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49节 脱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9节 脱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看到晨雨睁眼,自己泪水几乎流淌下来,喜极道:“你醒了。”见晨雨只是望着他不语,单飞终于松开了捏着她鼻子的手,离她远了一点。

“你在做什么?”晨雨有些冷淡道。

单飞又离开了些许的距离,见晨雨将脸上纱巾重新罩上,支吾道:“我是看你没醒来……”

“你以为我死了是吧?”晨雨坐了起来,几乎和单飞近在咫尺。

单飞只能又退后一点,本要否认,可终究道:“我是有点担心,我方才……是在救你。”

“你真的在救我?”晨雨只是盯着单飞的眼眸道。

单飞并没有移开目光,点头道:“不错。我以前从不知道会变成这样,看到你没醒来,我很担心……我……”

他不等说完,就被晨雨打断道:“你真的没有别的心思?”

“我……没有别的心思。”单飞只能道。

“你发誓。”晨雨缓缓道,仍是一霎不霎的看着单飞的眼睛。

单飞反倒一怔,不解道:“发什么誓?”

“你发誓你方才只是救我,再没有别的心思。”晨雨坚持道。

单飞搞不懂晨雨究竟想着什么,暗想我是人工呼吸急救,你总不会觉得我那时候还抱着登徒子的心思吧?见晨雨只是盯着他不语,单飞终于道:“单飞发誓,我方才只是想救晨雨,绝对没有别的心思。”

晨雨舒了口气,突然笑道:“好了,我放心了。”她站起来,看了眼四周,喃喃道:“你这次怎么比我先醒来呢。”

单飞心中一动,缓缓道:“我根本没有昏过去。”

晨雨霍然望了过来,吃惊道:“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1

单飞解释道:“这次我一直没有昏迷,因为我感觉在水中,似乎也可以不太费力呼吸。”

“你难道打通了胎息?”晨雨有些惊喜道。

单飞心中一震。

他终于有点理解自己方才任督二脉通畅后为何身体亦会舒畅,甚至可像鱼儿一样的水中呼吸。

是胎息!

无论道家还是佛教。其实都有胎息一说,单飞对此一直持保留态度,并不否定。

事实上,人出生前在母体时。当然也在呼吸,那时候的呼吸就可算是胎息,人类一直到出生后,才开始运用肺部系统进行呼吸,也就是说。人本来有两套呼吸系统,只是后来遗忘了一套。

而胎儿在母体中能够呼吸在单飞眼中看来,也是如天坑环境一样,自成生态循环。

很多现代人认为胎息难以理解,但古籍中不但理解,而且很多地方可见有关胎息的记载,道家更是有完备的***体系,在理论上叫做后天返先天,或者说是返璞归真,而药王孙思邈传世之文中。就对此有明确的修习之法。

单飞这段日子一直在训练自己闭气的时间,却从未想到过自己也能打通胎息。

他那一刻不知为何有了些困惑——为何古人能做到的事情,现代人反倒不可以了?

念头闪念而过,单飞道:“可能是这样,要不是这样,我还不知道你……”

“我一直都是这样。”晨雨道:“在闭气不过时,就会陷入假死之态,不过会很快的醒来的。以前都是我先醒来,然后放水换气,没想到你如今反倒可以做到这点。”

她没再说下去。只是进入存储地精的石室,从泥土中取了块地精,单飞伸手接过,在暗槽中洗刷干净。伸手轻易掰成两块。

他这数个月的磨练,对力量的运用早远超当初,和晨雨分工合作也是自然自然。

晨雨接过地精咬了口,喃喃道:“你会了胎息真让我想不到。这样的话,要是没有我,你出去的把握要大很多。”

单飞一怔。走到晨雨的面前道:“晨雨,你看着我。”

晨雨微有不解,抬头看着单飞道:“怎么?”

“要出去,就一块出去,我们等不到地精再长的那一天。”单飞一字字道:“你记得,你还有***的命令,要和我一块去邺城,去见女修之棺。”

晨雨默然许久才道:“我当然记得,我只怕你忘记罢了。”

单飞笑了起来,斩钉截铁的回道:“我也没忘,你放心,我一定能带你出去1

×××

吃完地精,单飞立即盘坐下来,思考双涡中应对之法,石室中反复模拟当初的情形,等到有了**层把握时,这才找到晨雨道:“这次……我一个人去就好。”

晨雨反倒一怔,她这些天来虽有进境,可已经到了体力极限,今天她见前方涡流更是复杂,已到她探险的极限,就算孤身一人,都是无太大把握安全回转,加上个单飞,更是艰难。

她没想到单飞竟然能突破极限。

单飞见晨雨不语,笑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不过现在我可以一人应对。你放心,我一定可以回来。”

晨雨默然许久,终于取出那两块玉佩交给单飞,见他前往石室,不一会儿石室内就传来闭门入水的声音。

缓缓再次坐了下来,晨雨眼前仿佛又出现当年的情形,那时幼稚的她什么都不懂得,但知道***并不开心。

——***,你是不是很恨什么曹棺?

