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52节 河北谋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2节 河北谋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见田蒲这般模样,说话客气中还带分理智,倒对他也有几分好感,简单说了名姓,见田蒲很是虚弱,接着道:“你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说。`”

田蒲欲言又止,可终究连饥带伤,等服用了晨雨熬的药物后,昏昏睡去。

单飞早就用绳索系好了船,在船上剖了雉鸡肚子,清理了内脏,并不去鸡毛,上岸边取了湿泥将雉鸡整个包裹起来,然后放在炉子上烤了起来。

等到闻到肉香,见湿泥已干,单飞拍开泥封,雉鸡羽毛早随泥而掉,香气扑鼻。这本是常见叫花鸡的做法,单飞这半年来一直以地精续命,这会儿闻到肉香,着实还是咽了下口水,可终究将一只鸡腿下到了锅里,填上清水慢炖,然后将另一只鸡腿连同半边鸡分给了晨雨。

晨雨见他忙忙碌碌的,一直默默无语,见状并没有推辞,接过来吃了一口赞道:“真的好吃,你常给别人做吗?”

“我常给自己做。”单飞吃了口鸡肉,舒服的叹了口气,见忙忙碌碌的许久,日转西斜,红彤彤向黄河里沉下去,照的江面颇是绚丽,似也映红了晨雨秀玉额,散出淡淡醉人的光芒。

一时沉默。只是静静的看着日头沉入了河,天边星起,点点闪烁。

单飞那一刻没有再多说什么。

晨雨亦是沉默。

许久的光景,有凉风吹来,晨雨似是紧了下衣裳,单飞见状,又向炉中填了几根枯枝。回头向船舱内昏睡的田蒲望了眼,单飞道:“今天看来不能赶路了。”

晨雨只是点点头,低声道:“不错。”

“看他是被人追杀逃命,总得等他好些再说,也不知道他去哪里,这船我们恐怕还是用不了。”单飞道。

晨雨又是默然片刻。轻声道:“那就等下艘船好了,或者走着去也没什么。我当初去昆仑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居多。`”

单飞向晨雨望去,见她只是抬头望着夜空。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星光点点,尽数落入伊人的眼眸。

“你知道吗?那颗星是个女子,叫做织女。”晨雨指着牵牛星又道:“那颗星是个男人,叫做牛郎。”转望单飞。晨雨轻声道:“你听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单飞半晌才道:“好像听过。”

他不是好像听过,实在是从小时候就知道这个故事,不想晨雨突然说起这个故事来,本想摇头,终究没有说谎。

“原来你也听过。”晨雨反倒有些惊喜道:“我一直以为***在骗我。”顿了会儿,晨雨问道:“给你讲故事的人是否也说,每到七夕的时候,牛郎都会渡过那银河,去和织女相会,只为最爱的人?”

单飞点点头。“好像是这样。”

“那你信吗?”晨雨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这时炉火正暖,河水正缓,天上的星光一闪一闪……一切的一切,落入单飞的眼中,却是微有惘然。

他一时间不知道晨雨问话的意思,感觉就算当初曹棺考他的时候,都没有让他如此的为难。

他当然不信,这不过是个神话,可当他看着晨雨很是期待的眼眸,许久竟然想不出***。

晨雨见单飞良久不语。轻叹口气道:“你是不信的1

单飞心中微震,就听晨雨又道:“其实我也是不信的。”抬头望向星空,晨雨喃喃道:“当初我听***讲了这个故事后,有一年在七夕的时候从瀑布游出来。就坐在岸边看着天上的牛郎、织女。那时候,天很冷……”

她说话间,抱膝看着天上,似乎仍感觉到那时的冷意。

单飞又添了下枯柴,希望炉火更暖一些。`

“我等了一晚,也没有看到牛郎和织女相见的那一刻。更没有见到什么喜鹊在银河上搭的鹊桥。”

你若是见到牛郎星、织女星相遇,那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说,一定是场灾难。

单飞心中如此想,见晨雨有分失落的眼,突然道:“牛郎、织女是不会相遇的,但我知道你***没有骗你。”

“为什么?”晨雨转过头来,眼眸中有如星光璀璨。

沉吟片刻,单飞轻声道:“或许在你***心中,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他从未说过这种温情的话语,或许是因为春日的温暖,或许是因为晨雨的期盼。

晨雨凝望单飞许久,眸光更是明亮,“不错,我***是信的,不然她不会等下去。可是……你呢?你信不信这点?”

