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91节 出袖 (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1节 出袖 (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为‘合乎哈弧光’盟主加更!感谢他对老墨的支持,也谢谢诸位书友对老墨的支持,谢谢大家!

单飞才待举步,身后的郭嘉突道:“且慢1

黑山军众人惶惶,只以为郭嘉改变了主意。)

单飞却不认为郭嘉会阻拦,他们并没有***的选择,鬼丰不是一个人,他背后如果还有众多高手支撑的话,他们这帮人胜算实在不大。如果张飞燕的亲人丧命的话,造成的影响很难弥补。

果不其然,郭嘉只是道:“我和你一起送过去。”

“什么?”单飞失声道,“你……”

他听鬼丰让他将通灵镜送过去,心中都是惴惴,感觉自身难保,只能硬着头皮盼鬼丰言而有信,当然管不了旁人,郭嘉怎么会做出这种让他为难的举动?

郭嘉笑笑,缓缓伸手从单飞手中取过通灵镜,淡淡道:“送面镜子而已,鬼丰素重承诺,你不用担心。”

他似看出单飞的不安,微笑中满是鼓励之意。单飞见状,暗叫惭愧,缓缓跟在郭嘉的身边。

郭嘉竟然不紧不慢的走到鬼丰身边不远,看着鬼丰道:“我要确定这两人并没什么问题,然后我就把镜子交给你。”

面对杀人不眨眼的鬼丰,郭嘉居然很是冷静。

鬼丰眼中似有丝光芒闪过,竟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笑道:“郭嘉就是郭嘉,比旁人都要小心得紧。”

他没有阻拦什么,郭嘉见状,缓缓弯腰去查看地上两人的动静。

单飞心中突然一凛。

暗中有人影一晃,一刀已向郭嘉当头砍下!

那人来的极为突然,那刀劈的亦是有如闪电!

郭嘉只是低头去看老妇和张火凤的动静,似未觉察到杀机迫在眉睫。鬼丰或许不会出手杀他,但暗处尽是曹营的对手,谁不想杀了郭嘉削弱曹操的实力?

单飞厉喝一声。单刀刺出,正击在劈来那刀的刀身。

他如今眼快手快,对力道的掌控更是随心,虽未尽全力。但力道运用巧妙,本以为那刀一定会高高荡开。

不想对方单刀陡然一转,竟然压在了单飞的刀上,然后单飞就感觉刀身一沉,亦察觉对方力道倏然强了数倍之上。让他所有的力道倏然撞墙。

这人武功怎地这般怪异?

单飞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变幻力道,猝不及防间身形不由前倾,而那刀顺势一斩,就向单飞的脖颈砍到。

出刀那人满以为一刀就能将单飞脑袋剁了下来,不想刀才劈出,就感觉单飞单刀倏然粘住了他的刀身,陡然间有股离旋之力从单飞手中传来,转瞬就要将他的到半空。

那人武功古怪,发劲的方式更是少见,可亦没想到单飞力道或许稍弱。但若论运劲的古怪,还胜他一筹。只是那人身为乌桓高手,毕竟不是浪得虚名,远比乌鹰等人要犀利太多,沉喝声中,那人手中之刀力道陡增,抗住单飞使出的离旋之力,竟然硬生生的和单飞僵在当常

又有一人窜出,一刀向单飞当头砍到。

单飞心中微沉,暗夜中他或许看不到对方的面目。但早熟悉对方举动。

那人竟是张益德。

郭嘉所料不错,这些人为抗曹操,早就联手一起。

当年袁氏势力最强时,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但在袁氏分崩离析之际,只要是肯联手对抗曹操的人,绝不会错过。

黑山军见状群情汹涌,均是纷纷怒喝,他们见单飞为救黑山军义母和张火凤,毫不犹豫的将通灵镜送出。老妖祭酒送出通灵镜。或许是为了单飞,但更因为和黑山军相交多年的感情,不忍黑山军亲人送命。但单飞这般,早让黑山军众人将他当亲人般看待,就算雷公、孙轻曾败在他手,那一刻亦是为单飞担忧。

只是众人离得颇远,变生肘腋,黑山军众鞭长莫及,晨雨立在洞口,那一刻却是出奇的镇静。

眼看张益德一刀就要劈到单飞的胸口。

单飞吸气不及,内息陡转,突然松刀倒仰,他这一招倒是极为冒险,乌桓高手单刀毫不犹豫的趁势斩下,张益德手中之刀亦是劈到了单飞的眼前。

刀再横。

单飞一退再凝,片刻间竟然将双刀尽数托祝

有力重如山。

单飞额头刹那冒汗。

他武功或不如阎行的寒杀、或不如张飞的冷峭、或不如张辽的开阖、甚至不如方才出刀那乌桓人的力道诡变。

但他的武功本是从水中领悟,在受两人合击时,脑海中蓦地有句奇怪的话闪过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这本是道德经中一句话。

他考古出身,自然对古学多有涉猎,不过他很多情况下不过是兴趣浏览,有用则记忆、自感艰难时也不会如学究般苦苦专研。

若是说他不求甚解,有时候倒也恰当。

在他看来,知识本来是用的、给自身领悟的,徒记一些不知所以的东西,或许可用于炫耀,但于己却没什么好处。

可有些话偏偏一入脑就有留存,再思索霍然有了领悟。

在绝境那半年,他可说天天在水中泡着,考古的问题一时搁浅,有关于水的学问,尽数浮出。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老子《道德经》中对水的描述,他以前一直以为不过是在说修身养性之用,从未想到可拓展到武功,偏偏在这两人犀利的攻击下,他蓦地在想到若我为水,结果如何?

