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1节 勇敢的面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1节 勇敢的面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祝福全天下的母亲们,节日快乐!

单飞只恨从矿洞里出来的时候,忘记拿块煤块上来,不然早就拍在郭嘉很是真诚、诚恳的脸上。

他如何会不明白郭嘉的意思?

这些天他虽在帮黑山军开矿洞,但偶尔也想到郭嘉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朝廷有人好做事,郭嘉在朝廷其实没人,只有个曹操。

曹操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真正能成事的领导最重要的一点特质就是能平事,各个层面都要照顾周全,大伙儿才能心往一块使,最少在如今有外敌的时候。

高压手段从来只能是一时之需,而不能成为持续统治的手段,不然董卓政权也不会崩,吕布亦不会死在白门楼。

曹操是会用人的,也能够和稀泥,当初涉县一事,于禁和单飞、郭嘉等人冲突,曹操怎会不知?曹操先招于禁详谈平息老部下的怒火,再找单飞说服其帮手,之后就和没事人一样离开,这就是高明的和稀泥手段。

袁尚、袁谭是亲兄弟,还打的和世仇一样,从人情世故,***远见这些层面来看,比曹操实在差得太远。

曹氏集团内部矛盾当然也有,而且很多,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爆,可曹操就是能压得下来,但压得下来自然要靠平衡利益情感。

一碗水很难端得太平,但总不能端得太偏。

煤矿要发展养活黑山军十万众,暂时只能靠垄断,更不能被利益集团剥削的太狠。单飞一直好奇郭嘉究竟如何来通过曹操解决这个问题,可没想到郭嘉竟然想到了曹洪。

这小子在玩兄弟呢,是吧?

心中不悦。单飞还能道:“我不懂得郭大哥的意思。”

“那我可以好好解释给你听。”

郭嘉性格倒是好的,耐心道:“我和张宗主说过单兄弟的往事,很让人鼓舞哦。”

张飞燕连连点头,身边的一帮手下也满是赞同。看待单飞的目光不但有亲切、还有尊重。

人家从个家奴做到摸金校尉统领的位置,这种逆袭的经历的确很励志。

郭嘉没去看单飞没被鼓舞,只是有点气鼓鼓的一张脸,继续道:“单兄弟,你是曹府出来的人。曹棺很欣赏你,你又曾经帮过曹洪将军赢了酒楼的生意,有过这层良好的关系,咱们咋就这么糊涂,还想去找旁人帮手?我们不应该舍近求远,这样曹洪将军也不会高兴。”

单飞感觉鼻孔出的都是冷气,暗想我能找曹洪还用你费这心思做什么?黑山军众人不明白关键,可单飞如何不明?

郭嘉苦口婆心道:“愚兄当初就是糊涂,没有想到这层,如今想想……要是由你出面。和曹洪将军说了这个买卖,曹洪将军没道理错过。这买卖曹洪将军做了,谁会和他来抢?以曹家和单兄弟的关系,黑山军以后安稳度日更有几分把握。”

张飞燕连连点头,通过郭嘉的介绍,对单飞的了解显然更深了一层,也更是钦佩。

人家单飞毕竟是世族出来的人,哪怕是个家奴,难得还是这么谦逊、体贴人心。

“抱歉,郭大哥。”单飞硬邦邦道:“这是你的事情。亲兄弟。明算账,当初我和你约定好了,我解决挖矿,别的事情应该是由你来解决。”

单飞只说了这么一句。转身离去。

张飞燕等人都是怔住,一时间面面相觑,转瞬又望向郭嘉,不解道:“郭大人,这件事有什么问题?我们哪里得罪了单统领吗?”

单飞快步走出了黑山堂,感觉冷风扑面。心中情绪稍有平复时,就听郭嘉叫道:“单兄弟,等等。”

等什么?等你再卖了兄弟?

单飞心中不爽,还是停下了脚步,并未回身。

郭嘉主动转到单飞的面前,不等开口,单飞截断道:“你说过,有三件事你一定不会去做的。我如今决定已下。”

“我没有想着否定你的决定。”

郭嘉微笑道:“我只想和你说说我曾经的一个心得。”见单飞问也不问,郭嘉厚着脸皮说下去,“愚兄经过这些年的领悟才发现,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去解决,而不能逃避。因为你无论怎么逃避,这个问题迟早还要出现在你的面前。”

“应该是出现在你面前吧?”单飞有些不满道。

郭嘉老脸红也不红,“不,是你的问题。”他说起你的问题的时候,就像说着你的益达一样,露出了满口洁白的牙齿,“愚兄要找的话,也只能找曹洪将军。曹洪将军才能镇得住这个局面。”

单飞知道郭嘉说的不错。

曹洪舍命救下过曹操,和曹操的关系绝非等闲,最妙的是曹洪不但会行军作战,还很有生意头脑。

黑山军也好、田家坞也罢,如果得曹洪照顾,煤矿的生意肯定会蒸蒸日上,前提是要让出部分利润来。

但这些事情对张飞燕而言,是巴不得的事情,没有曹洪,对黑山军来说,煤都是***,但有了曹洪这个关系,大量的煤才会转化为黑山军众的日常所需,甚至可以更上一层。

这本来是互惠互利的问题。

“那他为什么不肯做呢?”晨雨的声音从二人的背后传过来,见单飞望过来的神色有分苦涩,晨雨道:“你很为难的样子,难道是因为我吗?”

