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4节 杀价、还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4节 杀价、还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许久的光景,曹操这才策马回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道:“收兵。)张飞燕部归曹洪统领。”

军士回撤。

夜幕萧索。

曹操看也不看单飞一眼,策马过了跳板,在虎卫的簇拥下,没入了军营之中。曹洪听曹操下令,并没有丝毫意外之意,纵马到了单飞身边喝道:“单飞,你跟我来。对了,郭祭酒,你和张飞燕也来。”

曹洪带马向城东驰去,郭嘉、张飞燕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黯然和无奈,终于和单飞并辔到了城东。城东营寨的规模略逊城西,可也绝对不差。

三人举步进了曹洪军帐中,就听曹洪冷淡道:“郭嘉,你给本将军书信,说有生意要做?”

郭嘉沉默。

单飞、张飞燕均是一怔,一来没想到郭嘉早和曹洪有过联络,二来却没想到曹洪才见到曹军的惨败,这么快就谈起了生意。

“曹将军……”单飞不由道:“今天要谈这件事?”

“不然呢?”曹洪那一刻的表情很是冷漠,“人死了就是死了,再怎么伤心也活转不了。活着的人,才是你我要考虑的事情,难道不是吗?”

单飞、张飞燕相顾错愕,他们虽知道曹洪说的倒也无可厚非,但就如黄龙当初在山洞所言,总让他们难免心中有些不舒服。

“这本是疆场,疆场打仗就要死人,打仗不死人的事情我从未见过。”曹洪淡淡道:“你们今天或许不舒服,或许如本将军第一天杀人时忍不住的呕吐,可你们很快就会麻木。”

单飞欲言又止。

曹洪继续道:“当年本将军将战马让给司空的时候,本就以为就会死了,但这些年来还一直能活着,已明白我们人生本来不多,也顾不了太多。”

顿了片刻,曹洪沉声道:”你们不用拿黑山军的十万众和我说什么,那和本将军无关。生意虽不错。但麻烦也很多。一切别的事情我来解决,但我要分八成收益,你们占两成,除此外。勿用多言1

张飞燕一颗心有些发冷,他知道既然有求曹洪,曹洪抽利在所难免,不过他根本未想到曹洪狮子大开口,一出口就是将黑山军的买卖抽掉八成收益。那黑山军和苦力有什么区别?可如今真算是人在屋檐下,他根本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曹洪见单飞不语,冷冷道:“单统领,你觉得如何?”

单飞微微一笑,“多谢将军指点。不过……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他没再说什么,拉着张飞燕转身要走。

曹洪喝道:“你再考虑,只怕连两成的机会都没有。”

张飞燕闻言心中颤抖,一咬牙,才要说什么,却被单飞止祝

曹洪见单飞霍然望来。眼中竟有点少见的愤怒之意,不由心中一怔。

他初见单飞时,只知道单飞是个家奴,后见其谈吐不俗,居然帮曹馥将酒楼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多少感觉这小子有点本事。

曹洪是个将军,也是个生意人,对有用之人还是知道利用,但听说女儿竟当曹府众人之面,在曹府门前向单飞表露喜爱之意时。曹洪还是忍不住勃然大怒。

单飞不过是个家奴,怎么会和曹宁儿扯到一起?

若不是知道单飞和曹棺一路去了邙山,曹洪在知道曹宁儿一事后,说不定早就追砍了过去。

一晃大半年的光景。

老三消失了。

从石来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曹洪那一刻有了些惘然,他突然记得自己和老三还是兄弟。

他和老三当然是兄弟!

只是忙着在外的他,对越来越古怪的老三很有些疏远。他一直刻意回避老三想要向他求助的问题,对老三要找那个女人的迫切心境视而不见。

女人走就走了,天下女人多得是,老三为何那么执着?

如今要什么有什么。老三究竟还折腾个什么劲?

他一直以为躲避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他没想到问题还是问题,从来不会因为他的视而不见就会消失不见。

老三消失后,他那一刻才意识到——原来这世上没什么永远,兄弟不见了,就真的再也不见?那亲人呢……

他那一刻才从麻木的心中浮出些许震撼,他终于想起去看看女儿。

常年征战在外,女儿对老三,素来比对他要亲切得多,更和老三无话不谈,或许老三会给他这个大哥些许的留言?

然后他就在女儿闺房前,看到女儿扑在床榻前泣泪如雨的伤悲。

宁儿不止是为了三叔,还是为了单飞?

