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61节 牛什么牛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1节 牛什么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见梁歧望过来的表情,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梁县令竟然认识他,而且知道他的姓名!他那时候脑海中紧接着的第二个想法就是——梁歧是河北涉县的县令,一直兢兢业业的守在这里,认识的肯定不是许都的单飞,而是巫灵儿之子。

见梁县令嘴唇喏喏,不像是畏惧仇恨,更多的意外激动,单飞心中又想——这人和巫灵儿家可能有交情。

他片刻间推出这些,暂时放下方才的不安,见梁县令上前一步又顿住,神色犹豫的样子,笑道:“梁……伯父,许久未见。”

梁歧立即看了田元凯一眼,低声道:“进衙内再说。”他上前几步拉了单飞快步进了县衙。

这是怎么个情况?

田元凯没想到梁县令反客为主,对单飞似乎比对他还亲热。

单飞认识梁歧?那怎么没听他说过?

田元凯那一刻只感觉单飞不是深不可测,而是神不可测,这小子怎么和哪里都能有上一腿,田家坞能认识孙轻、涉县能结识县令?

众人进了衙内书房,梁歧见晨雨紧跟不舍,低声道:“贤侄,这是哪个?”

“晨雨。”单飞介绍道。

梁县令上下打量晨雨几眼,神色有分异样,但没有多说什么,见田元凯落座望来,田蒲守在门口,暗想这里五人除了这个晨雨,都不算外人,有些话儿……

“梁兄弟。”田元凯远比梁歧为大,见状道:“你怎么会认受?”

啊?

梁县令对田元凯的称呼感觉莫名其妙,心道你做单飞的爷爷都没有问题,怎么对单飞称呼起兄弟来,你叫我兄弟,我叫单飞贤侄,这称呼可算是乱的一塌糊涂不可理喻。

不过他此刻并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只是道:“我当然认识单……贤侄。”他当然没有田元凯那厚的脸皮,更不解田元凯怎么会为老不尊,沉吟道:“单贤侄。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说……”

“他说要去邺城。”田元凯见梁歧和单飞着实亲热无间,硬生生插了一嘴,暗想老夫本是拿单兄弟当筹码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梁歧抢了头功。

“你还没有忘记甄柔?”梁县令皱眉道。

“甄柔是哪个?河北无极甄氏的?”田元凯倒没听过甄柔。不过他对河北世族当然了如指掌,一听甄姓立即联想到这点,听梁歧一口道破单飞的用意,更是惊诧,感觉看这情况。梁歧真的和单飞很有交情。

田元凯一喜一忧,暗想单飞认识梁歧其实更好,以单飞的能力、单飞和梁歧的交情,肯定对田家坞更加有利,忧虑的却是怕梁歧喧宾夺主,反盖过田家坞的风头。

他在田家坞生死攸关的时候,只想着田家族人能够保命就好,但一看形势好转,立即就想到更远的事情。

梁县令奇怪道:“元凯兄,你不知道甄柔?那你为何带单兄弟来此?”

“等等。”田元凯感觉事情有点偏离。故作神秘笑道:“梁老弟,烦劳你将怎么结交单兄弟的事情详细谈谈。”

梁县令大为奇怪,看向单飞,单飞也很是赞同田元凯的建议,暗想自己对身世一直稀里糊涂的,解释***不可能,听梁县令说说,日后在邺城也能有分准备。

轻轻叹口气,单飞道:“很多事情实在是一言难荆我和田堡主是一见如故,无话不说……”见田元凯摸着胡子笑的合不拢嘴。单飞又道:“不过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说,就烦劳伯父说说了。”

梁县令一头雾水,看看众人,实在搞不懂这些人怎么捏在一块的。许久才道:“从哪来说?”

“当然从头来说,梁老弟怎么认受说起最好。”田元凯献宝道:“到时我也会把如何结交单兄弟的事情详细和你说说。”

梁县令并不知道眼下这个单飞和以前大不相同,只是想到,你和单飞怎么结识我有什么兴趣知晓?你说要来见我,我以为会是有关百姓一事,怎么会和单飞有关?

心中不解。梁县令还是道:“我认受……不是,是单贤侄,当然是因为单贤侄的娘亲。单贤侄娘亲巫灵儿身为荆楚神巫巫潜之女,我……”顿了下,微有惆怅,“我有幸见过巫灵儿几面。”

田元凯猜不透导,但一看梁县令的表情,立即道:“你难道喜欢巫灵儿?”

梁县令嗓子几乎都要咳哑,尴尬的望向单飞,见其没什么嘲讽之意,终于道:“哪里像元凯兄你说的那样,我只是对巫灵儿很有钦佩罢了。”

你撒谎!

田元凯老辣,对这显而易见的遮掩倒是一眼看穿,内心对单飞年纪轻轻有如此造诣总算有个合理的解释。

神巫巫潜的外孙,怪不得如此了得!

