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6节 兵临城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6节 兵临城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冲出城门的那一刻就发现爱在,可乌桓人也在。

那些乌桓人显然和法海一样,不太懂得爱,他们见单飞、晨雨冲出的时候,几乎立即放箭。

只是一声响,就有百来枝箭从前方冰冷的射来。目标只有两个,单飞和晨雨

乌鹰、黑衣人、高鼻坐在马上,冷冷的看着追来的二人,他们显然就在等着单飞、晨雨追上来。

单飞早有预想,毫不犹豫的冲到晨雨身前,一把就将晨雨扔向了身后,然后挥刀。

城外尽数是乌桓人,常年马上,骑射的本事不容置疑,百来号人齐齐发箭,那威势可想而知。

可单飞根本没有考虑太多。

在羽箭如飞蝗般铺天射来时,他那一刻心境竟然如止水,刀一起,涡流亦起,涡一旋,羽箭亦旋。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一个极为诡异的现象。

单飞单刀转动之间,很多羽箭竟然如被空中突然出现的奇异漩涡吸引,纷纷黏在单飞的刀上,仅有几箭射在单飞的胸口,却无力跌下。眼看刀上羽箭瞬间暴涨,单飞额头片刻汗下,断喝声中,刀上羽箭居然尽数反射回去。

随着羽箭射出的,还有晨雨飞天。

晨雨在单飞挡住羽箭那一刻,早冲天而起,手一挥,有红绳牵缠,红绳正中单飞的手腕。

二人绝地半年,很多时候靠的都是这红绳的牵绊。

单飞知道晨雨的用意,早在晨雨拉动红绳时冲天而起,倏然就和她并肩退到了城门前,飞天而起的那一刻的光景,单飞看到了乌桓人的紧张,亦明白他们为什么会紧张。

远远处,竟有尘烟,有黑压压的人马冲来。

乌鹰口中只是冷冷吐出一个字,早挡开单飞反射回来的飞箭。竟带乌桓人向城门冲来。

他有过片刻的犹豫,倒不是对涉县百姓心生怜悯,只是不知杀来的队伍是哪方势力。他本来以为有檀石冲在,加上个马延。要让涉县百姓迁到武安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们三王座下的高手本来是要对付田家坞的人手。袁尚、马延还想将附近田家坞的人也迁到武安增强防备。

乌鹰没想到田家坞的堡主居然会在,更没料到单飞亦在。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单飞居然破坏了他们所有的计划,甚至马延都沦陷在涉县,听到城外乌桓人鸣哨示警时,乌鹰很有分凛然。

那是遇敌的哨声。

百来个乌桓人看似不多。但在这种时候,驰骋平原,已经是极为剽悍的存在。能让百来个乌桓人感觉到危险的来敌绝对不会少了。

檀石冲离去,乌鹰立即决定出城,也就见到了远方行来的大军,大军竟有近万众,但人多,行进并不快捷。

就是因为这个不快捷,才让乌鹰动了杀心,他们还能趁大军来之前。屠戮百姓一解心头怨恨。

他敢如此,不但因为还有百来乌桓精兵,还因为身边那个黑衣人。

决定不过是转念之间。

有时候转念就是一生

乌鹰“杀”字出口,乌桓人呼啸声中,一顿乱箭,已经向城门冲来,单飞、晨雨并肩再退,同时扼住城门最窄之地,单飞更是叫道:“关城门”

守城兵士这时候好像才是如梦方醒,有的冲过来就要合上城门。

就在这时。一人突道:“慢慢关,让他们来”

城外萧杀、城内惊慌时,只有那人语气中还带分冷静,单飞一听那声音。霍然转头望去,就见一人戴个毡帽,身躯很是瘦弱未完全长大的模样,虽未看清那人的容貌,可单飞又如何听不出此人是谁

“石来”单飞脱口而出道。

那戴毡帽之人一笑,摘下毡帽向单飞点头示意。但一挥手,早有数十个百姓一般的汉子扼在城门尽头扼要处。

十丈五丈三丈

乌鹰只是留意着单飞、晨雨的动静,根本没有去管旁人,眼见城门“吱呀呀”的合拢,带众人倏然涌入。

戴毡帽之人喊了声,那数十个百姓般的汉子均是抬臂急扣手中的弩筒,然后众人就听到“嗡”的一声响。

无数铁矢从变窄的城门中射了出去。

乌鹰心中大骇,做梦也没想到涉县的守兵还有这般防备,急切间勒马不住,但人早就高高跃起,反落到众乌桓人之后。

黑衣人亦是片刻警觉,半空反冲,还比乌鹰更快一步的动作。

无数闷哼惨叫声从城门处传了出来。

还有人侥幸冲过城门,不等挥刀劈砍,戴毡帽之人又是摆摆手,又一轮铁矢射出,那些乌桓人纷纷摔落马下。

剩下的乌桓人终知道不好,呼哨声中,早随乌鹰、黑衣人纵马离远。

城门终合。

守城军士一阵欢呼,戴毡帽那人这才望向单飞一笑,眼中却有晶莹的光华闪烁,“你没死,简直太好了。”

