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83节 敌踪再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3节 敌踪再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三峰三”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这次没委托别人。哈哈!谢谢!

_____

单飞、晨雨脚程极快,不多时已到了山下,就见张飞燕盘坐在寨门山石上,紧握双拳,神色满是悲痛之意。单飞见状,心中虽早有些预料,但还是皱了下眉头。

黑山军见单飞、晨雨二人赶来,除蔡青角之外,余众均是有着怒意,有人就要上前拦住单飞,却听张飞燕疲惫道:“请他们过来。”

众人不敢违背张飞燕的意愿,终于让开了一条道路。

张飞燕见单飞、晨雨并肩而来,心中暗赞——都说曹操手下能人辈出,这两人自然是曹操的手下,难得是武功高强,却能珠联璧合。

只是心中的赞赏转瞬被忧虑悲愤充满,张飞燕还能不失礼数拱手道:“多谢两位援手,也多谢姑娘为我松绑。”

除了少数人外,旁人均是一怔。

晨雨却是不出意料,她早看出张飞燕不良于行,更看出他方才是被一股几乎透明的细绳束住了上身。

张飞燕一直未动,不是因为沉稳,而是受制于人。

众人隔得远,看不出张飞燕的异样,晨雨却早感觉到张飞燕很有问题,接近时看清楚状况,方才一剑劈出,却是划开张飞燕身上的绳索。

可张飞燕一直没有示警,又是为了什么?

张飞燕叹口气道:“黄龙这些人给张某下了药,张某现在周身无力。”

众人哗然,赵一羽失声道:“黄龙如何会对宗主不利?”

方才张飞燕下令封山,但黄龙、白骑、卢浮云等人依旧冲下山去。

这三人毕竟是黑山军的统领,封山号令虽下,但这三人下山。除了寥寥数人外,又会有哪个黑山军众敢真的来阻挡?

众人听说黄龙几人逃走,见张飞燕难掩心中失望悲愤。不解的同时难免有些不以为然,有人甚至想大家都是兄弟。就算意见不合,可为了外人自相残杀所为何来?

但一听黄龙竟然会对张飞燕下手,很多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张飞燕满是失落,许久才道:“他们是不同意投靠曹……司空。”望向单飞,张飞燕苦涩道:“可我没想到他们竟会对我下手,不但对我下手,还囚禁了火凤一帮人。”

众人又是一惊,有人惊愕中还有些不解——张火凤不是死了吗?

单飞意识到问题很有些复杂。他和晨雨一样,在黑山堂早就察觉有些不对劲。

他和珠儿素不相识,珠儿冤枉他更可能是因为有人主使,他看出卢浮云在其中占的分量。

卢浮云为何授意珠儿冤枉他?

黑山军对曹营有抵触?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他在受冤时并不急于分辨,因为他不知道其余黑山众的决定。

幸好他有晨雨。

晨雨说出赵一羽没有撒谎,他亦看得出来此人只是迷糊的一个,却不是局中之人。

黄龙、白骑有问题!

张飞燕被缚,在他旁边的黄龙不可能不知,田蒲曾想将田元凯的书信交给张飞燕,却被白骑截下。

白骑将书信交给张飞燕。以白骑之能,亦没有道理看不出张飞燕被绑,白骑没说。这说明他和黄龙就是一路。

如今听张飞燕所言,黄龙、白骑、卢浮云软禁了张飞燕、囚禁了张火凤,赵一羽等人不知,看来雷公、孙轻亦是茫然不知内情。

方才黑山堂中这些人的反应也验证了这点。

知情的只有蔡青角!

单飞向蔡青角望去,见其额头冒汗,丑陋的一张脸有着忧虑之意。见张飞燕焦灼,蔡青角还能安慰道:“宗主,你不用担心,我们一定可以救出火凤和老妖祭酒。”

所有人均是一怔。

赵一羽更是叫道:“老妖祭酒不是死了吗?”

蔡青角摇头。“他应该没有死。”

赵一羽还待再说,见蔡青角连连使着眼色。又见张飞燕悲伤的神色,喝道:“***捉他们回来。”

他才要冲出寨门。单飞叫道:“你怎么捉?”

单飞看出赵一羽轻身功夫不差,但性子显然有些急躁,做事很难考虑太多。

赵一羽微怔,他急怒攻心,偏偏什么事情都无法去做,听单飞发问,忍不住怒道:“那你说怎么捉?”

单飞为之一滞,就听身后有人淡然道:“张宗主,你放心,他们跑不了太远。”

众人扭头望去,见郭嘉缓步走过来,众人均是茫然,不解郭嘉用意何在。

张飞燕眼中闪过几分不信,还是抱拳道:“多谢郭大人援手。”

郭嘉只是叹口气,看着渐落的夕阳道,“可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他话音未落,就见远方高空有呜呜声响,一点黑影似从半空落下。

黑山军有的识得那是个响哨,弹射到空中会发出呜呜的声响,但弹射如此之高的响哨,他们倒也第一次见过。

郭嘉双眉微扬道:“黄龙那帮人应该在响哨示警之地不远。”

众人很是诧异,单飞心中一动,低声道;“是石来他们?”

