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3节 背叛的下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3节 背叛的下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一求推荐票!老墨请您支持!

辛毗?

单飞对这人印象不深,记得这人好像是袁绍的手下,如今肯定是投靠了曹操,这人如此急迫来找曹操,又是为了哪般?

曹操眉微扬,低声道:“让佐治进来。)”

虎卫放行,一人跌跌撞撞从帐外冲进,未近曹操面前就“咕咚”跪倒,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等抬头时,额头早已鲜血淋漓,双眸红赤。

曹操不解道:“佐治这是为何?”

辛毗辛佐治,本是袁绍手下谋臣。官渡之战后,辛毗又从袁绍长子袁谭,后来袁谭被袁尚打得找不到北时,采用谋臣之计,派辛毗假意向曹操请降以求得曹操出兵为其争取残喘的机会。

辛毗见到曹操后,曹操顾惜其才,将其留在许都。辛毗见袁尚、袁谭实在不成气候,遂归降曹操,此人熟悉河北的形势,对曹操征战河北着实出了不少计策。

曹操这次征战邺城,将辛毗带在身边帮手谋划,不想辛毗如丧考妣般,曹操隐约感觉到问题所在,眉头微锁。

辛毗泪水滚滚,嗄声道:“求司空恩准,让辛毗再次领军,辛毗一定要攻进邺城,将审配上下杀得鸡犬不留,干干净净1

众人均是皱眉。

于禁拍案喝道:“佐治说的不错1

曹操见辛毗哀伤至极,上前搀扶道:“佐治,你既然跟了孤,你的事情,本是孤的事情,若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孤怎会坐视不理?”

辛毗双眸充血,咬牙道:“司空,辛毗这些日子指挥攻城,只盼早一日能解救城中的亲人。”

曹操知道虽说服辛毗留在许都。可辛家老少还是留在邺城,辛毗此次随行,谋划是一方面,为见家人一面更是心情迫切。

“孤破城后。定对佐治家中好好照顾……”曹操目光微闪。

辛毗嗄声道:“司空恩德,辛毗没齿难忘,只是……今日、就在方才,审配那***将辛家大小八十余口已经全部处死,尽数抛尸西城下。”

中军帐内顿时沉寂下来。

众人虽早知交战的残酷。但听辛毗所言,还是难免发寒。单飞更是极不舒服,望向晨雨,就见伊人秀眸中也是有了悲伤之意。

曹操楞了许久,突然喝令道:“于禁1

“末将在1于禁霍然站起。

曹操道:“你和佐治一起出兵……城西,莫要攻城,先抢回佐治家人的尸体,提防他们的强弩。”

“遵令。”于禁昂声道。

军中号角声起,有步履齐整,一队队、一列列兵士杀出军营。踩壕沟跳板很快到了近城西处列阵。

曹操在于禁点兵之时,早披挂上马,亦过了壕沟,远望城西高耸的城墙,微微皱了下眉头。

邺城静寂——死一般的模样。

日偏西,照在漳水上,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如无数金蛇乱窜,煞是瑰丽。

单飞、郭嘉、张飞燕、连同曹洪等人均是跟随在曹操的左右。

曹丕披甲挂刀,着实有些威风凛凛的模样。他望着曹兵呼喝连连,片刻形成萧杀的阵势,一时意气风发。

见曹丕如此模样,单飞心中暗叹。他不喜欢征战。更不喜欢死人,郭嘉见状望过来,轻轻叹口气道:“不知又有哪个见不到家中的爹娘?”

郭嘉负手而立,知道阻挡不了什么,眼中又有了些无奈。

于禁为人死板,但用兵却是强悍。他们早攻城数月。知道邺城守御的森严,这城里几乎是袁氏全部的家底,投石车、弓箭绝对充足,最要命的是……审配在邺城四面均是配备了极多的硬弩。

邺城的硬弩或许不及破天矢的精巧,但若论杀伤力,还要远超破天矢许多。

有盾牌手终出。

于禁接令要抢回辛毗家人的尸体,虽不攻城,却要提防对方从城门杀出,早让弓箭手、刀斧手压住阵脚,亲率精骑兵虎视眈眈的防着城门的动静。

单飞虽然不满于禁的为人,可见其调度极为严谨,阵型层次分明。阵型远望成弓弧之状,而于禁的精骑兵更像弓弦上的利箭,片刻就能发出极强的冲击力,单飞不由暗想——怪不得曹操对于禁称赞,于禁领军还是有两下子的。

盾牌手盔甲坚硬,手上的铁盾亦是极为厚重,就算是城头强弩攻击,一时间也是尽可顶祝

但事情总是有利有弊,盾牌如此厚重,兵士持进难免缓慢,更不要说上云梯去进攻城楼。

辛毗怒火中烧,才要随盾牌兵前行,却被于禁喝止道:“辛大人,冲动不得。”辛毗咬牙,但知道于禁说的是实情,终究还是勒马等待,心中只是在想——审配,你杀我全家,等我请司空用兵破城后,不杀***,我辛毗誓不为人!