那人当然就是石来。

单飞早认出石来,一见那些汉子动用的均是破天矢,心中立即想到这些人只怕是摸金校尉。石来、摸金校尉怎么会到了涉县,看起来石来居然和这里的守军很有分熟悉

石来看出单飞的困惑,望了晨雨一眼,点头示意道:“跟我上城楼再说。”

他带着单飞、晨雨一帮人到了城楼,梁宽才带兵气喘吁吁的跑来,叫道:“石大哥,怎么回事”

石来并不回答,和单飞均是向城南望去。

大军终近。

单飞皱了下眉头,就见乌鹰、黑衣人带的乌桓人向南一冲,但见对方中军极为厚重,就算他们自负骑术,可硬碰显然无法占到任何便宜。

呼哨声中,乌鹰等人向大军左军冲去。

单飞心中微震,就见乌鹰、黑衣人带的乌桓骑兵已冲到大军左翼,乌桓骑兵急如雷云,滚滚而动,大军左翼却有群兵士手持盾牌涌出。挡住乌桓人的去路。

“你说张兄和乌桓人哪个会胜”石来突道。

“那是张大哥的队伍张大哥也来了”单飞失声道。

石来只是点头。

单飞虽不会兵法,亦不会领军,但在城头一望,只感觉左翼兵士看起来虽无中军厚重密实。但行进间有条不紊,节奏分明,若无杰出的将领,焉能带出这种井然有序的队伍

原来是张辽领军

乌鹰额头冒汗,他终于知道对方竟是曹操的队伍。

袁尚都想到迁涉县军民前往武安。曹操又如何想不到这点乌鹰没想到曹军来势极快,而且竟有和他们一较高下的用意。

眼见对方兵士虽是步兵,但持盾挺前,丝毫不让的模样,乌鹰急怒攻心,喝道:“射”

乌桓人立即一轮长箭飞出。

这本是他们乌桓人掳掠边陲的不二法门,仗着马快、骑术精湛、射术卓越,平原交手,乌桓人第一轮先用箭攻,然后趁对方混乱之际。冲马过去斩杀。

从匈奴到鲜卑,从鲜卑到乌桓,或许人数不同,但套路大同小异。

本以为一轮乱箭,最少让对方有分***,没想到对方兵士突然竖盾,羽箭怦怦而落,无功而返。

“射”曹军有人低声一喝。

有稀疏长箭从盾牌后射出,似是曹营兵士反应不来,只是仓促挽弓。

乌鹰一帮乌桓人心中哂笑。早挥动长鞭击落了半空的羽箭,刹那间离曹军盾牌手不过数丈距离。

“投”曹军将领陡然一声厉喝。

空中刹那呼啸

有难数的短***那一刻倏然从曹军中霍然掷出。

***沉力猛

不过数丈的距离,正是投***最强发挥的距离范围。

众乌桓兵见状均是一惊,刹那间倒下数十人。余众还能奋力格挡住,可随即他们就听到“嚓”的一声响。

曹兵拔刀。

数百人拔刀,听起来竟然宛若一体

曹兵显然准备短兵相接

单飞人在城楼之上,见状心头一震,暗想怪不得张辽身为五子良将之首,这等行军作战。指挥兵士之法,堪称以臂使指,浑然一体,哪怕指挥的不是最精锐的兵士,却能发出兵士最强的攻击。

曹兵翻滚而出,斩向的正是乌桓人的双腿。

乌鹰不想对方如此,正手忙脚乱之间,就见一人突然飞身而出,只是一个纵跃,竟然上了一名乌桓人的战马。

那人赫然就是张辽。

那乌桓人不等反应,早就被张辽撞落马下。

张辽撞落乌桓兵士并不稍停,只是一拨马头,竟向乌鹰冲来。

乌鹰心中一凛,见张辽浓眉怒目,手提长刀,显然是曹营中的将领。乌鹰一路吃瘪,见曹将竟然敢向他搦战,忍不住心头火气,催马相迎。

两军混战,但众人目光却忍不住均是望向对冲的两人。

马头不过丈许之距,乌鹰倏然弃马,腾身高起,他叫乌鹰,自然亦有乌鹰般的身手,只想居高临下占据优势。

不想张辽亦是同时腾空而起,那一刻比他跃的还要高远矫剑

一刀破空。

两马交错。

有鲜血点滴顺着乌鹰前胸后背滴滴渗出,转瞬间乌鹰身子两半,人落马下。

众人骇异张辽那一刻的凶悍,张辽却是只在望着不远处的黑衣人,昂声道:“张益德,徐州一别后许久未见,今日可想和张文远决一死战”

ps:感谢书友kevin821017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晚上加更感谢也谢谢众多打赏老墨的书友们,老墨很感动。凌晨更新,有票您就投点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