他见到女儿哭泣的时刻,才发现自己这些年得到得多,但失去的呢……只怕更多,他一颗心少有的后悔。

见到馥儿在他面前习惯的懦弱,见到女儿在他眼前除了生意外、就是锁住心扉的沉默,他这才发现,他除了疆尝生意外,人生中似乎遗忘了太多的事情,包括情感。

他想单飞死的时候,单飞早已远去,他以为单飞死的时候,偏偏单飞又出现在他的眼前,他那一刻最先看到的不是单飞,而是单飞身边那蒙面的女子。

男人或许不懂女人,但对男人喜欢谁旁观得清楚明白。

他若不是知道司空如今正在火头上,说不定早冲出来揪住单飞问上一句——你小子为何要回来?

他宁可单飞死了。

因为在出兵前,他见到女儿的清减和隐藏在心中的泪水,他只盼出兵再攻下邺城后,就少再出战,多陪陪儿女,等再见女儿的时候,希望她忘记了单飞。

他冷漠的后面藏着无边的怒火,可望见单飞眼中怒火的时候,曹洪还是心中颤了下,不知道这小子哪来得这般脾气?

你小子有什么道理?

老子还怕你单飞不成?

曹洪冷冷看着单飞许久,就见他终于吸一口气,平静下来的样子,忍不住嗤之以鼻道:“你考虑清楚了?”

单飞摇摇头道:“烦劳将军再让我考虑一下。”他只说了这句话,然后拉着张飞燕走出了营帐。

等出了营帐,见不远处的晨雨目光转过来时,单飞道:“曹将军是因为我,所以刻意刁难黑山军一事,你们让我好好想想。”

顿了下,看到张飞燕的担心,亦看到晨雨眼眸中的担忧,单飞补充道:“你们放心,我一定能想出办法来1

他缓步走出了军营,一直走到那注满漳水的壕沟前坐了下来,望着邺城的方向,眉头深锁。

曹洪见单飞、张飞燕离去,怒火更盛,转望一旁不语的郭嘉,冷笑道:“郭祭酒莫非要本将军送客才肯走吗?”

郭嘉微笑道:“曹将军何苦如此发怒?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将军开出的条件在郭嘉看来,可算是……”

见曹洪怒目望来,郭嘉笑道:“我要是将军,给单飞他们一成收益,都算是看在单飞给曹府酒楼争回面子的份上。”

曹洪冷哼一声,怒火稍降,见郭嘉要举步出帐,曹洪叫道:“既然这样,你不如为他们做主,就把这事儿定下来如何?”

他怒归怒,但毕竟还是个生意人,没有道理因为怒火放弃这利润丰厚的生意。

郭嘉闻言止住脚步笑道:“将军实在太看得起郭嘉了。早些时候,郭嘉就和将军说过,煤矿这件事,黑山军出力七成,单飞、石来他们占力三成,我可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这些事情都是他们计划的事情,单飞看郭嘉两袖空空……就想帮大哥一把……”

“你两袖空空?”曹洪淡淡道:“我听说你大半年前还仗着单飞赚了百金呢。”

郭嘉心不跳,脸亦不红道:“将军也说了,那是大半年前的事情,郭嘉好酒好吃……好毛病不多,坏习惯倒是不少。”

毛病还有好的?

曹洪心中困惑,不过还是冷淡道:“听说你还好色……当初围着如仙转,恐怕花了不少。”

郭嘉抚掌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真乃将军也。”顿了下,见曹洪看透他一样,郭嘉有些惭愧道:“就因为这样,单飞才给我这个做大哥的一个机会。”

叹口气,郭嘉道:“单飞这小子别的地方真的不好评价,但做生意绝对算是个奇才,少有人能比。”

曹洪对此勉强赞同,冷冷道:“我还坐在这里,不是要听你说这些废话。”

郭嘉立即拉回正题,“单飞让我这个大哥帮忙牵线,说事成后有百金的酬劳。”

“你信他有这些金子?”曹洪反问一句。

“现在恐怕没有,但我听说,那矿脉最少能采个五到十年的样子,说不定还更久。若真的成事,不要说百金,他有千金万金都是可能。”

曹洪心中微动,仍旧不动声色道:“真的?”他倒不是问单飞的财富,而是想着那矿脉真要能采十年之久,那绝对是滚滚而来的一笔财富。

郭嘉屈指算了算,叹气道:“大有可能。”

他转身又要走,曹洪皱眉喝道:“说得好好的,不今日敲定此事,总是要走做什么?”

郭嘉为难道:“实不相瞒,在我看来,将军给黑山军两成获利,已经是很给单飞面子,奈何郭嘉也要赚点,介绍好了,郭嘉自然赚得多些。我看单飞对此不算满意,只能再帮他联络别人。”

曹洪脸色微冷,“这件事你还和别人说了?”

见曹洪有些紧张的样子,郭嘉不动声色道:“除了将军外,夏侯渊将军对煤矿一事也很有兴趣。”

.

p:看完点击下方的推荐票选项,把你的推荐票送给老墨好了,哈哈。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