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00节 只欠东风(四更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0节 只欠东风(四更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四更!双倍月票七天过万!为感谢诸位辛苦的盟主以及热心书友的投票订阅而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有月票的朋友请您继续投,老墨很需要*—

众人见单飞发现能燃的石头,有些人还是茫然无解,但有眼光精明的已经懂得这事情似有可为。

张飞燕正在琢磨时,听单飞说有阻碍,心中微颤,反问道:“什么阻碍?”

单飞暂时未答,只是道:“煤不止地表这点,以我所见,地下还有很多。”

石来点头,他身为摸金校尉,常在地下出没,当然知道这点。

众人哗然,赵一羽已叫道:“那我们不是能挖出来当柴火烧了?这比柴禾好用得多。”

“不但能烧,还能挖出去卖。”

田蒲本来一直默默跟随,见状意识到商机,他毕竟是世族出身,远比赵一羽这些乡野汉子见识要广阔得多,“这东西……恩、是煤比干柴要好用的多,城里多需,田家坞在河北颇有人脉,若是得张宗主等人开采后,田家坞……帮手去卖不成问题。”

田蒲毕竟是田家坞的人,一切当然还是为家族考虑,听单飞说这里煤的矿储可能很多,知道这是让人眼馋的买卖,怎不动心?

可他感觉自己在收复黑山军一事上并没有出什么气力,暗自沮丧。知道这件事插一脚要征得旁人的同意,这才语气委婉。

单飞对当代生意经虽不精通,可知道这东西光挖出来远远不够,还得有渠道***才能支撑诺大的需求,田家坞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得田家坞铺货,自然顺利很多。微笑道:“本要依仗田家坞的能力,还请田兄尽量帮手。”

田蒲不住口的应允,对单飞很是感谢。

单飞望向郭嘉道:“开采这里的煤矿有我和石来一帮人帮手,去卖如今也不成问题。不过曹司空能否允许还需郭大哥开口,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很多事情没做过,但对其中的猫腻却是清楚了解。

煤矿眼下虽未成为国产资源,但只要一面世,国家机器怎会不注意?

他那个年代这些资源都是收归国家所有。如今百废待兴,曹操为首的曹氏集团怎会对这种肥肉视而不见?

只要国家机器一个命令下来,没有人买,你这些煤自己烧着玩吗?

资源必须置换才能最有效的转化为可用的资源。

这里面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单飞知道搅和进去的麻烦,直接将问题丢给了郭嘉。

张飞燕、田蒲二人都明白这个道理,都是有些恳求的望向了郭嘉。

“郭大人,这件事情……”

“的确会有问题。”郭嘉缓缓道,他没单飞这般的经营头脑,但对人情世故实在太过了然。这里煤矿的煤一到各个郡县。或者许都、或者邺城,那无疑会引发不小的轰动。

百姓为这种新型燃料振奋,但有头脑的士族豪强当然都认为这采出来的煤和金子没有太大的区别。

酒色乱人意,珠箔动人心。

利益一出,最先抢夺的当然是势力雄厚者,曹操身边能人不少,家族更多,近的曹氏、夏侯氏、远的那帮如于禁这种老兄弟谁不会眼红?

一有人眼红心热,如果分不到利益,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太多。

郭嘉见到张飞燕、田蒲的期望。转望远远处那些饥饿交迫的黑山军百姓,终于笑道:“好的,我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众人均是大喜。

单飞再不迟疑,趁热打铁教黑山军如何开采煤矿。

开采煤矿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无论探明储备、寻找煤脉,甚至开挖矿洞都要有很高的技术含量。

单飞没采过煤,可毕竟算是个地下工作者,又肯思考专研,再加上石来一帮摸金校尉更是他得力的帮手,做事简直是如鱼得水。

摸金校尉的装备。自然是如今世上最好的探测工具。

让单飞很是惊喜的是摸金校尉的工具只比他想的要全,甚至还有几种他都叫不出名字的工具。

洛阳铲、短柄锄这些工具在摸金校尉口中本不是这个名字,但单飞使用起来绝对得心应手。

探明煤矿储备的方法和他寻墓室方位虽很有差别,但总算有共通之处,在地质勘探中,探明储备是用钻探的方法,而在盗墓中,定位是使用洛阳铲。

这两种方式其实都是通过取土样的方式来计算判断地下的情况。

用洛阳铲打眼下去虽不能和探测墓室般知道煤矿的厚度,但大致范围总是不差。

单飞和一帮摸金校尉同时动手,只用两天的功夫,几百个眼就打了下去,单飞已经大致勾勒出矿脉走向,和石来等人反复协商挖掘的方法。

这对石来等摸金校尉算是个新难题,不过这帮人倒斗的次数比盖房子可多得多,对各种情况并不陌生。

朱岩等人更是各抒己见,很快找出最好、并行的解决方法。

单飞和众摸金校尉商量妥当,立即带着黑山军中忠心而又有兴趣之人开挖矿洞,锯断木桩进行矿洞有效支撑。

常规的盗墓贼都是只求打洞入墓,摸金就走。

单飞、石来都算是国家队的选手,进行的很多工程远比寻常盗墓贼的规模要大很多,大动土木自然要预防地质灾害情况,地陷坍塌的可能也是要多加考虑,二人对很多进行过程中要进行支撑加固的方法甚至不谋而合。

他们一边开工,一边对黑山军中颇有悟性的人进行经验传授。

张飞燕自然乐的合不拢嘴,让这些人尊重***般跟随单飞等人学习,等到了晚上时,张飞燕、赵一羽等人难免询问这些人的学习进展状况,听那些手下说的滔滔不绝,各种新名词层出不穷,张飞燕等人更是对单飞敬畏的五体投地。

他们实在搞不懂这个武功精湛的单统领,做得成功商人的同时。又怎会打得一手好洞?

