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3节 冥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节 冥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梁歧见说话的是单飞,暗自叫苦,心道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时候出来做什么?他对巫灵儿很是爱慕,对单飞一直如同子侄般,只有爱护,但他早知道单飞的本事,暗想单飞恐怕都过不了梁宽的一个照面,这时出头不是自找死路?

单飞却是看也不看梁歧。)

他决定的事情,就要想办法做到,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马延本有分哂笑,可见单飞坦然自若的模样,略皱了下眉头,随即招手笑道:“我还是没有听见,要不……你上前两步说说?”

他手按刀柄,心中暗恼,但笑容不减。

单飞上前几步,一直到了马延身前才道:“我是说……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马延一怔。

有寒风疾起,斩的却是单飞的脖颈。鹰眼之人出手,一出手就是要命的架势。

梁县令神色骇然,梁宽等人更是想要提醒,可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出口。

一刀砍空!

鹰眼之人一怔,他见事情麻烦,偏偏有单飞出头,早存了杀鸡儆猴的念头,这一刀本没有留手,哪想到刀到单飞脖颈时,单飞突然不见。

消逝如风。

转瞬间,有一只手抓住鹰眼之人握刀的手腕。

手腕剧痛。

弯刀掉落。

鹰眼之人自负眼力,竟没有看到单飞如何消失不见的,可在单飞抓住他手腕时,还是断喝声中,挣脱单飞的手腕,顺势一把抓住单飞的衣领。

草原之人,骑术射术、刀术摔跤本是每个人必备的本领。他那一刻终于知道单飞的危险,不求杀敌,只想先将对手摔开去再做打算。

他怒喝声中。手上发力,脚下飞盘。早算定能将单飞凭空摔出,没想到陡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竟然飞了出去。

砰的大响。

鹰眼之人重重撞在墙壁之上,有飞灰散落,鹰眼之人只感觉背心如裂,胸口发闷,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他生性剽悍,虽然喷血还不忘记鱼跃弹起。就要冲过去,陡然怔祝

弯刀已在单飞手上,马延手上青筋暴起,腰间单刀只是拔出尺许,但再没动作,只因为单飞手中的弯刀,已架在他的脖颈之上。

看着鹰眼之人,单飞笑笑:“你方才用了几分的气力?”

鹰眼之人嘴角溢血,双眸通红,听单飞用他方才傲慢之语反问。一口鲜血差点又喷了出来。

堂中静寂。

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单飞。

梁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田蒲虽有意料,但还是吃惊单飞能轻易做到这点。田元凯更是心中激动,暗想单飞就是单飞,当初独斗黑山军两大高手,如今轻而易举的制住马延,擒贼擒王,单飞武功高明还在其次,能这快的掌握局面的主动,那可是大将之风。

有掌声响起。

众人扭头望去,见到那带剑的年轻人在抚掌。不由一怔,暗想这人和马延一伙。怎么看到同伙飞出、马延被制,反倒这般举动?

“好身手。”那带剑的年轻人笑道:“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身手了。”

单飞盯着那年轻人的举动。只是道:“多谢夸奖。还要烦劳阁下去知会袁大将军,我等要和马将军商量涉县百姓何去何从,不日必有答复。”

方才马延拔刀、鹰眼之人杀气满怀,单飞早看在眼中,见马延满是杀机,他却正好将计就计,靠近马延,拿下马延。

鹰眼之人一刀虽快,可单飞早在他出刀那一刻就有感觉,轻易避开。在鹰眼之人使出摔跤之法的时候,单飞不会摔跤之术,但摔跤必须要发力,无论对手如何发力,怎复杂过他在涡流中领悟的力道?

对于多种涡流的复杂力道,他都能清晰辨认***,鹰眼之人的发力方向对他来说自然了然于心。

他只是顺着那股力量甩了出去,如同***涡流离心之力般。然后他看着鹰眼之人飞出去,顺手取了鹰眼之人掉落的弯刀,再架在马延的脖子上。

一切看似如闲庭信步般轻易,但若没有那半年来少眠不休的磨练,又如何能够信手做到这种地步?一想到这点,单飞向晨雨望去,只望见那关切的眼眸。

收回目光,单飞看着那带剑的年轻人,静静等他的答复。

他没下***,不止因为他是和平爱好者,更因为这件事已经不止关系他一人。他不做则已,要做就要考虑的清楚明白。

他没把握制住面前的五人,尤其是这带剑的年轻人,他必须占领主动,只为涉县的百姓。

当初他面对孙轻、雷公之时,均是无所畏惧,可不知为何,他只感觉眼前这有些孤傲落寞的年轻人,远较孙轻和雷公加起来还让他戒备十倍。

带剑的年轻人看了单飞良久,缓缓道:“还未请教阁下大名?”他本很是自负萧索,实在因为他有着自负的本钱,但这一刻终于有了些振奋之意。

“单飞。”单飞心中有些不安。他不是怕,而是感觉局面并未如他想的那么简单。

“檀石冲。”带剑的年轻人回了句,见单飞不为所动的样子,补充了一句,“冥数檀石冲1

单飞微怔,不明白这五字的含义,田元凯长眉一皱,田蒲已失声道:“你是冥数出来的?”

