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40节 无怨无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0节 无怨无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虽然在从许都出发之前就料到这官倒的行程绝不简单,可他实在没想到这行程挑战竟然如007真特么-棒得一般。

张角想要的三香竟然有如此多人觊觎。

幸好他不是真特么-棒得,曹棺才是。

曹棺不是要找三香,看来只是要找诗言,但诗言竟然和三香有关,曹棺实在怕鬼丰在后,这才故作迷阵埋下陷阱。

不但他单飞、张辽、荀奇等人被一股脑的隐瞒,不然也不会像傻狍子一样的找龙脉、找天璇位,就算是阎行、孙轻、戴斗笠的,甚至卢洪那帮人都在曹棺的盘算之中。

结果鬼丰未来,卢洪却来了。

卢洪虽然对曹棺一口一个兄弟的自称,可他显然不如曹棺了解他。早在卜涣掉下来的时候,曹棺就预防到卢洪这些人会来,不然他也不会让单飞摘下三根桃枝。卢洪自以为知道的多,但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过曹棺比他知道的多得多!

曹棺对这里如此了解,显然是通过诗言。

他在阁楼这些年,想过太多太多,可他亦如单飞般,从未想到过这里突然出来个蒙面的女人。

出剑那人赫然就是单飞在山洞避雨见到的那个女子。

这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单飞一时想不明白,曹棺亦是神色一震,但见那女子飘然上了血树后,反倒冷漠下来,他知道这不是诗言。

曹棺一眼就能认出诗言,就算诗言蒙着面。那女子虽和诗言般飘逸,但绝对不是诗言。

石来见匣子被蒙面女子抢走,怒吼一声就要跃到树上,曹棺突道:“等等。”石来一怔,就听那蒙面女子叱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拿了这个匣子?”

所有人都是一怔。

单飞一听那女子的口气,心中就感觉有分异样,这女子语气中有些不解困惑,更多的却是愤怒。女子仿佛将这里当作她自己家一样,女子竟知道这里有个匣子。

曹棺脸色微改,径直道:“你认得诗言?”

他经验老道,当然如单飞一般判断对方的语气。不过他在那一刻突然想到一点,这女子应该不是从地裂进入的天坑。

诗言也不是!

他虽然知道山腹之下还有天坑,但始终找不到入口所在,一度甚至怀疑这里究竟是否是诗言说的地方,直到地气震动那一刻才下了决定。

他已经等不起。

蒙面女子一听“诗言”两字时似怔了下。反问道:“你是曹……”她没有说完,似在等着曹棺的回答。

曹棺见状,声音微哑道:“我是曹棺1

蒙面女子竟然收剑,黑白分明的眸子从石来、单飞身上掠过,看着单飞道:“你姓单?”

“姑娘真的好记性。”单飞舒了口气,他听出女子语气中敌意大减。

石来也终于认出这女子赫然是他在山洞所见,暗自错愕。

“你是曹棺?”蒙面女子一扬手中的匣子,见曹棺再次点头,点头道:“这匣子我***说了,只能被一人拿走。”

你***?诗言?

曹棺似怔了下。好像从未想到过诗言竟然会收个徒弟。在他眼中,诗言一直弱不经风的样子。

顿了片刻,见曹棺神色紧张,却丝毫没有要抢的意思,蒙面女子道:“能拿走匣子的那人,就叫曹棺。”

曹棺并没有喜出望外,嗄声道:“你***……在……在……”他心怀最后一分期待,想问却是不敢。

蒙面女子道:“你没有看到她的坟墓吗?她曾留言给你。”

曹棺身躯晃了晃,那一刻就如被抽空全身的血液一般。

单飞本对那坟墓存有怀疑,但一见曹棺如此。心生怜悯。

蒙面女子却似乎没什么伤感,只是道:“对了,***让我见到曹棺后,问他一句话。”

“你说。”曹棺只感觉血树迷离。尽是泪滴,仿佛听着另外一个自己在说话。

“***希望问你——她从未后悔遇到曹棺,那曹棺你呢?”蒙面女子认真道。

曹棺似是笑笑,只是笑容带着无尽的悲哀,“曹棺后悔过。”

所有人怔祝

蒙面女子听到这个***后,似也有分意外。半晌才反问道:“为什么?”

曹棺喃喃道:“曹棺后悔没有早懂得诗言。”他只说这一句,心中大痛,突然想到——若是诗言从未遇到曹棺,诗言会不会永远都如桃花三月天里那初见的灿烂?

结局已定,那如果可能的话,那曹棺是否要选择此生不见诗言?

不见只是为了诗言!

