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5节 心语箭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5节 心语箭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脸色改变,晨雨眸光一凛,拔剑出剑,出剑时,人已到了单飞、檀石冲之间。? .?`

她看似淡漠,可在单飞、檀石冲交手之际,直如自身出手般紧张。她没想到单飞对武学竟有这高的悟性。

从绝地逃脱后,她惊奇的现单飞竟没有停止领悟。

单飞已悟了武道。

都说勤能补拙,但很多时候,一个人的突破本来看他的悟性。单飞以水涡悟道,这些日子来显然没有停止思索。

不然他也不会轻易击败孙轻和雷公。

真正的成功人士要成功,靠的或许是有运气,但真正靠的却是持之以恒的毅力和思考。

单飞有毅力,有悟性。

可悟性、毅力和实力还很有差异。

檀石冲悟性不知道是否和单飞仿佛,但他的实力显然要高过单飞许多,晨雨已不知道和单飞交手会不会能胜,但她知道自己和檀石冲交手,胜算实在微乎其微。

但她还是冲了上去。

单飞有危险!

危险不止来自檀石冲,还来自乌鹰那四个乌桓人的飞扑向上,那四个乌桓人显然没料到单飞还有这么高明的武功,担心若是躲过檀石冲这一剑后,檀石冲若是束手不管,他们只怕制不住单飞。

趁檀石冲出剑之际,杀了单飞,一了百了!

机会往往转念之间。

单飞身陷绝境,他那一刻气血消耗严重,见檀石冲以这般凶悍的姿态冲来,知道危险,那一刻他体力虽弱,但感觉却是益的敏感。

众人惊惧,田蒲上前,晨雨飞来,而乌鹰等人早先晨雨一步断了他的后路。

脸黑那人也是心黑,弯刀已离他不过尺许。脸长那人也是臂长,长臂展动间,弯刀弧线侧旋而至他身侧不远。

高鼻那人作势就要腾空,鹰眼弯刀早失。却虎视眈眈看着他的一切变化。

最要命的是头顶上方的檀石冲的一剑如山——火山。?? `c o?m

火山压到,他去路退路全断。

单飞脑海中却有灵光一闪,绝境总有生机,若只是檀石冲一剑击来,他根本没有什么躲开的机会。

可是……

他几乎毫不犹豫的退后一步。

脸黑、脸长两个乌桓人的弯刀一刺到他的背心。一划破他的腰间。

所有人那一刻都有分骇然,就算空中的檀石冲亦像怔了下,以单飞之能,怎会让那两人刺中?

那两人是三王手下的高手,武功的确不差,但单飞既然能击败乌鹰,那两人的暗算就不可能奈何了他。

难道他……

所有人闪念间,单飞出手,伸手就抓住那两人的手腕,闷哼声中只是一轮。

那两人一刀得手。本来心中暗喜,可却忘记和单飞离的不过臂许距离,根本躲不开单飞的双手如电。

那两人双手一紧之后随即感觉一旋,早身不由己的腾空而起,呼啸向空中的檀石冲飞了过去。

然后他们就见到火焰如山,终于明白单飞的用意,心丧胆寒间还不忘记挥刀格挡。

两个乌桓人咽喉早断!

檀石冲饶是武功强悍,可显然没想到单飞竟变绝境为生境,以挨上两刀的代价擒住两个乌桓高手向他扔过来。

他当然不怕。

可那两人知道檀石冲的厉害,不知道檀石冲的用意。在这种生死关头下除了拼命外,再没有别的选择。

檀石冲也没有选择。

他一剑就割断了二人的咽喉,空中一个腾身就要追杀单飞,就见单飞一个跟头从乌鹰和高鼻那个乌桓人头顶飞过。叫道:“三剑已过1

檀石冲一怔。

有哨声突响。

那哨声来的极为突然,有如数百支一同吹响,鬼哭狼嚎般的从城南的方向传了过来。`

单飞也是一怔,半空见乌鹰和高鼻之人脸色均变,而檀石冲却是一个跟头反翻了回去,落在树上只是晃动间。居然消失不见。

半空还留下檀石冲的一句话,“单飞,我会再来找你。”

单飞足尖堪堪落地时,只感觉周身软,腰后、肋下疼痛不堪,他以乌蚕衣挡了两刀,但这东西就和他判断的一样,只能挡住伤,可却挡不住痛。

接了檀石冲三剑,挨了乌桓人两刀,翻过乌鹰等人头顶后,他还要防着乌鹰、高鼻那两人的出手,落地时他已是最虚弱的那一刻。

乌鹰、高鼻之人竟然没有出手。

他们在听到哨声时好像极为紧张的样子,顾不得单飞,早就飞身上了屋顶,可有一黑衣人却是鹰击而下,一刀砍向单飞的头顶!

