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85节 三道难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5节 三道难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为‘爱吃白饭的’盟主加更!感谢他对老墨的支持!谢谢,也谢谢众多的书友们*—

郭嘉神色萧肃,单飞看到眼中,不由心中发颤。他和郭嘉是结拜的兄弟,可如今对这个大哥益发有了几分敬畏之意。

这世上能让单飞敬畏的不多。

郭嘉恰恰是其中的一个。

嬉笑怒骂的郭嘉平时和旁人一样,甚至比旁人还要荒唐,但他若认真起来,谁都难免有些害怕。

荀奇当初还想向郭嘉挑战?

单飞想想都觉得好笑,但这刻见到郭嘉萧杀的神色,却知道在郭嘉眼中,事情显然还没有了结,甚至更有艰险。

黄龙若没有人支撑,绝不会无缘无故叛了张飞燕。

郭嘉如此慎重其事当然不是为了黄龙,而是想要了解、甚至清除黄龙背后的势力,不然黑山军要投靠曹操当然还有很大的阻碍。

洞中黄龙沉默许久,突然大笑起来,“郭嘉,你这么劝我,当然也在顾虑我背后是哪个?”

郭嘉哂然道:“你难道就没有顾忌?”见黄龙不语,郭嘉叹息道:“人谁?黄龙,眼下大错未成,你还有改过的机会。”

“我没错1黄龙喝道。

郭嘉皱了下眉头,不等回答,蔡青角已经喝道:“枉我们把你当作兄弟,你竟然下黑手囚禁了黑山军的义母,捉了宗主之女,甚至囚禁了老妖祭酒,你这样做还没错?”

“我没错。”黄龙执著道:“你们有错,但你们不听我的,我只能这么做。”

张飞燕一直沉默,闻言缓缓道:“黄龙,我哪里不听过你说的?”

“我没说,但我知道我说了你肯定也不会听。”黄龙恨声道:“你满脑袋都是想投靠曹操,你忘记了张牛角大哥怎么死的?”

“我看你忘记才是。”张飞燕不等回答,赵一羽一旁喝道:“你若是还念及当年张牛角大哥舍命救了我等一帮兄弟,你如今就不该劫持了义母。”

黄龙大笑道:“他就是听信朝廷的谎话,这才赴死,他是坑了一帮兄弟,那时候不过是在赎罪。”

众人脸色均怒。

张飞燕缓缓道:“黄龙,牛角大哥就算有错,但他也在竭力弥补,可你却不要一错再错。”

“你难道就没错?”黄龙喝道:“你怎么保证不重蹈张牛角的覆辙?”

众人一怔,暗想这个怎么保证?

他们当初也对张飞燕投靠曹操一事很有些顾虑,不过老妖祭酒一直和曹操有书信来往,倒打消了他们许多顾虑。

本来单飞是凶手一事让他们愤怒如狂,但见郭嘉身为曹操手下第一奇佐却亲自前来,尽心帮黑山军解决内乱,众人口中不说,心下很是感激,再说单飞后来被证实竟是被冤枉的,人家都没说什么,他们更是有了惭愧。

人心都是肉长的,看一个人好不是看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做的是什么。

这世上漂亮话很多人会说,说的比谁都漂亮,但漂亮话之下究竟是什么目的,少有人猜得到。

众人选择对郭嘉、单飞信任,不为旁的,只为他们做的事情本来,郭嘉的风范更是让众人心折。

但谁都无法担保以后黑山军会变成如何?郭嘉都不能!

曾经拥有的都不多,谁又能保证天长地久?

众人都算有些见识,这些事情心中当然理解,更不能强求郭嘉什么,那已经超越郭嘉的能力,就因为这样,亦知道无法说服黄龙什么。

黄龙求的事情没人能够做到。

张飞燕沉声道:“我当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做错,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着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只要你能给我赞同的***,张飞燕就听从你的选择。”

众人微惊,才待说些什么,却被张飞燕挥手止祝

黄龙在洞内冷笑道:“我怎么说,你当然都可以不赞同了。”

单飞一旁听的皱眉,暗想这家伙若是放在当代,那明显的是偏执性人格,要纠正这种人的性格恐怕一辈子都难做到。

抬头望向天空,见夜色如墨,弯月如眉般黯淡,想到晨雨说的晦朔之交什么的,单飞向晨雨看了眼,见她只是望着洞中,秀眉似乎不经意的蹙了下。

单飞心中一动他知道晨雨有了什么发现。

举目向洞中望去,他目力敏锐眼下前所未有,可仍看不破洞中的黑暗。

张飞燕未被黄龙激怒,只是道:“我困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究竟怎么做,才会不被别人误解?”

黄龙冷哼一声,却未回答。

众人一听,心中都是苦涩,暗想人这一辈子,没事都会被人找出事来,行事又怎么可能不被人误解?张飞燕这个问题听起来简单,但根本不会有人做到。

张飞燕继续道:“我困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究竟要如何做,才能不会被人看做是错?”

