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76节 三个原则一个决定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6节 三个原则一个决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转西斜,有残阳如血,照柳絮寂寞。.? `c?om

单飞看着空中飘荡的柳絮,许久无言。

郭嘉负手亦望着堂外,目光不经意的从晨雨身上掠过,良久才道:“晨雨是诗言收养的?”

单飞反倒一怔,不解道:“你怎么知道?”他暗想郭嘉知道晨雨出自那里不足为奇,毕竟这半年来石来肯定和郭嘉有所沟通,但郭嘉又如何知道晨雨这段往事?

郭嘉笑笑,“我会看点面相,知道诗言、曹棺的样子。晨雨看起来和这二人,没什么相像之处。”

“你知道曹棺一直在找诗言?”单飞又问。

郭嘉点点头,反问道:“就因为晨雨被诗言收养,你才担心她对这段往事很有芥蒂,你若是再继续这样下去,你只怕她……也如诗言离开曹棺那样离开你?”

我只怕我还没有展到那程度,晨雨就离开我。

单飞轻轻叹口气,骇异郭嘉如此细腻敏锐的心思,这要是放在当代,那绝对是***的心理分析师。

实际上对于郭嘉这般看人的神通,单飞并不奇怪,一个顶尖谋士看似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算的无非人心!

“其实……我感觉三爷肯定有所误会。”单飞苦笑一声,“我和你们不同……”他顿了下,没有说什么不同。

或许他不过是个考古专家。

或许他就因为是个考古专家,才明白太多人类历史可悲的轮回。

这种轮回到他那个年代都没有终结,只会让人更加的失望。物质世界的空前展,并没有解决人类痛苦的根源,反倒更像是将人类推到痛苦的深渊。

就因为这样,他开始才不过想做个成功人士。

这个想法却随他从绝境中逃离出来,有了第二次的转变。

“我不要说击败鬼丰,我甚至根本找不到他。”单飞拍拍身上的尘土,故作轻松道:“希望郭兄你能够……”

他见郭嘉很是古怪的看着他,有些不解道:“怎么的。我说错了什么?”

“你有没有现你有了些改变?”郭嘉缓缓道:“我初见你的时候,你做决定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那么多。”

“因为那时的我和现在不同。”单飞道:“我只能尽力去做自己能够改变的事情,但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击败鬼丰?”

他武功虽有激进,但想到当初小白马寺一役,还是知道自己和鬼丰的差距。

越是高手,才越明白其中的差距。

郭嘉笑笑,“你不找鬼丰。你以为鬼丰就不会找你?”

单飞心中一震,他明白郭嘉的意思,郭嘉知道他在逃避,他也知道自己在逃避,他方才说的一切,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

问题已经出现,逃避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真正的成功人士都会知道——这时候只应该去解决,而不应该去逃避。

郭嘉显然一眼就看出问题的本质。

曹棺十数年前还要费尽周章提醒他的问题,严重性可想而知,他此刻或许能逃避。但以后迟早会追悔莫及。

“我只能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你。”郭嘉也是拍拍身上的尘土,叹口气道:“我早对自己说过——这辈子有三件事一定不要去做。”

“哪三件?”单飞忍不住的好奇。

“不要想着去改变一个人的习性,不要想着去影响一个人的感情,也不要想着去否定一个人的决定。”郭嘉淡淡笑了下,“这些都需要那个人自己去做的,别人干涉不来。”

他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缓步向堂外走去。

单飞望着郭嘉略有些寂寞的背景,突然叫道:“郭兄,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见郭嘉微笑回身,单飞叹口气道:“曹司空放心的离去。他知道你一定可以说服我的,是不是?”

郭嘉摇摇头道:“我没想说服你,说服你的,只有你自己。`”回头望了眼院中的晨雨。夕阳下,她只是静静而立,无人能看出她想着什么。

皱了下眉头,郭嘉沉吟道:“我等去年退兵后,算定袁氏兄弟阋墙,今年袁尚果然不出意料攻打袁谭。司空趁机出兵邺城,只要拔下邺城,河北拥护袁家的势力自然土崩瓦解,只是眼下邺城是由审配镇守。”

“审配为人如何?”单飞问了句。

郭嘉轻轻叹口气,“此人对袁家极为忠心,我等本说服同守邺城的苏由投降,但被审配看破,我等只能接应苏由出城,司空让曹洪将军围住邺城……”

单飞听到曹洪之名怔了下,突然意识到,大半年前,自己还算是曹府的家奴。

人生际遇奇妙莫过如此。

见单飞沉默,郭嘉暗想当初曹宁儿向你表白后,你走后不知道情况,但这件事早就悄然而传,可说是轰动了许都城,如今你带着晨雨去邺城,见到曹洪可要小心点。

终究没有说出,郭嘉只是道:“司空采用涸泽而渔之法,开始收复邺城之北郡县,没想到被你不经意的说服一个涉县,我等对收复邺城都没有太多顾虑,问题只是收复的早晚……同时……”郭嘉叹了口气,见单飞疑惑的望来,郭嘉道:“曹将军开始围城,审配拖一日,邺城百姓就难熬一日,但我等实在难有更好的方法。”

单飞皱了下眉头,知道郭嘉说的是实情,“你们对邺城没顾虑,那对什么有顾虑?”