檀石冲微微一笑,露出口雪白如狼的牙齿,“他不知道,你总算知道。”

田蒲心下骇然,握刀的手忍不住有些发抖。

单飞这次倒真的不明白田蒲怕什么,就听田蒲又道:“檀石槐是你的什么人?”

“我们均是出自冥数。”檀石冲回了句,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单飞。

单飞心头一震,他知道檀石槐!

据史***载,此人本鲜卑部落首领,东汉末曾在高柳北建立王庭。类似匈奴王庭般,而檀石槐行为亦如匈奴最辉煌的首领般。

此人北抗丁零,也就是打到了贝加尔湖附近;西击乌孙;南掠大汉边塞郡县。东击夫余,也就是如今吉林左近。

这人不用十数年的功夫。竟然又占据了匈奴最辉煌时期的全部领地,史载其领地东西长万余里,南北达七千余里。

这本来是个仅次于成吉思汗的人物,也是汉王朝的一个噩梦。不过檀石槐蓦地陨落,开创的帝国亦是如他一般坠落,在历史上只留下如昙花一现、却辉煌无比的一笔。

檀石槐出自冥数?

冥数是什么地方?

檀石冲也是出自那里?

单飞心思飞转,仍旧沉默不语,檀石冲对单飞茫然的样子似有分失望之意。

“阁下身手不凡。名声却是不显,这是件让人奇怪的事情。”檀石冲没有剑拔弩张的样子。

单飞缓缓道:“阁下身手不凡,名声好像也不显,最少我没有听过。”他话一出口,立即知道很有问题,因为堂中的所有人均是有些奇怪的望着他。

田元凯一旁道:“传闻中蹋顿三王,乌桓最强;冥数神龙,笑傲北疆。”顿了片刻,补充道:“这句话是说如今中原之北的乌桓势力颇强,以蹋顿和手下三王为尊。乌桓毕竟只算中原之北的一域,可冥数中出来的人物,就连乌桓人都是不敢招惹。”

他见单飞开口说错。暗想人非完人,怎能事事皆知?立即为单飞补了下知识,用意却是提醒单飞十二分的小心。

檀石冲极其危险!

单飞这次倒有分了然。

据他所知,蹋顿本是东汉末年辽西乌桓的首领,乌桓分为三王部,均归蹋顿统领,三王分别叫做难楼、苏仆延和乌延。

他虽然不知道冥数究竟是说什么,不过听田元凯解释,蹋顿和三王看起来不差。但冥数出来的人显然更胜一筹。

檀石冲看了眼田元凯,微笑道:“田堡主好见识。”

田元凯心中一凛。他见识颇广。识人亦能,见单飞时就觉得此子必是人中龙凤。可见到檀石冲时却感觉此人如狼中之王。

最奇怪的是——檀石冲始终没露出任何危险,为何一直给他这种感觉?

单飞亦是这般认为,见檀石冲上前一步,立即道:“阁下不想要马将军的性命?”

“不想。”檀石冲干脆利索道。

马延脸色立即变的铁青,嗄声道:“你……”

檀石冲望也不望马延,只是笑道:“袁尚袁大将军请蹋顿出马,这几人……均是蹋顿手下的高手,不过我不是。”

鹰眼***头一紧,却没反驳。

单飞暗自奇怪,感觉这六人好像分为三伙——马延隶属袁尚,鹰眼人那四个都是蹋顿的手下,想必是帮袁尚行事,这个檀石冲却是出自冥数,用意很是古怪。

“我不用考虑马延的性命。”檀石冲缓缓道。

单飞握刀之手收紧,他知道很多人会虚言恫吓,但这个檀石冲没有说谎,见檀石冲并没有立即出手,单飞道:“那你会考虑谁的性命?”

“我谁的性命都不用考虑,包括我自己的。”檀石冲眼中突然有了分狂热,整个人好像要燃起来一样。

单飞心中一凛,不知为何,突然从檀石冲想到了鬼丰。

这两人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在某些想法上,都在正常人之外,偏偏单飞又知道这种想法只是破了世俗,成则辉煌,败则毁灭!

“可你还是会考虑别人性命的,是不是?”檀石冲反问道。

单飞还能笑的出来,“你说的很对,我谁的性命都想考虑一下,包括我自己的。”

众人默然,看着场上对话的两人,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两人一如水,一如火,截然相反不容的性格,但无疑也都有一种共同的特点——认准的事情一定会坚持下去,绝不退缩!

.

ps:投推荐票是个好习惯,老墨也想推荐票很多很多才好!第三更!再求点推荐票上榜!兄弟们,给点力!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