单飞微楞。

郭嘉没再说什么,但望着晨雨的眼神明显有些欣赏。

聪明的男人会尽量去理解女人,聪明的女人也会尽力的了解所爱的男人。

晨雨缓缓走过来,柔和的月色下,一双眸子益发的清澈分明,“曹洪将军家……有人喜欢你?”

单飞虽知晨雨直觉惊人的敏锐,但听到这句话后,还是震了下,一时间没有回答。

他当然还记得晨阳初起的那个日子,曹宁儿披着睡袍就跑到他的面前和他说的那些话——等着你平安归来的时候。告诉我你真正的心意!

一晃大半年的光景。

在船上顺黄河而下的时候,他曾向许都城的方向望了眼,并未停留。

或许,他希望时间能将这一切慢慢淡化。可在涉县的时候。郭嘉提及曹洪的时候,脸上就有些古怪,如今再提曹洪的时候,还是为难的样子。

郭嘉为难什么?郭嘉这么个聪明的人,是不是早看出其中的问题所在。

这正是单飞有些担忧的事情。单飞也是个聪明的人,很多话根本不用别人说,自己看得出来。

他不想参与进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可以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情感,但不能无视面对后带来的严重后果。

摸金校尉的统领他都可以不做,但黑山军十万众的事情如何解决?

晨雨突然拿出了香囊举到单飞的面前,轻声道:“这个香囊,也是……她给你的?”

单飞讶然。

香囊早没有了香气,甚至有些陈旧的意味,但他认出这的确是曹宁儿那天给他的香囊。只是去邙山之后,惊变频现。他更是接连掉入水潭、瀑布中,在水涡中被洗得干净。他早不知道香囊什么时候丢失,可也没怎么在意,他没想到香囊会落在晨雨的手上。

一把抓住晨雨纤细的手腕,单飞缓缓道:“晨雨,你看着我的眼睛。”

晨雨秋波早凝,并无稍眨的看着单飞的眼眸。

“我喜欢的是你。”单飞只说了几个字,然后再没说什么。

许久的光景,晨雨轻声道:“我知道你没有撒谎。”

单飞舒了口气,就听晨雨又道:“你知道***为何会喜欢曹棺吗?”

见单飞摇头。晨雨道:“***说了,她喜欢曹棺,因为见到曹棺斩了顾霸,却没有滥杀无辜。她喜欢曹棺的抱打不平,喜欢曹棺的理智,喜欢那时的曹棺并不被一时的冲动影响到决定。”

单飞一时间不明白晨雨的意思。

晨雨回眸望去,看着那有些幽暗的长棚下立着的几个身影,轻声道:“这些天来,张宗主他们都对我很好。火凤姐姐也很照顾我。”

单飞倒不知道这点。

自从救了张火凤和老妖祭酒后,他反倒少见这二人,他有点担忧老妖祭酒会察觉他的问题,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

幸好老妖祭酒没有找他。

也许在老妖祭酒心目中,他欠巫家的,已经都还给了巫家,剩下的日子,他不想和巫家再有什么关系?

单飞并未深入详查,听晨雨说张飞燕、张火凤对她很好,多少有些明白晨雨的用意。

“他们对我这么好,我知道他们是因为你,他们早把你当成亲人一样,对你只有感激。”

晨雨凝着单飞的眼眸,反握住了单飞的手捧在手中,“我知道他们对你只有感激,如果能有一点点事情让他们为你去做,他们都想抢着做到来表达他们的心意。”

单飞嘴角带丝涩然的笑。

“你若不管这件事情了,他们肯定也不会怨你。”晨雨柔声又道:“可我知道……你一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要你、不再如郭嘉说的那样逃避。”

“我逃避?”单飞终于反驳道:“我就是来气,你说他这个大哥有点大哥的样子没有?在许都城就在我那里骗吃骗喝,得了荀奇的金子,一点都没有分给我。他明明武功比我好,却把寻三香的任务推给我。如今先骗***挖矿洞,现在又要我跑东跑西的解决。郭嘉你……”

扭头望去,单飞只想拎住郭嘉把这些帐好好算算。

是可忍、孰能忍?

只是在恬静、柔美的月色里,郭嘉早就不见了踪影。

.

Ps:三十多天老墨更新了三十多万字,有点疲劳。剧情目前正是转折点,老墨要好好考虑如何写的精彩,更新速度容我放缓几天,但是每天两更肯定是有的。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