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4节 强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4节 强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檀石冲看着单飞,眼中反倒有了欣赏,“我知道你没有说谎。”

单飞见檀石冲态度益发的和善,却始终不能放下警觉,“我为什么要撒谎?”

檀石冲一笑,不答反问道:“你出手制住马延,未杀乌鹰,想必是想借此讨价还价,无论你是否知道我们城外还有百来号兵马,但以你一己之力想要挡我们杀戮,恐怕不行。”

终于瞥了晨雨一眼,檀石冲喃喃道:“加上这位姑娘,还是不行。”

晨雨未语。

她根本不用去管别人的想法,单飞出手,她必定帮手,哪怕知道赴死,她就是这个性格,决定了去做就好,不用去想太多,不然她当初也不会将自己的性命压在单飞的身上。

单飞沉吟道:“你当然不会考虑涉县百姓的性命?”

檀石冲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考虑?”

单飞有些发怔,暗想方才梁歧质问马延,马延这种人多少还有些支吾,想必知道大有理亏,但像檀石冲说的这么坦然的人,实在太少。

坦然的让人心寒。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檀石冲随即道:“孔夫子那种人物,修诗经定礼乐,也不过幻想做个束缚的框框,让众生在其中如刍狗般喏喏而生,却始终指不出众生的方向。”

单飞心中微动,从未想过此人竟然旁征博引,颇有见识的模样。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损不足去奉有余,自古以来,素是如此。”檀石冲淡然道:“我非天道,亦非人道。只是游走在天人之间的冥数之人。不会说自己替天行事,也不会如自古君王宣扬的那样,说是爱民如子。其实爱惜的只有他自己。涉县百姓在你眼中颇为重要,但在我的眼中。其实和蝼蚁仿佛。”

梁县令等人均有分怒然。

马延人在刀下,咬牙道:“说的好,不然大将军也不会请你出马。”他心中早问候檀石冲家人无数遍,但还是希望檀石冲出手将他解救。

檀石冲看了马延一眼,“你和你的袁大将军在我眼中,其实也如蝼蚁般模样。”

马延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乌鹰等乌桓人亦是有分讪讪,但他们显然对檀石冲亦有忌惮。终究只是沉默。

单飞还能笑道:“莫非在阁下眼中,只有冥数之人才不是蝼蚁?”

檀石冲摇头,“你错了,冥数之人亦是蝼蚁罢了。”

单飞听说过否定的否定就是肯定,但从未见过这种辩解,竟然连自身一块否定,他不解檀石冲用意何在,但感觉檀石冲除了对他单飞外,竟对***人根本视而不见的样子,甚至对和他一起来的伙伴。

“你知道我为何要和你说上这些?”檀石冲突道。

单飞摇摇头。

檀石冲凝望单飞许久。缓缓道:“因为我发现你和冥数出来的人一样,都算是有点不同的蝼蚁。”

单飞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贬低,只是笑笑。

“我知道你想救涉县百姓。哪怕他们不过是蝼蚁。”檀石冲有分傲然道:“可我若出手。你不会达成心愿。”

单飞亦是看着檀石冲,“我相信阁下会有这种本事。但是……我从来认为,真正的强者,不会去对蝼蚁下手。”

檀石冲抚掌赞道:“说的好!只有那些懦弱的人,才会很是威武的样子去欺凌那些更是软弱的人,用来证明自己卑劣的存在。人之劣性本来如此,强者不应该欺凌弱者,你能说出这句话,亦算是强者的见识。就值得我对你出手。”

你这是什么鬼逻辑?

单飞握刀之手一紧,就听檀石冲道:“但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我就这样出手,未免太让自己失望。但我若不出手,又有负袁大将军的金子。”

众人见檀石冲如此这般,一时间不知道他是狂妄还是怎地。

“你接我三剑。”檀石冲笑笑,“三剑你能不死,我不会再管此间此事。”

梁县令、田蒲等人微喜。梁县令本来暗自奇怪,不知田元凯为何带单飞前来,当初他只以为单飞抱上田家坞的大腿,想借田家坞实现复仇计划,可现在看来,他才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可笑。

田元凯是想抱单飞的大腿?

念头飞闪而过,梁县令一时不知单飞怎么会有这般的转变,但见单飞方才举手投足扔出乌鹰、制住马延,武功之高,简直是他前所未见,听檀石冲说只出三剑,如何不喜?

田元凯心中却有些发寒,他看得出檀石冲看似狂妄,但看人看事绝对目光犀利,檀石冲的三剑,只怕远比乌鹰四人合攻加起来还要为难。

单飞看了眼院中的兵士,终于笑道:“好。”他一伸手,已将马延推向田蒲,握着那把弯刀道:“请1

田蒲一把抓住马延,退到了庭院之中。

不止是他,所有人均是不由自主的退出了堂中,在庭院中甚至都要靠墙而立,不为旁的,只为檀石冲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凛冽热意。

是热意,一股凛然的热意!

