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39节 三心二意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9节 三心二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阎行大惊。`

他身为韩遂帐下高手,如今地位已在韩遂手下八将之上,他能有这般地位,靠的不但是过人的武力,还有常人难及的头脑。

七星坟竟然是个陷阱?

若是常人见曹棺、卢洪这般埋伏,肯定觉得这不过是个陷阱,再加溶洞要坍塌,能有逃命的机会,当然要逃命。

可阎行不同。

曹棺、卢洪没有道理千里迢迢赶到洛阳布下这个陷阱,他们肯定也和他阎行一样要寻三香。

摸金校尉、丘中郎将在的地方,绝不仅仅是陷阱,还有宝藏!

他一念及此,立即和同伴回转,不但找到了天坑入口,还击杀了两个丘神将。

丘神将固然不差,但比起他阎行,究竟还是不如,更何况——他还有个最得力的同伴。是同伴,而非手下!

见到天坑入口的绳索,阎行立即让同伴留守,自己坠绳而下。

富贵险中求,绝境可求生。

事实不出他所料,天坑内光怪6离,让他也是叹为观止,更是心中振奋,奇异之地必有奇异之事,他亦听到了曹棺的嚎叫,循声而至,未见到曹棺,却见到了卢洪和他的手下。

他只要跟着卢洪就好。

果不其然,卢洪找到了曹棺,曹棺找到了长生香,听到二人交谈,阎行立即知道所来不虚,他静静的如同藏在暗中的豹子般等待着机会。

他等得起,他很希望曹棺、卢洪拼的两败俱伤,他更看好卢洪一方能胜,他也在等卢洪胜出那一刻出手!

可他也没想到曹棺居然将装长生香的匣子扔给了卢洪!

曹棺会服软?曹棺究竟什么用意?他怕了卢洪,想和卢洪联手,那他阎行不是没有一点机会?

改变只在刹那。

阎行出手,一***就抢回匣子,隔衣开启了匣子,他是个谨慎的人,他甚至考虑到曹棺会在匣子上下毒。

可他没有想到匣子中竟然射出一箭!

这匣子曹棺方才不是开过?

阎行做梦也没想到开过的匣子还有机关。`但在小箭射及咽喉前还能身躯一仰,小箭几乎沿着他的鼻尖飞过,阎行不喜反惊,他肩头一疼。

匣子中居然另有一枝箭无声无息的射出。正中他的肩头。

落地时,血流不止,阎行脸色铁青,但动也未动,只因为那持刀和拿狼牙棒之人早就将他一前一后的抵祝

有掌声响起。卢洪抚掌笑道:“曹三就是曹三,一个匣子就差点要了关中阎行的性命。”他笑容满面,可心中暗惊,他也没想到这匣子竟然如此古怪,方才曹棺不是开过?为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但匣子一到阎行的手中,卢洪的手下立即转移了目标。

阎行还能看了那匣子一眼,脸色终冷。

匣子除了出那两箭外,竟然是空的。

眼见持刀和拿狼牙棒之人就要上前一步,阎行眼珠一转,甩手就将匣子向曹棺扔了过壤:“卢大人,你找错人了,匣子是空的1

匣子空中带风,呼啸向曹棺飞去。

单飞一皱眉,伸手抓住匣子,退后一步。

众人都是怔了下。

阎行愤怒出手,这匣子绝不好接,谁都没有想到单飞竟然能够接祝可单飞接住,匣子盒盖抖开。

众人愣祝

匣子果然如阎行所言,空空如也!

里面的香去了哪里?

卢洪脸色微变。立即眼神示意两个手下看住曹棺,自己却是斜走两步,向树后望去——如今只有一种情况,曹棺方才躲在树后。将长生香藏在树后,拎着空匣子走了出来。

这个曹三,老奸巨猾至极,他想用个空匣子骗老子。

可他实在幼稚些,这种把戏怎么能持久?

卢洪几乎再想不出***的可能,转到树后目光只是一扫。再次怔住,树后亦没香,但似有什么东西在燃,树后闪着微弱的光芒。

心中凛然,卢洪立即退后两步,掩住了鼻息,低喝道:“曹三,你点燃了什么?”

不会是长生香!

曹棺不可能点了长生香自己走出来,卢洪虽不知道长生香的用法,但知道绝不会有这种用法,曹棺没有这种好心让所有人长生。`

“你猜?”曹棺淡淡道。

那两个丘神将不由脸上色变,向曹棺逼近一步。

血树迷离,血树照耀下的曹棺看起来更有分诡异,见那两个丘神将上前,曹棺叹口气道:“你们何苦送死?”

那两个丘神将均是一颤。

他们不归曹棺管辖,一直听命卢洪,可却知道曹棺绝不虚言。

卢洪要钱,曹棺要命!

