞坐那儿为难的样子,虽不明白单飞的意思,但如何看不出单飞和曹洪之间,并没有郭嘉说的那么亲密无间?

他准备实在不行,先接受曹洪苛刻的条件,毕竟黑山军还要活下去,没想到郭嘉竟将黑山军收益提高了三成,对张飞燕来说已是意外收获,如何会不喜形于色。

“麻烦飞燕兄和兄弟们说说了。”

见张飞燕如飞离去,郭嘉看了眼立在单飞身后不远的晨雨,缓缓走到单飞身边坐下来,抬头看向天上的新月。

新月如钩,缓缓的攀上远方邺城的墙头,撒下清辉冷漠,照城下旌旗萧索,照城上守军哀愁。

“其实曹洪将军人不错。”郭嘉叹口气道,见单飞仍旧沉默,郭嘉道:“我听说……曹宁儿知道你死在邙山的时候。消瘦了很多。哪个爹娘看到儿女如此,都会心痛,也会对……”

他没说下去。说的声音不算大,但在这宁静的夜色中。想必晨雨也能听得见。

“我一直当大小姐只是个朋友。”单飞道:“我知道她人好、心好……不过我真的没有……”

单飞亦没有再说下去,可他知道晨雨亦听得见。很多事情,他不想多说,但这种事情,他一定要说个清楚明白。

郭嘉苦涩笑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曹宁儿。”

“你知道?”单飞倒有些诧异。

郭嘉感慨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曹宁儿的世界和你很不相同的。她为曹府操劳多年,早养成她自己的规则。她的规则和你格格不入,她又习惯将任何事情纳入自己的规则,但你显然不习惯,你是个天性喜欢自由的人,你适应了她的规则,你就不是你了。”

单飞和曹宁儿一起时,亦感觉到曹宁儿内心的善良,但不知道为何总是说不了几句就会起了冲突。

不过他真的少思索这些事情,听郭嘉所言,暗叹这个杀马特对这方面的看法竟也很是深邃。

现代人总喜欢用性格不合几个字概括男女间的这种冲突。但远不如郭嘉说的清楚透彻。

回头看了眼晨雨,单飞见她也在望着自己,不过显然对郭嘉所言是在思索的模样。单飞暗想怪不得自己和晨雨在一起的时候。很感觉惬意,只因为晨雨对他素来没有什么要求。

有的只是期待。

诗言对曹棺不也是这样?

看着新月弯弯,郭嘉眉头亦弯,神色中不经意的又有了几分无奈。

“无论这个规则如何,都是每个人赖以生存的习惯。哪怕……”沉默了许久,郭嘉缓缓道:“哪怕知道有问题,但很多人都麻木的认为理所当然,甚至会认为别人努力的去改变反倒是个错误。”

“比如说……于禁?”单飞试探道。

“‘围而后降者不赦’的规矩,的确早该改了。难改的反倒是人,你就算杀了他能如何?世上很快会冒出另外的一个。”郭嘉低语道:“这从来不是解决之道。”

单飞若有所思。“这也就是郭大哥少出手的缘故?”

郭嘉神色虽有些无奈,但眼中仍带着坚持的光辉。“我从昆仑出来后,就告诫自己——就算如董卓、吕布能如何?一样逃不了覆灭的命运,一样除了让苍生受苦外,改变不了什么。我们需要去找更好的方法,也一定能够找到。阎行、张飞都是世间少有之才,只可惜他们的才华……”

他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单飞少见郭嘉这般感触,缓缓道:“那郭大哥是否可惜曹司空今日的决定?”

他早就想问这句话。

郭嘉知道审配的后招,那曹操呢?曹操征战多年,什么没有见过,会简单的认为审配只是抛尸城下泄愤了事?

如果曹操想到审配的后招,还是坚持这般做,用意当然很多,可是……单飞心中不舒服,没有再想下去。

他还记得曹操在下令收兵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曹操为何要看他才做决定?

这些事情,郭嘉是不是早就清楚,郭嘉说的什么规则,是不是也包括曹操?

郭嘉喃喃道:“我告诉自己有三件不要去做的事情,你还记得第一条是什么?”

“从来不要想着去改变一个人的习性1单飞立即道。他记得郭嘉的三个准则,越想反倒越有几分无奈,但也有几分尊重。

郭嘉缓缓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轻声道:“你记得就好。”

他转身就要离去时,单飞想要叫一声,但终究忍祝

郭嘉却是像看到单飞的欲言又止,负手望月道:“当初在吃火锅时,我就说能否拯救邺城百姓的性命本在于你。”

单飞也记得此事,不过没想到郭嘉旧事重提。

“不但在于你,也在于文远,我也逃不脱干系。”郭嘉回转身来,走到单飞的面前,拍拍他的肩头,“这需要我们一起来努力来改变这个规则。改变需要勇气,非大智大勇之人不能做到。单飞,我知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但你能力更大,本来可以做得更多……”

看了晨雨一眼,郭嘉道:“很多人也期望你能做得更多。”

他似还要再说什么,只是终究淡淡的笑笑,自嘲道:“我本不应该勉强别人什么的。”他说完后负手晃悠悠的离去,终于融入了静寂的夜。

亦融入了夜一样的寥落。

.

ps:有书友问,推荐票现在还有用吗?其实推荐票一直有用,因为推荐票涉及到一本书每周的评论加的精华数量,推荐票,点击越多,精华数量越多,给发书评的书友加精华的次数越多。所以还请有推荐票的书友坚持投下去,《偷香》需要您的推荐票。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