石来一直对单飞很是尊重,但在寻矿过程中,见单飞简直是行家里手中的不世奇才,更是钦佩。搞不懂三爷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的教了单飞这些。

单飞见石来做事干净利索,这辈子可能是个土拨鼠投胎转生的,和他关系倒是益发的熟络。

一晃近月余。

这一日,单飞、石来等人如黑鬼一样的从矿洞里钻出来,心中多少有些喜悦之意。

他们已经架构了很好的基矗而那些黑山军对其的领悟也是符合他们的预期,到如今这时候,挖出的煤已像小山丘般,而黑山军很多时候已经不需要单飞、石来的指点,挖煤也可以顺利进行。

出了洞口,见晨雨坐在不远处竟没有半点枯燥之意,单飞歉然笑笑,晨雨报以微笑,这些日子,她总是守在单飞身边看着单飞做事。或许在她心目中,日子本就是这么度过。

有兵士赶到,低声道:“单统领,石大哥,郭大人找你们,说有事情商量。”

单飞、石来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振奋之意。

他们这般辛苦是为了黑山军众,但若是没有郭嘉,他们这番辛苦恐怕会成为梦幻泡影,几人匆匆赶到了黑山堂。见郭嘉、张飞燕、田蒲、张辽等人均是在座。

郭嘉一看到单飞,缓缓道:“梁县令说服了易县的韩范归降,田堡主又帮司空劝降了袁氏派去镇守毛城的尹楷,司空不久前攻下袁尚部将沮鹄把守的邯郸。如今再次回兵邺城。”

单飞、石来精神微振。

他们知道这些地方都在邺城之北,邺城以南的阴安等地早被张辽等人收复,邺城之北城池又下,如今邺城已经是孤城一座。

郭嘉接着道:“袁尚在司空出兵时还是不以为然,抓紧进攻袁谭,如今恐怕感觉不妙。估计要回兵解邺城之围。”

这个***小子。

单飞心中感叹,袁尚这家伙联系乌桓人、又和张益德、阎行等人勾结,希望收编黑山军,迁涉县百姓,兵合一处抵抗曹操,看起来很有点打算。只是袁尚这小子不知道是否和他老子袁绍一样,脑袋进水后自视太高,这时候才想着回转救援邺城?袁尚吃什么长大的?

郭嘉并没有太多喜意,叹息道:“邺城在审配把守下,宁死不降。”

单飞心中一沉,向张辽望去,正望见张辽有些不忍的表情。

他们都知道曹营的铁血军规,暗想如此一来,城里的军民并不乐观。

“我和司空大人有书信往来,司空听到张宗主投靠,很是欢喜,说请旨要封张宗主为平北将军。”

张飞燕早知道这消息,心中感慨,“张飞燕绝不负司空器重。”

他对单飞感谢当兄弟看待,暗想如果单飞有事,黑山军自然责无旁贷的帮手。可他也知道曹操这个委任下来,他张飞燕就得卖命,不为旁的,只为黑山军十万百姓的生计。

郭嘉道:“单兄弟,最近煤挖得如何?”

“他们基本可以独立操作。”单飞道。

石来一旁补充道:“如果郭大人有事的话,我们可以启程,留朱岩帮忙照看就好。”

单飞明白过来,暗想煤挖得差不多了,郭嘉能在这里停留这久,看似悠闲,实则是怕黑山军再起变故。

如今张飞燕早就加强人手,严阵以待的守着煤矿,顺便守着妇幼老弱,以防再有变故,可无论如何,众人总要前往邺城一行。

郭嘉看了眼天色,喃喃道:“既然如此,我等明早出山,前往邺城。对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郭嘉笑道:“单兄弟,我对煤矿这生意想了很久,发现最关键的地方……其实还是在你。”

“啥?”单飞差点冲上去掐死郭嘉。

你成天吃吃喝喝,我在井下没死没活的做事,等到要取得国家矿产开采***证的时候,你还要***申请?

你真是个喜欢将麻烦推给别人的好兄弟。

单飞忍住冲动,故作不解道:“那个……我最近耳朵比较背,没有听清。”

本以为郭嘉会有几分惭愧的另想办法,没想到郭嘉脸都不红一下,诉苦道:“单兄弟,你也知道愚兄认识的人不多,更不擅长这些关系。”

你编,继续编!

单飞冷冷看着郭嘉,郭嘉还满是热情的说道:“你难道忘记我和你说过了……曹洪曹将军,眼下就在邺城?”.

ps:明天母亲节,要陪老妈过节,凌晨不更新了,明早更新,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都去陪妈妈过节!祝我们所有人的母亲,节日快乐!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