变生肘腋间。

单飞做梦也没想到屋顶居然有人埋伏,而且是个极为强悍的高手,只是看那一刀之威,竟然差不了檀石冲很远。

这人计划亦是精准,就趁单飞新力未生,旧力早尽时出刀,算准单飞很难避开这一刀。

单飞根本未避,因为晨雨及时赶来,眼看招架不及,一剑急刺那人的脖颈。

那黑衣人只在留意单飞的动作,未想到晨雨这般出手,闷哼声中,却不想杀单飞而送命,只能挥刀格挡。

当!

火光闪耀间,那人借力竟又上了屋顶,回头冷望单飞、晨雨一眼。

晨雨叱道:“是你1

她一眼就认出正是此人当初在天坑上斩断了绳索,单飞亦是心中一震,眼见晨雨追上了屋顶,早从一兵士手中抢过把单刀,飞身上了屋顶。

檀石冲为人狂傲自负,但狂傲自负的人多数要脸,不会再为难这里的百姓。

田蒲一人能制住马延。

这里没有问题,有危险的却是晨雨。

单飞转念间,顾不得和田元凯交代什么。见晨雨和那黑衣人一追一逃的亦和乌鹰那两人一样,直奔城南。

无视涉县百姓的指指点点,单飞内息急转,足不点地般沿着屋脊、树干飞跃前冲。

他轻功如今虽然早就到了让百姓军士叹为观止的地步,但差了片刻,和檀石冲拼斗后又是消耗极大,急切间竟然追不上晨雨,堪堪到了城南时。单飞终见到晨雨离他不到数丈之远。

心中突然想起一事,单飞脸色微变,急声道:“晨雨,不要追了。”他那时候记起檀石冲所说——我们城外还有百来号兵马!

檀石冲、马延、乌鹰等人是带人蔓们需要人马控制涉县的百姓!

方才哨子声响,似是很多人在吹响哨子,乌鹰一听就明,难道是他们之间独特联系的方式?

城外的兵士为何会吹哨示警?

难道城外有变?

可无论如何,城外都有百来号人马在等。晨雨出去,有极大的危险!

晨雨身形早窜出了城门。

单飞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也随同她冲出了城门。

城门外就算有刀山,晨雨跳下去,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去跳。跳不止因为担心,还是因为他从未说出的爱。

他从未想到过自己到邺城之前会爱上哪个女人,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爱,也不能爱,更不准备去爱。

错乱的时空让他如在梦幻,他做了不少算是成功的事情。但他始终不明白这是否算是他想要的结果。

梦幻中的单飞还是冷静理智的成功人士,无论别人如何想,但在他看来,爱不止是一个字,张口闭口就能说得出来。

轻易做出的决定,往往过于草率;轻易说出来的爱,更像个作秀的表白。

作秀展给旁人来看的爱,怎会长在?

他一直坚信这点,没有决定去爱的时候,就不会表态。也不会伤害。可在望见晨雨紧闭的双眸、柔弱无依的神色时,他知道自己一直封闭的世界已悄然打开。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晨雨。

一个男人若非在情场身经百战,在真正喜欢的女人面前,往往都是不知所措的木讷。喜欢的感觉,只怕自己守护不来。

他没想到自己初见晨雨就有说错,他亦没想到还有再见晨雨的时刻。他很是头疼曹棺将他带了下来,可在和晨雨默默相对的日子里,他只是庆幸自己能够跳了下来。

绝境中有太多让人意外的事情。

对他单飞,最大的意外却是晨雨也在。

见到晨雨从高空掉下来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见到晨雨和卢洪拼杀时,他没有急于离去,只因为心中始终有分不舍的关怀。

他没想到自己跌落瀑布要死前,想的居然是晨雨能否能脱离险境,他没想到自己再次睁开眼眸时,看到晨雨那一刻,竟有分喜出望外。

绝境只有一人吃的粮食,他知道这点后,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生存的机会。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伟大的人,可他在某些事情上,还能坚持做人的底线,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底线,那究竟还是为什么活下来?更何况他早知道若没有晨雨,他单飞根本也不会清醒过来。

他那时候不知道这是爱,只是苦笑原来成功人士也有坚持不来。

可他终究坚持下来。

坚持是因为一场默默相知的爱。

每次晨雨总是将地精一分为二,一人一半,可他很快现,晨雨那一半总是要吃上两天。

他暗中望见时,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回转一个人坐了下来,竭力平复了心潮的澎拜。

爱不说,但不意味着爱不在!

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用毅力证明自己的爱。逃离绝境的那一天,他见到了桃花盛开。那一刻他只是在想,陷入红尘痴缠的曹棺,不经意的忘记了桃花三月未说却早就承诺的誓言,可陷入两世迷惑的单飞,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那相濡以沫的爱……

二人并肩飞出,就望见有箭雨遮天而来。

单飞毫不犹豫的冲到晨雨之前,挥刀!

并肩在,默默爱!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