郭嘉点点头,“我们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

他当先行去,这次倒是脚步轻快,蔡青角早负了张飞燕在背上,众人见状,虽是不明所以,亦是紧紧跟随。

等到了响哨所放的大约位置,夜幕已临。

众人听山风呼啸,放眼望去,见山野幽暗,除了山峰耸立外就是树木如海,风吹过,枝叶沙沙如波浪般起伏。

赵一羽一帮人略有茫然。

太行山区素来如此,若是不熟地势之人,只见群山围绕,很容易迷失其中。就算黑山军常居此地,不少人对路途也仅限某些地方。

响哨只是告诉了他们一个大概的范围,但要在这范围内找寻示警之人谈何容易?

郭嘉却是不急不缓。只是眯眼看着周围的树木前行,竟似比黑山军众还要熟悉这里的环境。

众人很是诧异。但这时唯有跟在郭嘉的身后。

单飞目光敏锐,早发现郭嘉选择路途时,总是看到有树皮被剥,其上画着些外人难解的暗记时才有举动。

是摸金校尉所留?

石来早到了这里?

单飞心中隐约有些概念时,就见前方树上有黑影轻飘飘落下,众人纷纷低喝道:“谁?”

飘落那人衣衫亦是褴褛,其貌不扬,看起来和黑山军众仿佛。扔在黑山军中,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被人认出。

可那人并不对张飞燕施礼,只是对郭嘉、单飞二人很是尊敬,抱拳道:“郭大人,单统领,在下朱岩,石来让我领你们过去。”

赵一羽等人不由看了郭嘉一眼,暗想这人原来是郭嘉和单飞的手下。

单飞年纪轻轻,又是什么统领?

他们当初听珠儿所言,认定单飞是个凶神恶煞。后来自然感觉珠儿所言很有水分,可又震惊单飞的武功高强的简直一塌糊涂,这时听他又是什么统领。有人对他这般毕恭毕敬,难免心中嘀咕——这人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郭嘉点点头,跟随朱岩向山上行去,沉声道:“事情怎么样?”他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显然看出黑山军的猜忌,这刻不准备隐瞒什么。

朱岩明白郭嘉的意思,略大声回答道:“当初郭大人算定,黑山堂内暗算张宗主的人,多半会有势力支撑。”

众人均是心中一凛。

单飞脑海中瞬间闪过几个念头——袁尚、袁谭兄弟、乌桓人……甚至韩遂?

朱岩继续道:“石来说有郭大人、单统领出马。若无意外,内贼必逃。敌手能控制张宗主,只怕是用的投鼠忌器之法。张宗主为人光明磊落,他们可能会对张宗主亲人下手。”

张飞燕神色愤怒中又有些忧虑,叹口气道:“不但火凤落在他们手上,就算义母都是被他们控制,我担忧火凤,可更怕义母难受颠簸……”

众人勃然变色,赵一羽怒道:“黄龙怎么会这般卑鄙?”

他们知道张飞燕口中的义母实则是张飞燕结义大哥张牛角的娘亲。

当年张牛角被朝廷伏杀,临终将余众托付给张飞燕,张飞燕心痛义兄身死,一直将其娘亲当作自己的娘亲奉养,黑山军亦对老人毕恭毕敬,哪里想到黄龙等人竟会对老人下手。

单飞暗皱眉头,终于解开了心中又一个谜团——张飞燕虽被黄龙等人所制,但以他威望,服他的黑山军还占绝大部分,可张飞燕不敢轻举妄动,甚至在郭嘉来之后,也没有表示,原来是怕亲人受伤。

张飞燕一被解救,立即下令封山,自然是怕黄龙等人事败后,对义母、张火凤等人不利。

不过石来久经阵仗,显然对这些套路熟得不能再熟。

单飞心中苦笑,暗想摸金校尉和校事都是国家系统灰色的存在,自然对人性的弱点颇为熟捻,懂得利用对方的弱点,也就顺便懂得同样的人会如何运用。

朱岩道:“郭大人和石来都料到这点,这才派人在山下守候,一见黄龙、白骑和卢浮云下山,黄龙一路,白骑和卢浮云另走一路,我们分人手追踪,眼下来的地方正是黄龙逗留所在。”

朱岩边说边走,很快到了半山腰处,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众人放轻了脚步,就听前方一人喝道:“你们究竟是谁?”

黑山军众一听那声音虽是嘶哑,可熟悉非常,互望一眼,听出那正是黄龙的声音,真是又惊又喜。

.

ps:求诸位投些手里的月票、推荐票,还请支持老墨!多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