黑山军望着张飞燕的痛苦神色,都是垂下头来。

谁能不会做错?

在别人眼中或许更是错上加错。

这本也是人生的无奈。

他们想着张飞燕这两个问题,一时间均是无法回答,知道黄龙更是无从回答,他若是能回答的话,就不会闹成今日的模样。

张飞燕苦涩的望着没有声息的洞口,缓缓又道:“我困惑的第三个问题我究竟需要怎么做,才能让黑山军十万老幼孤寡吃上一口饱饭,不用整日担心害怕的去想明日究竟应该怎样去做?”

不听黄龙回复,张飞燕涩然道:“自从接过牛角大哥临终的托付,张飞燕这些年一直想的都是这三个问题的***,可一直没有***。”

目光从众人脸上掠过,见就算郭嘉、单飞都是沉默,显然也没准备给他正确的***,张飞燕喃喃道:“张某或许永远得不到***,于是张某只有最后一个选择。”

缓缓挺直有些疲惫的身躯,张飞燕脸上多少有了几分神采,“张某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尽力做个问心无愧的人,做些问心无愧的事,找到尽可能的方法去给黑山军的众人一个吃得饱、穿得暖,不用刀头舔血的日子。”

凝望洞中的黑暗,张飞燕昂声道:“黄龙,张某或许会做错,或许有朝一日我也会如牛角大哥般被人射死在城中,但我担当下责任后,已经尽力去做。你如果不同意我的选择,那请你教我,张某究竟该如何去做?只要你能够解了张飞燕这三个困惑,张飞燕随便你怎么去做1

他神色虽然还有痛苦,但眼中并无愧色,

单飞暗自点头,对张飞燕多少有些同情。

他了解张飞燕的无奈。

张飞燕已经竭力去做,但他竭尽全力也是做不了太多,黄龙显然也提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不然也不会一直沉默。

这世上本来就是提出问题的人多,解决问题的人少,张飞燕无论如何,总算是去解决问题的那一个。

许久的功夫,黄龙才道:“张飞燕,你错了。”

黑山军众怒火喷薄,上前一步恨不得出手,却被张飞燕挥手止住反问道:“好,你说。”

黄龙冷冷又道:“在这世上,本没有什么真正的对错,只有真正的强者1

单飞听到黄龙说话的腔调时,心中一震,他记得自己曾听到过这番论调。

“自古到今,从来只有谁的拳头硬谁说的话才是真正的道理,你张飞燕三个问题其实根本不算是问题,只要你变成真正的强者,你何须理会别人的质疑和误解?”黄龙冷笑道。

张飞燕脸色微变,忍不住问道:“那我怎么才能变成真正的强者?像你这般不顾别人的死活?”

黄龙所言听起来极具蛊惑,但在场很多人听在心中,不知为何,总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赵一羽一听宗主所言,大声喝道:“不错,如果连别人的死活都能不顾,你强也是强的有限,最多不过算是个最强的自私之辈。你这般最强又有个屁用?你越强,天下只会越糟糕,更不过让更多人厌恶罢了1

他是个爽朗急躁的汉子,想什么说什么,一番话下来,一旁的田蒲赞道:“说的好1

洞中的黄龙似乎没料到赵一羽这般反驳,一时间沉默。

张飞燕还能道:“黄龙,张飞燕不奢望做什么强者,但请教你最后那个问题,你怎么强得能让黑山军的百姓吃口饱饭,不用每天再如往昔般担惊受怕?”

黄龙怒道:“我如何管得了许多?”

众人一阵心寒。

单飞转念间,突然道:“黄龙,你认识檀石冲?”他记得檀石冲和黄龙论调仿佛,有些怀疑这人是从檀石冲那里得到的这些道理。

“谁是檀石冲?”黄龙反问。

单飞心动,立即道:“那你认识鬼丰?”

郭嘉眼中蓦地有了寒光闪过。

洞中沉寂若死,许久的功夫,黄龙才道:“你果然是单飞。”他这句话说的古怪莫名,随即补充道:“鬼丰曾言能猜到他到了这里的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单飞你。”

郭嘉负手不语,没有追问另外一个是哪个?

众人也是无暇追问,忍不住窃窃私语道:“鬼丰是哪个?”

张飞燕皱起眉头,他久在河北,只听过关中有个豪侠叫做鬼丰,不解此人为何插手黑山军的事情。

单飞却是心下发寒,忍不住四下望了眼。

当初曹棺那等能力,寻找三香的时候都怕鬼丰跟来,只有趁地气震裂天坑顶的时候才敢去找。

如今鬼丰竟然插手这件事情?

微微吸气提神,单飞看了郭嘉一眼,见其仍旧负手而立,居然没有焦灼之意,实在不解他哪里来的信心.

ps:老墨连续三更这么多天了,连五一假期都没有出去,看在老墨勤快的份上,诸位几张可好?.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