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54节 何去何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4节 何去何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乖巧的丫环听晨雨询问,一时间小脸涨的发红。章节

田蒲回转后,坞堡族人都是人心惶惶,都知道田蒲此行已经不是不顺,甚至断了坞堡将来的去路。

坞堡之主田元凯早在田蒲一回来,就找其前往议事堂商议,不多时,田元凯又吩咐丫环给单飞、晨雨准备饭菜,但在他们用完饭后,请他们前往议事堂。

这丫环看出堡主镇静下的焦灼,难免为坞堡老少打算,恨不得立即请单飞、晨雨前往,只是恪于堡主吩咐,只是守在门前等待。

她没想到晨雨目光如此敏锐,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本待否认,终究还是点头道:“堡主说了,请两位用饭后前往议事堂一叙。我是怕……两位不认路,这才在此等候。”

晨雨点点头,看了单飞一眼,慢慢的用完碗中谷饭。

单飞也是不急不缓的吃完,这才站了起来。

他倒不是不体谅田家坞众人的急切,只是暗想急肯定是很难解决问题。

田堡主找他做什么?

那乖巧的丫环一见单飞起身,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莲步快移,带着单飞、晨雨到了议事堂前,轻声道:“堡主,田爷,贵客来了。”

单飞举目望去,就见堂中正坐着一老者,须发半白,脸型瘦削,脸颊皱纹深刻如刀,一双眸子却是极为的有神,他旁边正坐着田蒲、田武两兄弟,还有数人,看其模样,显然都是堡中能够说得上话的人。

那老者见单飞走进,立即起身施礼道:“田林田元凯,感谢少侠对我田家坞的援手之恩。”

单飞从家奴到公子。从公子又到少侠的,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他对这种场面并不陌生,暗想一个堡主对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如此客气。最少这人涵养功夫很是不错。

抱拳施礼,单飞笑道:“叫我单飞就好。”

田元凯见单飞如此。心中多少有分判断。他听田蒲说了经过,一方面震怒敌人的凶狠,另一方面却对单飞很是好奇。

田蒲素少服人,但听田蒲所言,这少年很是不差,而田蒲和单飞同行的意思当然不止送单飞前往邺城,还看能不能将其留在田家坞。

乱世中武力重要,人才储备亦是关键。素来大家高门、豪强士族的,无论你如何否认他们的作为,但开拓者的眼光都是站在世俗顶端。

如今见单飞年纪轻轻,为人随和,田元凯先觉得这人有能力却不骄傲,已是少年人中少见,听其谈吐不卑不亢,年纪少又不自卑,那真的是罕见的品格。

自卑和自狂是人之常见习性,很多人一辈子无法摆脱。眼前这少年如何能够做到这点?这种年纪,能养成这种性格,又像是出身名门才可以……

但听田蒲说。此人好像水上讨生活的,那又不是出身名门。此人体质不差,摇橹腕力了得,他身边那女子武功绝对不差,会医药……如此看来,单飞武功想必不差。

综合从田蒲那里得到的信息判断,田元凯一时间得不到***,还是笑道:“那老夫就托大了,单兄弟请坐。”

单飞还没坐。田元凯一语可说惊了四座。

众人脸上的惊诧无论如何都是掩饰不来,暗想田家虽然没落。可田丰曾为河北袁绍谋主,堡主是田丰的二哥。对个十七八的年轻人这般称呼,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惊世骇俗之举。

田蒲更是诧异,暗想你老人家叫单飞兄弟,那我该叫什么?

单飞心中暗想,田元凯极具打破世俗的魄力,倒值得一交。

缓缓落定,单飞含笑道:“还不知道堡主召见,有何吩咐?”

田元凯亦笑道:“单老弟言重了,吩咐不敢当,只是听田蒲说,单兄弟要前往邺城。实不相瞒,眼下曹操正在对河北用兵,邺城为河北要地,此刻只怕刀兵四起。”

顿了下,见单飞不惊不诧的模样,田元凯搞不懂这少年究竟在想什么,沉吟道:“若依老夫所见,单兄弟不如在堡中多住几日,待老夫派人探明邺城的情况后再做打算。当然了,如果单兄弟一定要去,老夫还是会派人护送单兄弟前往。”

单飞看了晨雨一眼,见她看着地面,也不知想着什么,缓缓道:“我也听说邺城正在交战,如果能等局面稳定再去看看,也是不差。”

田元凯心中微喜,立即道:“那单兄弟只管等消息就好,其余的事情,老夫会派人做到。”顿了片刻,见单飞点头示意感谢,田元凯沉声道:“老夫见单兄弟举止不凡,还不知出身何处?”

单飞笑笑,“我……这个嘛,不太好说。”

田元凯不知道单飞真不好说,只以为他是做事谨慎,却不介意,可终于问出想要问的话来,“老夫听田蒲说单兄弟很是高明,今日一见,果然不差。如果单兄弟不吝高见,不知能否对田家坞的以后指点一二?”