见***只是摇摇头,摸摸她的头顶笑笑,沧桑中带分无言,她那时候真的不解。

——***,你为什么不去找什么曹棺?

***仍旧没有回答,她那时候不解中还带着茫然,直到***临终前,她才从***口中得到了一个***。

——晨雨,爱一个人是期待他改变,但这种改变,强求不来。

感觉水滴顺着湿发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摸过去的时候,如同冰冷的泪水,晨雨咬了下嘴唇,扭头向石室的方向望过去,许久的功夫,听到石室排水的声音,晨雨轻轻舒了口气,坐着合上了眼。

听着单飞大踏步的走到她面前,晨雨这才睁开眼眸问道:“怎么样?”

单飞看起来很有些狼狈,额头有块红肿,鲜血凝结,但却没有丝毫气馁,笑着道:“再给我些时间。”

×××

石室中地精益发的减少,晨雨倒不催促,只是每天分半块地精交给单飞,然后自己的半块省着多吃一顿。

感觉地精恐怕再也维持不了几天时,单飞突然前来,伸手道:“把你的红绳交给我。”

晨雨有些不解,将红绳递给了单飞,就见单飞扯了扯,估算一下力道,然后点点头道:“好了,我今天就带你出去1

“什么?”晨雨很有分意外,她知道单飞这些天可算是日夜试验琢磨,但也没想到过他会这么快找到解决的方法。

“可是……”晨雨有些犹豫。

单飞似早猜到她的心思,微笑道:“我估算下脱困的时间,其实我们最后那次已经行了大约一半路程,只是前方更加的复杂,以你的能力,到时候放松就好,如果闭不住气,假死过去的话,我应该……”顿了下,单飞改口道:“我绝对可以带你出去,你放心就好。”

见晨雨仍旧不动,单飞道:“怎么?”

晨雨环望下四周,低声道:“我再看看。”她知道这一去,送不送命两说,但要回转只怕千难万难。将四间石室稍微收拾一下,又去女修玉像前拜了三拜,这才又洗了两个地精,分给单飞一个。

地精入口甘甜多汁,晨雨休息片刻,只感觉精力振作,单飞早就准备妥当,微微深呼吸一口气,琢磨数遍前方的道路情况、胎息之法,这才道:“走吧1

石室一封一开,有大水涌入,单飞早在大水反激那一刻伸手拉住晨雨的手腕。

晨雨微怔的光景,就感觉手腕处有大力涌来,明白单飞的用意,娇躯伸展,人早如美人鱼般前游出去。

单飞却如利箭!

数月磨练再加胎息已成,他在水中没了换气的负担,那一刻当是全力以赴,脚一蹬,水中身形竟然不让他当初在陆地的奔跑,手一拍,更有大力反送,让他划的更快。

晨雨虽然自负水中的能力,可见单飞举手投足间居然这般,也是暗自骇然。

不到前次半数的时间,单飞已带晨雨到了他领悟胎息之地,早在水中将晨雨手腕用红绳拴住,示意她周身放松。

晨雨水中微微点头,单飞突然一伸手,就夹住晨雨纤纤的腰身,身形一旋,早破了前方涡流的阻力。

涡流急旋!

晨雨看似平静,心中却多少有了些焦虑,她知道水中一人和两人合游绝对差别很大,就算是她,带单飞回转时,也要等单飞昏厥后再来出手,若是碰到有人溺水挣扎,对出手之人的危险不言而喻。

周身放松,晨雨立即当自己如昏厥一般,尽力减少单飞的麻烦,就见单飞人在复杂的漩涡中、还带着一人,前行的速度竟然不过稍缓。

涡流更急,内含撕裂巨力。

单飞精神高度集中,但看起来带着晨雨,竟然也没有丝毫手忙脚乱之意,二人偶尔水中一分,转眼间就被单飞用红绳拉回。

晨雨越看越是诧异,暗想他一人水中精熟泳技并不稀奇,可他为何带着她,在涡流中还能这般的运用自如?

流水无间,时光飞转。

就在晨雨感觉有分昏厥之意时,突然察觉有股急流从旁侧冲了过来,推他们急行,转瞬间,涡流力道尽失,前方河水有了几分浑浊之意,可浑浊之上,竟现天光!

.

Ps:求推荐票鼓励支持!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