军士持盾先是缓步前行。再是小碎步并肩慢跑。

盾牌如一道城墙般在地面移动……

邺城西城门仍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郭嘉只是看着城墙,双眉一动,突然道:“司空,郭嘉感觉还是不能一时……冲动,还请司空下令,让于将军暂时收兵。”

收兵?

曹操只是略有犹豫,于禁那面早就长***一挥,有鼓声急响。

那些盾牌兵闻命立即急行,更有弓箭手在另外一批盾牌手的掩护下急冲上前,弓箭如飞蝗般向城楼上射去。

于禁分心二用,一方面观察城头的动静,一方面却是望着城门的方向。

张飞燕见曹军攻防得力,阵容错落有序的模样,暗自点头,心道毕竟这是朝廷军,比起黑山军的各自为战,着实强盛许多。

郭嘉眉头扬起,急声又道:“司空,审配用心难测,他抛尸城下说不定早已想到我军会去抢尸,如果这时他以滚油倒下。再以烈火焚烧,盾牌手恐怕损失惨重。”

单飞心中一寒。

曹丕讶然失笑道:“郭祭酒未免高看了审配,他如何会有这般诡异的心思?”

曹操却是长目微咪,看了单飞一眼。终于喝道:“收兵1

中军锣响。

常阵中,本来就是鼓进锣退,于禁一听收兵号令,忍不住一愣,辛毗早就霍然回望。快马冲到曹操身前叫道:“司空,怎能……”

辛毗话音未落,就听邺城中鼓声大作。

那鼓声极为高昂,刹那间,城头有不少军士从城垛间闪出,抬着木桶丢下。“咚咚”声响,木桶片刻间碎裂,有***液体迸出。

这时前几排盾牌兵已经冲到了城下。

“收兵1于禁脸色倏然改变。

锣声更响!

很多盾牌兵已经止住脚步,但最前的盾牌兵猝不及防,早被液体溅到。那些人均是心中发颤,不为液体中有股油气,而是看到有火把从城头甩下,看慢实快的落在城下。

轰!

城下瞬间变成一片火海,那些盾牌兵身着重甲,根本无法迅疾躲避,转瞬间被大火包围,惨叫声不绝传出。

城下的尸体亦是燃了起来。

盾牌兵终于有了慌乱,有兵士见大火漫来,忘记了退却规则。转身要退时,城头一声梆子响。

城垛城楼处伏弩尽出,夕阳最后的照耀下,城头尽是点点的寒光。

破空声不断!

有无数硬弩射入盾牌兵阵内。有兵士还能用盾牌抵抗、却是不由连连退后,但更多的兵士早被硬弩透体击穿。

鲜血四溅。

闷哼连连。

曹丕早就惊得脸色改变,郭嘉负手立在那里,神色间有些冷然,单飞初次见到这种阵仗,只感觉周身发冷。

郭嘉说的不错——每一次战役过后。都有兵士丧身疆场,不能再回转看望自己的爹娘。

如此情况,任凭谁都是无法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士兵惨叫连连,等盾牌兵终于回退到安全之地,所剩已不足方才的一半。

鲜血流淌,烈火熊熊中,辛毗牙关咬碎,不想这次非但未能抢回亲人的尸体,反倒让亲人尸骨无存,更让很多人陪葬。

悲痛又加愤怒,辛毗狂叫道:“审配,你丧心病狂,不得好死1

火光烈燃。

阵前先是沉寂,转瞬有铺天盖地的声响从城头轰传了过来,“辛毗,这就是背叛袁氏的下场1

那声音如此雄壮,自然是审配让百来人齐声呼喝,才会造成如此的效果。

单飞望向城头,虽然看不到审配的身影,但早想到城楼后审配嘴角的冷笑,暗自打了个寒颤。他虽几经厮杀,甚至可说死里逃生都有数次,可还是低估了人性的残忍。

辛毗投诚后带人攻城,审配不但杀了辛毗全家老幼丢下来,还算准辛毗会***抢尸,不然也不会安排守军准备了可燃之油,不然呼喝声也不会这般齐整。

审配就要烧得辛毗全家尸骨无存才算痛快!

如此一来,不但让辛毗痛苦,更能威慑曹军,甚至对邺城守军亦是一个警告。

——这就是背叛袁氏的下常

日渐西沉,红的如血,照的漳水也似被血染红了一样。

城头再没有任何声响,曹军也没有再次攻城,只剩下火中那几个身影无力的倒下,烈火噼噼啪啪。

单飞第一次目睹了古代攻守的惨烈,瞥见曹丕有些不安之意,郭嘉很是怅然之意,却唯独看不到曹操的表情。

人在马上,曹操如同雕刻般动也未动。

单飞那时候不知为何,一颗心突然剧烈的跳了下。

风吹过,带来几分烈火的灼热,单飞那一刻却感觉身上有些发冷——曹操此刻、究竟在想着什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