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53节 田家坞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3节 田家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心思转动的多,但并没有说出来,听田蒲又道:“不过我等中途遇到人拦截,如今只剩我一个人回来。)”

“是谁害了田兄?”单飞终于问了句。

田蒲脸色迷惘,终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我是真的不知。”

单飞暗想听晨雨说,田蒲功夫不错,带的自然是田家的好手,如今全军尽墨,对手无论是谁,实力都是不可小瞧。

“实不相瞒。”田蒲诚恳道:“家父几年前已然故去,田家一年不如一年。”

单飞知道他说的不假。

在官渡之战前,田家绝对算是河北响当当的一号,田丰劳苦功高,地位在袁绍的眼中,绝不下曹操身边的荀。

只是在官渡之战前夕,刘备袭杀徐州刺史车胄,背叛曹操,曹操亲攻刘备时,田丰曾建议袁绍攻打曹操,认为北方能和袁绍争夺天下的就是曹操,刘备枭雄,定能牵扯住曹操的兵力,如果袁绍这时候去攻击曹操的许都,甚至可一举而定。

结果却是袁绍因为儿子有病无心出兵,错失一次极好的机会。如果那时候袁绍出兵,和刘备联手的话,说不定不用等官渡之战,天下已分。

田丰建议不被采纳,就和范增劝项羽一样,几乎破口骂娘,认为袁绍竖子不足与谋。

除非肚子能撑船的领导,大部分领导还是喜欢听点好听的,现代是这样,古代也不例外,袁绍本来对田丰挺不错,可占据四州后心满意足,礼贤下士的心思淡了,对田丰慢慢疏远。

官渡之战时,袁绍向曹操宣战。田丰却是反对,认为你袁绍儿子是病好了,可曹操更是精神。你袁绍有机会不去,这时候人家士气正旺的时候你去挑战,不是有病吗?

田丰认为胜算甚少,坚持让袁绍固守再待机会。人生就是如此奇妙,偏偏那时候袁绍坚持出兵,还觉得田丰蛊惑军心,把田丰关进大牢。

结果袁绍惨败而归,别人都说袁绍会再次重用田丰。田丰在狱中却叹道:“袁绍能胜,还会体现宽宏大量的放我,他若败了,急怒攻心,必定斩我。”

事实如田丰所料。

酒肉多知己,患难少兄弟,顺风都说好,逆境见本心。

田丰也的确看透了袁绍的心思,袁绍败归,立斩田丰!田丰一死。田家失去主心骨,自然一蹶不振,如今在河北就算有些实力,肯定也是苟且残喘罢了。

单飞无意贬低,但知道事实如此。

田蒲痛心道:“袁绍不听家父所言,导致惨败,河北局势动荡,家伯算准邺城袁尚、南皮袁谭,甚至幽州的袁熙都是不成气候,袁家已经完了。河北迟早被曹操占据。”

单飞倒是有分好奇问道:“令伯父是?”这人能看清大局,绝对可算是有点本事。

“家伯单字林,字元凯。”田蒲立即道,见单飞显然不识的样子。田蒲道:“家伯素淡名利,并不如家父般被袁绍所征,知道他的人倒是很少。”

单飞点点头问道:“你们是担忧两军交战,受兵火屠戮,这才想转到关中求生?”

田蒲连连点头,“单兄说的极是。只是我没想到中途就被劫杀。不但损失坞中的好手,要不是单兄好心,我自己也差点死在这里。只是……”眼圈微红,田蒲咬牙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去见坞内的族中老少1

单飞只是叹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船顺水而下,不日已过河内,单飞知道从这里南下可至许都,但并未停留,继续顺黄河而下。

田蒲伤势虽重,但正当壮年,又是习武之人,得晨雨草药治疗,很快竟能站立行走,不过还时常皱着眉头,显然伤势仍旧痛楚。

等再过一日,晨雨上岸回来却没有采什么草药,只是道:“只怕不能再乘船了。”

单飞、田蒲均是不解,听晨雨道:“我上岸时见有行军迹象,找乡农打听,说曹操亲率大军过河进攻袁家,兵荒马乱的,碰到行军总是麻烦。”

她虽是女子,但对征战之苦显然深有体会,虽然不怕,但难免厌恶。

田蒲道:“一路有劳两位照顾,如果两位信得过我,就由我带路先到田家坞,然后无论如何,我都会安排人手送两位前往邺城。”

单飞、晨雨互望一眼,缓缓点头。

田蒲见状大喜。

单飞运橹到了黄河北岸,三人弃舟步行,田蒲虽还有伤,但咬牙支撑,如是又过了一日,等将将日中时分,田蒲到了个谷口,突然呼哨一声。

他哨声山谷中不等消逝,早有三骑从谷口冲出,马上均是精干的汉子,见到田蒲都是叫道:“田大哥。”

为首那汉子虎头虎脑,见田蒲神色痛楚,身边又是少了很多兄弟,吃吃道:“出事了?”

