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72节 害怕 (四更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2节 害怕 (四更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四更!为月票越目标八千票而更新!感谢诸位好书友的大力支持!老墨在这里感谢你们!是你们让老墨自豪!!另:感谢书友1ffy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谢谢!

单飞听曹操问,微有愣,暗想你和我不过见了两面,突然问出这种话来,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微微苦笑,单飞并未急于回答,这时候回“信”也不对,“不信”更是头大。

信任并非口上说说就可以了。

再说曹操如此,当然不是和他确定信任关系,而是肯定有事要他去做,偏偏他早就无心,他的一颗心,本在桃花三月。

曹操见单飞不语,竟然也没有逼问,只是轻轻叹口气道:“孤自幼顽劣,值天下大乱,本不想入仕,若非丁香……”

顿了许久,曹操涩然笑笑,“孤未见得能举孝廉,更不说坐上如今的司空之位。”

他蓦地和单飞唠起家常,单飞一时困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到了和曹操共同追忆往事的地步。

曹操似沉湎往事,许久的功夫又道:“我被丁香所劝,开始立志斩尽天下恶霸、平定天下,前往洛阳时,孤那时想的只是为国家讨贼立功,图死后得题墓碑为‘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平生志愿足矣。”

单飞并没说话,看着那满是感慨的曹操,并不觉得他在说谎。

每个人都有曾经的梦想,只是多数人梦想到了最后,早就尘封遗忘。

“孤没想到会到今日之境,其实不过数年前,孤还想官渡若败,孤的人生也到了尽头。”曹操喃喃道:“孤如离弦之箭,如今根本没有回头的余地。”

单飞本想说些什么,终究沉默。

“孤能到今日地位。许多人助力甚大。”曹操缓望郭嘉、张辽,嘴角带分微笑道:“奉孝、文远都是志向高远,很像孤当年的模样。孤喜欢留他们在身边,只想提醒孤不忘记当初的志愿。”

郭嘉微笑。张辽微怔,显然没想到曹操会对他如此评价。

“曹棺对孤而言……一直如同兄弟一般。”曹操顿了片刻,补充又道:“生死相知的兄弟的一般1

望着有分思索的单飞,曹操嘴角似带分涩然的笑,半晌突道:“单飞。`你后悔过吗?”

单飞一怔,“当然……是人怎么会不后悔?”

“那你会怎么做?”曹操问道。

单飞不知为何,内心突然有种似曾相似感觉,许久的功夫他才答道:“人谁无悔,但求改过就好。”

曹操望着单飞片刻,缓缓又道:“可是……若你没机会改过呢?”

柳絮飘飘。

阳光暖照。

单飞却只感觉一股战栗从内心传来,他方才只有似曾问答的感觉,但只有在曹操最后反问时,他才突然想到自己究竟战栗什么。

半年以前,在那幽暗阁楼中。曹棺不也是问过他同样的几句话?

***

衙内稍暗,衙外日头将将又落,照柳杨随风飘荡,略有分孤寂。

晨雨有些孤单的站在那里。

谁都不知她想着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沉默。

——***,你究竟为什么会爱上曹棺。

稚幼的她有一日终于忍不住问道,那时候她根本不懂什么是男女之爱,可见到***孤单的样子,很感觉有些畏惧。

爱、为什么会让人害怕?

***并未答她,或许也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来回答。

那时候的她在想——爱既然让人害怕。那她还是不要爱,她虽然很尊敬***,但不想再和***一样。

有脚步声传来。晨雨扭头望过去,就见田元凯缓缓向她走来。

见晨雨望过来。田元凯立即露出微笑道:“晨雨姑娘,老夫其实……有事想请教姑娘。”

田元凯满怀心事。

他当然知道曹操为何那么做,曹操居然是卖个人情给单飞,曹操是在向单飞释放器重之意。

单飞为何让曹操这般器重?

田元凯想不明白,可他知道曹操此举绝对不是无心,而是有意为之——在乱世中能做到曹操这种地位的人。`一举一动都带着习惯的烙英让他田元凯一望而知的烙樱曹操是个老辣的人,对人情世故、权术运用的精熟,谁都不敢否认。

给田家坞、梁县令器重,就将单飞和田家坞、梁县令绑在一起。这本来是田元凯期待的事情,可就因为这点,他才有分不安。

田家坞当然期望单飞地位越高越好,可单飞呢,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曹操如此对待单飞,当然是要其效力,这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要命的是——单飞竟然无意摸金校尉统领一职。

如果单飞拒绝了曹操,后果怎样?田元凯甚至不敢想下去。

单飞是为了晨雨。

田元凯虽然没有巧心般的心思,但一双眼毕竟不是白给的,见单飞当初犹豫的时候看向晨雨,就敏锐的明白这点。

他很是奇怪,以他看来,无论哪个女子,若是意中人能飞黄腾达,绝对会喜悦万分,可怎地晨雨好像不同?他一定要搞个明白。

晨雨听田元凯询问,并未回答,只是扭头走到一旁的树下。

田元凯怔住,讪讪的再不能上前,他当然明白晨雨的意思,晨雨根本不想和他说话。

为什么?

