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50节 桃花三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0节 桃花三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晨雨心中诧异,但直觉中却知道他们已经脱离了地底,而且到了一条大河之中。`

是黄河!

她每次从瀑布之中出来时,都是到了黄河之侧,却没想到如今从那条充满涡流的通路出来,亦是到了黄河!

转念之间,晨雨就感觉身形一轻,已被单飞带的凌空而起,竟然出了水面!

晨雨心中诧异,暗想就算自己从水中冲出,恐怕也是做不到这点,单飞带着她,又是如何能够做到?

若是有人这时在黄河边上望见,亦是会觉得匪夷所思,不信有人竟能从水中飞了出来。

二人冲出水面不过片刻的光景,将将下落。

天光微明,原来已是晨曦。

晨雨蓦得呼到清新之气,精神为之一振,转眸之间,突然眼中一凛——他们正近岸边,水中有黑色细木桩般的东西正向他们游了过来!

是水蛇!

晨雨知道黄河岸边多有水蛇出没,但如此粗长的倒是少见。她早有警惕,才要伸手拔剑,就见那水蛇已向他们咬来。

晨雨手才摸及剑柄,不想单飞好像早知道危险,只是伸手凌空一抓一甩,那条如树粗壮的水蛇竟被他远远甩了出去。

单飞却借这一甩之力搂着晨雨再次腾身而起,半空一个转身,如柳絮般轻轻的落在岸边。

有落英缤纷,芳草鲜美。

花香若有若无的传来,晨雨松手离开了剑柄,转头望去,眼中带分喜悦之意。岸边竟有好大的一片桃花林,桃花开的正旺,原来如今已到了三月!

晨雨回眸转望单飞,目光落在单飞的手上,单飞一笑,松开了搂住她腰肢的手臂,叹口气道:“我们出来了。”

“可你早就出来过。是不是?”晨雨反问道。

单飞微笑不语。

晨雨轻声道:“以你如今的能力,要脱困早就不难。`说不定你早已经出来过,这才对水势这般熟悉,这才对水蛇并不惊诧。这才就算带着我一同游,仍旧如平时一样?”

单飞又是笑笑,只是说了两个字,“不错1在能够胎息后,水中的危险对他而言。早去了大半,只是一天的功夫,他就已经熟悉双涡之力,付出的代价当然是头上的大包。

他看起来冷静,心中却急。

不用数天的功夫,他就已经对乱涡之中如何处理清清楚楚,再用半天的功夫,他就冲到了这里,看到了水蛇。

当初见到水蛇时,他着实有分慌乱。幸好他如今水中灵活早不下鱼类,水蛇虽然恐怖,但早咬他不到,他当时手忙脚乱的击退水蛇,算是死里逃生的到了岸边。

他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对这种水蛇毫不畏惧,脱水而出那一刻,似乎都要长了翅膀飞了起来。

只是轻轻的纵跃,就如随风而逝,而体内充沛之力,让他亦是明白自己早非从前的单飞。

不过那一刻他没什么狂喜。立即想到如何带晨雨出来。

他带块长条的石头入水,又用了十数天的功夫,终于确定能把石头都带个来回后,这才走到晨雨的面前向她保证——一定会带她出去。

这些事情他都是默默去做。并不求晨雨知道,哪想晨雨这般聪颖,居然猜到了这点。

晨雨听单飞承认,凝望他片刻,终于没说什么,转身向前走去。

单飞不知道她什么心意。跟在她身后踏着芳草花瓣前行,那一刻仿佛忘记了世上的纷争。不知为何,他那时脑海中突然想起诗言留下的那诗。

云在水中水行船,花在心中心在岸;

纵明千古兴衰事,难忘桃花三月天!

如今正是桃花三月,诗言遇见曹棺,多半也是三月的某天。看着花瓣偶尔轻落而下,单飞突然想到——原来很多世人其实都和曹棺一样,有初见恋人般的轻柔、有闯荡天下的豪情、亦有一身落寞的无奈。

曹棺在哪里?

可无论他在哪里,看到桃花灿烂的时候,想到的肯定不再是旁的事情,只有诗言。

单飞眼中看着的也只是晨雨,就见她轻盈的穿过桃花林,一直沿着岸边走着,不知许久,漫无目的般,单飞倒也没有介意时光流逝。

好不容易从绝境逃生出来,他那一刻真的没有去想太多,他没有想到邺城,甚至没有想到女修之棺。

他只想着这一刻的淡然。

晨雨终于止步下来,回转身望着单飞道:“我们要去邺城,去见女修之棺1

***

桃花灿烂,阳光初升。

单飞望着春光,心中很有些感慨,他是深秋去了北邙,哪里想到过这一去就是半年之久。沉默片刻,单飞皱眉道:“我知道你是奉师命一定要做到这点,可是我却知道……女修之棺并不好见。”

晨雨似有些不解,“你见过女修之棺?”

