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2节 围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2节 围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清晨时分,众***多整装待发,张辽暂时带兵留下。

这些日子里,张辽除了领军卫护镇守黑山,亦负责操练黑山军的人马,这本是张飞燕的请求。

有张飞燕下令,黑山军众自然不会违背,和张辽相处一段日子后,黑山军众发现张辽为人公正、和众人同甘共苦有如兄弟般,更对张辽言听计从,极为信服。

张飞燕将蔡青角、雷公留下,带着赵一羽、孙轻等人又选了黑山军数十高手、数百兵丁跟随单飞、郭嘉准备赶赴邺城。

对于这种投诚之事,郭嘉虽未说,张飞燕却是清楚明白,为打消曹操的顾虑,他一定要亲临曹营。

石来仍不放心煤矿一事,让朱岩带几个摸金校尉留下协助黑山军继续挖掘,这才和众人启程。

众人过涉县时,见百姓安宁,但很有些戒备之意,知道袁尚未成功迁移涉县的百姓,但兵力尚在,涉县军民不得不防袁尚的报复。只是见涉县军容齐整,戒备有度,众人不再稍停,沿着漳水顺流而下。

邺城本临漳水。

只要沿着漳水而走,就能见到邺城。

众人在途并非一日,路上见漳水一线人烟稀少,常常一日都见不到几人,心中感慨颇多。

这一日,前方已现大军经过的痕迹,众人知道曹操连克邺城周边郡县,这多半就是曹操回军邺城时留下的。

果不其然,再过一日,众人在山顶见前方已现邺城宏伟的轮廓。

单飞早到过邺城,但那时见到的无非是些城基残存的古城遗址罢了,今日得见邺城原貌,只感觉古城浑厚雄伟。不凡的气势中带着沧桑的容颜,心中难免有恍若隔世之感。

邺城外早有大军驻扎,有旌旗招展,而近邺城处更有深沟挖出。其中水波荡漾,绕邺城成环,足足有数十里之长。

单飞见了不由心中凛然,暗想这条壕沟当是曹军所挖。曹军如此,那就是要困死邺城军民。再不让邺城内的人和外援有所联络。

众人下了小山,离曹军还有颇远距离时,前方已有兵士赶来,一见郭嘉立即道:“曹司空知郭祭酒前来,请祭酒大人立即前往中军大帐一见。”

原来郭嘉早在赶到之前,派石来快马赶赴面见曹操,是以有兵士通传。

众人近了曹军营前,张飞燕等人见曹军远观已是气象萧肃,阵容鼎盛、近了营门前,更感觉营寨外以壕堑勾栏阻断。内见壁垒屏障,营外弱处再围以鹿角竹马,显得整个军营着实防御坚固,气势难言。

他们知道曹操自平黄巾军起义后,征战多年,天下着实是打出来的,用军法度更是一流。可见其军容如此威肃,众人还是难免心中惴惴,惴惴中又不免带着惊叹。

郭嘉留黑山军在外,让赵一羽、孙轻节制。安排曹营人手照看后,这才带张飞燕等人入了营寨。

等进入军营,众人观营寨规模,都感觉内有过万大军驻扎。但其中着实静默,更让人平添几分畏惧之意。

中军大帐气势规模亦足,不过外观并不奢华,甚至可说很有些简陋。

众人一进大帐,单飞微怔,因为他见曹操正坐在他发明的胡椅上。帐中众人亦是每人***下一个胡椅,坐起来倒是满满的舒适。

单飞暗想郭嘉办事就是简单高效,这会儿的功夫就将发明开始推广使用了。

一见郭嘉带张飞燕等人入账,曹操笑道:“奉孝此番只凭一张口就说服黑山军十万众归降,颇有功劳。”

转望单飞一眼,曹操补了句,“单统领也是不差。”

他这一句话说出,帐中众人多少有分动容,亦开始对单飞另眼看待。

要知道大半年前,单飞不过是曹洪府中一个家奴,曹操如此一句,算是正式明确了单飞的地位。

摸金校尉的统领,国家机器的灰色存在,和曹操关系亲密,直受曹操管辖,任凭哪个都是不敢怠慢

单飞在这功夫多少看清帐内的动静,许褚不出意外就站在曹操身后,如同影子一样。曹操下手旁坐着一身着甲胄的少年,颇是英姿勃发。

见那少年居然向他点点头,单飞稍有意外,可仔细望去,才发现那人正是曹丕。

曹丕竟然也来了?

单飞知道曹操年事已高,肯定要开始选拔继承人。

曹洪、夏侯渊这些人虽为曹操卖命,但一方面怕曹操猜忌,一方面亦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因此多将子女安置许都,或转商业,或领个俸禄度日。就因为这般,历代名将之后反少出将才。

当然了,汉朝的李广家算是个例外,但李陵最终无奈投靠匈奴,正说明李家已经不受汉武帝的待见。

只是曹丕和夏侯衡、曹馥不同,他眼下已算是曹操长子,有可能接任曹操的权位,曹操当会磨练其的能力,以防日后镇不住一帮老将。

历代掌权者,除了想要禅让的贤人,莫不如此作想。

更何况……听说邺城被克后,曹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甄宓,这种时候,曹丕怎会不来?

