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2节 乌桓高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2节 乌桓高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田元凯和梁县令各怀心事,但只怕单飞脸薄,当然不肯当着外人的面说破导,却不知道他们想的和单飞想的全不一样。

田蒲站在门前听了几句,也算明白点单飞的往事,但对这些事情想的不多,暗想人家单飞喜欢谁是人家的事情,你们两个老头子不是忧国忧民的吗?怎么在这里狗扯羊皮说什么甄柔甄刚的?

他对感情一事想的少,只是一心想着怎么处理田家坞的事情,门前道:“二伯,我们来这里不是要谈下田家坞的事情?”

田元凯瞪了田蒲一眼,暗想年轻人就是少见识,你知道个屁,我不就在谈田家坞的事情?只要搞定单飞的事情,还怕田家坞的事情没有着落?

见梁歧望过来满是不解的意思,田元凯笑道:“梁老弟,其实甄柔的问题如今已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你不知道如今单兄弟……”

“有人来了。”田蒲突然低声打断道。

他身为田家坞第一高手,在做月老方面没兴趣,可对危险有种天然的警觉,一听门外有脚步声急促,又看到梁校尉匆忙赶来,知道必定有事发生。

梁校尉是梁县令之子,叫做梁宽,这些年来梁县令和田元凯交好,涉县和田家坞互有帮助,田蒲对梁宽印象也是不差。

梁宽冲到门前,对田蒲只是点下头,急声道:“爹,袁尚派部将马延来了,还带来了几个生面孔,好像不是……”他没再说下去。

众人均是一惊。

梁县令眉头微皱,心中感觉有些不安,不过只是看了田元凯一眼,低声道:“***看看。”听田元凯亲来,梁县令本有分淡淡的喜意,官渡之战后,他早看出袁家不行了,其实在他看来。要是袁氏兄弟齐心,坐拥冀、幽两州,还有并州袁绍的外甥***辅助,说不上再恢复袁绍当年的盛状。但自保没有问题。

可袁尚掌权后,因为并非袁绍长子却接管袁绍的权利,未免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袁尚少容人之量,袁谭更是性格曲急。袁谭因此一直和曹操暗通心曲,就像忍辱负重的正室一样,希望借曹操之力教训袁尚这个小三。

无奈曹操花心的很,两个都想耍耍,曹操假借和袁谭交好,反倒挑动两兄弟的恩怨,结果就是今年一开春,袁尚竟去攻打袁谭!

梁县令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是两眼发黑,知道大势已去,亦知道曹操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曹操果然趁袁尚出兵之际却来攻打邺城。

袁尚想必知道了这个消息。这时派人来到涉县,肯定没什么好事。

心中叹息,梁歧跟随梁宽向衙堂走去,梁宽急声道:“爹,他们带了百来号兵马过来,不过都在城外。看他们的装束,很像乌桓那面的人。”

梁歧心中一怔,走到县衙堂前,见袁尚手下亲信马延大马金刀的坐着,身后站着三人。衣衫尽是左衽,果然是乌桓人的打扮……

乌桓,本是幽州之北的民族,作风和匈奴仿佛。民风素来剽悍。

梁歧对有乌桓人来此并不意外,因为当年幽州本是公孙瓒占据,袁绍控制河北后,曾和公孙瓒屡次交锋,那时就曾借乌桓人的力量。

自古以来,凡在中原边陲生存的势力。不是一直和草原人对抗,就是和草原人联合,很难有第三种选择。

袁家选择和乌桓人关系密切,这种时候已经火烧眉毛,要再不借助乌桓人的力量,那袁尚就不是袁尚。

可是乌桓人一出,苦的又是河北的百姓。

梁歧心中叹息之际,马延笑道:“梁县令,你来的正好,袁大将军有令,让你立即率涉县兵士百姓前往武安。”

梁歧一怔,反问道:“那涉县呢?”

“涉县当然暂时放弃。”马延有些不耐,转瞬又道:“今天倒巧了,听说田堡主也在这里?”

梁歧心中微沉,暗想马延怎么会知此事,提及何干?

就听马延道:“我顺便请了田堡主和梁县令一块前往。”

梁歧忙道:“田堡主年纪老迈,只怕不堪劳累。***和他商议一下。”

“不用了。”马延淡淡道:“他已经来了。”

梁歧回头一望,见田元凯、田蒲、单飞、晨雨四人也到堂前,身后竟还站着两人,亦是乌桓人的打扮,二人腰带弯刀,一人脸黑,一人脸长,均是神色桀骜。

马延看着田元凯,微笑道:“田堡主,许久未见了。”

田元凯暗自皱眉,仍能含笑道:“马将军,还不知道要老夫前往武安何事?”

马延淡淡道:“这件事不妨到武安再说了。”看了神色凛然的田蒲一眼,骡位想必是田家坞的高手田蒲了?”

