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70节 刘关张(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0节 刘关张(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流口水№的狼、书友净萍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也感谢信手拈来雪花盟主的再次飘红,出盟主加更是必须的!哈哈

于禁听郭嘉说曹操要到,不由心中凛然,他方才就听郭嘉说什么可是要迎接曹司空?

那时候他只以为郭嘉是在开个玩笑。

区区一个涉县,曹司空既然派他于禁前来,还有一帮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辅助,何必曹司空亲至征讨?

但见郭嘉不像玩笑的样子,于禁皱眉道:“曹司空怎地会来?何时会来?”

“应该快了。”

郭嘉笑道:“我是闲散惯了,慢悠悠的先行赶来,曹司空既然决定前来,当然不会比我慢上许多。”

他话音未落,抬头向南方望去。

军中有呼哨声不断。

众人随着郭嘉的目光望过去,见到远方有尘土急扬,善于行军望气之人都知道那是有大军急进才起的尘烟。

于禁顾不得多问,早让三军结阵。

身后来的若是曹军也就罢了,若是旁的人马,绝对不能不防。

郭嘉眼中露出分欣赏,赞许道:“于将军果然谨慎。”

有快马穿阵急来,在于禁耳边低声耳语几句,于禁脸色微变,立即翻身上马转去后军,不多时,军阵两分,有一队骑兵从中而来,为首一人外罩红袍,内衬丝甲,长髯细目,赫然就是曹操。

众人一望,都是凛然噤声。

单飞见骑兵阵容极为威肃萧杀,端是铁一样的风骨,虎豹一样的强悍。又见曹操身旁是于禁,身后跟着的是曹纯和许褚,立即知道那骑兵应该就是威名赫赫的虎豹骑。

田元凯等人做梦也没想到过曹操竟会亲至,见其所率骑兵威猛如斯。都是暗想怪不得就算袁家精兵先登军都不是曹操虎豹骑的对手,可如此兵马蓦地来到涉县,目的实在耐人寻味。

梁县令本是松口气,见状一颗心又是提了起来。

偏偏曹操目光已经望过来。见梁歧不安,缓缓道:“这位就是梁县令?”

梁歧双腿微软,缓缓跪下来,不为自己,只为涉县的百姓。“草民梁歧见过曹司空……此时才降,还请曹司空原宥。”

曹操似是怔了下,看了下于禁,见其脸色沉冷,只是笑笑道:“梁县令何必多礼,早听郭嘉说梁县令爱民如子,绝不肯让涉县百姓受苦,大军一至,必定归顺朝廷,如今一见。果不虚传。”

他翻身下马,竟亲自扶起了梁歧。

梁歧身躯微颤,实在没想到曹操竟会如此,就听曹操道:“还请梁县令前头领路,借县衙一用。”

心中不解,梁歧还是道:“司空太过客气,这面请。”他半晌才平复激荡的心情,见曹操翻身上马,快步在前领路。

许褚不离曹操左近,曹纯亦是虎视眈眈的警戒周围。

等到了城门前。石来等人早抢先守住城门以防意外,曹操在城门前顿了下,吩咐道:“传令下去,三军城外扎营。***虎卫入城。不得惊扰城中的百姓,若有违令者,斩1

梁歧心中一颤,急声道:“多谢曹司空。”

有兵士传令,一时间全城轰动,百姓喜悦之意不言而喻。不过很快百姓又是静了下来,只怕惊扰曹军再起枝节。

梁歧一直引曹操到了县衙前,自惭县衙简陋。

曹操并不介意,虎卫早就将县衙搜了一遍,四处守住,***更是环在县衙院墙之外,一时间可说戒备森然。

入了县衙,曹操让一帮人先在衙外守候,招于禁入内。

众人都在院外候着,郭嘉这才笑望单飞道:“半年不见,你倒是……很有运气。”他向晨雨喵了眼,低声道:“这位姑娘可是兄弟喜欢的?”

他声音不大,可也绝对不小,田元凯、石来等人立即望过来。石来早就认出晨雨就是当初在天坑中将他踢下瀑布的女子,一旁笑道:“我本来以为你死了,哪想到你运气好到了极点。”

张辽亦低声道:“兄弟好眼力。”

郭嘉、张辽、石来和单飞都算是拜把子的兄弟,一见面自然不再见外,忍不住拿单飞调侃。

单飞倒没想到兄弟古今一同,都喜欢拿女人作为话题,一时间倒有点手足无措,偷向晨雨看了眼,见她望着一树桃花也不知想着什么,单飞重重“嗯”了声,突然想到一事,“张大哥,你两军对战时,看到的真是张飞?”

众人一凛。

郭嘉立即收敛了笑容,皱眉道:“张飞来了?”

