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42节 空中惊魂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2节 空中惊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伸手轻轻合上卜涣的眼帘,这才缓缓站起,回头望去,就见石来看着他,眼中带分尊敬,蒙面女子似想说些什么,突然抬头向上望去,“糟糕,你们难道是从上面下来的?”

石来、单飞不明白蒙面女子说的糟糕是什么意思,石来点点头,“当初地裂开启了这里,我们是从上方下来的。”

蒙面女子蹙了下眉头,低声道:“糟糕。”

“怎地?”单飞话才出口,心中一颤,因为上空竟传来隆隆声响。

石来脸色亦变,“不好,我们要立即出去。”

山腹地气外冒,时而爆炸引发地震,这一日看起来益发的频繁。

卢洪为求长生香,亦认为曹棺敢下,必然有曹棺的退路,他却没有想到曹棺离开的方式如此别致。

石来却早已料到,可他自幼饿的奄奄一息时被曹棺捡来养大,曹棺教他武功盗墓,在他心中,曹棺本来就是亦师亦父,他带卢洪下来时,只想再见曹棺一面,根本没有考虑再上去的事情。

如今曹棺不见,石来知道曹棺说的意思,暗想一切都要等带单飞离开这里后再做打算,可若是他们来时通道也是崩塌,那他们不是要活活困死在这里?

石来话音未落,蒙面女子已道:“我要上去看看。”她身法极为飘逸,只是脚尖一点一荡,人已到了血树之上,再一凌空翻身,竟沿着血树枝条冉冉而上。

单飞、石来互望一眼,都没想到这女子如此高明的身法,可均想无论这女子为什么说糟糕,他们总要上去再说。

单飞身形一纵,手脚并用,很快到了树上。

他这些日子来别的本事没有见涨,可自感不但耳目灵敏,身躯亦是益发的轻灵。上到树干。单飞回头才要提醒石来跟上,脸色蓦地巨变,叫道:“小心1

石来本要纵身上树,仰望到单飞惊骇之色。心中一沉,不等去看,就感觉身后有厉风一道袭来。

想也不想,石来就地一滚,已然到了血树之侧。一抬腕,一支铁矢反射了回去。

铁矢击空。

有黑影一声怪啸,倏然前窜避过了铁矢,一掌抓在血树枝干上,五指竟似入了枝干,有血红汁液飞溅,而那黑影手腕用力,整个人已冲天而起。

石来脸色剧变,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急叫道:“小心!是卢洪1

他话音才起。那黑影早就冲天而起,竟和单飞来了个照面。

血树明耀,照那人骷髅般发乌的一张脸,微亮的脑门,有些充血的一双眼。

单飞心中打了个突,亦是难以置信自己所见。

那人赫然就是卢洪!

***

卢洪不是掉下了瀑布,怎么会来到这里?他怎么会有如此敏捷的身手,甚至可说是强悍的武功?

单飞一见卢洪如此这般,不知为何,突然想到在丁家村外见到的那个山魈。

卢洪变成了山魈?巨形鼠?变异?

几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单飞见卢洪目露凶光,几乎想也不想,翻身向上,同时一抬腕。三矢齐发!

叮叮叮!

铁矢虽快,卢洪动作看起来比铁矢还要快上几分,只是一抬腕,铁矢尽数击在他的腕间,跌落了下来。

单飞心中一沉,不敢相信卢洪竟然和山魈一样。居然刀***不入。

“他有玄铁护腕。”石来奋力窜起叫道。

话音未落,卢洪已经怪叫一声,树枝上纵起,五指如勾,霍然向单飞咽喉抓到。

只见那五指黑黝黝的发亮,上面的指甲不知道很久没有修剪还是后长出来,竟然和山魈很有分类似。

单飞想都不想,身形反倒,已从树枝跌落,顺势一抓,又勾住另外一根枝条。

他这种躲避的方法再简单不过,但若是几天前,没有敏锐的眼力,更加灵活的身手,他还真不敢这么去做。

卢洪一把抓空,却不停留,只是抬头向上望了眼,狂啸声中,纵身跃起,一把竟抓住了空中垂落的绳索。

“小心1

这次是单飞、石来异口同声的提醒。

他们倒不是担心卢洪,而是担心那蒙面女子,只因为那个蒙面女子早就沿着绳索上攀,已到了绳索中段。

卢洪后发,但是速度竟然骇人听闻,手足并用,空中竟然只是拉下绳索,身形就能窜起近丈,几次腾越,居然到了蒙面女子之下。

单飞、石来互望一眼,都是心中骇然,不知道卢洪怎么蓦地变得这般犀利。

“下去1

蒙面女子见卢洪追来,眸中略有惊诧,但想都不想,反手拔剑,半空一剑就劈了下来。

卢洪伸手刚要抓住蒙面女子的脚踝,见状一声怒吼,双臂一封。

当!