这句话在他们之间暗中流传了很久,可这些年来,曹棺渐渐弱势,甚至出门都要坐轿子,看起来虚弱不堪,众人早就有分淡忘了这句话。

曹棺淡淡又道:“卢大人,相逢一场,如果你不逼石来,我也不想杀你1转望阎行道:“我也不想杀你。”

卢洪心中大寒。

阎行亦是脸色一变,他中了一箭,却没有离开,这里和溶洞中不同,他虽负伤,但那不过是皮肉伤……陡然间感觉头脑一沉,阎行一颗心亦沉了下去。

箭伤不重,但箭上有问题!

曹棺看着脸色剧变的卢洪,叹口气道:“卢大人,我和你的交情绝不会有方才那么多。”

这是什么意思?

卢洪想不明白时,就听曹棺继续道:“我和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在等一等。”

等什么?

众人不等问时,倏然色变,扭头向身后望去。

远方的暗境中,贴近地面处,竟然现出无数绿幽幽的眼睛。

单飞只感觉脚后跟都有些凉,他当然知道那些是什么,可他实在不明白曹棺怎么能把那些巨鼠招了过来。

手持缳刀那人蓦地大喝一声,空中纵起,一刀向曹棺劈来。

他已感觉有些不对。

曹棺无声无息的下了什么***?

要立即拿下曹棺换取解药,哪怕不要什么长生香!

他想的极好。不想才到半空,石来突然一声爆喝,飞身而出,早有数点寒光向拿缳刀那人射去。

单飞同时出手。

一扬手。三矢齐飞,取的亦是扑来那人。

手持缳刀那人本奔曹棺,不想石来出手,单飞合击,半空中闷哼一声。居然能挥刀格挡下石来和单飞射来的所有的铁矢,还能顺手一刀,劈向扑来的石来。

火花四溅。

“嗡”的一声。

曹棺突然一拍腰间,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铁矢从他周身飞了出来,直射半空那人。

手持缳刀那人心中一惊,爆喝声中空中倒翻而出,等再落在地上时,周身血涌,身上被铁矢插满,如同刺猬一样。晃了两晃,颓然倒地。

手持狼牙棒之人本要上前,见状腿一软,心更惊,就听卢洪叫了声,“石来,你敢背叛我,你不要命了。”

卢洪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突然向前冲去。

手持狼牙棒之人和阎行亦是同时向前冲去。

他们不得不冲。

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对面那些目光绿幽幽的巨鼠早就汹涌奔来。直向卢洪、阎行和手持狼牙棒那人冲去。

汹涌澎拜!

单飞也是头皮麻,转身要逃,见曹棺竟然动也不动的望着他,转念之间。失声道:“桃花?”

曹棺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枝桃花枝丢给了石来,石来伸手接过,神色却有分异样。

巨鼠从三人身边经过时,并不攻击,亦不停留。只是蜂拥的向卢洪等人逃命的方向追去。

不多时,那方瀑布有爆喝,有闷哼,还有惨叫,转瞬之间,尽数融入瀑布轰隆声中。

单飞暗自心惊。

桃花对巨鼠克制,他们只有两人,曹棺却让他取了三根桃树枝,难道算准石来亦会回来?早就预防有分意外?

曹棺在树后燃了不知什么东西,一方面能让卢洪等人昏迷,一方面还能召唤巨鼠过来?

这些是诗言教他的?

卢洪等人本有机会一拼,可身中***,又清楚巨鼠犀利,知道唯一的机会就是在瀑布那里。

跳进瀑布还有机会活下来,留下来只有被巨鼠啃咬的命!

单飞一直以为曹棺甚至有点弱不经风,哪里想到曹棺早就算好了太多事情,甚至没有动手,竟然让卢洪、阎行等人投入瀑布之中。

瀑布如此气势,落下去活命机会多大?

曹棺似乎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弯腰将匣子缓缓捡了起来,合上再次打开。

一根白色的长香霍然出现在箱中。

香是无间。

“这个匣子叫做三心二意箱,后来叫做诚意箱。”曹棺喃喃道,环望四周的血树,泪眼朦胧。

——曹棺,为什么这个匣子叫做三心二意箱?

——诗言,因为这匣子共有三层,正常开启会射出两枝弩箭,用力开启会看到空层,只有特殊的手法开启,才能看到真正藏起的东西。

——那应该叫做诚意箱才对。

——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

——那你可不可以送给我,以后我给你的东西,你必须诚心才能看到,嘻嘻。

缓缓坐下来,曹棺抚摸着那匣子,望向石来道:“你还是来了。”

“三爷。”石来跪了下来,眼中有泪道,“我……”

他话不等说完,脸色陡变,突然向半空扑了过去。

曹棺脸色亦变,因为不知何时,一人飘然而下,一剑刺出,箱子早就飞到了半空。

血树流彩,照得来人剑如电,如墨,那一刻虽是出剑,但让人看起来只如空中曼舞,美的惊心动魄。

单飞一见那人,失声道:“是你?”

ps:有推荐票的书友还请投几张,有月票的请给一张,老墨谢谢你了!调整状态中,凌晨无更新,明早更新!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