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94节 老头的戏法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4节 老头的戏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赵一羽对自身的武功本很有几分自负,亦对单飞方才的拦截多少有些不满。

他本不认为鬼丰如何了得。

但这刻见黄龙死在乱战,对方出手尽是快、准、稳、狠,生死搏杀不过呼吸之间,赵一羽虽说死都不怕,但见状难免心中凛然。等见到鬼丰、檀石冲交手一招后,只感觉这二人交手直如天公震怒,雷神做法般,不由脸色苍白,自悔孟浪。

黑山军一帮高手自诩什么黄龙、雷公,可在这帮人的衬映下,看起来不过是和黄虫、鸡公仿佛。向单飞望去,赵一羽本想说出感激之意,不过话到嘴边,却感觉舌头有些打结,背心冷汗淋漓。

单飞并没留意赵一羽的不安,亦无暇理会。见鬼丰、檀石冲二人过招如此强悍,单飞心中非但没有惧意,反倒热血上涌,暗想这两人既然能够做到这点,只要假以时日,自己也可以练到如此境界,方不负平生意气。

双剑交击后,檀石冲半空爆退,脸色苍白又红,但双眸中却又如火般燃了起来。

“好剑、好招1

他说了这四个字的功夫,战意不降反燃,他的武功本是遇强更强,丝毫不以一时的挫败为意。

鬼丰手中漆黑的长剑半空一划,风声鼓动,竟足不点地的向檀石冲杀过来,面具后双眸寒光凛冽,又是一剑劈出。

他根本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但天下武功,本是唯快难破、唯力难敌,他每一剑均是像得雷公附体般,出剑又快又猛,让人除了硬接之外。再无其余的方式躲避。

半空又是“轰”的一声大响。

檀石冲身形一震,已被击落在地,左手通灵镜再也无法握持,早就飞天冲起。

鬼丰抬头望去,眼中蓦地有寒光闪烁。

一人竟从林木之巅飞身而出,伸手将通灵镜抓在手中。

那人出现的突然。但也逸然,似是早就耐心的守候多时,只等在这一刻的功夫出手。那人出手就中,应该是经过许久的计算。

他通灵镜到手,身形一沉再纵,冲天而起,就要飞身回转到了树巅。此人身法飘逸,轻功竟然不让此中高中,到了树巅后。再是几个纵跃,只怕就将所有人抛在身后。

有两道人影突然冲天而起,一前一后的截住那人。

同时出剑!

那二人正是鬼丰和檀石冲。

众人悚然。他们亲眼看到鬼丰、檀石冲的惊天武功,难信世间有人的武道竟近自然之威。这二人同时对一人出手,那人哪怕是吕布重生,只怕也挡不住二人的联手一剑。

空中那人轻叹,半空出手。

他本看起来手中只有面铜镜,在翻腕之间。一柄两尺长的短***倏然现在他的手上,那短***极短。在黑青的夜色中却荡漾着水一样的光芒。

光芒暴涨,刹那间就变成丈八之长。

“逝水?”

单飞或许不记得那人,但无论如何都忘记不了那人手中之***——一杆如水般的***,逝水之***!

***未出时,通灵镜就已划出一道弧线,竟向单飞这面飞来。被单飞一把抓祝

***!

这东西认主人的?

单飞接到通灵镜,心中不喜反惊,郭嘉早就看出来问题所在,他单飞到现在也已明白,如今这种状况。这玩意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谁拿到都没好!

运***那人出***。

***一横,如银河亘古。

三件兵刃相交,一剑如火、一剑如雷、另外一***却如水。

半空一声闷响。

新叶催凋落,枯叶反旋升,有狂风大作,光芒陡爆。

众人甚至看不清半空三人的身形,只听鬼丰厉声喝道:“常山赵子龙,真的没让我等失望1

一语空中回荡。

单飞手中微颤。

常山赵子龙?哪个常山赵子龙?长坂坡一战,曹营中七进七出的那个赵云赵子龙?

使出逝水之***那人就是赵云?

他为何要将镜子抛给我,肯定是抛给我的,这种身手、这种武功的人,绝不会信手乱丢些花花草草。

赵子龙将通灵镜抛给他又是为何?

帮他?还是害他?

单飞心绪繁沓,那一刻甚至想将通灵镜再抛回去,他不是信守诺言,而是知道若惹对方对其追杀,己方恐怕损失惨重。

他单飞不怕,可黑山军众呢?

转念间,空中巨响未停,但单飞感觉空中三人已向这个方向望来,鬼丰、檀石冲、赵子龙三人没什么你死我活的恩怨,他们的目标还是通灵镜。

一咬牙,单飞才要将镜子抛回去,陡然心中一动,他见到镜子中竟有影子晃了下。

这镜子本来黑黝黝的,单飞根本看不出其中的材质,他倒是有点习惯了,感觉这世上稀奇古怪的东西实在太多,让他这个考古专家也是目不暇给。

就算他那个年代科技可谓发达,科学家认不出的材料也是多得很。

可镜子根本照不到人的,他早看出这点。

照不到人的镜子用来做什么?

