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97节 风格问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7节 风格问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感谢八风盟,舞者盟,惜缘盟,地球盟,1ffy盟,xo盟,飞扬,皇室金sir等等书友在红包区的大力支持!也感谢所有给老墨投月票和订阅偷香的书友!有你们的支持,老墨才能专心写好《偷香》。`

“放下?”单飞看了双手一眼,“放下什么?我什么都没拿埃”

我就一面通灵镜,还被你老头子拿去了。

你老头子才应该放下吧?

“你现在已有太多东西放不下。”马未来轻叹一口气,“你方才抓住我衣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已对这个世界有了太多牵挂。”

单飞一怔,回想当初的情形,知道马未来并未说错。

他真的放不下。

虽然他一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小心翼翼的不和这个世界牵扯上关系,那时候他还有回转到现代的想法。

但经过半年多的时间,他现自己慢慢对这个世界有了感情,放不下的其实并不多,但一个就已让他难以割舍。

知道马未来动用无间时,他那一刻甚至心如刀割,他见不到晨雨了?他那一刻才有些体会到曹棺撕心裂肺的感觉。

“可传承流年为何一定要放下?”单飞见马未来越走越远,却没有跟上去,只是大声问道。

暗夜处的马未来身影益的模糊,最终淹没在夜色中,唯有一句话传了过来,“你放不下,你就会执着的挽回。流年的传人,绝不能执着,因为那会是一场灾难1

声音消散。

单飞看着马未来再也不见,这次却没有挽留。

如果传承流年真的需要他放下晨雨的话。他宁可不眩

“怎么会有这种死板教条的规则?这难道不是固步自封?”

单飞喃喃自语,回头望向了远处的山顶,暗想这会儿晨雨不知去了哪里?鬼丰会不会对她不利?

一念及此,他立即有些焦急起来。`

通灵镜不见了。马未来说是借用,谁知道会用到什么时候,他没有和鬼丰讨价还价的本钱。

虽是这般想,单飞还是向方才离开的山顶谨慎的走过去。

三月草长,万物长的亦是欢畅。

单飞将身形掩在长草树木间。行了没多远,突然止住了脚步。

前方有人同时止步。

单飞看不到那人的模样,可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难耐心中的激动道:“晨雨?”

前方那人上前一步。

风分绿草。

伊人已现单飞的眼前。

单飞从未想到自己未找到晨雨,反倒让晨雨找到了自己,见伊人只是定定的望着他,单飞欣喜中带着忧虑道:“鬼丰没有为难你?”

他话未说完,就见晨雨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单飞微惊,一时间不知道晨雨的用意。等感觉那削肩轻微的抖动,似有水滴顺着他脖颈流下来时,单飞这才明白过来,轻轻抱住了晨雨颤抖的娇躯,鼻梁微涩,单飞安慰道:“我没事,你也没事就好,不用……不用……”

他不是木讷之人,在这种时候,偏偏想不出动听的话语来安慰晨雨。那时候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单飞没事,晨雨也没事,这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时光。

青青草长,有虫鸣欢唱。

许久的时光。

晨雨终于离开单飞的肩头。虽掩去眼中的泪水,却擦不干面纱上湿润的薄光,凝望着单飞有些湿润的眼眸,晨雨轻声道:“我只怕再也见不到你。”

单飞嘴角带笑,眨眨眼眸,竭力不让泪水滑落下来。“我也一样。”

二人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再没多说什么。

他们亦不用多说什么。

他知道她的牵挂,她亦一样,在这世上,还需要再说什么?

语言本是为了弥补人类不能彼此了解而产生的,但很多时候,若不用语言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还需要再说什么?

月如眉浅,星光黯淡。8小说`

单飞眼中的光辉却如晨起最亮的星光般,明亮了伊人的眼眸。

晨雨拉着单飞的手并未放开,和他一起走到一棵树下,缓缓坐下来,抱着双膝,望向了夜空。

单飞如她一般坐着,亦是抬头望向夜空。

银河横隔,有牛郎织女遥遥相望,单飞见晨雨望着牛郎织女星的方向,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却也没有去问许多。

鬼丰居然没有留难晨雨,这人还算有点傲气。

单飞暗自庆幸,但这时候不准备问这件事大煞风景,就听晨雨道:“你怎么会和那老者消失不见了?”

见晨雨微蹙着秀眉,单飞将事情简略说了下,甚至说了无间的事情,晨雨静静的听着,对马未来能用无间回转很有些诧异。

单飞最后解释道:“马未来只是不想和鬼丰有瓜葛,再说他也想用下通灵镜。”

“那老者就是马未来?”晨雨霍然望过来。

单飞见晨雨少有的关注之意,不解道:“怎地?”

