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84节 破解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4节 破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黄龙等人逃亡,控制住张飞燕的亲人,黑山军众本自绝望,哪里想到郭嘉竟然能追到黄龙落脚之地,看起来好像还困住了黄龙,难免让黑山军众大为喜悦。

可赵一羽、雷公等人听朱岩对黑山军将领极为熟悉的样子,见郭嘉不过信手做到这点,不由暗自凛然,心道这帮人若是朋友还好,若是敌人的话,己方对其却是一无所知,若真的交手,难免落入下风甚至死的很惨。

黄龙一现,通过黄龙,说不定能救出张飞燕义母和其女张火凤!

众人想到这里,均是精神振作。

张飞燕挣扎下地,不等多说什么,石来已经悄然走了过来,以手示意众人稍撤,感觉黄龙听不到声响时,这才低声道:“我们跟他到了这里,见他进入个山洞,本想准备守在外边伏杀黄龙。”

赵一羽等人心中一寒,脸色改变。他们见石来瘦弱的样子,本有些轻视,哪想到石来对黑山军仅次于张飞燕的高手说杀就杀。

单飞却觉得石来并未大话,破天矢的威力他是知道的,除非对方有极强的身手,不然被摸金校尉蓦地伏击,幸存的机会不大。

“不过,我感觉还是张宗主亲自来处理此事更好一些。因此我们只是困住他,并没有表明身份。”石来沉吟下又道:“洞中好像还有老妖祭酒。”

众人均是愕然。

张飞燕没听到义母和女儿的下落,难免心中失望,可听到老妖祭酒就在洞中,心中微喜。

“那死在老妖祭酒房中的是哪个?环儿说单飞是凶手又是怎么回事?”赵一羽哑声问道,简直一头雾水。

雷公、孙轻等人更是迷糊,如同坠入个难以醒来的噩梦一般。

郭嘉、石来转望蔡青角,却未说话。

单飞见到,心中暗想郭嘉、石来果然认识蔡青角。

他早有这个猜测,见到三人如此,终于对一切有了些了然,向晨雨望了眼,见她正在望着自己,却似在思考什么,单飞心中一动,暗想晨雨当初对蔡青角说的“你说谎”究竟又是什么意思?

蔡青角欲言又止时,山洞中的黄龙突然厉声喝道:“张飞燕,你来了是不是?我知道你一定来了,过来见我1

众人微怔,倒没想到黄龙居然这么快猜到这点。

黄龙又叫道:“张飞燕,你再不过来,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老妖祭酒?”

张飞燕看了眼郭嘉,见其没有阻拦之意,知道郭嘉的心意。

这是黑山军内部的事情,外人能做的只能这样,若再强自插手,说不定反让黑山军余众反感。

示意蔡青角搀扶他,张飞燕一直走到个黝黑的洞口前才止住脚步,沉声道:“黄龙,我来了。”

洞内沉默半晌,黄龙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张飞燕,你真的好本事。”

张飞燕看着洞口,涩然道:“有本事的不是我。”

“郭嘉也来了?”黄龙立即问道。

张飞燕回头望去,见郭嘉缓步走来点点头,张飞燕叹口气道:“你真的聪明,什么都猜得到,只是我们兄弟一抄…”

“只是我始终猜不到哪里出了问题。”黄龙截断道,顿了会儿,叹气道:“郭嘉,我一直不知道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

郭嘉笑笑,“我们一直在和老妖祭酒联系。”

“我自然知道这点。”黄龙冷冷道:“我还知道张飞燕也一直在和老妖祭酒商量投靠你们的事儿。”

郭嘉缓缓道:“你对此很有不满?”

黄龙冷漠道:“我只想知道你究竟都做了什么,才会变成今日的局面。”

郭嘉目光闪动,似在思索什么,缓缓道:“前几日我们突然和老妖祭酒失去了联系,而且蔡青角亦说,要见张宗主始终被你阻拦。”

“蔡青角是你们的人?”黄龙有些恍然。

蔡青角沉默不语。

郭嘉看了蔡青角一眼,缓缓道:“他算不上我们的人,只是一直对老妖祭酒很是钦佩,尽心帮黑山军的兄弟们谋个出路。”

“他这个叛徒。”黄龙冷笑道:“我早看出他这个丑鬼不是个东西。”

“你***才不是东西。”蔡青角忍无可忍道:“宗主、老妖对你哪里不好,你要这么对他们?”

他上前一步,握紧双拳,却被单飞止祝

单飞心中暗想,这种时候,还是要先引黄龙出来再说,不然黄龙以老妖祭酒性命威胁,众人始终无可奈何。

黄龙冷笑一声,“蔡青角看出不对劲,自然去找你们。”

郭嘉缓缓点头,“你说的不错,你们虽在遮掩,余众不知,但蔡青角已经感觉大有问题。我亦知道事情有了意外,可知道要是这么找你们,说不定你们避而不见,亦或是根本将我们拦在山外,我于是想个办法让你们根本不能拒绝见我。”

黄龙缓缓吸气道:“我明白了,原来老妖祭酒之死是你们搞出来的事端。”

所有人均是怔祝

单飞、晨雨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了然。

赵一羽等人却还是困惑不解,就听郭嘉淡然道:“你们知道张飞燕在黑山军的威望,如果他不发话,黑山军不会听你们号令。”

黄龙只是哼了声。

郭嘉又道:“于是你们囚禁了老妖祭酒和张火凤,甚至张宗主的义母,就是要威胁张宗主听你们的号令。”