单飞心中惊异,他虽知道人本身有如宇宙,自成循环,领悟胎息之法后,他更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人体如像宇宙,那自身就有江川湖海,无论道家、中医,均对此有详细的描绘,他一直以为这是象征之意,但直到脱困时才感受到身体气脉真的有如江海般奔腾不休。

他知道人体玄奥,可他从未想到过,有人竟然如火一般的存在。

檀石冲如火。

他在单飞说了“请”字之后,给单飞的感觉就是——檀石冲立即如火一般燃。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但又是一种真实的感受,像要将他单飞带的一块燃烧起来。

单飞屏气凝神,立即绝了自己外息,有内息立起,如水般的遍布周身。

心中灼热稍减。

檀石冲却是目光一闪,喃喃道:“不错。”

空中火光闪烁。

檀石冲出剑。

单飞也算见到不少高手,可从未想到有人出了一剑竟然有如一股烈焰灼烧了过来,他熟悉水性,对力道掌控不可谓不精,但在檀石冲一剑刺来时,竟然蓦地发现——这是火一样的力道,杂乱的根本无法捉摸,偏偏所有的力道凝聚在一起,又汇聚成灼热的无坚不摧的一剑。

檀石冲说是三剑?

他单飞接住一剑都难!

单飞心念转动间,人亦在转,他只是一转间,整个人早如涡旋般斜冲而上。

众人见单飞只是脚一点,整个人就飞窜而起,空中陀螺般旋转,过屋檐时力道陡变,竟再飞如箭。

院中兵士、梁县令等人见了均是血脉贲张,实在难信这世上还有人能做到这点,田蒲身为高手,可见到单飞如此,亦是骇然难言。

乌鹰等乌桓人早守在院中四角,见单飞这般高明,均是神色发寒,不过他们并未如众人般退却,反倒向院中靠近。

单飞一旋一窜,早将从涡流中领悟的力道发挥的淋漓尽致。

檀石冲一剑落空,还能好整以暇的说了句,“很好。”他身形一展,瞬间就到了单飞的落足之点。

剑尖斜指向天。

他不如单飞轻功般炫目,但身手敏捷,亦是不让单飞,早算准单飞的落点,只等单飞下落时,再发出第二剑。

如烈火般的第二剑。

众人骇异单飞的身法,可见到檀石冲斜剑上指时,均是脸色改变,檀石冲以静制动,蓄力而发,单飞却是去势已尽,无力回天。

二人形势微变,但单飞局面更是不利。

眼看单飞已然到了高点。

有爆喝空中陡传。

众人就见那空中身形再旋,半空中竟似有狂风暗涌飞旋,随着单飞下落的旋转势道中,有寒光一闪!

单飞出刀,旋转中出刀!

那一刀全然不是他凭臂力使出,而是仗着飞高冲势,下降地势,再加上他运用的自旋之力。

三股力道凝聚,一刀弯月盘旋飞出,竟如天神震怒!

众人耸然失色,难信竟然有人竟能做到这点。

檀石冲眸中光芒一闪,剑尖本要刺向单飞时,却终不得不先迎上那飞来的一刀。

那一刀之威,让他亦是不敢小窥。

“叮”的声响。

刀剑相交,竟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只是所有的力道陡然斜冲而去,“嚓”的声响,那弯刀断了棵碗口粗细的柳树,力道不衰,又刺入县衙的厚墙,仅剩刀柄在颤。

众人一颗心也如那刀柄一样的剧烈震颤,但均是无暇去看那刀柄,只是看着落在树旁神色萧肃的单飞,还有衣衫猎猎的檀石冲。

檀石冲那一刻眼中的光芒竟如火焰一样的燃!

“好,很好1

檀石冲废话不说,长剑微展。

有风旋,春光烂漫。

只是他展剑那一刻,风突熄,春光黯淡,不是因为寒冬早降,而是因为檀石冲手中那柄剑。

那柄剑展动时,春光、阳光、天光那一刻似乎都聚到他的剑上、身上,点起他的战意,熊熊而燃。

“第三剑1

檀石冲轻叱声中,人早高飞而起,长剑非刺,而更像火焰般向单飞当头压到。

单飞心中一沉。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檀石冲真正的实力,游走在天道、人道的冥数之人,不知道是否已超越人之极限,但已超过他单飞的极限。

一飞一刀竭尽所能避开檀石冲的两剑,早将他体力剧烈消耗。

偏偏檀石冲这一剑,遮天蔽日般的强悍!

.

ps:求点推荐票。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