柳絮飘飘,如同女儿难明的心意,晨雨立在树下只是想——田元凯肯定问她单飞为何有点不愿意做摸金校尉吧?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飘荡柳絮随风四散,无依无靠的没有什么牵挂,也没有人去牵挂。她自从***故去后,就有了这般孤单的感觉。

直到她碰到了单飞。

她望见他的第一眼就感觉他很有分呆,和那些一见她就双目放光、满是恶意的男人不同,他只想告诉她——他不是坏人。

好坏不用说出来,她一眼就看得出来。

她没想到还会和单飞再次相遇,空中落下时,她有了那么一刻彷徨,直到单飞将绳索丢给她。

绳索的那端。有着生死的牵挂。

她从没想到他会舍命的救她,为什么,只因为他不是坏人?她没有去想,但她喜欢那种牵挂。

她没有如对石来般。一脚将单飞踢下瀑布,只是让他快走,因为她舍不得再也无法见到他、舍不得那种久违的牵挂。

他没走,陪她留下。她没走,因为这是她的家。

家里不但有***的记忆。还有那悄然而生的心芽。

见他将地精递回来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何会鼻梁酸楚,***已经远在天涯,可在这世上,原来还有一个关怀晨雨的他。

除了***,没有谁对她这般牵挂。

她以为自己是为了报答。

毕竟他救了她。

可她很快现那不过是她欺骗自己的谎话。

在感觉他吻来的那一刻,她突然有了分害怕,害怕他亦会如***般离去,害怕她不过是望见了水月镜花。

无风吹过,那时的她竟有泪下。

她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逼他誓——让他誓没有别的心思。只是想救她。她紧张的等着他的回答,只怕爱字从他口中说出,让她永远的离开他。

她真的很怕。

听他誓后松了一口气的她,很快现她已经离不开他。在他独自探险的时候,她再也静不下心来盘坐,她只是求***保佑他俩。

去邺城,见女修之棺,她伸手又摸摸背负的剑鞘,那见到女修之棺以后呢?她还有什么理由跟着他?

黄河远去,有暖树桃花。

她知道他的谎话。可她没有揭穿他的谎话,就像她未回头,却知道他回头,明明知道有船经过时。还故作走的轻盈潇洒。

她只希望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没有害怕,直到天涯。

可未到天涯时,他们就停了下来,绝境中的红绳让她心安,但命运的小船却让她心酸。她那一刻看不到船的尽头,但早知道单飞和曹棺一样,都是不可避免的徘徊在红尘的渡口。

那一天,她给他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她不信牛郎织女会有见面的一刻,因为她用很久的时间守候,戳穿了这个神话。

她不知道他如何回答,却等着他的回答。

——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

***这般想,他竟然也是这么想?她那一刻心中蓦地有了期盼,因此她忍不住问了句——你究竟信不信这点?

他是信的,信他自己说的话。

她也是信的,信他那一刻没有说谎。

夜静阑珊时,她只看到他轻轻的移动火炉,为她不经意的填暖。

晨曦微光时,她只听到他对着田元凯有意无意的说——他的意中人……选,就是她。

郭嘉、张辽、石来追问他是不是喜欢她的时候,他重重的“嗯”了声,不留痕迹的表达。

她似是没有留意,但如何不知道他的想法?

单飞喜欢晨雨?

一念及此,她心中忍不住的颤栗,颤栗中带分不可避免的害怕。

——***,晨雨不要爱人,晨雨只想永远跟在***的身边。

当年还是稚幼的她不可避免的说出这种心里话。

可这世上真的有什么永远?

永远真的很远。

她知道他为何始终没有吐露真正的心意,为何不想去做摸金校尉的统领,或许他早就看出了她的怕——怕晨雨、单飞难免重蹈曹棺和诗言的覆辙,相隔天涯。

单飞不想晨雨有所害怕,因此他对爱一直小心翼翼的表达。

有漫天絮舞、迷眼桃花。

她以前一直不知道***为何会爱上曹棺,可她在望着柳絮飘零的时候终于有些明白,爱、本来就是突如其来,就如这随风的柳絮般,不知道下一刻会飘到哪里,亦不知什么时候就如爱般——悄然种下、生根芽,给人期盼的时候,又让人担惊受怕……

ps:四更了,有月票的书友就给老墨投点月票吧!凌晨有更新,不过不算今天的,老墨不赖账,***归***,盟主们的加更放在每次的第三更!泪,爪子麻了,真真没有存稿啊!未完待续。xh:2182o413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