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89节 破解的关键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9节 破解的关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耸然,就连单飞亦是神色改变。很多人对三香一事所知不多,但听鬼丰和单飞交谈后,多少有些理解。

使用无间香是说可以回到过去改变一件遗憾的事情。可惜的是,使用无间香的人再也无法回来。

抛弃毕生辛苦得到的一切去改正一个遗憾,这件事听起来简单,但能做到的人若非有极大的勇气,显然都不会去尝试。

曹操不会去尝试,鬼丰当然也不愿。

可如果回到过去的人能够回来,那结果显然绝不一样!

使用无间回不来的话,很少人有愿意尝试,但使用无间能够回转,那动用无间的人就算秉性不改,但拥有能改变过去的能力,那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存在!

谁不想拥有这种能力?

有些人呼吸已经粗重起来,想想都觉得脸红心跳,若是真的拥有的话……

石来嗄声道:“你说的是真的?”他那一刻却没有寻常人的想法,想的只是——那三爷是不是能回来?

鬼丰看了石来一眼,一盆冷水浇了过来,“以前的那些人,我们肯定带不回来了。”

石来心中难受,单飞终道:“你如何能做到这点?”他内心对这种事情很是好奇,但还有几分理智,暗想找到三香都像中头彩一样,曹棺这些年才找到一根无间,寻常人如何能够轻易找到?

虽是这般想,单飞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句,没谁会对这件事情全无好奇之意?

“这就是我来这儿三个目的中的一个。”鬼丰缓缓道。

众人均是困惑,不懂今日黑山军之变和鬼丰的这个目的何干?

“我来这儿的第一个目的本来是想看看能不能将黑山军收为己用。”鬼丰叹息道。

黑山军闻言大怒,赵一羽更是怒喝道:“你做梦1

他们明白鬼丰是蛊惑黄龙之人后,痛恨黄龙时更恨鬼丰。他们本不知道鬼丰武功如何,但想这人就算强煞,但黑山军这些人在一起难道还怕了他?若不是忌惮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山魈,亦见郭嘉、单飞始终未有举动,这些人说不定早就动手!

“我做梦?”鬼丰淡然道:“若不是有女修传人和郭嘉在此,我恐怕不是在做梦。就算是如今……”他只是无声无息的笑笑。

众人心中发寒。却不得不说鬼丰说的很有道理。

单飞轻叹道:“鬼丰,这件事若是你做的,倒未免让我失望。”

“哦?”鬼丰饶有兴趣道:“你失望什么?”

单飞遗憾道:“你这种身手,却对张宗主的亲人和老妖祭酒下手,实在让人失望。你若真的强煞,本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鬼丰摇头道:“你错了。”

单飞反问道:“我错在哪里?”他不明白鬼丰怎么改正无间的缺陷,但知道对黑山军最要紧的事情还是救回张飞燕的亲人,这一问却是帮黑山军问的。

“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放屁。”鬼丰哂然道:“我做的事情。一定要达成目的,无论用什么手段。我初见你的时候就已说过,我不喜欢杀人,但挡我路的人,我不介意给他一剑。”

“你把人交出来1

赵一羽高声断喝,突然飞身纵起,向鬼丰冲了过去。

他本火爆的脾气,见鬼丰和单飞交谈。若不是尊重单飞,早就逼问张飞燕亲人的下落。如今听鬼丰承认,再也难耐心中的焦急。

黑山军中,赵一羽算不上武功最强,但轻身功夫着实不弱,人一动就到半空,再一展。就要向鬼丰飘去。

鬼丰只是微微抬头看向赵一羽,面目后的双眸有丝讥诮。

单飞身形亦动,虽然慢了一步,却是后发先至,半空追上赵一羽。一把抓住他的腰间,抡臂间就将赵一羽甩了回来。

“你做什么?”赵一羽一怔,若不是见到单飞帮黑山军平定内乱,方才又在山魈的威胁下救了黑山军很多兄弟,早就发火。

“单统领是救了你一命。”张飞燕低声道:“一羽,莫要冲动。”

张飞燕身为宗主,眼下虽然使不出功夫,可眼光还在,见鬼丰站在那里只是抬头望向赵一羽的刹那,心中就是一沉。

鬼丰的冷静简直让人悚然。

若没有极为自负的身手,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点。

赵一羽冷哼声中,虽有些不信,终究没有再动,对宗主所言,他从不敢违背。

面具后的鬼丰似笑笑,“半年多不见,单飞,你的武功很有些长进,也没有让我失望。”

雷公、孙轻对鬼丰这般言语很是不以为然,暗想你鬼丰武功再强,难道还能比单飞要高明很多?

单飞却知道鬼丰的眼光,谨慎道:“多谢夸奖。”

“不过你还需要更强一些。”鬼丰轻声道:“我等着你最强的那一天。”

单飞很是困惑,他知道很多敌手都是趁对方未萌时斩草除根,鬼丰和他并非朋友,为什么他变得更强鬼丰反倒益发的满意?