攻击单飞这二人已经算是当世闻名的少见强手,单飞接住二人的刀势已然不差、可亦被对方力道所拖,一时间无力反击。但在那思绪转念间,单飞宛若有了巨力砸在水面上的那一刻的感觉。

在对孙轻、雷公时,那时他只是将对涡力的领悟淋漓尽致的施展出来,等再对檀石冲时,被檀石冲强力逼迫,却让他力道运用更上一层,被白骑一击时。他才算真正知道武学中借力打力的诀窍。

那种力道运用的感觉,真是从教条的招式中学习不来。

巨石落水,体内气息一凝而散向无边的夜色,就如海水涌向无际的天边。

天无涯。海有岸。

气无边,身有限!

巨力乍一接触,在体内的感觉亦是如他想象般散了开来。

他那一刻将两人重压尽数接了下来,就如怒海狂涛无尽的冲到岸边,时时汹涌澎拜的冲刷。但终究冲不破横断的海崖。

海崖就是他身体的极限。

他感觉自己那一刻蓦地像充气般涨了起来,虽然在外人眼中,他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只要再有片刻,他就有能力反击,他借外力蓄力反击本有几分章法,但这两人实在过于强悍……

就在这时,半空“嗖”的声响,一寒锐的***尖已经向单飞咽喉刺到。

是阎行。

单飞双眸充血,可蓄力反击尚欠一刹。

只一刹那,或许就是生死永别。说慢实快。黑山军众有的早红了眼……

有人叹,“何苦如此1

那声叹息很有几分无奈,亦有几分落寞,宛若看花开花谢时的心境,知其然,知其无奈,但不得不一般的无奈谁都挡不住花开,亦也挡不住花败,那花开花落为何还要让人伤怀?

只是这四个字的功夫,有暗影一道轻柔的击在链子***尖。那本来势如闪电、无坚不摧的链子***突然反射了回去。

阎行从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手上的链子***竟会反噬,而且全然不受他手臂的控制,见***击倏到眼前,阎行一个倒翻。就感觉***尖几乎擦他鼻尖而过,钉在了树上。

乌桓高手和张益德均是一怔。

他们本亦想杀了郭嘉。

这些年来,郭嘉实为曹操手下第一谋臣,和曹操亲密无间,曹操这数年攻无不克,势力坐大实在有郭嘉太多的功劳。

就算邺城之战。曹操都是听郭嘉所言,缓攻而归,郭嘉在曹操心目中的分量可见一斑。

要挡曹操,先杀郭嘉。可如今要杀郭嘉,必除单飞,二人蓦地发力,只想将单飞斩杀后,还能余力来杀郭嘉。

余众不足惧。

二人都可算是当世闻名顶尖高手,阎行亦是这般,三人同时出手来杀单飞,已算高看了单飞。

单飞挡住二人一击时,已经让二人心惊必除此子,不然曹营中又会多了一员悍将,对他们来说,亦是多了分的艰难。

他们却没想到单飞尚未反击,阎行已败,转瞬那道暗影轻轻拂到二人的眼前。

眼本要害!

能将链子***都反击回去的暗影,张益德和乌桓高手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知道一双眼眸绝对抵抗不祝

二人沉喝、收刀劈向那道暗影。

张益德和那乌桓高手均是身经百战,在那一刻,自然都是用习惯方式来应对。

暗影如絮,淡淡游走;暗影无厚,烦忧。暗影以无厚入有间,轻轻过了刀锋、悠悠过了两个高手的拦截……

乌桓高手怒喝声中就一个跟头翻了出去,等落地时,咽喉竟有道血丝,不知被什么划了一下。

张益德亦是急退,但脸颊已经出了一道血痕。

二人受伤,均是怒望出手之人,眼中不但有愤怒、还有惊惧!

“你……”

二人蓦地凛然,他们虽是震惊出手之人,但不该忘记了单飞。他们躲过出手那人轻轻花叶般、却极为惊险的一击,可随即发现更要命的一击还在后头。

单飞反击!

海崖本是不堪负,但阎行败退,乌桓高手和张益德蓦地一撤,单飞方才蓄力的压力尽数的反冲了出去。

如怒海波涛,气势磅礴!

乌桓高手和张益德爆喝声中,挥刀拦挡。

空中不知道爆了多少声激烈的碰撞后,单飞一个跟头翻了回来,乌桓高手和张益德早就又退十数丈。

单飞单刀缺口,张益德衣襟已破,那乌桓高手大汗淋漓,紧紧捂住了咽喉,震惊单飞反击之力的狂暴,可更震惊方才为单飞解围之人的轻柔。

不但那乌桓高手,所有人目光都落在负手那人的身上。

有缕缕轻风吹拂着绿草如波,有如青衫红袖,夜幕下低咏着佳人轻舞、管弦寥落的烦忧。

郭嘉负手。

宛若从未出手!

.

Ps:上节老妖那里出了点差错,谢谢书友龙吟16的提醒,已经改了。

今天更新有点晚,儿子***成绩不佳,一会要帮他改卷子,明天要去开家长会,估计要耽误大半天时间,想到明天要过审般的家长会,老墨也是挠头。凌晨就不更新了,明天两更,早起更新一节,晚上几点更新看情况。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