单飞对曹丕能来邺城并不意外,稍微意外的是——这小子居然向他打招呼,好像有点向他释放善意的意思。

点头回报,单飞眼中余光早看到曹洪正向他这个方向望来,立即点头示问好,曹洪如洪钟般坐在单飞发明的胡椅上,但目光掠过单飞,却落在单飞的身旁。

单飞不用去看,心中就有些发毛。

晨雨正在他身侧。

曹洪竟然留意晨雨,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单飞虽答应晨雨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必须解决,不然黑山军、田家坞这些人恐怕要戳他脊梁骨了,但见曹洪这种态度,单飞还是感觉心中没底。

转目之间,见于禁冷然坐在帐中。荀奇和马仔一样又立在于禁身后,单飞暗自叹口气。决定避下锋头再做打算。

曹操目光早落在张飞燕身上,微笑道:“可是张宗主?”

张飞燕立即躬身施礼,卑谦道:“草民正是张飞燕。以往一直畏惧司空大人的威严,不敢投靠,幸得郭祭酒、单统领指点迷津,今日才来归降,还望司空海涵草民的愚昧。”

曹操哈哈大笑道:“飞燕何必如此过谦。孤早闻你名,恨不早见。今日得见,幸何如哉?孤早已请旨封你为平北将军,天子亦感飞燕诚意,圣旨亦下。飞燕将军日后当为朝廷效命,以平叛乱军为务。”

张飞燕见曹操如此,心中稍安,躬膳飞燕谨尊司空之言。”

二人一番客气,倒是极为和睦。

单飞旁边见了,暗想张飞燕毕竟聪明。知道朝廷的旨意就是曹操的心意,回话中不忘记对曹操效忠,无论曹操如何想,总会满意。

曹操这才坐下,吩咐虎卫又拿了几张胡椅进来。

众人落座,晨雨只是挨着单飞坐下,若有所思的看了曹洪一眼。她直觉敏锐,如何不知道曹洪的留意,更兼心思灵动,不由暗想——这一定是郭嘉、单飞口中的曹洪将军了。

“单飞。”曹洪本是好像从未留意单飞。这会儿突然招手道:“你毕竟是曹府的……”顿了片刻,曹洪缓缓道:“你是曹府的人,过来本将军这里落座,本将军有事问你。”

单飞暗自皱眉。感觉这架势不等进了邺城,恐怕在城外就打了起来。

曹洪发话,单飞不好拒绝,搬着胡椅坐在曹洪身旁,曹洪才待说些什么,就听郭嘉道:“司空。还不知眼下战况如何?”

曹操冷哼一声,不等回话,身旁的曹丕已道:“郭祭酒,数月前曹洪将军曾建土山、掘地道攻城,不过都被狡猾的审配识破。”

曹洪双目瞪圆道:“这本是司空所令。”他和曹操渡洹水后数月***邺城不下,心中早就烦躁,这刻听曹丕揭短,更是不悦,倒忘记了询问单飞。

曹丕忙道:“子恒不是对曹将军指责,而是说审配实在顽固狡猾。”

曹洪哼了声,没再说些什么。

单飞不知道曹丕内心怎么想,不过见其对曹洪的态度,比起大半年前好了很多,暗想这小子也开始长大了。

你小子若想继承曹操的权利,当然要一帮老臣子拥护才行。

曹丕顿了下才道:“司空回转后,命毁去土山、地道,开凿壕沟包围住邺城。”

郭嘉闻言皱了下眉头,“审配没有出兵攻击吗?”

他对邺城所知甚详,知道邺城为袁氏父子经营多年的城池,四面虽均有城门进出,但防御力极高。在小山观望的时候,他已经看到那壕沟的规模,感觉四十里总是有的。如此工程,审配绝不会视而不见。

曹丕笑道:“司空先让军士围城挖条很浅的壕沟。审配在城头见到,哈哈大笑,显然不以为意。不想司空随即让全军入夜急挖,一夜功夫就挖出深两丈、宽两丈的壕沟,等审配惊觉,为时已晚。”

他说得得意,接着道:“然后司空引漳水灌入,另设沟板横上,如今只有我军能守能攻,审配再想外逃,难过登天1

郭嘉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曹丕见郭嘉沉吟,不解他为何对这般妙计似不认可的样子,转望单……统领,你认为此计如何?”

他这次倒非挑衅,只是多少有些期盼之意。

单飞知道年轻人有点功劳,若是不说出来憋在心中难受。见曹丕如此,单飞倒也不是一定要和这些官二代硬抗,微笑道:“在下不懂军事,怎敢妄自评价。”

他说的客气,曹丕还以一笑。

单飞倒是暗自奇怪,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转性了,为何对他的态度突然变好了?

曹操目光转动,见郭嘉只是沉吟,缓缓道:“奉孝,你觉得孤之计策不妥?”

他远比儿子要老辣得多,和郭嘉更是熟络,一见郭嘉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想说什么,但顾忌些颜面这才沉默。

郭嘉不等回话,于禁已道:“围而后降者不赦!如今大军围城,审配负隅顽抗,司空,于禁请加派攻城之军,若攻入邺城,定将那些人杀个鸡犬不留1

众人有赞同,有皱眉……

于禁话音未落,帐外突然有脚步声急响,有人喝道:“辛大人,未得司空之命,旁人不得入帐。”

单飞听了,不知道来人是谁。就听帐外有人哀叫:“司空,辛毗求见,求司空让辛毗一见1

.

ps:3500字大章!明天周一,新的一周推荐票很重要了,烦劳好书友们帮忙多投点推荐票!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