郭嘉道:“一个当然就是鬼丰。”

单飞心中一凛,“他会阻挠司空收复河北?”

郭嘉沉吟道:“用兵本是奇正互成,鬼丰武功高强不言而喻,但诡道难成大器。可是……”轻轻叹口气,郭嘉道:“三香神乎其神,他若得到三香,谁都不知道结果会变得如何。”

单飞默然片刻,反问道:“还有什么顾虑?”

郭嘉不再去想鬼丰,喃喃道:“另外一个顾虑当然就是乌桓人也出兵河北,只是乌桓人素来唯利是图,袁尚若溃。乌桓人只怕对其难以持续的支持,我等只需稳扎稳打,应对乌桓人出兵并不算难。”

单飞见郭嘉对所有方面考虑的面面俱到,应对有法。暗自点头,心道真正的谋士其实和行业的成功人士没什么区别,都是极为精熟形势规则。

区别的是怎么运用规则。

“可这两方面,显然和我没太大关系?”

单飞对这方面很有自知之明,暗想城外看张辽和乌桓人一战。那种疆场之道可说和武功般多经磨练,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曹操手下将领难数,当然从未指望他来做这些事情。

郭嘉缓缓点头,“我们有一方面的顾虑,却和你有很大的关联。”

单飞多少有些意外,“哪方面?”

“黑山军1郭嘉沉声道,见单飞皱眉,郭嘉道:“方才才听说单兄弟原来和黑山军打过交道,而且交过手,你放了他们。真的很好。”

单飞一听郭嘉的语气,明白曹操的意图,反问道:“司空准备收复黑山军?”

郭嘉倒不隐瞒,缓缓点头道:“张飞燕手下黑山军足有十万众,当然,其中大半不过是寒苦百姓,如今散在太行山中,他们和袁绍对抗多年,我等进攻袁氏,敌人的敌人。本可争取为我等的朋友。”

顿了很久,郭嘉缓缓道:“我想请你跟***劝劝他们。”

“就我们两个?”单飞迟疑道。

郭嘉笑道:“我们是去劝人谈判,又不是打架,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单飞一怔。暗想人家十万人,你郭嘉就带***劝,你有几分的把握?不过他知道郭嘉看似不按常理出牌,但从不打无把握之仗,只凭郭嘉当初轻易涮了荀奇一把,可见这家伙的手段。

郭嘉看出单飞的犹豫。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道:“但你眼下……肯定是要去和晨雨谈谈?”

单飞不知道郭嘉是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只是点点头道:“不错。”

他快步的走出衙堂,田元凯竟没离去,见他终于出来,立即迎上来道:“单老弟,如今怎么办?”他看起来镇静,但内心焦灼不言而喻。单飞若是撂挑子不干,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单飞摆手止住田元凯的下文,径直走到晨雨面前,鼓起勇气道:“晨雨……”他准备告诉晨雨他的选择。

不但有关黑山军,还有关曹棺和诗言、单飞和晨雨……

晨雨秋波漫来,突然道:“单飞,你看这柳絮在飘。”

单飞一怔,才打好的草稿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看着满天纷飞的柳絮,只是道:“是埃”

“如今桃花也快到了凋零的时候。”晨雨又道。

单飞心中一凛。

晨雨伸手接住空中的柳絮,轻声道:“你说柳絮若是不知道去向哪里,它还会不会再飘?桃花若是知道迟早凋零,它会不会再绽放呢?”

单飞感觉这个问题太过深奥,生物老师或许能够解答,可就算生物老师,一时间恐怕也不知道晨雨问话的真正的含义。

“我……我不知道。”单飞终于叹口气。

“可我知道。”那如水般清澈的眸子望着单飞,晨雨轻声道:“柳絮不知道飘到哪里,明年还会流浪,桃花知道转瞬就会凋谢,但还会怒放。因为它们依恋这种感觉,喜欢怒放时那一刻的意义,你说是不是?”

见单飞木讷无语,纱巾后的晨雨嘴角似露出丝笑意,“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话。单飞……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不需要为谁改变自己。”

单飞心头一沉。

晨雨嫣然笑道:“我也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如今我们要去哪里?”

柳絮飘飘,飞扬在二人之间,夕阳照下,满是依恋之意。

单飞看着那明澈的眼眸,嘴角终于又露出以往那常见的温暖笑意,“我们去找一些不知道会飘到哪里的柳絮,告诉他们你的道理。”

.

ps:我就知道你们心疼老墨,不舍得我这么拼命,今天过万四更,肯定的!推荐榜掉了,老墨很伤心,难道毛八分的红包比老墨的勤奋更新更重要吗?泪……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