单飞犹豫片刻,终于点头道:“不错。”

“在邺城?”晨雨又问。

“是。”单飞并不隐瞒,他知道这些事情晨雨恐怕不能理解,但知道晨雨会选择相信,因为他没有说谎,而晨雨恰恰能分辨别人是否说谎。

晨雨娇躯似挺了下,反手摸了下背负的剑鞘,半晌又道:“你见到的女修之棺在哪里?”

单飞迟疑片刻,缓缓道:“深在邺城之下,比我们所处的绝境还要深许多。”

晨雨看了单飞许久,蹙眉道:“那你怎么能见到?”

单飞一时无法解释,反问道:“令师让你带***见女修之棺,当然不是去挖地去看?”那他挖到胡子花白也是看不到。

再说邺城中无论现在的袁家、还是以后的曹家,肯定都不会让他去挖。

身在绝境之中,单飞只想着怎么从绝境逃生,旁的真没有想到许多,可从绝境脱身而出,疑问却是一个接着一个。

无间竟然这般神奇,可让曹棺凭空不见,诗言竟然拥有无间香,而且会和女修有关,而他偏偏是触碰女修之棺到的这里。

他若是不是因为这样。真有点难信无间的神奇,可他就是亲身体验过,这才对三香更是好奇。

这在现代都没人能够做的出来!

古人如何做到的这点?

诗言不是死了吗?诗言怎么会认识他单飞,还有诗言怎么知道他单飞会到地下。一定要让晨雨带他去邺城见女修之棺?死后还能留言?

疑问兜兜转转,单飞除了头大没有别的想法,见晨雨竟也犹豫片刻,缓缓道:“到邺城后,我就会让你见到女修之棺1

单飞心中微震。实在不解晨雨怎么会有如此的把握。

晨雨却不想把这个问题再说下去,突然一踢身边的石头,“你猜猜这下面藏着什么?”

单飞望过去,微扬下眉头,以他专业的眼光,当然看出石头被人搬动过的模样,瞥见晨雨眼中似有分调皮的笑意,单飞道:“应该是些衣物对不对?”

晨雨怔住,半晌才道:“你怎么知道?”

单飞一见晨雨如此,就明白猜测不错。微笑道:“瀑布中另有通道,如果我想的没错,出口也是在黄河岸边。你和你***当然不会等地裂才出去,每次出去前必定是从水中出去,换上水中的衣物,等出来后……”

伸手一指彼此穿的紧身黑衣,碘套衣服显然太过显眼,在世人眼中也不雅观,你们当然会在岸边出口处准备换穿的衣物,你刚才走路时四下观望。除了欣赏桃花外,好像也在找寻什么,如今看来,应该是找藏衣之地。”

晨雨看着单飞良久。轻叹道:“当初***说曹棺很是聪明的时候,我还不信,可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才现你和曹棺一样的聪明。”

她话语间不知为何,反倒有分遗憾,又问道:“你猜这里有几套衣物呢?”

单飞沉默会儿。“一套。”

“错了。”晨雨笑道:“是两套,不然我怎么会到这里。那你猜猜会不会是一男一女的两套衣物?”

单飞看着晨雨的欢颜,迟疑片刻后才道:“你既然和***一起,这里当然是两套女衣。”

“又错了。”晨雨听单飞猜错,反倒很开心的模样,“其实是一男一女两套衣物。”

她弯腰不等伸手,单飞已经搬开了石头,帮她去了石下的枯枝浮土,露出里面不小的一个油布包。

打开那油布包,晨雨挑出一套男衣递给单飞道:“给你换的。”

单飞并不多问什么,只是拿衣物找到个石头之后,换上衣服后走了出来。

虽是男衣,衣服上却有几分淡淡的幽香,穿在身上略显窘迫。单飞举目望去,见到晨雨从一片林中走了出来,早换上一身淡绿的衣裳,如墨的黑随意一挽,用不知哪里寻来的树枝一插,显得极为的利索白净。

伊人轻盈走来,若不是背后的长剑,脸上的面巾,无论是谁恐怕都会以为这更像是那家出来踏春的少女。

天蓝蓝。

晨雨看到单飞身上所穿衣裳略短,微笑道:“你猜为什么会有一男一女两套衣服?”

单飞看着那比桃花还灿烂的晨雨,不知当年曹棺见到诗言是否一样的心境,只是道:“我猜你肯定有个喜唬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