“他在哪里?”晨雨似想起身,却终于未动。

“我不知道,他走了,若不出现的话,谁都难以找到。”单飞皱眉道,他看得出晨雨竟然听过马未来的名字。

“你找他?”单飞问道。

晨雨点点头,终于没有起身,只是和单飞并肩坐在树下,轻声道:“***昆仑就是要找他。***说找到他,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女修传人怎么会认识马未来?

晨雨要解决什么问题?

单飞心中在问,但终于没有宣之于口。

“我和***都是女修的传人。”晨雨低声道:“我们有个奇怪的规矩。”

单飞心中微沉,很担心这是什么不近人情的规矩。

晨雨喃喃道:“我们每个人必须去一次邺城,然后去见女修之棺。”

怎么见?

单飞几次想问这个问题,但这次终究还是忍住,不知为何,他对见女修之棺并没有了从前那么迫切。

哪怕知道女修之棺可以逆转时空,比无间更神秘的存在。

“***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就去见过一次女修之棺。但究竟见到了什么,她却未说,她说一定要我亲自见才能明白。”晨雨轻声细语道。

这本是她的秘密,但她很喜欢和单飞分享。

“然后呢?见到女修之棺后怎么样?”单飞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晨雨转望过来。星眸中带着期待,“你希望我怎么样?”

“嗯?”

这不应该是你们女修传人的约定?单飞倒有些迷惘,就听晨雨道:“见女修之棺后,我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再没什么约束。”

“就这样?”单飞很是意外。

晨雨眼中带了调皮。反问道:“不然呢,你以为如何?”

单飞长舒一口气,亦笑了起来,“我以为……我什么都没以为。”他一直很有些担心,但听到这里时,却放下了心事。

“你撒谎。”晨雨啐了口,但并没有什么恼怒之意,“你撒不撒谎,我看得出来。”

单飞只是傻傻的笑笑,“我本以为你见女修之棺后会有别的事情要做。”顿了下。单飞道:“我又怕你不再带着我。”

晨雨只是抬头看着天上星星,眼中有了醉人的温柔,“我不知道那时会做什么,好像也没什么要做的。你有什么打算?”

单飞小心道:“其实我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你不受人所托,做的也很好。”晨雨不看碘一路和你在一起,看到你做的很多事情,我很开心,我觉得你做得很好。***离开曹棺,好像是因为他已经走错了路。”

单飞心中亦有了喜悦。“我到这个世界后……”看了晨雨一眼,见她只是凝望星空,知道她一个字都不会漏下,单飞道:“我其实没有太多事情要做。我会点手艺,做点包子,在许都城生意还不错,以后我准备开个包子连锁店。”

感觉晨雨只是静静的听,单飞思索下又道:“不过……曹老板、恩,是曹司空恐怕会让我先去找三香。曹棺还让我阻止鬼丰的什么计划,这种事情关系到拯救地球,我得先去解决一下。”

自嘲的笑笑,单飞见晨雨亦像在笑,“不过我就这些事儿,很快就能……”顿了下,感觉到任务还是有点份量,单飞道:“我一定能搞定,然后就不会再有别的事情了。”

见晨雨不语,单飞道:“你呢,以后能不能……来我的包子铺照顾下生意呢?”

晨雨轻舒一口气道:“我其实更喜欢桃花林,我要种好大的一片桃花林。”她夸张的伸手一比,“桃花林要比我以前住的地方要大,我们就不养老鼠了好不好?”

她扭头望向单飞,不想单飞正望着她。丝轻柔,从单飞脸上拂过,单飞石头人一样,动也未动,

晨雨亦未动,和单飞呼吸可闻的距离,只是问道:“你说好不好呢?”

单飞方才听到晨雨说的“我们”两个字的时候,只感觉无边的喜悦涌来,立即道:“好,那我们就不开包子铺,开桃花林……不是、种桃花林好了。”

“那也不用,我们可以在桃花林前开间包子铺。”晨雨肯定道。

这风格好像有点不搭了。

单飞下意识想到这点,但望着那让人心醉的眼眸,点头道:“好主意。”

晨雨嫣然一笑,终于转过头去,靠在了树上,闭上眼眸轻舒一口气道:“休息吧。”她说的自然而然,实在是在半年绝境中,她和单飞一直如此。

她闭上了眼眸,不一会儿光景,好似就已入了梦乡。梦乡中,晨雨不知做了什么甜蜜的美梦,螓微斜,无声无息的靠在单飞的肩头上。

单飞感受到暗香盈夜、伊人在侧呼吸可闻的感觉,坐在那里并未稍动,心中只是想着一件事情——成功人士的计划需要改改,但和晨雨的计划,拼了老命也一定要做到!

ps:双倍最后一天!老墨恳请诸位好书友赞助月票支持!无以回报,只能尽心写好《偷香》感谢诸位厚爱!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