众人哗然。

田武更是霍然站起,却被田蒲一把拉回座位。

单飞对众人的反应意料之中,知道田元凯问到了正题,暗想人家又客气又作揖还请你吃顿饭,虽说是想报答你,但自己总要有所表示。

沉吟片刻,单飞道:“我其实觉得,前往关中一行并不可龋”

“你说什么?”田武喝道。

田元凯瞪了田武一眼,见其低头,这才缓缓点头道:“老夫当初也是这么觉得,不过……”环望四周,田元凯苦涩道:“老夫毕竟不好拿全坞族人性命做赌。”

单飞知道田元凯不是家长一言堂,田氏全族性命都交在他手上,他就不能不考虑多方面的建议。

“还不知道田堡主为何执意要去关中?”单飞问道。

田元凯沉吟片刻,缓缓道:“单兄弟对田家有过救命之恩,老夫也就不拿单兄弟当外人,实不相瞒。就在不久前,韩遂韩将军曾派手下前来,说如果老夫肯举堡前往关中居祝他必不亏待。”

见单飞只是皱眉,田元凯道:“单兄弟可是认为有些不妥?”

单飞轻叹口气。“田堡主为何前往关中?可是避祸?”

“当然,不然是为了什么?”田武忍不住道,他虽见堡主、田蒲对单飞都是看重,可见其对田元凯兄弟之称当之无愧的领了,暗想你小子何德何能这么做?

单飞倒不介意,又问道:“我想堡主肯定也不看好袁家势力?”

田元凯缓缓点头,又瞪了田武一眼,沉声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兄弟阋墙、人心定丧。袁尚不顾尊卑,袁谭天性曲急,二人如今就算齐心都不见得能保袁绍之业,更何况彼此离心,以老夫看来,今年河北只怕要尽数落在曹操的手上。”

单飞暗想若论形势判断,这人能作为族长,能力毕竟不是盖的。

“那堡主就看好韩遂的势力?”单飞反问道。

田元凯反倒一怔,“我想关中毕竟遥远,难受刀兵牵连。”

单飞只是笑笑。

田元凯谨慎道:“单兄弟难道不是这么认为?”

单飞淡淡道:“关中韩遂老迈。虽有阎行、关中八将等人剽悍,但雄踞一方尚可,若说旁的。还是欠缺。经营天下不止在武力,还在谋略,不然就算有吕布之勇,又有何用?”

堂中众人本对单飞没有田元凯那般看重,但听单飞出口侃侃,面面相觑,暗想这人说起来好大的口气,但听起来倒是有些道理。

田元凯眼眸一亮,缓缓问:“那在单兄弟眼中。刘荆州又是如何?”

“坐谈客而已。”单飞笑道。

他这并非信口而言,刘荆州当然就是刘表。此人治世能力不差,这些年将荆州管理的井井有条。经济实力不让曹操的许都,但说实话,华夏百姓坚韧,基本一个地方官不横征暴敛的挥霍无度,就算任凭百姓发展,经济都会繁荣起来。

荆州平安多年,自然一派繁荣。但曹操一边发展民生,一面磨练爪牙,就绝非从不开战的刘表可比。

众人不由窃窃私语,难免说这小子好大的口气。

田元凯心中却想,旁人提及这些名字,虽说不上高山仰止,但多少带分崇拜,这个单飞评价这些人物并不客气,一针见血,评断竟和他仿佛,由不得他不另眼看待。

“若是不投韩遂、刘荆州,那只有益州刘璋、汉中张鲁……还有江东孙家……”田元凯一口气列举下去,见单飞只是在笑,不由道:“单兄弟笑什么?”

“我暂不说他们如何,只是想就算他们肯接纳田家氏族,田堡主可有信心带族人到达那里?”单飞反问道。

田元凯看了眼田蒲,暗想就算这次田蒲带好手前往关中都是铩羽而归,带着千余族人下江东、去益州的,那可想而知的艰难。

“那你说应该怎办?”田武喝道:“坐这里等死吗?”

他话音未落,有堡兵匆匆赶来,低声在田元凯耳边说了两句,田元凯长眉微扬,“他们多少人来的?”

“只有两个。”家兵回道。

田元凯沉默片刻,点头道:“带他们进来,找人手戒备。”

单飞见田元凯谨慎中带分戒备,不知道来的是谁,无意刺探对方的秘密,起身道:“在下告退。”

“不忙,不忙。”田元凯连忙道:“还要有劳单兄弟帮忙参酌。”他说话间,堡兵早引两人入了堡,径直向议事堂走来。

单飞瞥见那两人的模样,脸色微变。

.

ps:周日要参加‘鲁豫有约官方微信群’的一个访谈活动,在那里回答一些书友们的提问,想参与互动的书友可以在群里或者书评区说出你感兴趣的问题,到时候老墨统一回答,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