田蒲咬牙低声将事情大略说了遍,那三个汉子均是脸上色变,那虎头虎脑的汉子握拳道:“要是知道谁下的手,老子第一个和他拼了1

田蒲只是叹口气,吩咐道:“让出马来,我和两位恩公先到坞中再做打算。你们随后想办法跟来。”

三个汉子有些好奇的看着单飞和晨雨,不知道他们的来头,可见田蒲一口一个恩公的,田蒲在他们眼中又是极具权威,均是下马听令。

田蒲翻身上马,又和单飞、晨雨向东北驰去,晚上稍有歇息,等第二日已经到了田家坞前。

单飞见前方坞堡甚高,堡壁坚固,占地颇广,暗自点头。

他知道坞堡本是汉朝和以后乱世中很有特色的一种建筑。

两汉之乱时,民不聊生,若不是像他单飞这样预知或者像郭嘉那样的预判,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应该投靠哪方势力,因为很多势力都是今日才盛、明日就亡的,站错队基本就是炮灰的下常

因此地方豪强为求活命自保,无法抉择时,都是择地建立坞堡自成一方势力观察局面稳定后再做决定。

守卫坞堡的多数是豪强士族自身的部曲或者家兵,这种势力大的都可自成体系,自给自足,小的也能囤粮活命,一般地方官府都是不敢招惹。

单飞见田家坞依山而立,算是坞堡中的中等规模,外有深沟,环有高墙,远远望去可见四角望楼,戒备很是森然,暗想这种势力可算是个缩小的城池,在乱世中自保倒是不差。

田蒲未到堡前,望楼中的堡兵早已发现,有哨声传递,等田蒲、单飞、晨雨到了堡前,堡门已开,吊桥放下。

有数骑迎上,为首那人颇为剽悍,亦当壮年,一见田蒲的模样,神色吃惊,可看了单飞、晨雨一眼,竟然没有询问什么,只是道:“大哥,二伯说你一回来,立即去见他。”

田蒲点点头,转望单飞介绍道:“这是田武,我的从弟。”转望田武道:“这是单飞恩公,晨雨姑娘,若不是他们救了我,说不定我早死在路上。”

田武略有诧异,不知道这两人一是瘦弱、一更是个柔弱女子,又如何救得了坞堡中第一高手田蒲?

众人进入堡中,但见其中房屋毗邻,结构紧凑,仓房、库房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不少块田圃、池塘,显然是用来种菜养鱼自给之用。

堡中住人着实不少,见到田蒲回来均是侧目,但见其脸色沉冷,又是心中不安,不敢招呼。

田蒲一招手,有个乖巧的丫环快步上前。田蒲客气的先请单飞、晨雨暂时随丫环去休息,然后自己跟随田武前往议事堂。

单飞、晨雨到了客房前,那个乖巧的丫环看着二人,似也好奇二人的关系,但只是道:“这里有两间客房,田爷吩咐了,两位可以随意选择来住,不会有人干扰。一会儿就会有酒饭送上,两位若是洗浴的话,我等会儿立即去做准备。”

单飞心道,看田蒲火烧***的模样,恐怕等不及他洗澡的,摇摇头道:“准备些饭菜就好,有劳了。”

那乖巧的丫环有分诧异的看了单飞一眼,不解这人年纪不大,为何气度如此不凡,能得田爷看重。偏偏此人说话间很是客气,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晨雨跟随单飞入了一间房,坐定后道:“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送我们前往邺城?”

“这个倒不急。”

单飞看了晨雨一眼,见她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模样,心中暗想晨雨好像真的不急。

如今曹操正要进攻邺城,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邺城被克应该是夏天的事情,他们这时候去,要入邺城自然困难极大。

“我们不急,可他们只怕很急。”晨雨轻声道:“我只怕……”她看了下周围,并没再说下去。

“你怕什么?”单飞很是意外。

晨雨并未再说下去,就听门外脚步声响,那乖巧的丫环送进来两盘食物,虽然比不上单飞做的饭菜,可毕竟有菜有肉、很是不差。

单飞举箸示意晨雨用饭,晨雨只是吃了几口,望向那守在门前的丫环道:“你是还有事吧?”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