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71节 封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1节 封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为新盟主流口水№的狼加更狼总是墨门元老了,感谢另感谢书友风尘笑风尘、书友幻影あ白狼、书友爱吃白饭的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这大半天就五盟,老墨快乐并爪子捉急着,码字速度还是慢啊,老墨虽然码字慢点,但是为每个盟主加更都是必须的,慢慢来

单飞一听郭嘉纠正他的字眼,又看杀马特少有的忧国忧民的表情,终于有点明白了。

三香的确不是传说,而是真正的存在,最少他单飞已经看到了无间香。

白色无间,金色长生,红色异形。

都说若得无间,死而无怨,张宝对无间香很是向往,张角、张梁这帮人没道理只知道一种香。

张角若知道三香传说,黄巾军内部,剿灭黄巾军的各方诸侯势力或多或少的有分知晓。

无间香能让人消失,死而无怨的含义单飞并不了然,但他感觉曹棺肯定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

据他目前所知,无间可能被梁孝王和王后用过,这么说三香出现还在更早的时间。

无论三香是在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但这东西作用肯定很大。

曹棺对三香传说确信不疑,可曹操、郭嘉这帮人是将信将疑的,但直到曹棺真的消失了,郭嘉、曹操就不能不重视这个问题。

因为刘备、韩遂也在寻觅。除了刘备、韩遂外,暗中关心这东西的人说不定还有许多,最少还有个鬼丰。

这东西要不就毁灭,要不就留在曹操手上,这才会让曹操感觉到真正的安全,这也是曹操率虎豹骑亲至这里的重要原因

单飞默默出神,郭嘉也是暂时无语,田元凯听到三香时,略皱眉头,他是河北名士。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传说也略有所闻,但从未关注,他关心的当然是田家坞的将来。

见曹操将于禁召到衙内不知道在说什么,田元凯心中没底。没话找话道:“单兄弟,还没恭喜你当上摸金校尉统领。”

单飞怔了下,向石来看了眼,沉吟道:“我其实”他又向晨雨望去,见其又恢复冷漠的神色。半晌才道:“我还不确定是否要当这个统领”

众人均是一怔。

郭嘉霍然望来,目光中很有些不解,但竟没再说些什么,石来却是失声道:“单兄,你说什么”

田元凯更是心中一沉,不等发问,就听县衙内脚步声响,于禁走出来,只是横了众人一眼,大步的走出院衙。

曹纯随后走出来道:“曹司空请诸位入衙一叙。”

众人互望一眼。不再多说什么,缓步入了县衙。

田蒲、梁宽等人自知资格不够,都是忐忑的留在院中,扯着脖子看着县衙的动静,晨雨这次却未入内,只是看着院中柳杨,不知想着什么。

曹操坐在梁县令的位置,见众人前来,紧锁的眉头略有舒展,突然道:“文远。听于将军说,你说围而后降者不赦的军规,要改改了”

衙内倏静。

众人没想到曹操开口就是这个问题,田元凯、梁县令难免惴惴。单飞心中微有担心,张辽上前几步,躬身道:“回司空,末将的确这么认为。”

“为什么”曹操并不恼怒,只是淡淡反问。

“当初军规立时,本是不得已而为之。”张辽沉声道:“可如今时已不同。民心思安,再说袁氏兄弟仍踞河北,各地官员都在观望间,若再以从前铁血驾驭,只怕反增激变。如果司空这时展宽恕之道,袁氏已崩,有心之人只想另寻归处,知司空不会怪责,定如风吹草偃,多有归附,司空大人不战屈人之兵,才为平定河北之道。”

张辽本是沉默少言,但这刻少有的侃侃而谈。

郭嘉一旁赞道:“文远说的极好。司空大人,奉孝亦是这般觉得。”

梁县令、田元凯本对二人不算熟悉,但听两人为其打算,都是心生感激。

曹操沉默片刻,转望单飞,你如何来看”

田元凯、梁歧一听,心中均想原来曹操真的信任单飞,不然何必听取他的意见

单飞心中微有困惑。

他和曹操不过见过一面,曹操这般问他,竟然似对他真的器重,究竟所为何来

只是因为曹棺

不过单飞知道有机会当不能错过,瞥了田、梁二人一眼,缓缓道:“单飞对张将军、郭祭酒所言很是赞同。只是感觉”顿了下,见田、梁很是紧张,单飞笑道:“如能给早些归顺朝廷的官员些许奖赏,说不定河北官员归顺朝廷的心意会更加的急迫。”

众人均是暗自点头,心道袁氏迟早玩完,若是不罚,还有奖赏,只要不是死脑筋,谁会和曹操硬抗这个单飞真的很有见地。他们倒不知道单飞不过是效法企业鼓励制度调动下河北官员的积极性。