黄龙只是冷笑。

“老妖祭酒未死不过是失踪,张宗主如果不发话,你们根本不需理会我等,就可自行计划。”郭嘉缓缓道:“可老妖祭酒如果被人杀死,凶手又是堂然出现,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视而不见1

黄龙一字字道:“于是你们就找个死人假扮老妖祭酒,又让珠儿今日清晨去黑山堂叙说看到老妖祭酒尸体,赵一羽并不知情,过去查明***时正见到你们,当然要将你们带回来。”

赵一羽哑然无语,再望郭嘉时,眼中带了几分敬畏之意。

“张火凤被囚,张飞燕虽然不说,但张火凤身边的丫环怎能不急?”郭嘉叹息道:“珠儿为了救回失踪的小姐,倒是什么都可做。我们只让蔡青角告诉珠儿,只有这么说,她才可能救出小姐,她自然努力去做。”

单飞暗中叹口气,却没说什么珠儿冤枉他,竟然是郭嘉的授意,这个兄弟真的喜欢将所有麻烦推到别人的身上。

“我知道单兄弟你大***量,肯定不会介意。”郭嘉看了单飞一眼笑道。

“你下次请我吃饭,我就不会介意。”单飞苦笑道。

郭嘉眼中闪过几分赞赏,转望山洞道:“我想你们当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异常愕然。可那时你们除了见我们外,别无选择。”

赵一羽等人面面相觑,从未想到事情竟是这般。

黄龙半晌才叹道:“不错,我们真的没什么选择,老妖祭酒死了的消息一传出来,黑山堂炸开一样,我们当然要见你来处理,张飞燕也是不能不出现,你正好能救张飞燕。”

“不错。”郭嘉并没有丝毫自得之意,眼中反倒有了些悲哀,“你们不知珠儿如何会看到单飞杀死老妖祭酒和张火凤的事情,但事情闹开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收拾。我编的故事不太高明,但你们听到这个故事,多半会顺水推舟将事情推到单飞身上。”

黄龙不语。

他们的确如郭嘉预料的那样,那时候他们封不住珠儿的口,但他们一定要解决此事。

“这对你们来说没什么坏处,单飞就算不死,我们百口莫辩,黑山军也绝对不会再投靠司空大人。”郭嘉缓缓道。

“那个女的也是你们安排的人?”黄龙说的显然是晨雨。

郭嘉看了眼晨雨,摇摇头,“这倒不是,我不需要帮单飞洗刷冤屈。晨雨姑娘聪明的超乎我想象,我本想利用这个机会面对面看看黑山军究竟是谁在叛乱,可晨雨姑娘却最快的看出这点。”

微微一笑,看向单飞,郭嘉道:“单兄弟,你只比晨雨姑娘慢了一点点。”

单飞叹口气道:“这一切你早就知道?”见郭嘉点头,单飞道:“可你一直不告诉我?”

郭嘉笑道:“这场戏很是危险,若你也知道了内情,还怎么做下去?你做的逼真,他们才会更加的困惑,不过我想你肯定在我没说时,就已经猜到这点。”

“你说乾卦初九时,我就感觉你认识蔡青角。”单飞终于道。

潜龙勿用!

蔡青角在说黄龙大有问题!

晨雨聪颖的难以想象,她倒没郭嘉想的那么多,但她显然有一个目的黑山军有问题,有人在冤枉单飞,她就要找出所有的幕后之人,帮单飞洗刷冤屈。

她认为赵一羽没错、确定珠儿、卢浮云说谎、选择信了蔡青角她有一眼就看出对方敌意还是真诚的本能,但她不觉得蔡青角和老妖祭酒说了卦象的故事,只认为蔡青角说卦是提醒她黄龙有变。

然后晨雨选择和蔡青角做戏,蔡青角人看起来丑陋,但心思不差,送晨雨到了黄龙身旁,又帮晨雨挡住了卢浮云。

单飞事后想起这些来,历历在目,清晰了然,可在当时那种情况,却不得不佩服晨雨的聪明果断,对郭嘉说他比晨雨慢了一点点,单飞倒没有任何不舒服。

郭嘉转望洞口,“然后事情就简单了,黄龙,我知道单飞、晨雨一定能***你们……黑山堂人虽众多,可张飞燕只要能说话,黑山军仍旧属于张飞燕1

他这话说的毫不犹豫,因为他知道真正能统领属下的人杰靠的不仅仅是武功,还有威信。

“我只要再帮张宗主解决下后顾之忧就好。”

郭嘉轻淡道:“你们若逃,很难丢下囚禁的人不管,然后就有人跟上你们,找到这些人的所在。”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又有响哨之声传来,石来一望,立即道:“郭大人,发现卢浮云、白骑的落脚处,那里应该是囚禁张宗主义母和女儿的地方。”

张飞燕精神一振,眼中不禁流露出感激之意。

赵一羽、雷公、孙轻等人却是暗自骇然,看着站在洞口有如文弱书生的郭嘉,实在难想此人略施小计就破了黄龙的全盘计划,在他们听来,郭嘉的计划简直匪夷所思到极点,可从郭嘉口中说出,却是自然而然。

田蒲一直守在郭嘉身旁不远,听郭嘉讲明***,才感觉自己离郭嘉虽近,可智商比起郭嘉,显然差了两百里远。

众人却没有留意郭嘉脸上没有丝毫自得之意,反倒皱紧眉头,神色萧肃道:“黄龙,事到如今,无论你背后之人是谁,恐怕都难以救你。你放了老妖祭酒,我们不会伤你。郭奉孝不是君子,但出口绝无戏言1.

ps:三千六百字的大章送上!顺带郭嘉请你投票。还请支持!谢谢了。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