有火光四溅。

卢洪身形下跌,但双脚一盘,竟然牢牢的勾住了绳索。

蒙面女子一剑砍中卢洪的手腕,长剑反弹而起,却不慌乱,反倒借势上窜,转眼间又上了丈许。

单飞、石来见状,心中为蒙面女子如此灵动的身手叫好,可下一刻的功夫,均是面色惨变。

蒙面女子一窜之际,人已离上方裂处的洞口不远,眼看下一刻的功夫,就要到了洞口之上。

凭她的武功,只要守住洞口,任凭卢洪变的如何强悍,显然都是绝不畏惧,可她才要窜起之际。

绳索陡断!

空中似凝,单飞、石来见空中绳索似落未落的一刻,一颗心早沉了下来。

绳子怎么会断?

这可是发丘中郎将所系,绝对保险。

卢洪还在下方,上面如果是发丘中郎将把守,绝不会让绳子断裂,唯一的解释就是发丘中郎将已然不在,上面竟有旁人斩落了绳索!

是谁?

蒙面女子手中绳索陡断,微有心惊,半空凝立刹那,娇叱声中,半空中竟看似不可能的翻身再跃。扑向了洞口。

卢洪已经半空跌落下来。

蒙面女子空中纵跃,堪堪到了洞口前,不过只差一臂距离,长剑疾刺而出。只要她一剑刺中洞壁,还可以借力腾挪,翻身上了洞口。

有刀光一闪。

一刀正劈中她的剑尖。

蒙面女子一怔,只隔着洞口看到里面那双幽冷的眼。

那一刀劈的极为致命,从上而下压下。蒙面女子无从借力,火光闪耀中,娇躯早从空中跌落!

卢洪先一步怪啸跌落,双手双脚空中乱抓不休,单飞石来见状,几乎毫不犹豫的一闪,就见卢洪闷哼一声,从树顶重重砸落,一直向树下滚落。

他不久前才这般摔下了卜涣,倒是做梦也没想到过自己亦会重蹈覆辙。

单飞长吸气中。奋力一把抓住了绳索,爆喝声中,只感觉心脏欲炸,手掌发烫,但顾不得很多,奋力一扬,竟将绳索的一头扔的冲天而起。

“抓住1

单飞叫道,却早就奋力纵起,抓住绳索的另一头,身形飞旋。竟将自己连绳带身体的绑在一棵树干之上。

石来没想到单飞这般气力,但早明白他的用意,奋力跳起,竟然踩在单飞所在的枝干上。只是一弹,半空跃起,手中竟拿个拍子模样的东西绞住了空中多余的绳索,不停的缠绕。

蒙面女子高空坠下,心中终于有分凛然,但见一头绳索飞天。听单飞所言,立即伸手抓住绳索,反缠纤腰之上。

身形坠落。

绳索急缩。

眼看那蒙面女子落下时,石来手一挥,那拍子连同一捆绳子早卡入树杈之间。

蒙面女子见状眸光微闪,明白单飞、石来在做什么,空中展身竟向旁斜落。

崩!

眼看她将将落到血树高度之半时,绳索陡然绷紧,可那下坠之力何等巨大,石来那拍子模样的东西倏然崩断,大力传到单飞身上时,单飞狂喝一声,运气周身抗拒,只感觉一口血都要喷了出来,浑身疼痛。

可蒙面女子急坠之势经两番缓冲后已然消解,再是轻轻一跃,安然落在了地上。

血树微光。

蒙面女子抬头望去,就见血树上被捆的单飞,眸光微亮,转瞬似又有了分骇异,话不多说,纵身到了树上,一剑向单飞劈来。

单飞没想到蒙面女子这般,脸色惊奇,却见剑尖从他身前而过,划断他身上的绳索。

蒙面女子一把拉住单飞的手喝道:“快走,来不及了。”

她带着单飞纵跃下树。

单飞不解这女子本来极为冷漠,为何突然变的有些焦灼,回头向石来望过去,叫道:“石兄跟来。”

石来饶是身经百战,但在这种情形下,亦是不知所然,见蒙面女子带单飞纵入前方,立即奋力跟随。

三人均是闷声奔行,不多时,前方瀑布声闻。

单飞一怔,没想到蒙面女子竟然又带他们回转到曹棺不见的地方。曹棺还是不见,那蒙面女子带他们来到这里做什么?

蒙面女子拉着单飞的手,脚步不停,一直冲到瀑布边缘。

有水花四溅。

单飞、石来见她止步,终于忍不住齐声道:“怎么了?”

“这地方要完了。”蒙面女子松开单飞的手掌,看着单飞道。

单飞见蒙面女子清澈的眼眸中带分难过,心中微颤,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没看到血树黯了很多吗?”

蒙面女子道:“血树将灭,再不走的话,只怕永远走不出去了!这是我***告诉我的话。”她说的极为慎重,单飞心中一寒,回头望过去,就见身后那数十棵血树竟然黯淡无光起来。

“那怎么办?”单飞失声道。

他话音未落,做梦也没想到那蒙面女子突然出脚,一脚就将石来踢下了瀑布!

ps:求几张月票,月中了,估计不少朋友消费出第二张月票了,还请投给老墨,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