凝望晨雨的双眸,单飞良久才道:“我也信的。”

星光更是灿烂。

风微寒。

晨雨移开眼眸道:“很晚了,休息吧。”

她没有再说什么,靠在船舱边闭上了眼眸。她和单飞在石室不经意的共度半年,初见时冷漠,但这半年内却是甚少防范,在单飞面前休息没有任何不自然。

单飞点点头,将炉子向晨雨那面靠近了几分,这才靠着船舱闭上了眼,夜半时醒了一次,只见黄河如带,有如银河天上连来,一时间不知是梦是幻。

***

清晨时分,单飞睁开了眼,就见晨雨从岸边跃上来,又带了枯柴草药,单飞升火热了下鸡汤,喂了田蒲半碗。

不知是鸡汤有补,还是晨雨的草药有效,田蒲明显精神了很多,见两人为其忙忙碌碌的,心中很是感激,喝了草药后,低声道:“恩公,我家住河北涉县外的田家坞。”

见单飞茫然的样子,田蒲忐忑问道:“不知道恩公要去哪里?”

“我要去河北……邺城看看。”单飞迟疑下,暗想这不算什么隐秘,没必要隐瞒。

田蒲有些诧异,暗想都说曹操今年一定会对袁家再次用兵,而邺城重地眼下肯定是最危险的地方,恩公去哪里做什么?

见单飞没再说下去,田蒲也不好问,只是道:“我们眼下是在什么地方?还是在黄河之上?”

单飞知道他迷糊多日,恐怕亦是不清楚情况,解释道:“如今是在近洛阳北邙处的黄河之上。”

田蒲眼中闪过分喜意,“那倒巧了,如果恩公不嫌弃,我们倒是一路。如果乘船顺黄河而下,黎阳之前可寻路向北,不用几日就可到田家坞。如果恩公对路不熟的话,在下可以派人送恩公前往邺城,邺城眼下很是动荡,在下如今并没有太大能力,但总算认识些邺城的人,如果恩公需要帮手的话,在下很愿意效劳。”

单飞看了晨雨一眼,问道:“晨雨,你觉得怎样?”

晨雨只是点点头。

田蒲见状大喜,他在河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见识自然不差,可始终猜不透单飞和晨雨的关系,但见这二人对其有救命之恩,为人又是随和,早就有心结交,更何况他眼下伤重,这里路上从不太平,如多两人同路,虽不知这两人功夫如何,但总算有个照顾。

单飞见晨雨应允,解开绳索摇橹让小船离开了岸边。他以前很少划船,但这半年来水中生活,不但熟悉水性,更是明白水力,只看他摇橹的手段,比起常年黄河边上的艄公都要熟练许多。

田蒲只觉单飞他好像是在江边生活多年的样子,可见其脸色苍白,又不像河上讨生活的人,不由暗自纳罕。

单飞等船上了河道,只是运撸控制方向,任凭小船顺河而下。

田蒲人在舱中道:“恩公……”

“你叫我单飞就好。”单飞笑道,他对称呼的观感和晨雨仿佛,认为能够区别就好,太过客气反倒是疏远,恩公恩公的,他自己听着都觉得不太习惯。

“单兄。”田蒲看起来胡子一把,见单飞绝不到弱冠,却也叫起来自然而然,“其实家父单字一个丰,字元皓。”

这时晨雨送来熬好的草药,田蒲连忙道了声谢,若有期盼的看着晨雨和单飞二人的表情。

晨雨没什么表情,只是穿过船舱也坐在船尾,看着滔滔河水。

单飞只是“哦”了声。

田蒲略有失望,“单兄没有听过家父的名字吗?”

晨雨倒是真没听过的样子,单飞却是听过这个名字。

田丰田元皓,本是河北袁绍的谋主,其实和荀类似的角色,当年袁绍亲自去请其出山,而田丰也不负所托,帮袁绍虎踞青、并、冀、幽四州,绝对功劳赫赫。

见田蒲很是失落的模样,单飞笑道:“原来田兄是河北袁本初手下第一谋主之子,我倒是失敬了。”

田蒲听到这话后,没有太多喜意,只是叹口气道:“单兄说笑了,田家现在早不如昔。实不相瞒,我这次是带不少人手前往关中想见韩遂韩将军。”

单飞心中一凛,记得阎行的手段,暗想此人身为韩遂的手下,做事既然不择手段,还很得韩遂的信任,这说明韩遂也绝对是老奸巨猾之辈。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丝毫不假,你从来不要指望虚伪之人能交到什么真诚的朋友。都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但说翻就翻的大多数都不是真正的友谊,而不过是利用的关系罢了。

那田蒲找韩遂所为何来?

ps:场面逐步展开,老墨求几张月票、推荐票助力,有劳诸位了。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