要知道自古从三皇五帝到夏商周秦汉,巫人在其中占的分量可说极重,《左传》史书中甚至将其浓墨重笔的描绘,可见其在庙堂民间的影响。只是帝王明其蛊惑的力量,知道难以控制,这才屡次禁止,但无论上层还是民间均是屡禁不止,反倒更加的活跃。

田元凯见识不凡,当然不如愚夫愚妇般的信服神巫,可对巫术亦是有些敬畏。

实际上不止是他,越是权位高上之人,反倒更有机会接触到神秘之力,对天地间的神秘力量更有分敬畏。

不然也不会有秦始皇求仙、汉武帝因为巫术甚至杀了亲子。

秦皇汉武一代君王如此,世人自然更是难免将信将疑,田元凯处于中间,对巫术素来敬而远之,但听梁县令所言,心中不由感慨。

梁县令见众人都在等他说下去,咳嗽一声道:“巫潜对无极甄氏有过救族之恩,巫灵儿带着单贤侄去了邺城后,甄氏自然想和其联姻。”

单飞听梁县令说的和赵达大致不差,暗自皱眉,向晨雨看了眼,见其虽是看着别处,但显然是在认真听着。

她为何对这些事情这么有兴趣?

单飞心中微动。听梁县令道:“只是后来……巫灵儿却在邺城神秘失踪,无人知道她的去向,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晨雨似震了下,霍然向单飞看来。

单飞那一刻只感觉口舌发干。脑海中却是有如雷电划过。

巫灵儿是在邺城凭空消失!

他虽不知道这个娘亲的本事,但暗想梁县令都是钦佩,甄氏都看重的女子,自然有特异生存的本事,可这样的一个女人。又如何会凭空消失?

“连单兄弟也不知道娘亲的去向?”田元凯忍不住问道。

不等单飞回答,梁县令已道:“他亦不知,他当年比现在要小了很多。单贤侄因此在邺城甄氏家族住了下来,又过了几年,仍旧无人知道巫灵儿的下落,甄氏对单贤侄却是冷淡下来。”

田元凯忍不住道:“他们是瞎子?”

“怎么?”梁县令反倒有分不解。

田元凯不解道:“以单兄弟之能,到哪里都是抢手货,甄氏有个甄宓嫁给了袁绍二子袁熙,就真的觉得很了不起?巫灵儿失踪,他们竟然人走茶凉。连单兄弟都瞧不起?”

他以人情世故推之,倒是丝毫无差。

梁县令暗想单飞又有什么能力?轻叹一口气道:“元凯兄猜的不错,甄氏对贤侄似乎很是冷淡下来,贤侄气愤不过,这才前往许都,路过涉县的时候,老夫挽留他在涉县,他却决意前往许都,说是要找人学技后再回转邺城。”

田元凯本是不解,转瞬明白过来。暗想原来单飞以前本事不大,如今是艺成归来。

望向单飞,梁县令迟疑道:“贤侄,我当初劝你不祝可我毕竟还想问你一句,已经过了这多年,你真的放不下甄柔?”

众人均是望向单飞,晨雨也不例外。

单飞本自尴尬,但见晨雨秋波漫来,心中一跳。决绝道:“我根本对甄柔没有任何爱意,这次前来邺城,我是为了晨雨。”

他本来少表达心意,暗想这种事情简直无聊至极,成功人士怎么会像个冲动少年般将这些话宣之于口?当初如仙询问甄柔时,他根本不予理会,我喜欢谁不用向任何人汇报。但他这时却觉得一定要表明态度。他却忘记了自己躺在床板上半个月的光景,一心只想去邺城当个成功人士,如今早忘记初衷,只记得是答应晨雨要来邺城。

晨雨移开了目光。

梁县令自认对单飞知根知底,当然不信单飞所言。

年轻人,都是好面子,表面上说是不要不要的,内心想什么谁会不知?

单飞要是对甄柔没有意思,怎么会去邺城,还拉上个女人壮胆撑门面?

这就是要面子、又不懂事的年轻人了。

这姿态做的这么明显,明眼人一看你就是为了甄柔,谁会认为你从不介意?

田元凯却是笑道:“单兄弟好志气1

他终于以为自己全盘明白,暗想甄氏蠢的真是亮瞎了老夫的双眼,单兄弟这般人杰他们居然对其冷漠,单兄弟功成名就归来,喜欢的可是晨雨,这次要去邺城不假,但那是打脸去了。

你甄氏牛什么牛?

单兄弟身为曹操身边最信任之人……田元凯暂时这么设想,如今收复了涉县再加上田家坞,邺城不日而克,到时候带着晨雨去甄氏门前一站,给晨雨一个名分,告诉甄氏你从前对我爱搭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那可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如果单兄弟还嫌面子不够,田家坞未嫁的女子不少,巧心就是一个,巧心拉着田家坞那些未嫁的女子去,站在甄家面前百来号女人还是有的。

田元凯人虽然老了,可想想那时的情景还是很有分年轻时的激动,看了晨雨一眼,踌躇满志的时候还有分犹豫,只是在想——就是不知道这女人喜不喜欢?

.

Ps:周一了,又到了老墨唠叨时间,哈哈,有推荐票的弟兄姐妹们多给我投几票,月票算打赏,这推荐票天天免费有,就算支援老墨,宣传下《偷香》吧!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