单飞本是提议,暗想这又不用花他一文钱,你曹操能听就听,不听的话,心中只要有点念头,就不会再想着去罚梁县令、田元凯了。

这种讨价还价的方式本是谈判的技巧,没想到曹操竟然沉吟良久,转望田元凯道:“阁下可是田元皓之兄”

田元凯本有分忐忑,一听曹操所言,立即道:“不才正是。”

曹操缓缓点头道:“令弟当有大才,听闻当年曾建议袁本初趁孤和刘备徐州交手时,袭取孤之许都”

田元凯额头冒汗,立即躬身赔罪道:“还请司空大人恕罪。”

曹操喃喃道:“当初袁本初若用田丰之计,胜败难数,孤也不见得会坐在这里,世事不过一念之差,也算玄妙。”

田元凯不知道曹操的心意,那一刻背心都是汗水。

他当然知道当权者很多时候的决定,亦在一念之间

“不过两军交战,本是各为其主。”曹操缓缓道:“孤只是可惜袁本初斩了田丰。”顿了良久,曹操问道:“只是阁下为何能到了此间”

田元凯心中凛然,立即将和单飞结识一事讲了遍。当然主题不是田家坞四处乱窜,而是早有归附之心,但苦于无门,只是听单飞所言才坚定投诚之心。

他为人考虑的周到。暗想单飞会做人,对他细枝末节的篡改绝不会斤斤计较。

曹操听田元凯来到涉县的目的,只是看了单飞一眼,皱眉又道:“乌桓人怎么会来此地”

田元凯立即又将今日发生之事详细说了遍,当然还是本着大家对曹司空都想念得紧。又得单飞深明大义、不辞辛劳的忙三忙四击败乌桓人。总之就是两个原则,单飞很有功劳,他们很有忠心。

曹操听到“冥数”两字时,微皱了下眉头,向郭嘉看了眼。

郭嘉只是点点头,却未说什么。

这个动作虽是细微,单飞一见就已猜到郭嘉、曹操竟然也知冥数,而且对其很是重视。

听田元凯说完,曹操这才点点头,缓缓道:“原来你们都算是单飞的朋友”

田元凯、梁歧都是琢磨这句话的用意。就听曹操又道:“单飞既然为尔等请功,孤当然不会不听,单飞孤有意上表封梁歧、田元凯关内侯之位,不知你意下如何”

众人怔住

除郭嘉只是笑笑外,所有人均没想到会有这个结果。

曹操居然要上表封赏田元凯、梁歧关内侯而且要听单飞的意见这怎么可能

要知于禁为曹操身经百战,眼下亦不过是得封益寿亭侯,关羽颇有名望,曹操一心拉拢,也不过上表封个汉寿亭侯。

郭嘉、张辽亦有侯位,但毕竟功劳摆在那儿。曹操说是上表封侯,意思就是要封侯,得经天子刘协批准才行。

可刘协当然没有不批的时候,曹操上表封侯就是和他自领官阶一样。都是走个过尝自己在玩而已,可封侯已算是曹操给手下极高的奖赏。

曹操不但未听于禁所言,对梁歧、田元凯有罚,反倒因为单飞给二人封侯

众人目光忍不住落在单飞身上,见其沉默许久这才道:“司空大人如此重奖,想河北不日可尽数依附朝廷。”

曹操只是笑笑。转望田、梁二人道:“不知萌绾巍?p> 梁歧如同做梦一般,立即道:“谢司空大人,梁歧当尽心职守,不负司空的器重。”

田元凯本是淡薄名利,但却不能淡薄族人生死,不然何必前来涉县他虽无意为官,但知道这时候表态重要,沉声道:“元凯绝不负司空的恩德。”

他知道这事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单飞,搞不懂让于禁、荀奇小窥的单飞为何在曹操眼中这般分量,但早认定了以后要抱单飞的大腿,暗想曹操奖赏出来,当要回报,立即又道:“回司空,元凯和梁县令均和武安县令毛楷有些交情,愿效犬马之劳修书、或前往武安充当说客,虽不见定能成事,但亦还算有几分把握。”

他知道曹操收复涉县后,下一步当然就是进攻武安、邯郸等地,等将邺城之北地域尽数收了,邺城孤城一座,不攻而克。

曹操听闻田元凯献计,只是点头道:“不错,不过这些事情你等和奉孝商定就好。两位辛劳了。”

他微笑摆摆手,田元凯、梁歧知道曹操是在送客,立即知趣告退。

衙内只剩寥寥数人,郭嘉、石来、单飞还有不离曹操身边的许褚,守在衙堂前的曹纯。

曹操这才缓缓转头看向了单飞,许久未语。

单飞被曹操看的发毛,暗自却是皱眉,曹操看起来是封了田元凯、梁歧的侯位,但却让他领了人情。

权术之道他并未深研,但如何不知道曹操的真正的用意。

半晌,曹操才道:“单飞,孤可以信你的,是不是”

ps:信不信还有第四更哈哈哈,月票投过来吧未完待续。xh:4724773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