真的能和鬼魂沟通?

单飞当初拿到这个镜子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但他还是并未在意,这说不定是个神经病做出的镜子。

甚至不是镜子!

可他没想到方才真的从镜子中看到一道身影,是他单飞?好像又不是!可不是他单飞,镜子照的又是哪个?

单飞思绪不过片刻,但已定定入神,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倏然扭头望过去,就听晨雨娇叱道:“你是谁?”

晨雨出剑。

一人从晨雨身边掠过,一把抓住单飞的手腕,低声道:“跟我走。”

单飞才待挣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人能突破晨雨的长剑,让他毫无感觉的就到了他的身边。

虽说他有些失神……

陡然望见那人的面容,单飞失声道:“马先生……住手1

来人须发皆白。行将入土的年纪,可一双丹凤眼颇为悠远多情,那人竟是马未来!

这老头子怎么会来这里?

他总不是为了通灵镜?

单飞又惊又喜,一句话当然是向马未来、晨雨分别说出。晨雨立即止住长剑,马未来一手拎着那个古怪的叫做流年的箱子,一手抓住单飞的手。脚步不停,倏然向暗处纵去。

黑山军众、田蒲等人纷纷大呼,显然都不知道马未来究竟要对单飞如何?

郭嘉双手一紧,本要出手的样子,可见到马未来时,似是怔了下,竟然没再稍动。

马未来带着单飞扑向暗处,早有人跳出拦截,马未来只是轻轻一纵。倏然到了树顶,带着单飞踏着树枝前行,竟如闲庭信步,飞速过了片树林,转瞬向山顶奔去。

有响哨破空而出。

单飞一听,暗想这恐怕是郭嘉、石来他们发出的响哨吧?难道郭嘉还有后招?

耳边疾风掠过,单飞本自脚步轻快,轻功远超常人。在马未来携带下,虽是上山。却好像御风而行一样。

偷暇向身后望了眼,就见有三道人影纵跃飞奔,急如奔马,单飞不用看,感觉这三人多半就是鬼丰、檀石冲和赵子龙。

果不其然,鬼丰的声音破空传来。“马未来,既然来了,为何不谈谈?”

谈你个大头鬼。

你总不会将通灵镜再还给我。

单飞心中嘀咕,估计马未来也是一般想法,不然也不会闷声急行。

鬼丰三人之后。却又跟着个孤零零的身影。

单飞望见,心中温暖中又有些担忧,那是晨雨,他看不清,但感觉得到,晨雨身后又跟着几人,估计是阎行、张益德他们,这帮人当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无暇再去想什么,单飞急奔中忍不住道:“马先生,我们要去哪里?”

“要甩开他们看来有些困难。”马未来喃喃道,他虽在说话,但脚步不慢,仍旧和鬼丰几人保持不近的距离。

这世上能甩开鬼丰的人绝对不多,你老爷子或许可以,但我恐怕不行。

单飞暗自皱眉,就听马未来道:“可我们眼下一定要甩开他们。”望向单飞,马未来嘴角露出丝微笑,“单飞,我给你变个戏法。”

单飞眼珠子一下瞪的比鸡蛋还大。

他第一次见到马未来,就听马未来给他讲个故事,后来一直想见,却始终无缘,没想到第二次见到,马未来又要给他变个戏法?

老头子,你是猴子请来的***吧?

单飞嗔目结舌,搞不懂马未来脑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这时候还要变戏法?你老头子心可够大的。

二人片刻已到了山顶。

前方断崖拦路。

单飞暗自皱眉,不由道:“把镜子给他们就好了。”

鬼丰等人身形急冲,和二人距离迅速缩短,单飞甚至可看到鬼丰青铜面具上泛着的寒光……

镜子给鬼丰,鬼丰不会和他打架。这种高手,和他单飞打架都是自贬身价。

这个老头子看起来对鬼丰也有些害怕,不然跑什么?

鬼丰见马未来、单飞立在山顶,蓦地一声长啸,半空高高跃起道:“马未来,可有兴趣过手几招?”

他手擎长剑,半空就要挥下,陡然间差点楞在了半空。檀石冲、赵子龙几乎同时赶到,眼中蓦地露出不可思议之情。

马未来微微一笑,突然拉了单飞一把,倏然向断崖上空跳去。

***!这是断崖!

单飞身不由主被马未来所拖,飞到半空时几乎叫了出来。

半空中光华一耀。

鬼丰落地、檀石冲惊异、赵子龙也是错愕的神情,因为那一刻他们只见到马未来、单飞冲到半空,却未坠落。

人不坠下,亦不飞向天空。

只是光华闪动间,马未来、单飞随着那光芒一闪后,刹那消失不见!

ps:兄弟们给点力!月票有多少投过来多少吧!老墨很需要!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