“以你的武功,要抓老妖祭酒不是难事。可为何要蛊惑黄龙,并不亲自动手?”晨雨自从抵抗山魈后,一直沉默无言,这刻却是问了句。

“女修传人最关心的果然还是这些。”鬼丰望向晨雨,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因为我要取件东西。”

“什么东西?”晨雨追问。

单飞暗中奇怪,他知道晨雨对很多事情并不关心,这会儿好像却很有些执着之意。

“这本是巫家传下的一件东西。”鬼丰慢悠悠道。

众人均是惊愕,单飞更是诧异,本想问巫灵儿怎么会和老妖祭酒有什么关系,却是强自忍祝

不想鬼丰随即揭开了***,“你们或许不知,老妖祭酒本是巫家之人。不过因犯了族规,这才被巫家逐了出来。”

单飞终于明白老妖祭酒为何对他这般亲热,只是老妖祭酒是瞎子,怎么能确定他和巫家有关?

老妖祭酒凭的绝非“单飞”这两个字。

或许也是凭借神奇的蛊术?

单飞想想都感觉心中发毛,暗想有机会一定要向老妖祭酒解释下,避免另生枝节。若是因为这件事死在老妖祭酒手上那就太过冤枉了。

“你如何知道这件往事?”有苍老的声音从洞口方向传来。

众人回头望去,就见老妖祭酒不知何时到了洞口,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激动之意。

“很多事情我都知道。”

鬼丰叹口气道:“我为了挖掘出这些秘密,耗费的精力你等难以想象。我不但知道你是巫家的人,还知道巫灵儿早在我之前,做过的事情就和我现在做的一样。”

静顿片刻,见众人都在等着***,鬼丰微笑道:“她为何会在邺城消失?单飞你是巫灵儿之子,不知道可曾知道原因?”

邺城、女修之棺、无间、做一样的事情……

梁县令曾经说过——巫灵儿在邺城神秘失踪。无人知道她的去向,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当初单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有过似曾相识的感觉,事后曾有怀疑——巫灵儿会不会和曹棺一样,也使用了无间香?

巫灵儿不是失踪,而是消失去了从前!

单飞将这一切联系到一起后,缓缓回道:“因为……家母……要改正……无间香的缺陷?”他头一次这么称呼巫灵儿,多少有些别扭。可在这种时候,又不能不这么改口。

鬼丰大笑起来。“单飞,看来你对令堂所为也有些了解。巫灵儿为巫潜之女,对于三香的了解,自然远超常人。我和巫灵儿都知道,无间虽是神奇,可却是神奇不过女修之棺。”

单飞、晨雨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震惊之意。

鬼丰居然对女修之棺很是熟悉?

面具后的双眸中寒光闪现,鬼丰继续道:“传言中,三香中的无间香本是女修传下,后来才会散落人间,有些是被女修传人保管。”

单飞忍不住又看了晨雨一眼。

他和晨雨熟络。可很多事情,晨雨如果不说的话,他也没有去问,他不想晨雨为难,对于鬼丰的这种说法,他绝不认为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十三巨人的无间香可能来自传术给诗言的人,诗言自己不就留给曹棺一根无间香?

无间原来是女修传下来的?

女修之棺本来就是不可思议,也就难怪无间如此神秘!

“可无间香本来不应该有这个缺陷,若是无间只能送人到了从前,却不能回转,女修就不会是女修,无间也就不会是无间,更不会流传这多年。”鬼丰继续道:“巫灵儿就是明白这点,这才竭力想要***无间的秘密,因此才去了邺城。”

见单飞只是沉默,鬼丰缓缓道:“邺城本是女修之子大业所建,传说中,大业曾穷尽一生之力,为女修在邺城建了墓穴。大业本秦始皇始祖,秦始皇陵的营造之法,听说就是从女修墓葬中汲取的经验。”

单飞心中一震,倒感觉鬼丰之言并非虚妄。

事实上,无论秦始皇陵还是女修之棺所葬之地,远比埃及金字塔还要玄奇,他未进过秦始皇陵,但在挖掘女修之棺时早有几分惊叹,甚至曾经感觉女修之墓或许不如秦始皇陵壮阔,但秦始皇陵的深邃恐怕也是不过如此。

女修之子大业又是如何做到的这点?

“***无间之秘的地方就在邺城,也就在女修之棺。”鬼丰缓缓道:“巫灵儿去了邺城,本是要验证这点。”

单飞不等回答,就听老妖祭酒阴森森道:“于是你希望从我身上得到女修之棺所在的地点?”

鬼丰点点头道:“老妖就是老妖,说的比谁都直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这方法?”老妖祭酒冷冷道。

谁都听出老妖祭酒言语的否定之意。

不想鬼丰只是笑笑,“你会的。前几天你或许不会,但现在……你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1

ps:你也会投月票的,是不是?呵呵,帮老墨投几张月票吧,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