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87节 蛊、灵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7节 蛊、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风之舞者5638’盟主的飘红打赏,老墨谢谢你了!也感谢众多打赏投票的书友们!谢谢——

单飞虽知道老妖祭酒对他绝无恶意,但望见老妖祭酒有些阴森恐怖的笑容时,还是感觉心中发冷。

老妖祭酒等他做什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一羽一旁问道。

老妖祭酒喃喃道:“黄龙突来,我感觉到他的恶意,可是……我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就跟他过来,想看看能不能尽些力气。”

众人看着他脚下的一堆绳子,暗想难道黄龙是用这绳子捆住了老妖祭酒,但老妖祭酒是自己解开的?

石来一旁道:“前辈,你可是用蛊毒放倒的黄龙和朱岩?”他入职摸金校尉,和曹棺不但盗墓,盗墓途中也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不然卢洪也不会精通酒糟蛊。是以他们对苗疆、荆楚一带盛行的蛊毒并不陌生,见老妖祭酒无声无息的放倒黄龙、朱岩两人,手段不是下毒,更和放蛊很是类似,因此一问。

老妖祭酒低声道:“不错,黄龙中的是失心蛊,那个挖洞进来的人中的却是醍醐蛊,我虽感觉那人可能是来救我的,但我还是不敢大意。还请郭大人将他带过来。”

郭嘉不等吩咐,早有摸金校尉将朱岩抬到老妖祭酒身前。

老妖祭酒只是挥挥手,朱岩突然打个喷嚏,翻身坐起,一时间不明所以。

众人面面相觑,再望向面前的老人时很有些畏惧之意。

老妖祭酒又道:“黄龙中的失心蛊也不严重,半个时辰后就能清醒过来……”轻叹一口气,老妖祭酒喃喃道:“可真若失心的人,怎么也清醒不过来了。”

众人听他说的若有深意,暗想黄龙丧心病狂的模样,只怕真的很难改过。

老妖祭酒没提要为黄龙解蛊。众人也没谁要求,全当忘记此事。

郭嘉笑道:“老妖不愧为老妖,不过……你究竟都听到了什么?”

他一见这局面,立即知道黄龙控制了老妖祭酒。更像请了座瘟神,老妖故意让黄龙捉走,将黑山军的事情丢给他郭嘉。

老妖要看他郭嘉的诚意,老妖没对他郭嘉失望。

可是……黄龙单独抓住了老妖,却不和张飞燕义母、张火凤关在一起。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

张飞燕、赵一羽等人都是草莽汉子,想的多,动心思的地方并不算多,但郭嘉当不放过任何疑点,是以有此一问。

老妖祭酒皱眉道:“他说将我交给一人后,就能变成什么强者。”

石来脸色突变,低喝道:“不对1

众人见石来跟踪黄龙等人,又困住黄龙,悄然派人入洞,如果不是老妖祭酒的缘故。几乎将黄龙***。

石来虽未成行,可在众人心目中,早对这瘦弱的石来不敢小瞧,听石来突然变色,不由都问:“怎么回事?”

郭嘉脸色亦有了凝重,见石来有些惊凛的望来,郭嘉道:“以你的判断,接应张宗主义母和张火凤的人,几时能到?”

张飞燕心中蓦地发寒。

石来声音都有了颤抖,“他们就算不到。通传消息之人也应该到了。”

单飞脸色微改。

他知道石来、郭嘉和摸金校尉这些人约定的时间比起石英钟都偏差不了很多,石来说应该到却未到,就是出了意外。

会有什么意外?

单飞心中惊凛,晨雨已道:“外面有异常。”她话音才落。就听洞外哨声四起,呼喝连连声响不绝。

单飞脚尖一点,早到了洞外,看到洞外的环境时,周身发寒。

洞外本有雷公、孙轻、田蒲等人带着些黑山军高手、田家坞精英守在外边,但这一刻却是怒吼连连。眼中都是有了惊惧之意。

这些人脾气或大,但都是行走在刀刃上的草莽汉子,端是见过太过血腥场面,但在那一刻,却是冷汗直冒。

单飞也是一般,因为在他出来那时就已看到,有难数的怪物竟从四野涌到。

怪物绿油油的眼眸、人一样的身躯……

是山魈!

单飞头皮发麻,他当初在丁家村外见到一只山魈,那时候就要赵达带帮摸金校尉来捉,事后好像也没捉到。

这里竟然有这多山魈,这也怪不得曹纯手下的虎豹骑遇到这些山魈时,亦是损伤惨重。

怎么会有这多山魈?

鬼丰来了?

单飞手一紧,背却发冷。

有一怪物最先冲到个田家坞的汉子面前,一爪子挥了过来。

那汉子也算身经百战,但见那怪物四肢极长,周身褐色长毛一直覆盖到脸上,眸子绿油油的更如野狼,早就双腿发抖,躲避不及,虽然一刀砍了过去,但砍在那怪物身上,竟然如砍在石头上一样。

“躲1田蒲怒喝一声,才要飞扑上前,就见那汉子已被怪物从头抓下,身上有红白溢出,那汉子惨叫声中,早就软软倒下。

田蒲双眼红赤,他和这些汉子都是兄弟,见兄弟遇难,心中悲痛不言而喻,没去看难数的怪物四周涌来,反冲到那兄弟面前,只是看了眼,就知道再也救活不了。

有寒风袭来。

田蒲横刀,正格住怪物的一抓。

那怪物一爪子抓住田蒲的单刀,居然无惧他利刀的刃口,只是一拧,单刀折断。

田蒲心中发毛,眼见那怪物又一爪子抓了过来,立即翻身***,才到半空的功夫,就感觉脖领一紧。

又有山魈?