见那蒙面女子只是不语,曹棺问道:“诗言想听到曹棺什么***?”他不知道诗言最后问这句话的含义,亦不知道回答是否让诗言喜欢,可无论喜欢讨厌,诗言终究再也不见。

一念及此,曹棺心中又痛,就听蒙面女子道:“***说无论曹棺说什么,只要他要找个盒子,就一定给他。”

顿了片刻,见曹棺眼中有泪的模样,蒙面女子道:“好了,我问完了,匣子给你。”她一甩手,匣子已向曹棺抛了过去。

石来一直盯着那女子,见状飞扑而上,一把抓住了匣子,并没有立即交给曹棺,反***后了几步。

单飞脸色微变。

他和石来其实没认识几天,只想曹棺信任的人,自然值得他信任,但这一路来,石来显然对他和张辽很有些隐瞒。

单飞知道一切后,并未动怒。

他算是挂号摸金校尉,张辽更是体制之外,很多事情上面不告诉你,只是因为觉得你还不够资格罢了。

兄弟是兄弟,但某些时候,也没有办法全盘托出。

可石来引来了卢洪。

这也是受曹棺所托?

单飞不清楚内情,但见曹棺将桃花枝丢一根给石来,就认为曹棺和石来之间还有分默契,可石来拿了匣子后,并没有立即交给曹棺,那究竟有几个意思?

曹棺本是神色恍惚。见状向石来望过去,招手道:“把匣子给我。”

石来又退后两步。

曹棺却未上前,只是皱眉道:“怎地?”

石来突然跪倒在地,握紧那匣子。眼中突然有泪水涌现,“三爷,石来可不可以说一句话。”

曹棺望着石来,许久才道:“你鼻尖红赤,想必是中了卢洪的酒糟蛊。卢洪这些年下蛊的本事没什么长进,他不知道这种蛊你自己都可解开,卢洪反倒想用此要挟你背叛我,倒有点可笑。”

石来嗄声道:“石来就算解不开蛊毒,可自从被三爷拾来带在身边的那一天起,就从未有想过背叛三爷。石来一切听三爷的吩咐,三爷说要是卢洪威胁石来,石来自己解决不了,就带他下来见三爷,三爷自会解决。”

曹棺看着石来许久。眼中有分欣慰道:“你做的很好。”

“可石来带卢洪下来不但是受他的要挟,还是想再看三爷一眼。”石来泣声道:“石来实在舍不得三爷。”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若得无间、死而无怨,张宝一句话说出无间香的神奇,曹棺得到算是得偿心愿,怎么听石来这么说,反倒像给曹棺送终一样?

曹棺淡淡道:“你可记得我将你捡来后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石来用力点头道:“石来记得——三爷当初让石来答应三爷,此生做男人做的事情。”

曹棺笑笑,“既然如此,你今天就不该这般。”

石来紧紧握着那匣子。嗄声道:“三爷,石来此生从不忤逆三爷的话,但今天只想求三爷一件事……三爷,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你能不能……”

“不能1

曹棺斩钉截铁道,见石来眼中泪下,曹棺眼中亦有分不舍,只是轻叹一口气道:“石来,我知道你的用心,可是我累了。”

缓缓伸手从石来手上取下了匣子。曹棺轻轻开启,取出里面那根白色无间。转望单飞,曹棺轻叹道:“单飞,石来交给你,我的那帮兄弟交给你,烦劳你帮我照顾一下,你没有让我失望,没有让马先生失望,肯定也不会让我的兄弟们失望,只盼你和曹宁儿不要像我……”

他说到这里,蓦地止住,只是摇头笑笑。

单飞一怔,琢磨着曹棺话中的用意。

曹棺也不过多解释,拍拍石来的头顶,喃喃道:“石来,你很好,可是每人终究要做自己一定要去做的事情,不然活着做什么?”

拿着那根无间香,曹棺缓步向血树下走去,等到了树旁后这才转身望向单飞道:“我现在才明白马先生为何一定要你跟我来。”

我不明白。

单飞暗想曹棺既然策划好所有的事情,他单飞来不来的,好像并没什么两样?

“他只是看出了我的怕。”

曹棺喃喃道:“他知道我很怕,他让你来陪我,说你一定能够帮我,我就信了他的话。”

单飞若有所悟。

“谢谢你陪我前来。”

曹棺微笑道:“曹棺一生做事任性,对也好,错也罢,但求行事痛快,但直到今日才明白……”

环望血树流光,曹棺喃喃道:“痴迷红尘数十年,看破生死看破棺;纵明勾心斗角事,怎比桃花三月天?”

眼中有分雾气,嘴角却带分笑意。

曹棺看了手上的无间香一眼,喃喃道:“若得无间,死而无怨。诗言,谢谢你给愚蠢的曹棺一次机会。”

抬头望向落泪的石来,困惑的单飞,曹棺微笑道:“今日得了无间,总要做场无怨的事情。单飞,你听,诗言又在叫我了。”

他伸手向空中一指,单飞忍不住顺着曹棺所指望过去,只见血树似亮,暗境唯有瀑布声拢

突闻香气袭来,单飞眼眸余光只望见曹棺那个方向有火光一闪,心中微颤,扭头望了过去,脸色遽变。

他霍然上前一步,一颗心颤抖不休,似乎还不相信自己的双眼。

白香一点就燃,消失不见,只留点点余烬伴着一枝桃枝从空中落下。

香气缭绕,血树闪耀。

可不见的不止是无间!

曹棺在那香燃尽的一刹那,竟随无间香一起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