张辽缓缓点头,“错不了的。当初山腹之中,他扮作阎行的手下,但突围时不得不展现真正的武功,我和他在徐州数次交手,那时就已怀疑,今日一见,更是确定。”

石来皱眉道:“张飞目的何来?”

单飞见张辽、石来对张飞很是熟捻的样子,不由问道:“这个张飞,究竟是什么人物?”

他当然知道张飞是什么人物,可多是从演义中获得的资料,如今显然对不上号的。

郭嘉负手望天,沉吟半晌才道:“此人本和关羽般,同为刘备手下。”转望单飞,郭嘉道:“你知道刘备和关羽?”

单飞点点头,转瞬又是摇摇头,“一知半解。”

他知道演义中为塑造人物形象,宣扬蜀汉正统思想,对蜀***物刻画的最是夸张,甚至可以说的颠倒是非。他擅长考古,但对这些人物的真实认知,肯定不如郭嘉的。

郭嘉沉默半晌才道:“刘备,人之枭雄,武功不差,用兵亦佳,如今人在新野,替刘表镇守荆州的门户。”

这个我也知道。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演义中把刘备说成个爱哭的主儿,实际上根据正史来说,怒鞭督邮是刘备干的,而不是张飞。斩车胄、灭蔡阳也是刘备干的,而不是关羽。

火烧博望本来也是刘备带兵主动攻击曹军,撤退时放的一把火,和诸葛亮无关。

演义中为了塑造刘备仁德忠厚的形象。把刘备干的这些好像不太仁德的事情交给了绍去做,自然难说出刘备真正的性格。

郭嘉只是“人之枭雄”四个字,比演义给单飞的印象要深刻的多。

人之枭雄,那就绝对不是爱哭的主儿,更不会没事就喊什么“军师救我1

单飞不信演义。可信郭嘉。

“刘表坐谈客而已。”田元凯见这四兄弟说的火热,终于忍不住走过来,插了一句。他方才见曹操对梁歧还说了两句,对他话都没说,多少有分失落,如今自然想要拉拉交情。

郭嘉笑着点点头,“元凯兄所言不错,只是坐谈客亦有心机。就如袁尚、袁谭般,兄弟阋墙看起来蠢不可及,但均是有分小聪明。”

顿了片刻。郭嘉又道:“刘表不思进取,但不意味他不会防人,只看他将刘备安置新野,不供兵粮就知道他对刘备很是忌惮。”

田元凯赞道:“郭祭酒所言极是。”

单飞问道:“那张飞呢?”

沉默片刻,郭嘉才道:“张飞此人极具机心,当年我在河北曾见过一面……我对其只能暂时评价为武功高超,心思难测。”

单飞倒没想到演义中的莽张飞竟然得到郭嘉这般评价,不过这倒和他本身的预料差距不大。

“那关羽呢?”单飞忍不住又问。

郭嘉看了张辽一眼道:“文远和关羽同解白马之围,当多少知道他的性格?”

张辽沉默许久才道:“我实在挑不出此人的缺点。”

单飞感觉他这话多少有点奇怪,暗想你评价为人。又不是找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对于关羽关二爷,他当然也是略有所知,他知道的当然也不仅仅限于演义。

郭嘉却是点头道:“文远说的不错。在我看来,关羽实在是少有的完人。”他说话时脸色颇为古怪,半晌又道:“此人很有理想,只是……水至清则无鱼。”

他没再说下去。

单飞却明白过来,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这句话其实就是说水太清澈了。鱼儿不太会在其中生活,人什么都清楚,对身边的人太过苛责,反倒不会有什么朋友。

谁没有个小毛病?

关羽对自身要求极高,因此对身边的人要求亦高,这就导致他身边的人要不是道德标兵,就很难和他共存下去?

念头一闪而过,单飞突然想到好像刘备在新野一呆就是近八年,他如果真的是人之枭雄,在新野这多年偏偏一直没什么发展,那他究竟在做什么?

当然了,眼下刘备在新野肯定还不到八年。

单飞越想越是奇怪,一时间有些出神,见郭嘉也在出神,忍不住道:“刘备当然不是安心呆在新野的人?”

郭嘉目光微闪,“刘备也真能忍得,我知道他这种人物绝不会安居一隅,可一直想不到他忍耐为何,可到如今,总算明白些大概。”

单飞皱眉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郭嘉反问道。

单飞见郭嘉涩然摇头,有分感慨的样子,心中蓦地一动,联想到从前往事,讶异道:“你是说,他也是在寻三香?”

见郭嘉点点头,单飞补充道:“张飞携手阎行来找北极星位,当然也是来寻传说中的三香?”

郭嘉缓缓道:“你只说错了一点。”

“哪个?”单飞立即问道。

郭嘉背负的双手很有分纠结,眉心也是皱起,给他俊朗的一张脸带来分忧虑,“三香已经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1

.

Ps:老墨今天要悖笤缕敝С郑∥赐甏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