田元凯见他对田家坞的人手颇为了然、却没有任何戒备之意,心中微沉,目光早落在马延身后那三人的身上。

那三人一人高鼻深目,一人鹰眼沉冷,和明请暗胁迫他们出来的另外两个乌桓人一般的剽悍,田元凯虽然不会武功,但一望就知道这四人绝非等闲之辈。

这些人竟然是乌桓的高手。

可田元凯最皱眉的却是第五人。

那人年纪不大,或许只比单飞大上几岁,腰间并不如那四个乌桓人一样带着草原特有的弯刀,只是随便插了把长剑,衣裳仍是左衽,看其模样,却和中原人仿佛。

单飞亦是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暗想这人看似随意,但那高鼻、鹰眼两人虽是傲慢,却仍站在那年轻人的左右,隐以此人为首,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

马延对田蒲傲慢,当然是依仗身后的高手?

单飞没想到自己莫名的卷入这里,可知道事情很难善了,只能去想解决的方法。

田蒲见马延嚣张,心中不悦,但感觉胸口发痛,只是哼了声。

马延淡然道:“田堡主随我们去武安,你去田家坞说声,让里面的男女老少尽数赶赴武安好了。”

田元凯、田蒲均是色变。

马延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似乎拍去所有烦忧,微笑道:“事情就这么定,梁县令、田堡主。你们先跟我走了。”

他大咧咧的才要向外走去,看也不看单飞、晨雨一眼,虽然好奇这两个人做什么的,但军情紧迫,让他没空去理。

蛇无头不行。他身为袁尚亲信,自然还是有分眼力,知道只要梁县令、田元凯随行,其余的事情,自然有旁人帮他解决。

“等等。”梁歧突道,他话音才落,就有数十军士涌到了院中,为首那人,正是梁宽。

马延扫了那些兵士一眼,只是道:“梁歧。你想***?”

梁歧一摆手,止住众军士的上前,惨然道:“梁某只想问问马将军……”见马延只是冷漠不语,梁歧缓缓道:“袁大将军派兵增援武安,想必只想守住邺城和并州之间粮道,一心只想击败大哥后,还来得及回转增援邺城。”

“你应该说击败逆贼才对。”马延冷冷道。

梁歧凝望马延许久才道:“可梁某真的有一事不解。”

“你不解什么?”马延回转身冷然道。

“梁某不解我等撤离涉县前往武安又是为了什么?”梁歧涩然道。

马延哑然失笑,“当然为了袁大将军。”

“是啊,是埃”梁歧喃喃道:“我等生在河北,长在河北。河北有袁大将军,我等就要为他不惜奔波劳碌、不惜舍却身家,甚至为了袁大将军的一句话,这城里的数千人都要舍弃性命的前往武安。”

顿了片刻。梁歧盯着马延反问道:“可是袁大将军为我们做了什么?”

马延一怔,他当然从未想到过这种问题,许久才道:“袁大将军需要向你们解释?”

“我认为他应该向我们解释。”

梁宽冲入堂中喝道:“涉县几千口的性命,不能就是因为他的一句话……”

他话未等说完,寒风倏起。

那鹰眼之人出刀,一刀就劈向梁宽的头顶。梁宽冲到堂中就想到危险。早就拔刀一架。

当!

梁宽只感觉一股大力从弯刀传来,他竟抵抗不住,连退数步,要不是以手撑地,早就坐在地上。

鹰眼之人刀光又起,田蒲横上。两刀交错,田蒲退了一步,只感觉胸口闷疼,暗自凛然。

堂中瞬间剑拔弩张。

许久的功夫,鹰眼之人看着田蒲道:“我第一刀用了不过三成的气力,砍你这一刀,也不过七成。”

田蒲暗自凛然,他重伤未愈,武功剩下不足五成,平手对战,他可能不惧此人,但如今他负了伤,对方更有五人,他能胜出的机会根本没有。

梁宽喝道:“你使出几成力气能如何?大不了一刀把我杀了1

他才待再次攻上,院中的军士也要涌了进来,梁县令喝道:“住手1

马延见梁县令嘴角抽搐,叹口气道:“梁县令,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应该做点聪明事。”

“好。”梁歧心中惨然,暗自估算形势,这面没可能胜出,徒让众人白白送死,不如自己先拖延时间再做打算。

“我和马将军前往武安,田堡主老迈,先和梁宽劝下百姓,再去武安。”

马延摇头道:“这样不好,田堡主一定要和你一块去的。”他知道田家坞和涉县不同,守备森然,田元凯要是回到坞堡,就和缩头乌龟一样,怎么会出来?

他话音才落,就听一人笑道:“其实梁县令和田堡主都不用去武安的。”那人话落,堂内院中众人均静。

马延看着说话那人,神色嘲弄中带分不屑,“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说话的正是单飞。

他见马延倨傲,并没有任何不满,只是神色平静道:“我说梁县令和田堡主都不用前往武安1

.

Ps:求点推荐票冲榜,昨晚和大家聊得很愉快,以后墨门会经常举办这样的活动,还希望朋友们积极参与,中奖的十五位童鞋,晚上六点到八点之间可以在线等待飞扬管理员的联系,恭喜!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