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43节 神女有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3节 神女有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石来千防万防,却也未想到过自己才对这蒙面女子施加援手,这女人竟然给了他一脚。猝不及防中,石来向瀑布下跌去。

单飞厉喝道:“你做什么?”

“从瀑布右侧跳下去,顺水而走,可出此境。”蒙面女子娇叱了一声。

半空中的石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噗通”一声,已经掉入了瀑布之下,转眼不见了踪影。

单飞一怔。

他和曹棺、石来不同,他一进来的时候,对三香想的少,对出口在哪里想的绝对不少。他也想到曹棺会有后手,可见曹棺不见后,震骇之余又想了想,几乎想抽曹棺一记耳光。

你走了,我呢?

他从未见过这种神一样的对手,自我感觉自己却有着***一样的队友。可他很快就开始另谋出路,埋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诗言能在这里,就不是在地震的时候才进来,这里一定另有出入口,只是隐蔽的就算摸金校尉都是无法发现。

听蒙面女子一说,单飞恍然中有分惊诧,难道这瀑布下方反倒是出口?这瀑布会流到哪里?

蒙面女子见单飞沉吟,却不如对石来一样给他一脚,只是道:“你记得,从右侧跳下去,不要逆水,顺其自然的漂走,一定能出了这里。”

“那你呢?”单飞反问道:“你不说血树灭了,这里的出口也会封了?”

天地造化,本是如此神奇。

单飞扭头望过去,见到血树这一刻又比方才黯了很多,暗道是水路改了,血树这才黯了,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我……我还有事要做。”蒙面女子犹豫片刻。“你走吧。”

她并没有推单飞下水,只是转过身去,突然目光一闪喝道:“快走。”她声起剑出。一剑砍向暗处。

单飞一凛,就见到暗夜中一道黑影冲了出来。赫然竟是卢洪。

这家伙怎么这么命硬?

那么高摔下来竟然没有摔死,而且还是这般活蹦乱跳的?只是他一直闷不出声,难道是哑巴了?可见他举止,似乎神智还在?

单飞心下骇然,就见蒙面女子一剑劈出,卢洪只是一抬腕。

当的轻响。

蒙面女子一剑不等砍实,早就变砍为刺,直指卢洪的咽喉。不忘记回头看一眼道:“走啊1

卢洪怪叫声中,身形一退,避开来剑,转瞬高高跳起,竟向单飞冲来。

单飞就地一滚,破天矢急按,又有三支铁矢飞了出去,可转瞬心中一沉。

破天矢已经用荆

这铁矢一筒九矢,他一路搏杀,九支已荆无暇重装,去了破天矢,他几乎什么都不是。可就算加上破天矢,竟也没有太大作用。

卢洪人虽看起来变异,但显然头脑仍在,竟料到单飞此招,手臂一挥,磕飞了铁矢,左手一扬,竟有一条锁链缠在了单飞的身上!

这家伙怎么和钢铁侠一样?

单飞听石来说卢洪手臂有什么玄铁,暗想这种人对自身防护自然极好。但卢洪以前武功显然不是高强,但这刻卢洪护腕加上好像开始变异的能力。竟然有如凶神恶煞一般。

眼见卢洪左手一拉,右手扬起。

单飞知道只要被他拉到近前。难免开膛破腹的后果,断喝声中,单飞只感觉全身血液一涌,毛发都要立了起来,用力向后一挣。

卢洪猝不及防,竟被他拉前了一步。

三人均静。

卢洪似乎也没想到单飞瘦弱的身躯竟有这般气力,突然咧嘴一笑,竟然松了手。

***!

你不按常理出牌埃

单飞没想到这家伙变异了,居然还是如此狡诈,一步踏空,整个人已经跌了下去。

瀑布轰拢

单飞没入黑暗前的那一刻,还能听到蒙面女子一声娇叱,竟然纵到瀑布之上,然后火光一闪。

有无边大水涌来。

那女子应该没事吧,这里是她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的。

单飞落水时只能这么自我安慰,还来得及长吸一口气,一直向下沉了下去。

从瀑布右侧跳下去,顺水而走,可出此境!

单飞想到蒙面女子交代的话时,混乱中有些发楞。

那个死卢洪好像把他拉到瀑布左边了,他是从瀑布左边掉下去的!

蒙面女子特意强调了要从瀑布右侧跳下,那从左侧跳下会有什么结果?瀑布下的水面会有不同选择?

他一念及此,脑袋发大,就感觉不等他上升时,水中有股力量将他蓦的一扯。那股力量来的极为古怪,他几乎没什么抗拒的余地,就被那股力量带的团团直转。

***!

不是顺流,不是逆流,这是涡流!

单飞暗自叫苦时,就感觉那股涡流益发的洪大,带得他在水里如同要飞起来一样,不知在水中转了多久,单飞就要翻白眼之际,感觉到身子一冲,脑袋好像撞在个硬硬的东西上,随之觉得钟鼓齐鸣,金星乱冒,倏然晕了过去。

不知许久的功夫,单飞缓缓挣开眼睛,只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一样,幸好胸口凉气仍下,后心热流仍上。

这得益他将那玉像和六壬盘贴身绑好的缘故,有用的东西,一定要好好保藏。

闭上眼睛缓缓调息片刻,单飞感觉精力稍复,终于睁开眼睛看去,先望见一个青石顶,不是汉时空心砖,如果是古墓的话,应该是更早的年代。

单飞没有再分析下去,挣扎站起,这才发现身处一间石室内,石室中上悬颗夜明珠,照石室微亮。

瀑布底下还有墓?

单飞暗自叹气,感觉真的不虚此行,七星指路不但让他看到巨人棺、天坑洞、如今再下的瀑布底下居然还有人埋墓?

这用的功夫可能还是远不如秦始皇陵,但寻常的帝王陵墓若问夺天造化。都是不如这里。

挣扎坐了起来,单飞下意识自嘲道:“有人吗?”

他当然知道没人,这里有鬼的可能性绝对比有***很多。不想他话音才落,就见前方有个人闪身到了他的面前。

单飞从下向上望去。就见到一滴滴水珠从那俏拔的身材流淌而下,再往上就是那修长的玉颈,黑发如墨,还有那黑白分明的眼眸,正定定的望着他。

单飞微有意外,“是你?”

那人竟然是那个蒙面女子。

“让你走,你怎么不走?”蒙面女子冷冷问道。

“你没事吧?”单飞反问一句,记得自己跌下来的时候。蒙面女子好像也到了瀑布之上,然后好像火光一闪。那个卢洪变异后,竟然很有本事的样子。

蒙面女子怔了下,“我没事。”

单飞挣扎站了起来,又问道:“这里是哪里?”

“死地。”蒙面女子冷冰冰的说了两个字。

单飞心中一沉,他知道这女子或冷漠、或天真、或直率,但是绝不会撒谎。

“你怕了?”蒙面女子又问。

单飞“嗯”了声,见蒙面女子似楞了下,单飞笑道:“谁不怕死啊?可如果怕死就能不死的话,多怕怕也无妨。”

他挣扎站了起来。蒙面女子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突然道:“我***说了,这里地气益发的震鹊窖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