田蒲暗自叫苦,才待拼命时,就听单飞喝道:“山洞暂避。”

抓住田蒲的却是单飞。

单飞斗过这怪物,当初一斧头砍在山魈头顶都是难有损伤,知道黑山军和田家坞这些人或许比当初的单飞强上些,但也绝对奈何不了这怪物。

说话间,他早甩手将田蒲向山洞处扔去,身形不停,转瞬间又抓了几个田家坞的汉子扔到了洞口。

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已有数人惨死在山魈爪下。黑山军众人亦是心中发毛,雷公怒喝声中,一锤竟然击退个山魈,但只感觉虎口发麻。见那山魈受他一锤,***数步,作势欲扑的模样,雷公心中发紧,却被单飞一把抓祝丢回洞口。

山魈纷涌。

众人为之骇然,可见到单飞在其中倏来倏去,避开山魈抓咬往往只在瞬间,为他冒汗的同时,又不禁佩服此人的身法之灵动,简直让人为之惊叹。

单飞那一刻全神贯注的只是出手来救山洞外的众人,山魈虽猛,可他早非当日的单飞,游走在山魈之间,对道道寒风如同对涡流乱力般一样化解。

山魈虽然快捷。毕竟还有空隙。

水中无隙。

他总能在山魈扑来那一刻,先一步化解,抬头望去,见到孙轻竟如他当初一样,飞扑上树,转瞬间到了树巅。

孙轻心胆皆寒。

他人老了,腿脚虽利索,但胆子却小了很多,不然当初在邙山山腹中也不会逃命不管三香的下落。见山魈扑来,他仗着身法灵活。一时间还能左右闪躲,但山魈越来越多,他躲避不及,飞身上树。

本以为山魈虽凶恶。但总会有些弱点,孙轻却没想到这山魈却比豹子还要灵活。

孙轻上树,随即有三四只山魈竟然紧跟他到了树上。

转瞬到了树顶,孙轻暗叫老命休矣,可毕竟不甘坐以待毙,用力从树上向远方扑去。暗想就算摔死,也比被山魈抓死咬死要强上很多。

身形急坠中,孙轻长长吸气,只盼落地能少摔断一条腿,闪目间,却见单飞半空飞至,手在他腰间一托一转。

孙轻不知是惊是喜,但感觉一股力道将他下坠的力道转为侧旋。孙轻手臂挥舞,半空中连跨几步,等落地时,正好落在洞口旁。

脚踩实地,知道这条老命算是捡了回来,孙轻望向空中紧接着他飞回的单飞,那一刻心中多少有了几分感激之意。

不想单飞突然将他一按,孙轻身形一倾,不明所以时,就听石来喝道:“射1

破天矢急飞,怦怦大响。

石来在这会儿的功夫,早***了摸金校尉在洞口,只等单飞回转、山魈冲来那一刻倏然发射。

黑山军众一见破天矢势道极猛,都是为之变色,暗想怪不得曹操横绝北方,手下和袁绍军着实很不一样。

山魈虽是皮糙肉厚,但破天矢力道极强,薄些的门板都能一击而穿,击在最前几个山魈身上,竟然钻入山魈的体内,有山魈哀嚎,不由后退。

众山魈见状,终于有了些惊惧之意,止住了蜂拥的进攻。

石来却是额头冒汗。

破天矢一筒九矢,他方才为了造成威慑效果,让众摸金校尉三矢连发,可山魈只是微有损伤,他们的破天矢还能再发两次,两次之后呢?

他们拿什么抵挡?

众人有不解,有想到的,均是面上失色。

郭嘉立在洞口,虽是背负双手,但双拳握紧,终于有了几分冷然之意。

山魈退后,似是惊惧破天矢的攻击,一时间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有啸声突起。那啸声极为凌厉,暗夜中陡传,撕裂夜空般。

单飞一听那啸声显然是人传出,暗骇传出啸声之人中气充沛,啸声竟如碧海潮生,无穷无尽般。

是鬼丰?鬼丰要做什么?

念头才起,众山魈已有骚动,口中发出怪啸声隐和野外啸声相合,山魈绿油油的眼眸光芒大盛,眼看就要再次冲了上来。

众人暗中叫苦,石来更是神色萧杀,才要喝射时,突听一人轻叱道:“住手1众人一怔,就见晨雨倏然到了众人前方。

“晨雨1单飞、石来几乎同时厉喝,单飞更要冲出去将晨雨抓了回来。

晨雨做什么?

挡住摸金校尉的破天矢,山魈一至,除了寥寥几人外,又有谁能逃脱?

晨雨左手一摆,止住单飞的脚步,右手倏然拔剑。

剑一出,有寒光闪烁。

止!

晨雨娇叱,长剑斜指半空。

山魈陡停。

四野寂静。

那凌厉的啸声竟然也随之停了下来。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就见那空灵的少女长剑指天,身形纤纤似是不堪重负,但双眸中却有着坚定之意。

娇喝一出,竟然让如狼似虎的山魈终于停止了进攻,山魈非但没有再次进攻,望着眼前这出剑的少女,似乎还有了几分不知所措.

ps:今天月票数如果超六千票,老墨会四更感谢大家!另外:楼总搞了个v群,老墨以后有墨门自己的活动都会在那里举行,进群条件是自动订阅全订《偷香》然后您要想进群,先去书评区v群验证楼露个面,说下自己的q尾号,再去申请进群就可以了。欢迎您的加入!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